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八章 小才女

第五十八章 小才女2017-11-9 13:4:24Ctrl+D 收藏本站

    第450节    第五十八章    小才女

    到了放学时间,一队队的学生走出校园,瑶瑶穿着一身崭新的校服,脖子上系着鲜艳的红领巾,出了校门之后,就蹦蹦跳跳地来到银白色的锐志车边,拉开车门,把沉甸甸的书包丢过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随手关了车门,转头望着廖景卿,兴高采烈地道:“妈妈,妈妈,我同桌下午被老师骂哭了!”

    见瑶瑶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廖景卿顿时无语,蹙眉道:“瑶瑶,别那么记仇,要和同桌处好关系,知道吗?”

    瑶瑶撇了撇嘴,摇头道:“就不,谁让他总偷吃我的小食品了,昨儿买的虾条,又被他吃了一半,妈妈,他可馋了!”

    廖景卿摸出纸巾,在瑶瑶的额头上擦了擦,柔声劝道:“瑶瑶,妈妈不是已经讲过了嘛,有好东西要记得和同学分享,下次买了虾条,要主动分给人家,知道吗?”

    瑶瑶哼了一声,双手搭在一起,抵住下颌,把目光投向车窗外,满脸不服气地道:“就不,他是个小气鬼,上次借他的漫画书,他都不肯呢!”

    廖景卿叹了口气,温柔地道:“你啊,就是小心眼,太爱记仇了。”

    瑶瑶有些生气了,板着小脸顶嘴道:“那叫爱憎分明,妈妈,你不懂,就别来教训人家!”

    廖景卿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发动车子,将小车调过头,驶进主道,望着倒视镜,抿嘴一笑,悠然道:“瑶瑶,妈妈新学了一种魔术,叫‘大变活人’,你想不想看看?”

    瑶瑶仍在赌气,哼了一声,把头摇成拨浪鼓,嘟着小嘴道:“魔术都是骗人的,我才不喜欢看呢!”

    廖景卿莞尔一笑,摸了摸耳畔的发髻,又转过头来,耐心地诱导道:“瑶瑶,妈妈能把舅舅变出来,你相信吗?”

    瑶瑶这下来了精神,赶忙抓了廖景卿的胳膊,用力地摇晃着,好奇地道:“妈妈,妈妈,你真能把舅舅变出来吗?”

    廖景卿轻轻点头,微笑道:“试试吧,你先闭上眼角,然后喊舅舅,舅舅快出现!”

    瑶瑶咦了一声,半信半疑地闭了眼睛,双手合十,小嘴轻轻翕动着,喃喃道:“舅舅,舅舅快出现!”

    “铛铛裆裆!”王思宇手里举着两袋薯片,从后座钻出来,笑眯眯地道:“魔术成功,我被变出来了!”

    瑶瑶身子一颤,惊喜地回头望了一眼,登时眉花眼笑,起身扳着座椅,就要往后面挤,身子却卡在两个座椅之间,不能动弹,急得她小脸涨红,伸手捉了王思宇的胳膊,大声喊道:“舅舅,舅舅,快抱我过去。”

    廖景卿吓了一跳,忙把车速降下来,直到王思宇把瑶瑶抱了过去,才摇头道:“这孩子,真是太疯了,下次不许这样了,容易出现危险。”

    “知道咯!”瑶瑶坐在王思宇的大腿上,身子扭来扭去,一双眼睛已经笑成了弯弯的月牙,美滋滋地道:“舅舅,你怎么回来啦?”

    王思宇心情大好,低头在她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亲了又亲,模仿着她稚嫩的童音,笑着道:“想瑶瑶了,舅舅就回来了呗。”

    “我也想舅舅了!”瑶瑶兴奋得叫了几声,又抓着王思宇的大手摇来摇去,得意地道:“舅舅,舅舅,发现了吗,我都长高了呢。”

    王思宇不禁莞尔,笑着道:“是啊,小宝贝,已经快成大孩子了,就更要听话了,以后不许和妈妈顶嘴,知道吗?”

    “好,我听舅舅的!”瑶瑶脆生生地回道,又拿手扭着王思宇的鼻子,摇头晃脑地道:“我前几天就知道舅舅要回来了呢,妈妈还不信呢,哼!”

    王思宇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又撕开小食品的外包装,把薯片塞到她的小嘴里,笑着道:“瑶瑶,下午同桌为什么挨骂啊,是不是你到老师那打小报告了?”

