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八章 小叛徒

第六十八章 小叛徒2017-11-9 13:4:37Ctrl+D 收藏本站

    第460节    第六十八章    小叛徒

    开车回到电视台家属楼,王思宇把车子停稳,直接去了廖景卿家,吃过晚饭后,就坐在沙发上,陪着瑶瑶看动画片,把薯片塞到她的小嘴里,听着她讲学校里发生的趣事。

    瑶瑶吃得香甜,说话时,清凉的口水垂下,都滴落在王思宇的手指上,她却不以为意,双手拍着王思宇的大腿,小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注意力倒没有放在电视上。

    廖景卿收拾了桌子,从厨房走出来,泡了杯茶递过来,坐在两人身边,微笑道:“小弟,刚才下班去接瑶瑶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个人,好像就是以前带咱们去罗敷水库游玩的中年人。”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姐,那是老俞,湖东区的区委副书记,他爱人是我的老上级,现在也在闵江,做常务副市长。”

    廖景卿‘嗯’了一声,迟疑道:“小宇,他和梁市长夫妻感情好吗?”

    王思宇摸出纸巾,擦了湿漉漉的手指,把小食品放在茶几上,笑着道:“很好啊,他们两人差不多是模范夫妻了。”

    廖景卿莞尔一笑,摆手道:“那可能是误会了。”

    王思宇怔了怔,转头望着她,好奇地道:“姐,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廖景卿轻轻点头,含蓄地道:“是啊,发现他和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孩在一起,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想起在回到闵江之前,梁桂芝的反常表现,就觉得有些可疑,忙追问道:“姐,在哪发现他们两人的?”

    廖景卿微微蹙眉,轻声道:“在东湖区时代广场附近。”

    瑶瑶这时转过头来,眨着眼睛道:“舅舅,舅舅,我也看到了,他们两个还亲嘴了呢!”

    王思宇心里‘咯噔’一下,却笑着道:“这个老俞啊,本来还是很老实的,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事情。”

    廖景卿叹了口气,悄声道:“两地分居太久了,总是不好的。”

    王思宇点点头,心不在焉地看了会电视,就把瑶瑶放下,独自进了书房,拉上房门后,摸起手机,给俞汉涛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后,他微笑道:“喂,俞书记,你好,在忙吗?”

    俞汉涛站在包间的窗口,笑着道:“不忙,刚和朋友吃过饭,王书记,今儿怎么有空,想起和我老俞联系了。”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没什么,我回玉州办事,本来想和你见个面,一起叙叙旧,不过时间有些来不及了。”

    俞汉涛忙笑着道:“有什么来不及的,你来西马路的‘君山居酒家’,今晚上,咱哥俩好好喝几盅,来个不醉不归。”

    王思宇摆了摆手,苦笑着道:“不行,晚上有事,就不去了,老俞啊,最近梁市长好像不太开心,你要多关心她一下。”

    俞汉涛心里一跳,赶忙追问道:“怎么回事,工作压力太大?”

    王思宇轻轻摇头,皱眉道:“好像是听到什么不好的风声了。”

    俞汉涛脸色微变,有些心虚地道:“什么不好的消息?”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老俞,不要装糊涂了,连我都知道了,你还能瞒得了谁!”

    俞汉涛紧张起来,期期艾艾地道:“老弟,别开玩笑,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老俞,时代广场那空气不错吧?挺适合接吻的。”王思宇索性把话挑开了说,免得他支吾其词。

    俞汉涛登时无语,半晌,才摸着油亮的前额,磕磕巴巴地道:“老弟,你不会去告状吧?”

    王思宇轻轻摇头,皱眉道:“怎么会呢,老俞,我这是在帮你。”

    俞汉涛的心突突直跳,苦笑着道:“那就好,老弟,够意思。”

    王思宇抽出一管狼毫笔,蘸了墨汁,在宣纸上写了几个字,随后叹息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俞汉涛叹了口气,苦笑着道:“办公室的一个打字员,要转编制,我看她挺可怜的,就动了恻隐之心,想帮她一下。”

    王思宇微微皱眉,摆手道:“老俞,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上床了没有?”

    俞汉涛抓了抓脑门,嘿嘿地笑了起来,轻声道:“老弟,她是自愿的。”

    王思宇哼了一声,点头道:“那是当然了,你还没胆子强迫。”

    俞汉涛沉吟半晌,脸色又难看起来,愁眉苦脸地道:“邪门了,我们在一起没多久,桂芝怎么会知道的呢?”

    王思宇放下狼毫笔,闭了眼睛,揉着太阳穴道:“老俞,你打算怎么办,不会要离婚吧?”

    俞汉涛蓦然一惊,赶忙道:“不会,我从来都没想过离婚,这么多年的感情了,哪能说离就离呢。”

    王思宇点点头,沉吟道:“梁姐有没试探过你?”

