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一章 禁区

第六十一章 禁区2017-11-9 13:4:28Ctrl+D 收藏本站

    第453节    第六十一章      禁区

    和郭辉闲聊了半个多钟头,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见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就忙起身告辞,晚上有两顿饭局,先是和焦南亭吃饭叙旧,再就是督查室的那些年轻人,非嚷嚷着要请老领导吃饭,王思宇不便推辞,就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开车来到了约定的酒店,进了包房,点好了酒菜,王思宇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杂志,过了四十多分钟,焦南亭才从外面推门进来,笑呵呵地道:“王书记,不好意思,下班前去了孟省长那里,耽误了点时间,让你久等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起身迎过去,与焦南亭握了手,就指着他微微隆起的小肚子,笑着打趣道:“焦厅长,几个月没见,**得厉害啊!”

    焦南亭苦笑着摆摆手,把外衣脱下来,挂了起来,拉长声音道:“别提了,前些天你嫂子还买了健身器,让我每天晚上做运动,好减肥控制体重,她是不喜欢我胖的。”

    王思宇‘扑哧’一笑,忍不住轻声调侃道:“嫂子不就是现成的健身器材嘛,何必花那冤枉钱。”

    焦南亭挽起袖口,笑眯眯地走到餐桌边坐下,摇头道:“老夫老妻了,早没那些精神头了。”

    王思宇笑笑,拉了椅子坐下,倒了茶水,轻声道:“怎么样,焦大厅长,财政厅那边的工作都捋顺了吧?”

    焦南亭端起杯子,吹了口气,语气凝重地道:“还没有,财政厅里面也很复杂,鱼龙混杂,情况不比你们闵江好多少。”

    王思宇点了一根烟,皱眉吸了一口,吐着烟圈道:“闵江那边明年要在旅游业上下功夫,到时可能需要不少投入,老兄这边可要支持下啊。”

    焦南亭点点头,放下杯子,微笑道:“早就知道了,梁市长的报告已经放在孟省长的办公桌上了,只是需要的资金投入太大,省里只能解决一小部分,其他的,还要闵江市自筹资金解决。”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轻声道:“资金缺口太大,光靠闵江市财政,根本没有办法运作起来。”

    焦南亭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意味深长地道:“王书记,梁桂芝是个很精明的女人,她在省里还有别的关系,省委韩秘书长那边会帮忙想办法的,你不用太担心。”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是啊,梁市长还是很有能量的,不过可能是相处久了,在我面前,她总是露出女性柔弱的一面,当初那个精明干练的女强人形象,如今反而有些模糊了。”

    焦南亭冷笑了几声,意味深长地道:“老弟,这就是她梁市长的精明之处,女人要想玩转世界,首先就得玩转男人,她们在这方面有天然的优势,你可千万别被她的外表蒙蔽了,那女人不简单,城府深着呢。”

    王思宇眉头一挑,沉吟道:“焦兄,你是对她有成见,在官场里打拼,哪个人能没有些城府,梁桂芝为人极好,起码我们相处还是很愉快的。”

    焦南亭微微一笑,点头道:“好吧,既然你这样维护她,我这边只有加大支持力度了,抽时间,请她到省里来一趟吧,我再介绍几个行长和她见面。”

    王思宇满意地点点头,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笑着道:“焦兄,有劳了。”

    焦南亭伸出右手,在王思宇的后背上拍了拍,微笑道:“老弟,咱们之间是什么交情,你就不必客套了。”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不是客套,而是真心感谢,旅游产业要是真能发展起来,闵江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时,几个服务员推门进来,上了酒菜之后,悄悄退了出去。

    焦南亭夹了口菜,放下筷子,轻声道:“老弟,上午振声打电话过来,说他的一位朋友得罪了你,被市局抓起来了,有这事吗?”

    王思宇心里一沉,没想到焦南亭会提及此事,要是他开口说情,这个面子就不好驳回了,想到这里,王思宇摸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淡淡地道:“是有这回事,那家伙是混黑道的,成天带着一群小弟到我姐姐家的店面里去捣乱,昨儿恰巧被我撞见,一怒之下,把他收拾了,听说那人身上还有人命案子,可能要重判。”

    焦南亭摸起杯子,叹息道:“上午我把振声给教训了一通,孟省长对他管教还是很严的,只可惜这位公子哥不上进,总跟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那些人打着他的旗号,在下面干了不少坏事,刚才和孟省长商量了,不能让他再在国内了,干脆送到英国读书去吧,在异国他乡,随便他折腾。”

    王思宇见他这样说,就放下心来,笑着道:“也好,免得到处捅篓子,为孟省长造成一些不良影响。”

    焦南亭点点头,苦笑道:“要不是汪大姐舍不得孩子,前几年就送出去了,他们那个‘四大公子’,在省城里的名声一向不好。”

    王思宇添了酒,又和焦南亭碰了杯,笑着道:“焦兄,最近闵江市的动静可不小,你应该有所耳闻吧?”

    焦南亭微微一笑,把酒杯放下,倒了酒,淡淡地道:“主事的不闹事,闹事的多半不主事,闵江那边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是李晨在搞鬼。”

    王思宇哈哈一笑,点头道:“焦兄目光如炬,一猜就中。”

    焦南亭有些得意地笑笑,轻声道:“他这人很聪明,在和时间赛跑。”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眉道:“怎么说?”

    焦南亭夹了口菜,轻描淡写地道:“据说华波书记的身体不大好,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了,老人家在世的时候,各方面都要给些照顾,一旦他走了,情况可能就完全不同了。”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不是还有卢省长吗?”

