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九章 春水

第六十九章 春水2017-11-9 13:4:38Ctrl+D 收藏本站

    第461节    第六十九章    春水

    王思宇在省城这几天,闵江官场却发生了一场闹剧。

    周一下午,老城区正在召开的全区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区委书记田宏业的老婆突然闯进会场,大哭大闹,一度冲上主席台,把田宏业的眼镜打掉,使出九阴白骨爪的绝技,在他脸上挠出几道骇人的伤疤。

    区委秘书长老林见势不妙,上去劝架,也挨了两巴掌,副区长黄亚楼被咬伤,丁贵英就如同狂暴的野兽一般,横冲直撞,把会场搞得一团糟。

    参加会议的干部们极为震惊,甚至有人当场起哄,吹着口哨喝起了倒彩,搞得田宏业威信全无,没等会议开完,就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区委大院。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结,当天晚上,丁贵英带着儿子小武闯到了他情妇的家里,将两人堵了个正着,因此,两个女人之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争。

    骆小萍身材娇小,力气单薄,根本不是丁贵英的对手,很快被打翻在地,硬是被抓掉了一绺头发,田宏业见状,气急败坏地冲上去,分开两人,顺手抽了丁贵英两巴掌。

    小武见母亲吃了亏,气急之下,把田宏业打倒在地,骑上去就是一顿乱拳,把田宏业打得鼻血长流,险些昏厥。

    最后,还是丁贵英看不下去了,赶忙拉开儿子,哭哭啼啼地回了家。

    而骆小萍受了羞辱,也开始大哭大闹,寻死觅活,任凭田宏业苦苦哀求,都不肯罢休,一直到后半夜三点多钟,她的情绪才有所好转。

    接下来两天,田宏业没有到区委上班,而是关了手机,躲在一家宾馆里借酒浇愁,派遣胸中烦闷,喝得烂醉如泥。

    区长罗明瞄到机会,趁机发难,他以区委田书记失踪为名,召开了区委紧急会议,指令公安机关,务必要找到田书记,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会后,老城区的公安民警几乎是倾巢而出,开着警车满世界地去找那位失踪了的田书记,把事情宣扬得尽人皆知。

    周四的上午,田宏业开机以后,接到杨光打来的电话,才清楚事情闹大了,几乎市委领导们都知道了他出了事,外面传闻满天飞,鲍书记气得险些吐血。

    田宏业也知道闯了祸,心中懊恼不已,赶忙打电话给市委书记鲍昌荣,没等他解释,就被鲍昌荣骂得狗血喷头。

    十几分钟后,田宏业才有机会分辨,声泪俱下地检讨了一番,把责任都推到妻子丁贵英身上,并坦言辜负了鲍书记的信任与期望,如果组织上要处理,他愿意承担主动承担责任。

    鲍昌荣见他如此狼狈,也消了火气,责令他立即将此事形成材料,向市委作出说明,并提醒他,这件事情一定要妥善处理好,尽快消除不良影响。

    田宏业不敢怠慢,赶忙去了单位,点了卯后,安排好当天的工作,又急匆匆地回到家中,给丁贵英赔礼道歉,并且把当前的形势分析了一番,只说若被别人利用,非但官职不保,还会惹出别的乱子来,甚至会牵连到市委鲍书记。

    丁贵英虽没有消气,但也知道事情闹大了,后悔不迭,就按着田宏业的嘱托,写了证明材料,把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安抚了妻子这边,田宏业又找到骆小萍,两人心平气和地谈了一次,骆小萍已经伤透了心,彻底绝了和他来往的念头,

    经过一番商讨后,田宏业送出一张二十万元的银行卡,另外承诺,过段时间,等事情平息下来以后,帮骆小萍在老城区买套三居室的住房,作为多年来的补偿。

    王思宇在回到闵江后,就从梁桂芝口中得到了消息,暗自琢磨着,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是李晨等人在背后搞鬼,对李晨而言,这是一张早就抓到手里的牌,只是在寻找最佳的出牌时机罢了。

