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七章 唐突佳人

第五十七章 唐突佳人2017-11-9 13:4:22Ctrl+D 收藏本站

    第449节    第五十七章      唐突佳人

    警车离开后,李飞刀回到了楼上的洽谈室里,望着站在窗边的王思宇,咧嘴笑道:“身手还不错,本来还以为你养尊处优,把拳脚功夫都忘了!”

    王思宇转过身子,哈哈一笑,摆手道:“很久没有打架了,偶尔来一次,感觉还不错。”

    李飞刀却摇头道:“王书记,你现在可是大官,处事还是稳当些好,不像我们这些人,想打就打,没什么顾忌。”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没办法,火气上来的时候,怎么也压不住,用脑袋解决问题虽好,却不如用拳头来得痛快。”

    李飞刀走了过去,拍了拍王思宇的肩膀,笑着说:“王书记,廖馆长为人极好,心地善良,你可千万不要辜负她。”

    王思宇轻轻点头,微笑道:“不会的。”

    李飞刀犹豫了下,还是坦诚地道:“每次见到你,身边都有不同的漂亮女人,虽说现在当官的都那样,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与众不同。”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老李,说实话,我这人要是放在古代,大概就是爱江山不爱美人的主了,不过你放心,自从进入仕途以来,我一直都在提醒自己,别把心思都放在争权夺利上,尽量把屁股坐到老百姓这边,多办些实事,当个问心无愧的好官……”

    李飞刀叹了口气,轻声道:“那样也好,只是女人多了,以后头痛的是你自己,男人还是专一些好,不能只图一时之快。”

    王思宇呵呵一笑,转身拍了拍他的后背,摇头道:“老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你就别来干涉我了。”

    李飞刀嘿嘿地笑了起来,轻声道:“王书记,我是怕你像魏三那样,误入歧途。”

    王思宇摆摆手,眺望着远处的风景,摇头道:“不是歧途,那里风光独好。”

    李飞刀笑了笑,向窗外望去,见一辆银白色的锐志车缓缓驶来,就知趣地走开,找了几个保安,在一楼的保卫室里,打起了扑克牌。

    王思宇也出了洽谈室,来到楼梯口,扶着栏杆,静静地想着心事。

    几分钟后,廖景卿进了大厅,她穿着黑色的吊带裙,更加衬得肌肤奶白,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上,绽着一丝柔美的笑意。

    王思宇笑了笑,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心中满是柔情蜜意。

    上了楼梯,廖景卿俏生生地停下脚步,拂了拂耳边的发髻,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柔声道:“小弟,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

    王思宇拍了拍栏杆,盯着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微笑道:“姐,我想给你和瑶瑶一个惊喜。”

    廖景卿莞尔一笑,轻声道:“瑶瑶前几天还念叨呢,说舅舅快回来了,我还不信,偏偏被这孩子猜到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低声道:“姐,我也想瑶瑶了,等会咱们一起去接她。”

    廖景卿点点头,又‘扑哧’一笑,柔声道:“还是你们爷俩感情好,瑶瑶总是说,妈妈不好,舅舅好,她不想在玉州上学了,要去闵江。”

    王思宇笑了笑,目光灼灼地望着她,轻声道:“姐,以后稳定下来,是要把你们接到身边,我要看着孩子成长。”

    廖景卿俏脸微红,踌躇道:“小弟,回屋吧。”

    王思宇斜眼望去,见她那般娇羞模样,别有一番韵味,不禁砰然心动,微笑道:“好。”

    廖景卿淡淡一笑,摇曳生姿地走在前面,虽未回头,却已经感受到了王思宇放肆的目光,想起他刚才说的话,也有些心慌意乱,忙加快了脚步,来到院长办公室前,取出钥匙,打开房门,轻笑道:“小弟,等会给媚儿打个电话吧,晚上一起回来吃饭。”

    王思宇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心里却像长了草,乱糟糟的,进屋之后,他随手关上房门,再也无法遏制心中的绮念,竟壮着胆子伸出双手,从后面揽了她的纤腰,把这具诱人的娇躯拥在怀里,轻轻抚摸着,柔声道:“姐……”

    廖景卿娇躯一颤,顿时手足无措,耳根红透,有些慌乱地捉住王思宇的手腕,惶恐地道:“小弟,别这样。”

    王思宇没有吭声,而是低下头去,温柔地吻着她天鹅般白皙欣长的玉颈,喃喃道:“姐,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廖景卿心如鹿撞,粉面羞红,扭动着身子,连连哀求道:“小弟,别欺负姐姐,快放手。”

    “就不!”王思宇闭了眼睛,轻轻摇头,嗅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茫然若失地凑过去,吻着她柔软的耳垂,两只大手也奋力向上,抚摸着她饱满的酥胸,贪婪地把玩着,呼吸渐渐变得局促起来,下身也发生了某种明显的变化。

