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二章 原形毕露

第六十二章 原形毕露2017-11-9 13:4:29Ctrl+D 收藏本站

    第454节      第六十二章    原形毕露

    为官日久,王思宇总是和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打交道,极少与同龄人一起喝酒放纵,这次机会难得,自然不容错过,他彻底放下了领导的架子,与一众马屁精们打得火热,酒桌上谈笑风生,喝得极为畅快。

    快到九点半钟的时候,在众人的围剿之下,王思宇终于撑不住了,又喝了一杯酒后,就把杯子丢下,软绵绵地靠在椅子上,身上一阵阵地冒虚汗,餐桌上的菜碟与酒瓶都飞了起来,在半空中飘来荡去,耳边传来嘈杂的嗡嗡声,却听不清众人在说些什么。

    十几分钟后,他被两个昔日下属架了起来,如同腾云驾雾般向外走去,来到门口的时候,王思宇想和大家打个招呼,可未曾料到,刚刚转过头去,肚子里的酒气再也压制不住,化成一道笔直的水箭,猛然从嘴里喷了出去,前来送行的众人惊得发出一声喊,立时四散奔逃。

    “不好意思,喝多了。”王思宇抬手抹了下嘴角,无奈地嘟囔一句,就闭上了眼睛,陷入混沌状态,一直到了车上,他才稍微清醒些,转身拉了贺焰飞的领口,语无伦次地道:“小贺,你不错,知道吗?”

    贺焰飞此时也有些过量了,却依旧笑道:“知道,都靠了王书记的培养。”

    王思宇眯着眼睛,磕磕巴巴地道:“那当然了,你是我的人。”

    贺焰飞立时兴奋起来,双眼放光道:“王书记,您放心,我永远都做你的人,只要您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绝不含糊。”

    王思宇咧着大嘴笑道:“好,大家是兄弟,你们都好好干,将来咱们全去中南海,一起升官发财玩女人!”

    贺焰飞这下没敢吭声,知道王书记是真喝多了,就叹了口气,抬头道:“小邱,慢点开。”

    邱兆官点点头,微笑着发动车子,将小车调过头,向电视台家属楼方向开去,刚刚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就听王思宇大声喝道:“停车!”

    他吓了一跳,赶忙把车子停在道边,贺焰飞扶着王思宇走了下去,蹲在电线杆子下面,吐了半晌,才又回到车上,邱兆官皱了皱眉,有些无奈地道:“贺头,不该让老大喝这么多的。”

    贺焰飞摸出纸巾,帮王思宇擦了嘴角,叹息道:“老大太高兴了,这才喝多的,他要是不肯喝,哪个敢再敬酒!”

    王思宇打了会瞌睡,忽地笑笑,喃喃道:“没事,这么久没见了,喝点酒没啥,难得大家投缘嘛!”

    贺焰飞在旁边忙附和道:“是啊,老大,我们平时老念叨,要是有机会,也都调到闵江去吧,还跟着您和梁市长干。”

    王思宇点了点头,拍着脑门道:“不行了,今天醉得太厉害,头很痛,工作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贺焰飞把目光投向窗外,轻声道:“小邱,要不找个地方,给老大做做按摩吧,醒了酒再送回去。”

    邱兆官摸出手机,微笑道:“也好,那就去华兰夜总会吧,那家夜店的按摩师手法还不错,就在附近,拐个弯就到了。”

    王思宇却抬起头,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道:“不去,回家!”

    邱兆官笑笑,把手机放下,继续专心开车,十几分钟以后,车子开进小区,两人扶着王思宇上了楼,跌跌撞撞地来到房间门口,王思宇转身靠在门边,气喘吁吁地道:“都回去吧,不管多好的朋友,都不带到家里来,知道吗?”

    贺焰飞虽然有些担心,但他知道王思宇的脾气,赶忙向邱兆官使了眼色,笑着道:“知道了,老大,那您早点休息吧。”

    王思宇点点头,听着脚步声走远,才摇摇晃晃地转过身来,从裤子兜里摸出钥匙,翻了翻,就拿着一枚小车钥匙,往锁孔里插去,连捅几下,都弄偏了,他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有些恼火地道:“老实点,别乱动,做锁头的不要太嚣张!”

    他正眯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捏着钥匙瞄准时,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了,倒吓了他一跳,赶忙向后退了几步,望着门口晃动的人影,恍恍惚惚的,看不真切,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就有些纳闷地道:“媚儿,你不是回学校了吗?”

    出现在门口的,却不是柳媚儿,而是两小时前从西山县返回省城的叶小蕾,她刚刚洗过澡,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睡袍,前襟绷得紧紧的,胸部惊心动魄地隆起,而那双匀称修长的**,大半都露在外面,丰腴性感的娇躯一览无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贵妇般雍容典雅的气息。

    她定睛瞄去,却见王思宇靠在墙边,摇摇晃晃,身上带着刺鼻的酒气,忙把毛巾丢在旁边,拂了拂湿漉漉的秀发,探出白嫩纤巧的玉足,趿了拖鞋,快步走过去,低声抱怨道:“小宇,怎么醉成这个样子?”