    瑶瑶连连摇头,绘声绘色地道:“才不是呢,今天老师提问,点了他的名字,问他二十乘以四等于几,他说等于八十,老师又问,四乘以二十等于几,他说,那他妈.的不都一样吗,当时全班同学都笑了,老师非常生气,就把他骂哭了,还说要叫家长呢。”

    廖景卿‘扑哧’一笑,回头道:“瑶瑶,不许说脏话。”

    瑶瑶嚼着薯片,含糊不清地道:“不是我说的,是同桌说的。”

    王思宇摸出纸巾,擦了手指上清亮的口水,刮着她秀气的小鼻梁,微笑道:“那也不许学,女孩子说脏话会被人耻笑的,知道了吗,小宝贝?”

    瑶瑶跺着双脚,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笑嘻嘻地道:“知道啦,大宝贝!”

    三人说说笑笑地回到电视台家属楼,下车后,瑶瑶撒娇,不肯走着上楼,王思宇只得蹲下去,把瑶瑶背了起来,进屋后,瑶瑶跳了下来,急急忙忙跑到卧室,取了一张华西地图,指着闵江上面贴的小红旗,笑嘻嘻地道:“舅舅,舅舅,我们班的同学都知道,你在这里当大官,他们都可羡慕了,说你一定捞了很多钱!”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小孩子们都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赶忙纠正道:“瑶瑶,当官的不见得都捞钱,也有清官的!”

    瑶瑶连连点头,把小脑袋凑过来,神秘兮兮地道:“舅舅,我懂的,我和他们说,你可穷了,连房子都买不起呢!”

    王思宇哈哈一笑,接过廖景卿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点头道:“瑶瑶,你要好好学习,以后学了本事,买大房子给舅舅住。”

    瑶瑶顿时苦了脸,把地图丢在沙发上,撅嘴道:“我才不要呢,学习最没意思了。”

    廖景卿叹了口气,扎了绣花围裙,有些无奈地道:“小弟,你劝劝这孩子吧,瑶瑶最近学习不上心,成绩又有往下滑的趋势。”

    王思宇抱起瑶瑶,捏了她的小鼻子,笑眯眯地道:“小宝贝,怎么会这样呢?”

    瑶瑶哼了一声,双手勾了王思宇的脖子,斜眼瞄着廖景卿,把小脸蛋埋在王思宇的胸膛上,撇嘴道:“妈妈真讨厌,又在打小报告。”

    王思宇叹了口气,耐心开导了一番,瑶瑶总算是很勉强地答应下来,要用心学习,又取了书包,坐在茶几边,聚精会神地写着作业,不再缠着他。

    王思宇走到厨房门口,向里望了望,见廖景卿正在洗菜,就笑着道:“姐,需要帮忙吗?”

    廖景卿回眸一笑,柔声道:“不用了,你去歇会吧,媚儿很快就回来了。”

    王思宇轻轻点头,望着她袅娜的身影,若有所思地转过身子,进了月亮门,来到书房里,站在墙边,欣赏着一幅廖景卿的新作,凝视半晌,拉了椅子坐下,抽出一管狼毫笔,饱蘸墨汁,在宣纸上题了一幅对联:“吹开一径秀,幻作烟霞流此壑;拾得满山翠,匀成水墨画斯亭。”

    写完之后,只觉得对联与画中意境颇为契合,极有韵味,王思宇也不禁有些自鸣得意,但想起下午发生的事情,心里又生出些许懊恼,廖姐姐拒绝的态度极为坚决,让他束手无策,更何况,瑶瑶渐渐大了,王思宇也生出隐忧,生怕这种事情被她知道,会伤了孩子的心。

    正在书房里患得患失间,外面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王思宇知道是媚儿回来了,赶忙丢了笔,转身走了过去。

    这时瑶瑶已经打开房门,柳媚儿笑吟吟地站在门口,她穿着白色针织衫,下身是低腰修脚牛仔裤,乌黑柔顺的秀发披在胸前,那张青春靓丽的俏脸上,挂着甜美的笑意。

    柳媚儿站在门边,含情脉脉地望着王思宇,半晌,才低了头,娇嗔地道:“哥,好讨厌啊,每次都搞突然袭击,本来晚上约好了和同学去k歌的,这下可好,又去不成了。”

    瑶瑶眨着眼睛,吃惊地道:“媚儿阿姨,舅舅回来了,你不高兴吗?”

    柳媚儿换了拖鞋,抱起瑶瑶,在她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恨恨地道:“当然不高兴了,他这人最没良心了,瑶瑶,我们不理他。”

    瑶瑶却撅起嘴巴,翻着白眼道:“媚儿阿姨,你在撒谎,你最喜欢舅舅啦,我都知道呢!”

