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七章 决心

第六十七章 决心2017-11-9 13:4:35Ctrl+D 收藏本站

    第459节    第六十七章      决心

    补足了一觉,再次醒来,香气犹在,身边却已经空空荡荡,王思宇光着身子下了床,在房间各处转了一圈,却见屋子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家具也擦得干干净净,厨房里还摆着香喷喷的饭菜,唯独不见叶小蕾。

    他走到窗前,拉开淡粉色的窗帘,探头向下望去,那辆红色的千里马轿车也消失了,显然,叶小蕾已经返回西山了。

    在窗边站了一会儿,感到腹中饥饿,王思宇回到厨房,饱餐一顿,之后叼着牙签冲了热水澡,躺在浴缸里,舒服得呲牙咧嘴。

    他闭了眼睛,回味着叶小蕾的妩媚风情,心情如水波一样荡漾开来,久久不能平静,一想到她在身下婉转承欢,妩媚动人的模样,王思宇的胸口就像挂了钩子一般,钓着那颗砰砰跳动的心,悠悠荡荡。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擦干了身子,披着浴巾走出来,喝了杯茶水,就摸起手机,给于佑江打了过去,和他谈文化艺术节的事情。

    这个策划方案是梁桂芝和周媛两人商讨出来的,目的是为了给拉动闵江市的旅游业造势,希望能够通过举办这样一次活动,增加闵江市在外界的知名度。

    整个艺术节预计历时三天,除了篝火晚会赛龙舟以及文化艺术品展销会等一系列活动外,其重头戏,就是制作一期‘走进闵江’的电视节目。

    为了达到最优效果,梁桂芝希望能够邀请到央视知名栏目组过来录制节目,在央视黄金档期播出,如果方案能够顺利实施,必将会带动一大批游客来闵江旅游,也在外界树立了闵江良好的城市形象,自然是一件大好事。

    但方案进行的并不顺利,先是市委宣传部那边的态度非常冷淡,多次开会都只派出了一些闲散人员参加,没有给予积极配合。

    这倒也在情理之中,宣传部长殷道奇上了李晨的车,自然会和他保持高度一致,对常务副市长梁桂芝搞的活动,是要保持一定距离的。

    这是官场生态里面最典型的一种现象,只要选择站了队伍之后,阵营双方的人马就会泾渭分明,在方方面面都要特别注意,不能有丝毫的含糊,否则只会两面不讨好。

    而作为闵江市的市长,李晨在发展旅游业的态度上是很明确的,就是冷眼旁观,不支持,也不反对,搞成了,他的那份政绩自然也少不了。

    假如兴师动众搞不成,那就要看梁桂芝的笑话了,当然了,只要他能不拖后腿,梁桂芝也就满意了,并不奢望此人能够大力推动。

    但举办这种高规格的活动,梁桂芝心里也很没谱,毕竟闵江市还从没有过先例,而且市财政的状况,也不允许在这方面投入过大,只能想办法花小钱办大事。

    王思宇体谅她的难处,也就想在暗处推一把,尽量把这件事情办成了,那样有助于梁桂芝在政府方面树立威信,为以后的发展打好基础。

    毕竟王思宇还是有些野心的,日后若能打造出‘王系’,梁桂芝自然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员大将,因此,对这位老大姐,平时需要多关心,多支持一些才好。

    电话在响了几声后,耳边传来于佑江有气无力的声音:“老四,什么事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有赚钱的项目,想找你合作。”

    “什么项目?需要多少投资?要承担多大风险?”于佑江立时精神起来,连珠炮似地发问道。

    王思宇摸着手机笑了半晌,摇头道:“佑江兄,要不提到赚钱,你是精神不起来了!”

    于佑江这时才发觉上当,也觉得有些好笑,就把身子向后一仰,愁眉不展地道:“别提了,昨天去吃了次海鲜,不小心把肠胃搞坏了,昨晚上折腾了一夜。”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在医院?”

    于佑江摆摆手,摇头道:“没有,家里躺着呢,给自己放几天假。”

    寒暄几句后,王思宇把话转入正题,将邀请央视栏目组来闵江演出的事情讲了遍,随后笑着问道:“怎么样,佑江兄,这事能办成吗?”

    “不太好说,尽力吧。”于佑江面露难色,坦白地道:“那栏目特火爆,几乎要提前一年预订,你们闵江没名气,估计也出不了多少银子,想上节目,难度不小。”

    王思宇倒有些意外,皱眉道:“佑江兄,你和那位导演不熟?”

    于佑江翻了个身,苦笑着解释道:“别的导演还都好说,基本上都能搞定,就那位牌子最大,金字招牌,极少买外面人的帐,加上人家确实水平高,随便发句话,那些明星大腕就会成群结队地去捧场,想搞定那人,难度不小。”

    王思宇微微皱眉,迟疑道:“从台领导那边着手呢?”

    于佑江摇头道:“那样更不成了,那位脾气大着呢,栏目上的事,完全是她一个人说了算,旁人干涉不了,台领导也要敬着她。”

    “那就是说希望不大了?”王思宇转身躺在沙发上,有些失望地道,早知道事情麻烦,倒不该和梁桂芝讲那些话,若是事情没办成,面子上难免有些难看。

    于佑江笑了笑,轻声道:“也不是,她能够有现在的成就,和一位圈子里前辈的提携有关系,我们可以绕个弯子,先去拜访那位前辈,请他出来说句话,那样把握会大很多。”

    王思宇吁了口气,笑着道:“好,那事情就拜托你了,过些日子,梁市长可能会到京城,到时你务必要出面帮忙。”

    于佑江点点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放心吧,老四,你发话了,我一定放在心上,争取把事情办成了,梁市长过来,我会亲自出面,陪她跑几天,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也许以后有合作的机会。”

    王思宇微微一笑,话锋一转,又含蓄地道:“于书记最近还好吧?”