    王思宇醉得一塌糊涂,已然分辨不出声音,就摆了摆手,含糊不清地道:“今儿高兴,多喝了几杯,媚儿,快过来,让哥抱抱!”

    叶小蕾微微蹙眉,伸手扶了他,柔声道:“小宇,媚儿没回来,我是你小蕾阿姨!”

    “小蕾阿姨?”王思宇脑子里蓦然闪过一道亮光,他歪着脑袋,苦苦思索,忽然探出右手,在她酥胸上摸了一把,随即连连点头,眉花眼笑地道:“没错,媚儿的胸脯没有这么高,也没有这么结实,是小蕾阿姨!”

    叶小蕾猝不及防,竟然被这家伙吃了豆腐,还被他出言调戏,登时俏脸绯红,恼羞成怒,伸手把他推到沙发上,顿足娇叱道:“小宇,你说什么疯话!”

    王思宇虽然醉得睁不开眼睛,却也知道惹了麻烦,暗叫糟糕,忙掩嘴道:“坏了,小蕾阿姨生气了。”

    叶小蕾双手叉腰,恨恨地盯着斜躺在沙发上的王思宇,见他醉态可掬,心头一软,刚刚生出的怒气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叹了口气,柔声地道:“小宇,以后别再喝这么多的酒了,知道吗?”

    王思宇连连点头,笑着道:“好,好,不喝了,小蕾阿姨,我都听你的,你别再生气了。”

    叶小蕾莞尔一笑,起身去泡了浓茶,放在茶几上,轻声道:“听说你回来了,特意过来看看,向你汇报下工厂的情况,没想到醉成这个样子。”

    王思宇扶着沙发,艰难地坐了起来,又费了一番力气,把上衣脱下来,醉醺醺地嘀咕道:“我也不想啊,他们人太多了,都来敬酒,不喝也不太好,小蕾阿姨,生意上的事情,你只管做主好了,不用向我汇报!”

    叶小蕾拉了椅子坐下,摇头道:“那怎么成,你是老板,我只是个打工的,可不敢大包大揽。”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身子晃了晃,随口道:“那你当老板娘好了!”

    叶小蕾面色一沉,寒声道:“你说什么?”

    王思宇知道又闯祸了,赶忙笑道:“是老板,小蕾阿姨,不行了,喝得太多,脑子管不住嘴巴,你先回屋吧,等醒了酒,咱们再谈。”

    叶小蕾无奈地笑了笑,起身道:“也好,那明早再谈吧。”

    王思宇放了茶杯,躺在沙发上,闭了眼睛眯了半晌,就伸手解了腰带,把自己脱了个干净,随后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直接躺到浴缸里,伸手在四处摸了摸,皱眉嘟囔道:“水阀安在哪里了!”

    足足花了三四分钟的功夫,他总算是找到了水阀,放了热水,却被烫得大声叫了起来,赶忙又关了水阀,怒声吼道:“怎么回事,这是洗澡水吗?”

    叶小蕾听了惨叫声,以为出了意外状况,慌忙从卧室里奔出来,推开浴室的房门,向里瞟了一眼,见王思宇光着身子躺在空荡荡的浴缸里,一丝不挂,赶忙转过头去,满脸晕红地道:“你啊,真是醉得糊涂了,快出来,阿姨帮你放水。”

    王思宇撑着浴缸站了起来,单手扶墙,闭着眼睛向四处试探着踩了踩,挠头道:“那个,小蕾阿姨,刚才我是从哪个方向上来的……梯子放哪了?”

    叶小蕾斜眼瞄去,见他身子虚浮,立足不稳,如同踩了高跷一般摇摇晃晃,生怕他出了闪失,把身子摔坏,忙闭了眼睛走过去,伸手扶住他的腰部,愠怒道:“老实站在那,别动!”

    王思宇双手扶墙,身子飘飘荡荡,似乎随时都要乘风飞去,虽然有些惬意,却缺少安全感,直到腰间多出一只温软柔嫩的小手时,他心里才踏实了几分,忙咧了咧嘴,笑着道:“小蕾阿姨,抱歉,又麻烦你了。”

    叶小蕾没有吭声,而是弯腰放好了水,伸手试了试,又补充了些凉水,搅动了几下,才轻声道:“好了,你进去吧。”

    王思宇嗯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踩进水里,缓缓躺了下去,微笑道:“水温刚好,小蕾阿姨,帮忙把烟拿过来,我吸根烟。”

    “这家伙倒不客气,把准岳母当成使唤丫头了!”