    “别这样,小弟,小弟,放开姐姐……不要呢!”廖景卿挣扎了一番,就放弃了徒劳的抵抗,咬着嘴唇,软绵绵地倚在王思宇的身上,任他轻薄。

    王思宇满心欢喜,如坠梦中,恍惚间,耳边传来几声柔美动听的娇.啼,恰似黄莺出谷般婉转清冽,令人心旌涤荡,难以自持。

    直到一滴冰冷的泪珠垂落在手背上,他才恍然惊觉,赶忙松了手,呆呆地立在门边,颓然道:“姐,对不起。”

    廖景卿没有吭声,轻轻推开王思宇,低头走到了窗口,背着身子喘息良久,才平静下来,伸手抹去泪痕,回眸笑道:“小弟,你已经当了市委领导,怎么还这样莽撞,真像是长不大的孩子。”

    望着她眸中泛动的泪花,以及那满是责备的目光,王思宇顿生悔意,心里像针扎一样的难受,忙低了头,满怀内疚地道:“姐,抱歉,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请你原谅。”

    半晌,廖景卿嫣然一笑,转过身子,泡了茶水,轻声道:“小弟,好了,你只是一时冲动,姐不怪你,快过来坐吧,又不是小孩子,别罚站了。”

    王思宇摸着鼻子,尴尬地笑笑,走到办公桌边,拉了椅子坐下,低头喝了口茶水,转移话题道:“姐,麻烦解决了,那家伙犯了重罪,已经被抓走了,估计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以后不会再来捣乱了。”

    廖景卿叹了口气,柔声道:“小宇,不管怎么样,也要依法办事,千万别滥用公权力。”

    王思宇点点头,把玩着杯子,轻声道:“放心,我不会踩线的。”

    廖景卿也拉了椅子坐下,把目光转向窗外,沉默良久,才叹了口气,幽幽道:“小弟,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亲弟弟来看,瑶瑶也把你当成亲舅舅,咱们永远都是一家人,知道吗?”

    王思宇放下茶杯,拿手揉着太阳穴,有些不甘心地道:“那以前的约定呢,姐,你不会是反悔了吧?”

    廖景卿微微蹙眉,淡然道:“小弟,那时是在敷衍你,姐姐希望你能上进,把心思都用在工作上,但现在看来,还是早点讲明了好,免得以后更加烦恼。”

    王思宇的心情跌落谷底,抬起头来,望着那张清绝的俏脸,也不禁生出自惭形秽之感,苦涩地道:“姐,你该不是心里有人了吧?”

    廖景卿抿嘴一笑,摇头道:“没有,你别胡乱猜疑了,姐姐已经错了一次,不想再次错下去了,能把瑶瑶带大,让她幸福,就是姐姐现在最大的心愿了。”

    王思宇看还有机会,心情稍稍好转,微笑道:“也是,像姐姐这样的神仙人物,怕是没谁配的上,也只好独身了。”

    廖景卿双腮绯红,白了他一眼,神态娇憨地道:“小弟,你又来取笑姐姐了,真是不像话。”

    王思宇苦笑着叼了一根烟,点燃后,皱眉吸了一口,轻声道:“姐,我说的是心里话,每次见到你,我都会感觉到一种恍惚,你的美丽不光是在外表,还有内蕴,那是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就好像,你根本不应该属于这个时代,而是古代才有的绝色丽人。”

    廖景卿微微一怔,似嗔还喜地望了王思宇一眼,随即板起面孔,摇头道:“小弟,别再说那些疯话了,把你的甜言蜜语都准备好了,等会和媚儿去说吧,她一定喜欢听的。”

    王思宇笑着吸了口烟,吐着烟圈道:“媚儿还小,是邻家有女初长成,哪像姐姐,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未施粉黛尤佳人。”

    廖景卿嫣然一笑,低声道:“你啊,油嘴滑舌的,也不知骗了多少女孩子。”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姐,你可别冤枉我,在感情上,我可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的。”

    廖景卿拿手掩嘴,失声笑道:“小弟,这话你去和媚儿说,她最喜欢听呢!”

    王思宇嘿嘿一笑,讪讪地道:“媚儿是个傻丫头,没姐姐这般聪慧,她很好哄的。”

    廖景卿白了他一眼,收起笑容,淡淡地教训道:“小弟,你错了,她不是傻丫头,而是用情太深,这才对你言听计从,可不许辜负了人家。”

    王思宇点了点头,微笑道:“放心吧,姐,我知道该怎么做。”

    廖景卿朱唇微抿,绽出亲切甜美的笑意,轻声道:“说起来,你现在的身家已经上亿了,这要感谢媚儿母女,小蕾阿姨上次回来,还在我这唠叨,她为了公司操劳,很是辛苦,你不能给媚儿名分,小蕾阿姨觉得有些委屈,心理有些不平衡。”

    王思宇伸手拍了拍额头,想起那位美艳如花的未来岳母,竟又有些头痛,心中忐忑不安起来,此时想起李飞刀先前的提醒,也觉得有些道理,沉吟半晌,他才叹了口气,摇头道:“没办法的,在这方面,我肯定是对不住小蕾阿姨,更对不住媚儿。”

    廖景卿轻轻吁了口气,把目光再次转向窗外,眸中闪着动人的光彩,默默地凝视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