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章 凶兆

第七十章 凶兆2017-11-9 13:4:39Ctrl+D 收藏本站

    第462节    第七十章      凶兆

    “唔……”

    感觉到了周媛有些窒息,王思宇善解人意地移开嘴唇,用手指拨弄着她精巧的鼻梁,笑吟吟地望着满面酡红的冰雪美人,轻声道:“好香!”

    周媛低了头,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些许满足的表情,过了半晌,她颤动着睫毛睁开双眼,却不敢与王思宇对视,而是羞怯地站了起来,俏生生地走到钢琴边,拉开椅子坐下,手抚琴键,柔声道:“小宇,现在形势很不乐观,矛盾有可能会进一步激化,甚至失控,你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

    王思宇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沉吟道:“李晨的小算盘打得精明,最近主动出击,频频得手,确实占据了主动,不过想要影响省委的决定,光靠这些动作,还是远远不够的,只要鲍书记能咬牙挺过去,前面会是一马平川。”

    周媛蹙起秀眉,悄声道:“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李市长与马书记结成了政治同盟,假如他们两人同心协力,持续施加强大的压力,极有可能会挤走鲍书记,李晨若是控制了局面,就会反手压制你和梁姐,到时情况会变得更加被动,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应该想出好办法,从根本上分化瓦解他们的同盟关系,尽量使李晨孤立起来。”

    王思宇轻轻点头,默然道:“媛媛,你说的的确非常有道理,但实际操作起来,难度很大,他们两人都是有政治野心的,也有进行利益交换的基础,鲍书记若是离开闵江,两人或多或少,都能捞到好处,我们手里却没有足够的筹码,也就不可能拆散他们,更何况,李晨现在风头正劲,那些人会更加看好他的政治前途,不会轻易选择下车。”

    “哆!”周媛伸出白嫩纤细的手指,轻轻弹出一个音符,脸上露出一丝怅然之色,她拂了拂秀发,柔声道:“无论怎样,必须针锋相对,打掉他们的气焰,否则以后一段时间,都不会太平,况且,也很容易把火烧到你和梁姐这边,逼着你们两人转变立场,和他们一起围攻鲍昌荣。”

    王思宇闭了眼睛,轻声道:“已经在做准备了,不过时机还不成熟,再等等吧,看他们手里还有什么没打完的牌。”

    周媛拉了一绺秀发,把玩了一番,拿到鼻端嗅了嗅,蹙起秀眉,悄声道:“你倒是沉得住气,就不怕他们得逞了?那时可能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王思宇笑了笑,喝了口茶水,沉吟道:“就算鲍书记撑不住,被他们拱下去,梁姐也有机会竞争市长的位置,当然了,如果旅游业能够发展起来,她的胜算会更大。”

    周媛淡淡一笑,柔声道:“那你呢?”

    王思宇把玩着茶杯,摇头道:“不清楚,要根据形势的发展来定,楼上的靴子没有落地前,我是不能在闵江睡踏实的,要做好随时调离的准备。”

    周媛沉默下来,半晌,才幽幽地吐了口气,淡淡地道:“没有非常手段,鲍书记很难扭转被动局面,即便是挺过这两年,离开闵江的可能性也很大,而李晨虽然精于算计,却太心急了些,经常不按规矩出牌,时间久了,也会引起省委领导警觉,他们若是斗得两败俱伤,对你而言,其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利用好了,能够省下几年的奋斗,就这样放弃了,未免有些可惜。”

    王思宇叹了口气,微笑道:“没有办法,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够左右的。”

    周媛拂了拂秀发,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眺望远方,淡淡地道:“你决定了就好,其实只要立身正派,能够为百姓做些实事,也不必追求太高的职位,权力有时也是慢性毒药,会让人渐渐迷失本性,你能够在它面前保持超然的态度,我也很高兴呢!”