    郭辉被带走后,田宏业又爆出丑闻,这无疑是提前设计好的,左右开弓,打了鲍昌荣两记响亮的耳光。

    如果说郭辉的离开,使鲍昌荣在常委会里少了一位坚定的支持者,那么田宏业的事情,则让他陷入两难境地。

    若是处理田宏业,就很容易失去对老城区的控制,更让所有人都看清楚,鲍昌荣已经连最信任的干部都无法保护。

    这种心理上的震撼无疑将是巨大的,很具备杀伤力,会使一些干部立场动摇,进而见风使舵,彻底转向李晨一方。

    若是不进行处理,那么鲍昌荣的名誉也会受损,会落下用人不当,包庇问题干部的口实。

    梁桂芝喝了口茶水,摸起一枚棋子,轻巧地落在棋盘上,沉吟道:“小宇,李晨步步紧逼,鲍书记好像有些招架不住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面色沉静地道:“闵江的雨下得多大,要由玉州的龙王来定,上面没有达成共识以前,变数还很多,他们就算折腾得再欢,也未必能翻得了天。”

    梁桂芝心情稍定,转头笑道:“看来,这次玉州之行收获颇丰,摸到上面的脉了?”

    王思宇轻轻摇头,笑着道:“那倒没有,不过也小有收获,起码了解到一些微妙的动态。”

    梁桂芝向对面努努嘴,微笑道:“小宇,你回去这些日子,我们家媛媛可是郁郁寡欢,好几天都没笑模样,等会可要好好陪陪人家。”

    周媛神色微窘,满脸晕红,低下头,怯生生地道:“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梁姐,别总寻人开心。”

    梁桂芝瞄了她一眼,咯咯笑道:“耳朵根子都红透了,比平时更好看了,媛媛,我要是男人,舍了性命也要娶了你。”

    王思宇在沙发上哈哈一笑,站了起来,走到周媛身后,弯腰看着棋盘,笑着凑趣道:“梁姐,你要真是男人,咱俩是要决斗一次了。”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挥着拳头道:“决斗就决斗,谁怕谁!”

    周媛抿嘴一笑,落下一枚棋子,忽觉后颈有些发痒,知道王思宇在悄悄吹气,就有些难为情地站了起来,摆手道:“不下了,我去洗澡,你们两个讨厌鬼快走,别总拿我消遣。”

    梁桂芝懒洋洋地站了起来,把棋子丢下,娇笑道:“主人下逐客令了,那我就走,免得当电灯泡。”

    周媛啐了一口,又横了王思宇一眼,蹙眉道:“小宇,你也回去吧,省得她总嚼舌头。”

    王思宇微微一笑,递了个幽怨的眼神过去,又转头道:“正好,俞书记让我捎了几件礼物过来,还都在屋里呢,梁姐,跟我过去拿吧。”

    梁桂芝目光一滞,脸上露出落寞的神色,轻声道:“好吧,他倒是有心了。”

    王思宇回到房间,从包里翻出几样礼物,有最新款的时尚女装,也有漂亮的首饰,都放在沙发上,笑着道:“梁姐,老俞真是懂得体贴人,我还从没有见过,哪个男人能像他那样细心。”

    梁桂芝却只是淡淡一笑,心不在焉地扫了一眼,就摸起茶杯,感慨道:“男人啊,在犯了错误之后,总是心存愧疚的,就想在物质上给予弥补。”

    王思宇心里一沉,佯装不解地皱起了眉头,疑惑地道:“梁姐,老俞犯啥错误了?”

    梁桂芝叹了口气,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最近长本事了,学会哄女人开心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沏了茶水递过去,轻声道:“这次回省城,本来时间安排得很紧,没有和老俞见面,没想到,通了电话之后,第二天上午,他就心急火燎地赶了过来,非要把这些东西捎来,又拉着我的手打听,‘我们家老梁现在怎么样了,工作压力大不大啊?瘦了没有啊,偏头痛的毛病犯了没有啊?’”