    叶小蕾撇了撇嘴,虽然有些生气,她还是很听话地走了出去,来到沙发边,从王思宇的衣兜里翻出烟和打火机,走进浴室,将一根烟递过去,又‘啪’地点了火,柔声道:“小宇啊,听小蕾阿姨的话,少吸点烟,对健康不好。”

    王思宇皱眉吸了一口,吐着烟圈道:“不成啊,每天考虑事情太多,全靠它提神。”

    叶小蕾不想在浴室里停留,忙转身退了出去,站在门口喊道:“小宇,洗完了别乱动,小蕾阿姨过去扶你!”

    王思宇咧嘴一笑,掸了掸烟灰,笑眯眯地道:“好的,我再泡十分钟就出来了。”

    叶小蕾有些无奈地走到沙发边坐下,摸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拨了几个台,就又关掉,端起茶几上的浓茶,轻轻啜了一口,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有些魂不守舍,她下意识地将睡袍向下拉了拉,非但遮不住一双匀称秀挺的**,反倒现出一片雪白晶莹的肌肤,那道幽深的乳.沟也暴露出来。

    在浴缸里泡了十几分钟,王思宇恢复了些气力,却仍然感到身子发软,头昏脑胀,他撑起身子坐了起来,转头喊道:“小蕾阿姨,好了。”

    叶小蕾站了起来,走到浴室门口,探头向里扫了一眼,就低低地啐了一口,红着脸道:“小宇,你先把身子擦干净,毛巾就在身后。”

    王思宇‘嗯’了一声,伸手摸过毛巾,缓缓站了起来,擦拭一番后,苦笑着道:“不行了,腿上麻酥.酥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站不稳。”

    叶小蕾不再矜持,忙走了过去,扶着他从浴缸上走下来,又心慌意乱地摸了浴巾,小心翼翼地裹在他的腰间,嗔怪道:“你啊,就该吃些苦头,不然这酒还戒不了。”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在她的搀扶下,向卧室走去。

    两人肌肤相接,感受到了那娇嫩光滑的肌肤,以及如兰似麝的香气,王思宇心中一荡,忍不住睁开眼睛,目光落在叶小蕾漂亮的鹅蛋脸上,瞄着她的杏眼柳眉,娇艳欲滴的粉唇,越看心里越是喜欢。

    王思宇闭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却无法遏制心头的绮念,忍不住伸出手来,有意无意间,在她的翘.臀上摸了一把。

    叶小蕾娇躯一颤,忙拍开了王思宇的手掌,加快了脚步,搀着他走到床边,服侍他躺下,拉了被子,这才轻吁了口气,暗自感慨道:“男人啊,真是喝不了酒的,一旦喝了酒,全都原形毕露了。”

    她刚要转身离去,不想腰间忽然多出两只大手,抱着她向后倒去。

    叶小蕾神色一变,骇然道:“小宇,你想干什么?”

    王思宇却不吭声,只是抱着怀中酥软的娇躯,闭着眼睛,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心脏怦怦地狂跳不已,仿佛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时紧张到了极点,暗忖道:“我想干什么,那还用问吗?当然是想干.你这娇滴滴的大美人了!”

    叶小蕾素面朝天,恰恰倒在王思宇的身上,她满脸怒容,奋力挣扎着,低声呵斥道:“快放手,小宇,别胡闹!”

    王思宇此时虽然醉得厉害,却也知道机会难得,错过了时候,再也难以得手,索性充耳不闻,专心用功,只可惜酒喝得太多,身上乏力,在叶小蕾的拼命拉扯下,仓促之间,也难以得手,他忍不住皱眉喝道:“要听话,小蕾阿姨!”

    “下流!”叶小蕾双颊粉红,又羞又恼,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再进一寸,双腿也在胡乱地蹬踹着,却始终坐不起来,无奈之下,她只好叹了口气,低声哀求道:“小宇,快把阿姨放开,我不能对不起显堂,你不能对不起媚儿,这种事情太荒唐了,决计不能做!”

    王思宇犹豫了下,还是死死地抱住她,摇头道:“小蕾阿姨,媚儿可以放开,你必须留下。”

    叶小蕾羞恼交加,咬着嘴唇,又挣扎了一会,已是娇.喘连连,香汗淋漓,她知道自己力气小,这样僵持下去,很难挣脱,就又定了定神,耐着性子劝道:“小宇,阿姨知道你醉得厉害,酒后脑子糊涂,一时做出了傻事,只要你现在肯放手,阿姨保证不再追究,还把你当成最亲的人!”

    王思宇心中烦恼,奈何身上也没了力气,也想趁此机会,休息一下,就没有再做挑衅动作,而是怀抱佳人,喘着粗气道:“不行,自从看到你第一眼,我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任凭你磨破嘴皮,也别想逃了。”

    叶小蕾面若严霜,冷哼了一声,淡淡地道:“当初见了你,就知道你不是个安分的男人,我这才下定决心,一直阻挡媚儿和你好,本来念着媚儿痴心,已经改了主意,不再干涉你们两个,没想到,你居然存了这种念头,小宇,你太让阿姨失望了!”

    王思宇不为所动,双手双腿都缠在她的身上,咬牙切齿地道:“小蕾阿姨,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都要跟了我,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