    焦南亭摆了摆手,摇头道:“卢省长现在的状况很不妙,在省府这边有边缘化的趋势,这才抱了黄副书记的大腿,跟着人家的鼓点唱戏,他自身尚且自顾不暇,哪能顾得上李晨,他们之间,说白了只是各取所需,互相利用罢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摆弄着打火机,含蓄地道:“焦兄,其实李晨的能力还是有的,只是喜欢搞些邪门歪道的东西,心思没有放在工作上,这样的人要是得了势,对闵江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焦南亭举起杯子,和王思宇轻轻碰了下,喝了一大口后,夹了块鸭肉丢到嘴里,笑着道:“老弟,你可能不太清楚,他老婆是华波书记的三女儿,叫华蓉蓉,华蓉蓉从小就得了小儿麻痹症,双腿落下残疾,家里人对她特别疼爱。”

    顿了顿,他放下筷子,望着桌上精致的菜肴,沉吟道:“李晨本来是保姆家的孩子,在上大学时,他就开始疯狂追求华蓉蓉,几乎每周都要写情书,四年下来,两人终于成了正果,而李晨也谋了个好前程,只可惜,华家人都知道他的心机很深,目的不纯,因此,虽然在外面处处维护他,可在家里,很少有人拿正眼看他。”

    王思宇又想起那张阴鸷的脸孔,默然道:“听你这样一说,倒觉得这人有些可怜了。”

    焦南亭笑笑,不以为然地道:“他可怜什么,靠着一场婚姻,平步青云,轻易得了一身富贵,这种绝佳的机会,很多人都求之不得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试探着问道:“焦兄,对于闵江的情况,孟省长是什么态度?”

    焦南亭摸起筷子,蘸着白酒,在桌子上写了‘静观其变’四个字,随后笑道:“当然了,他们想在闵江玩测试,尽管去玩,只是要有所节制,不能触碰到底线,否则,就算孟省长不发话,文书记也会出手弹压。”

    王思宇轻轻点头,知道这里的‘他们’,并不是指的李晨,而是卢省长和新来的黄副书记,或者暗指省里的其他势力,由此可见,闵江的政情,表面上看是一二把手之争,但实际上,也牵涉到了省城大佬间的博弈,李晨只是一枚棋子。

    当然了,这枚不安分的棋子也在伺机而动,希望借机捞取政治资本,但省城的格局都是几位大佬在掌握,其中风高水深,即便是卢省长,想必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李晨贸然卷入,无疑是在火中取栗,不见得会有什么好结果,搞不好,反而容易偷鸡不成蚀把米。

    见王思宇沉吟不语,焦南亭笑了笑,轻声道:“怎么,有想法了?”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没有,步子太快了,会落人口实。”

    焦南亭点点头,轻声道:“我也是这意思,你的升迁速度,在华西省内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了,就算是那些外放的京城太子们,也不过如此了。”

    王思宇微微皱眉,斜眼望去,见焦南亭一脸平静,并不像是故意在点破什么,就笑着道:“我也觉得奇怪,最近两年像坐了火箭似的上升,搞得我自己心里都有些没底。”

    焦南亭呵呵一笑,摆手道:“你各方面能力都很强,在单位的口碑也很好,放到下面之后,政绩突出,加上是省里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这样的提拔速度,也不足为奇。”

    见他只字未提孟省长的赏识,王思宇也不便多问,只好点到为止,接下来,两人很默契地转移了话题,只谈风月,不谈政事。

    在包间里坐了一个多小时,喝了两瓶五粮液,焦南亭起身接了个电话,就苦笑着道:“老婆大人下了懿旨,速归!”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送他到了楼下,目送着焦南亭开车驶远,就又拨了电话,不到三十分钟的功夫,督查室一干年轻人就赶了过来,众人在旁边的包厢里摆了两桌,开怀畅饮,极为热闹。

    在被众人围攻了一轮之后,王思宇见这些家伙的攻势很猛,有些招架不住,赶忙找了借口,溜进洗手间,暂避锋芒。

    邱兆官尾随着他走了进去,站在门边,轻声道:“老大,昨儿明珠夜总会给人封了,老板胡泰明也被市局抓了,外面传言,他好像是得罪大人物了。”

    王思宇方便完,系了腰带,走到水池边,喷着酒气道:“他没有得罪大人物,倒是得罪我了,小邱,你消息倒是灵通,怎么,想为他说情?”

    邱兆官笑了笑,摇头道:“没有,怎么会呢,胡泰明仗着有孟公子做后盾,平时嚣张惯了,他倒霉,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老大要是没消气,咱们把他老婆和女儿请来,单独陪您喝几杯,给您消消火。”

    王思宇洗了脸,轻声道:“小邱,做事不能太绝了,要留一线余地,他再怎么混蛋,也不能连累到家人,你小子可不许胡来,听到没有?”

    邱兆官点点头,微笑道:“知道了。”

    王思宇走到门口,皱眉道:“既然跳出来了,就别再掉进去了,黑道上的事情,以后不要碰了,免得以后出了麻烦,我还得违心去捞你。”

    邱兆官微微动容,轻声道:“好的,老大。”

    王思宇伸手挠头,总觉得‘老大’这个称呼有些别扭,却也极为受用,就叼了一根烟,苦笑着走了出去。

    回到包间,屋子里的众人呼啦一下都站了起来,纷纷道:“老大回来了,贺头,轮到你敬酒了,今儿一定要把老大放倒了......”

    包厢外,邱兆官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面色平静道:“放话出去,国画院那边是禁区,不管本地的,还是过路的,敢在那里踩盘子闹事的,一律打断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