    梁桂芝面色稍微好转了起来,摘掉眼镜,抹了下眼角,咯咯笑道:“这个榆木疙瘩,就是爱面子,在电话里,从来都是那几句套话,在你面前倒充起好男人来了,说了那么多肉麻的话。”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手道:“本来就是好男人嘛,梁姐,依我看,你还是应该把他运作过来,这样的好男人,应该看紧点,免得被人抢走。”

    梁桂芝犹豫了下,沉吟道:“好吧,过些日子回省城,和他商量一下吧。”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心里踏实下来,笑着道:“不用商量了,人家老俞是一直要过来的,就是你顾虑太多,总是不肯,搞得一个大男人跟个怨妇似的,我看着都心疼。”

    梁桂芝‘扑哧’一笑,摆手道:“心疼就娶了吧,我去和媛媛过日子。”

    王思宇双手摊开,咋舌道:“梁姐倒是开放,观念与时俱进了。”

    “去你的!”梁桂芝瞪了他一眼,戴上眼镜,抱起沙发上的礼品盒,欢天喜地般走了出去。

    王思宇如释重负,轻吁了一口气,赶忙摸出手机,给俞汉涛通风报信,又出谋划策,指点了一番。

    俞汉涛自然是感动得一塌糊涂,连声道:“老弟,你算是帮了老哥的大忙,过了难关之后,我一定重重谢你。”

    “先别急着谢我,要想彻底解决问题,你还要多做些工作。”王思宇皱着眉头,把田宏业的事情讲了一遍,微笑道:“老俞啊,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啊。”

    俞汉涛听了以后,也受到触动,沉吟半晌,点头道:“老弟,多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挂了电话,王思宇看了下时间,就推门走了出去,敲开了周媛的房门,笑嘻嘻地走到她身后,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条白金项链,挂在她娇嫩纤白的玉颈上,悄声道:“美人老师,想我了吗?”

    周媛面颊微红,咬着粉唇,忸怩地道:“当然没有了!”

    王思宇笑了笑,伸手抱了她,坐在沙发上,闭了眼睛,轻声道:“要是被昔日的那些男同学知道,我能抱了美人老师坐在这里,只怕会嫉妒死!”

    周媛心中一荡,摆弄着纤长的手指,咯咯笑道:“要是爸爸知道,抱着我的男人,竟然是你这下流痞子,只怕要拿棍子把你打个半死!”

    王思宇抄起她雪白的小脚,摆弄着那几根精致的玉趾,笑着道:“不会的,老爷子爱屋及乌,只会加倍爱护我。”

    周媛红了脸,撇嘴道:“要真有胆量,你现在就打电话过去,坦白了吧!”

    王思宇心里有些发虚,却摸起手机,硬着头皮道:“打就打,谁怕谁!”

    周媛却抢了手机,丢到旁边,转头横了他一眼,蹙眉道:“好啦,算我怕了你!”

    王思宇嘿嘿一笑,撅起嘴巴,凑到她娇嫩的唇边,悄声道:“美人老师,亲个嘴吧!”

    “不亲!”周媛神态娇羞,吐气如兰,手里绕了一绺秀发,冰清玉洁的俏脸上,已是红云密布。

    王思宇心中敬爱,竟舍不得侵犯她,就盯着那张红艳艳的俏脸,嘿嘿地傻笑,半晌,才定了定神,笑着道:“好吧,就听老师的话,这次放过你了。”

    周媛抿嘴一笑,垂下头,娇羞地道:“你这下流胚子,怎么这次学乖了呢?”

    王思宇闭了眼睛,摇头晃脑地道:“全赖美人老师教导有方。”

    周媛啐了一口,转过头去,眼波如水地瞄着墙角的钢琴,期期艾艾地道:“其实,我也很喜欢呢!”

    王思宇心里突地一跳,忙凑了过去,笑嘻嘻地道:“喜欢什么?”

    周媛红了脸,咯咯笑道:“喜欢教导你这下流胚子!”

    王思宇哈哈一笑,扳过她的如花俏脸,轻声道:“美人老师,不是这样的,要说实话。”

    周媛心如鹿撞,吃吃笑道:“这就是实话,你别想歪了!”

    盯着她娇憨可人的模样,王思宇心中喜悦到了极点,再也按捺不住,就盯着那玫瑰花瓣一样娇美的红唇,重重地亲了过去。

    周媛躲闪了几下,就勾了王思宇的脖子,递过香.舌,温柔地回应着。

    “唔!”在一阵战栗中,冰山悄然融化,化作一池春水,在两人心中荡漾开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