    俞汉涛想了半晌,极为肯定地道:“没有,她最近一直说很忙,回不来,让我多注意身体,好像没有反常的地方。”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那问题还不大,赶紧处理吧,别搞得没法收场。”

    俞汉涛心里乱糟糟的,抓耳挠腮地道:“要是现在断了,还真有点舍不得,那丫头挺不错的,没啥坏心眼。”

    王思宇皱了皱眉,叹息道:“随你吧,这种事情,我也不好说些什么。”

    俞汉涛沉思半晌,摇头道:“为难啊,真是为难。”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过些日子,梁市长要回省城来,你要抽出时间,多陪陪她。”

    俞汉涛会意,连声感谢道:“好的,老弟,放心吧,我一定想办法把事情解决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挂了电话,摸起狼毫笔,在宣纸上练了会书法,又抽出一本书,慢慢地翻开起来,半个小时后,才返回客厅,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过了一会,瑶瑶穿着漂亮的花格子睡衣,推开浴室的房门,从里面奔了出来,笑嘻嘻地道:“大美女,你快点。”

    王思宇微微一笑,坐了起来,把她抱在怀中,摸着瑶瑶湿漉漉的秀发,轻声道:“瑶瑶,谁是大美女啊?”

    瑶瑶伸出白嫩的手指,向浴室方向一指,摇头晃脑地道:“当然是妈妈啦!”

    王思宇故意逗她,就板着脸道:“乱说,妈妈一点都不漂亮。”

    瑶瑶伸出小手,揪了他的耳朵,神秘兮兮地道:“舅舅,舅舅,你不知道,妈妈光溜溜的样子,可好看了,皮肤比牛奶还白呢!”

    王思宇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起来,摇头道:“我不信!”

    瑶瑶哼了一声,撅嘴道:“我又没有撒谎,不信你自己去看好啦。”

    王思宇捏了捏她粉雕玉琢的脸蛋,叹息道:“不行啊,妈妈会打人的。”

    瑶瑶伸手摸了茶几上的小食品,抓出薯片,塞到王思宇的嘴里,笑嘻嘻地道:“不怕,妈妈打人不疼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悄声道:“瑶瑶,舅舅明天就回闵江了,你在家要记得听话,不要惹妈妈生气,知道吗?”

    瑶瑶撅了嘴巴,‘噢’了一声,又板着小脸道:“舅舅,我也想去闵江。”

    王思宇轻轻摇头,在她光洁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悄声道:“不行,小宝贝,你去了妈妈会伤心的,晚上就睡不着觉了。”

    瑶瑶伸出双手,捧着脸颊,有些发愁地道:“是啊,妈妈会哭的,可我也舍不得舅舅,唉,真是好矛盾呢!”

    王思宇歪着脑袋,望着她愁眉紧锁的小模样,不禁‘扑哧’一笑,轻声道:“瑶瑶,等你再长高一点,舅舅就把你和妈妈都带在身边,以后每天都在一起,好不好?”

    瑶瑶拍手喊了声好,又拉着王思宇走到镜子前面,手舞足蹈地比划道:“舅舅,我要是长到你胸口那么高,就能和妈妈去闵江了吧?”

    “是啊,那你就快点长高吧!”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摸着她的小脑袋,心里满是柔情。

    瑶瑶踮脚向上跳了几下,就瘪了小嘴,有些泄气地道:“讨厌,还要长好多年呢!”

    “不会的,瑶瑶很快就会长大了!”王思宇哈哈一笑,抱了她,在客厅里跑了几圈,就把她丢在沙发上,咯吱了一番。

    在瑶瑶咯咯的笑声中,廖景卿走了出来,站在门口,拂动着一头乌黑柔亮的秀发,清丽绝俗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清浅的笑意。

    瑶瑶在沙发上挣扎了半晌,才跳了下去,奔到廖景卿的身边,笑嘻嘻地道:“妈妈,妈妈,我说你的皮肤白,是大美人,舅舅不信呢,快脱了给他看!”

    廖景卿俏脸绯红,啐了一口,蹲下身子,用手指梳理着瑶瑶乱蓬蓬的秀发,柔声道:“瑶瑶,别乱说,被人知道,会笑的。”

    瑶瑶嘻嘻一笑,摇头晃脑地道:“不怕,谁敢笑,就让舅舅派人把他抓起来。”

    廖景卿无奈地摇摇头,牵着她的小手,来到沙发边坐下,轻声道:“小弟,是不是和媚儿闹别扭了,怎么两天没见她?”

    王思宇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地道:“没有,媚儿最近学校的事情太多。”

    瑶瑶却撇了撇嘴,仰起小脸道:“才不是呢,舅舅想亲嘴,媚儿阿姨不肯,害怕了,就不敢回来了!”

    廖景卿莞尔一笑,抱起瑶瑶,低头道:“你啊,倒是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肯好好学习。”

    瑶瑶吐着小舌头,做了鬼脸,扭着身子,嘻嘻地笑了起来,眼睛变成一对弯弯的月芽。

    王思宇眉头一挑,向她眨了眨眼,凶巴巴地道:“小叛徒,居然敢出卖舅舅!”

    瑶瑶也眨了下眼睛,得意地道:“舅舅,我出卖了好多秘密了呢,以前的事情,我全都告诉妈妈了。”

    王思宇登时无语,摸起遥控器,拨了几个台,讪讪地笑了起来。

    “我困了,要先回去休息。”廖景卿也有些坐不住了,赶忙站了起来,红着脸回到了卧室。

    王思宇招了招手,把瑶瑶叫过来,悄声道:“瑶瑶,都跟妈妈说什么了?”

    瑶瑶爬到他的膝盖上,揪了他的耳朵,很小声地道:“要是家里来了别的男人,我就使劲哭!”

    王思宇叹了口气,点着她的小鼻子,轻声道:“小叛徒,下次不许再泄密了,知道吗?”

    瑶瑶伸出双手,勾了王思宇的脖子,打了哈欠,懒洋洋地道:“知道了,大叛徒,人家也困了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