    柳媚儿‘咯咯’一笑,放下瑶瑶,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笑着道:“小人精,乖,快去写作业。”

    瑶瑶‘噢’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又拿着铅笔,歪着脑袋,愁眉苦脸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王思宇笑了笑,走到沙发边坐下,轻声调侃道:“媚儿老板,最近培训学院办得怎么样?”

    柳媚儿嘻嘻一笑,坐在王思宇的大腿上,又抱了王思宇的胳膊,红着脸撒娇道:“哥,我不想做了,没意思,老娘那么能赚钱,咱们何必还去吃辛苦呢?”

    王思宇哈哈一笑,伸手揽了她的纤腰,悄声道:“媚儿,我就知道你没有耐性,根本做不长。”

    柳媚儿摇头道:“也不是啦,开培训院太麻烦了,家长们很挑剔的,稍不如意,就到学院里去闹,再说了,学生上课时太吵,搞得旁边创作室的画家们都不满意了,总去敲门,很烦的啦。”

    王思宇苦笑着点头道:“那就关了吧,总之,你喜欢就好。”

    柳媚儿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悄声道:“哥,咱们在隐湖边上买套别墅吧,让景卿姐姐和瑶瑶也搬过去住,那边风景很好的。”

    王思宇微微皱眉,摇头道:“媚儿,那里离市区有些远,瑶瑶上学不太方便吧?”

    柳媚儿却笑着说:“没关系的,我去看了,开车很方便,不会影响到瑶瑶上学的。”

    王思宇笑笑,点头道:“那就买吧,你做主就好。”

    柳媚儿开心地笑了起来,勾着他的脖子,在王思宇的脸上亲了一口,笑靥如花地道:“那我再和老娘去说,上次提了,她还不同意呢,非说要你决定了,才能买。”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花钱的事情,当然要女人做主了,你们开心就成了,不必问我。”

    “哥,还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下……”柳媚儿扭动腰肢,把粉唇凑到王思宇的耳边,轻声耳语几句。

    恰在这时,廖景卿从厨房走出来,倚在门边,瞥了两人一眼,柔声道:“先吃饭吧,晚些时候再亲热。”

    柳媚儿红着脸站起来,忸怩道:“景卿姐姐,你又来取笑人,我在和哥说正经事哩!”

    “好,那等吃过饭,再说你们的正经事!”廖景卿眼波流转,妩媚地一笑,招手叫了瑶瑶,四人围坐在餐桌边上,有说有笑地吃了晚餐。

    瑶瑶在洗过澡后,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在房间里蹦蹦跳跳的,极为高兴,过了一会就钻进书房,出来时,手里拿着宣纸,奔到沙发边,笑嘻嘻地道:“舅舅,舅舅,你写的诗不对,字数差了,我已经帮你补上了。”

    柳媚儿听了,忙伸出手去,笑着道:“哟,瑶瑶这么厉害啊,快拿来让媚儿阿姨瞧瞧。”

    瑶瑶仰起小脸,把宣纸递了过去,得意地道:“那当然了,我背过好多首古诗呢!”

    廖景卿见女儿乖巧,心中高兴,忙把瑶瑶抱过去,微笑道:“乖女儿有进步了,都会帮舅舅改诗了,真好!”

    柳媚儿看了宣纸上的诗,微微一怔,细细品味,随即捧腹大笑,直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眼泪都笑了出来,她擦了眼角,好不容易喘匀了一口气,捏了捏瑶瑶的下颌,连声赞道:“瑶瑶,你真是太厉害了,小才女啊,景卿姐姐,这诗句好有内涵,笑死我了。”

    廖景卿忙探头望去,只扫了一眼,就臊得俏脸绯红,赶忙伸手抢过宣纸,揉成一团,走进书房,丢进纸篓里,回到房间后,她拍着瑶瑶的后背,苦笑道:“瑶瑶,你的古诗真是白背了呢,诗可不是这样写的。”

    瑶瑶笑嘻嘻地道:“反正字数是对的,不像舅舅,还少了四个字呢!”

    王思宇忙拿手推了推媚儿,微笑道:“媚儿,瑶瑶写的是什么?”

    柳媚儿双腮桃红,眸光似水,瞄着廖景卿,吃吃地笑了半晌,却白了他一眼,摇头道:“没什么,你别问了。”

    王思宇斜眼望去,见两个美人都羞红了脸,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就更加勾起了好奇心,他找了机会,偷偷溜进书房,从纸篓中摸出纸团,展开以后,定睛望去,登时惊得目瞪口呆,却见上面写着:“妈妈吹开一径秀,幻作烟霞流此壑;舅舅拾得满山翠,匀成水墨画斯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