    于佑江叹了口气,摇头道:“还那样,拿药片顶着呢,老头子不肯歇下来,身体早晚要搞垮了。”

    王思宇心里一沉,皱眉道:“抽时间去和财叔说说,让财叔劝劝他,大院里面,除了老爷子外,也就财叔的话,他能听进去。”

    于佑江摆了摆手,苦笑道:“没用,你在家里的时间少,不清楚老头子的脾气,他认准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最近京城里可出了不少事,老爷子每天都忙到很晚,哪能闲下来呢。”

    王思宇默然半晌,又和他闲聊几句,挂断电话,发了会呆,就又拨了张倩影的手机,两人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粥,他见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就换了衣服,开车到外面买了礼物,去探望玉州市纪委书记李国勇。

    李国勇的心情很好,把王思宇让进书房,关了房门之后,先杀了几盘象棋,随后喝着茶水,聊起闵江市的情况。

    王思宇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讲完之后,就笑着道:“鲍昌荣为了连任,想在换届的两年内搞出成绩,李晨却不肯合作,处处拆台,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紧张到一定程度了,必须要走一个。”

    李国勇哼了一声,皱眉道:“没有好处的时候别往前冲,你可以借此机会扩大影响力,但不要轻易下注,免得辛苦一遭,却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王思宇呵呵一笑,轻声道:“国勇书记,这次我可能真要当回傻小子了。”

    李国勇叹了口气,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摇头道:“还是太年轻啊,摔得筋斗不够。”

    王思宇摸了摸鼻子,微笑道:“现在已经摸到李晨的底了,他在省里的基础,主要是卢副省长,还有退下来的华波书记,卢副省长现在的境况不佳,发言权应该很有限,华波书记退了这么多年,影响力也消减得差不多了,老同志吹吹胡子,瞪瞪眼睛,小事还能办,太大的事情,多半也就敷衍过去了。”

    李国勇放下杯子,皱眉道:“你啊,低估华波书记的影响力了,他主政华西期间,培养了不少干部,有些干部已经走出去了,在一些要害部门工作,只要他没咽气,旁人就要尊敬他,至少不会搞得太难看。”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国勇书记,我决心已下,就算是老虎的屁股,也要摸一下,不然,时间可能来不及了。”

    李国勇怔了怔,有些不解地道:“什么情况?”

    王思宇苦笑道:“过段时间,可能会动一动。”

    李国勇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轻声道:“怎么动?”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手道:“现在还不清楚,要看情况的继续发展,不过我有种预感,不出一年,肯定要离开华西,以后能否再回来任职,还是个未知数。”

    李国勇不再吭声,沉思半晌,才笑眯眯地道:“这样吧,你那边先别动,我先在玉州点把火,帮你试试上面的压力。”

    王思宇笑了笑,好奇地道:“怎么试?”

    李国勇眯了眼睛,淡淡地道:“要是连儿子都保不住,那女婿就更别说了。”

    王思宇吓了一跳,赶忙摆手道:“不成,这样搞,太冒险了。”

    李国勇摆摆手,不满地道:“放心吧,年纪大的人最不喜欢冒险,你还是回去等消息好了。”

    王思宇皱了皱眉,沉吟道:“也好,本来想直接去找孟省长,把情况反应一下,那就再拖一拖。”

    李国勇笑了笑,摇头道:“孟省长不会明确表态的,这种事情,只能因势利导,顺势而为,哪里像你这小子,硬是蛮干!”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手道:“没办法,总要给闵江留下点希望,不想带着遗憾离开。”

    李国勇笑笑,轻声道:“只有捞足了资本,才能实现远大抱负,这个道理,你早晚都会明白的。”

    王思宇点点头,喝了口茶水,轻声道:“国勇书记,听说肖局要调到华中去了?”

    李国勇哼了一声,摸了摸头发,感慨道:“是啊,如镜就差一步了,正是缺人手的时候,本来也考虑过你,不过我觉得还不够成熟,就给回绝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苦笑着道:“在国内,只有到了省部级才能算真正的高级干部,以我的性子,怕是很难走到那么高的位置。”

    李国勇轻轻摇头,目光和蔼地注视着他,沉声道:“不要妄自菲薄,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当年如镜为了他大哥的事情,冲冠一怒,也惹了不少麻烦出来,耽误了几年的发展,时间久了,自然也就磨砺出来了。”

    王思宇笑了笑,缓缓走到窗前,眺望着远处的风景,淡淡地道:“有些高干活得也很累,高处不胜寒啊。”

    李国勇不再吭声,而是眯着眼睛,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安静地坐在椅子上,陷入到沉思之中。

    半个小时后,王思宇起身下楼,坐进车子里,忽地收到了程琳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嗨,现在是真心话大冒险时间,叔叔,男人在什么时候最激动?”

    王思宇想了想,就回复道:“把拳头砸在敌人的鼻梁上,或者把**插入情人的**里。”

    “下流,无耻,色.情狂!”程琳的短信很快发了过来。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笑,继续发道:“琳琳,现在到京城了吗?”

    程琳很快回道:“正在出租车上,晓芬阿姨在身边,别打电话。”

    王思宇微微一笑,按动键盘道:“好的,一帆风顺,记得早点回来。”

    程琳哑笑半晌,又发了短信道:“叔叔,早点回去干嘛?”

    “激动!”王思宇一脸坏笑地发了这两个字。

    程琳咬着嘴唇回道:“叔叔,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否则,我会把拳头砸在你的鼻梁上!”

    发完之后,她抿嘴一笑,把目光投向车窗外,望着远处的夕阳,咯咯地笑了起来,眼里却泛动着晶莹的泪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