    王思宇心中一荡,放下杯子,走了过去,抚着她的香肩,与她一起站在窗前,欣赏着窗外的夜景,心里充满了柔情蜜意。

    两人站在窗前,悄声聊了许久,直到周媛脸上露出一丝倦意,王思宇才抱着她进入卧室,把周媛放在床上,拉上被子,在她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温柔地说了声晚安,就走到门边,回头望了一眼,转身带上房门,悄然离去。

    回到卧室,冲了热水澡,王思宇躺在浴缸里,静静地思索着当前的形势,如果要反击,首选目标应该是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黄海潮,他手中把握着公安口,是极为特殊的强力部门,可以用非常规的手段解决问题,对自己一方,有很大的威胁。

    黄海潮此人虽然平时极为低调,不喜欢张扬,行事却极为老辣,也是李晨的冲锋大将,许多事情的后面,都有他的身影,打掉了他,无疑是拔掉了李晨口中最锋利的那颗獠牙,也会给其他人以心理上的震慑,促使他们与李晨拉开一段距离。

    然而,在目前的情形下,去动他却有些不现实,很容易引起群众的反感,误以为这位公安局长是因为打黑行动,得罪了隐藏在幕后的保护伞,舆论会对他产生同情,这种无形的压力也不能小觑,因为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会惹出很多麻烦,不利于维稳大局。

    并且,黄海潮为人精明,反侦察意识极强,若是知道,纪委在摸他的底,或许会孤注一掷,先下手为强,到那时,自己的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慎重考虑,暂时还不能去触碰他。

    其他的人,也很难办,那几位市委常委,都是与自己是同级别干部,没有省委领导的批示,是决计不能乱查的,否则就犯了官场大忌,这是一条不能触碰的红线,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能冒险。

    几番思量,要想解决李晨的问题,最佳的突破口在副市长吴方舟那里,他是李晨圈子里的核心成员,参与了李晨很多事情的策划,如果他肯反戈一击,胜算的把握就会大上许多,这也是王思宇手中没有打出的一张牌。

    不过,令王思宇大伤脑筋的是,吴方舟此时的态度有些暧昧,应该是存了耍滑头的心思,在自己与李晨之间,刻意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有些内部消息,他可能会提前透露出来,但在李晨没有失势之前,他应该会有所保留,不会选择完全倒向自己。

    这也是人之常情,官场常态,就算李晨此时失势,以吴方舟的性子,恐怕也不会落井下石,枉做小人,更何况,现在李晨现在占尽了上风,他更加不会反戈相向了。

    不过想了想,王思宇还是觉得应该耐下性子,做做对方的工作,他擦了手,摸起旁边的手机,拨了号码打过去,微笑道:“老吴啊,休息了吗?”

    电话里传来吴方舟爽朗的笑声:“没有,在书房里看书,这段时间,又把《资治通鉴》温习了一遍,受益匪浅啊,王书记,您从省城回来了?”

    王思宇淡淡一笑,往胸前撩了水,含蓄地道:“下午刚回来,听说这几天,老城区那边还挺热闹的。”

    吴方舟收起笑容,微微皱眉,把面前的书向前推了推,压低声音,谨慎地道:“是啊,王书记,田宏业那人看起来满精明的,没想到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后院起火,这下麻烦大了,明天的常委会上,可能要出热闹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会意地笑了笑,随即眉头一挑,轻声道:“这事,不是偶然发生的吧?”

    吴方舟讪讪地笑了起来,沉吟半晌,才叹了口气,轻声道:“是老黄安排人干的,不过他也没想到,田宏业的夫妇会那样配合,不但大闹会场,还玩了次失踪,把事情搞得如此之大,很难收场。”

    王思宇眯了眼睛,摇头道:“就算不配合,也会想出别的办法,把矛盾进一步激化,老吴,这样发展下去,很容易使局势失控,搞不好,会闹到玉石俱焚。”

    吴方舟心里突地一跳,迟疑道:“王书记,你的意思是?”

    王思宇淡淡一笑,含糊地道:“我的意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省委领导的态度,他们还是希望搞好团结,不折腾,如果某些人一意孤行,伤害到地方的稳定,可能会促使上面下定决心,对闵江的班子进行全面调整,那样,受损失的将是所有人,毕竟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吴方舟皱起眉头,沉吟半晌,试探地道:“李市长似乎很有信心,据说,过段时间,卢省长可能还要来闵江调研,上面对闵江的工作,似乎还是持肯定态度的,即便是有所调整,也应该是以微调为主,李市长的机会似乎更大些。”

    王思宇笑了笑,转了身子,意味深长地道:“老吴,别被风向吹昏了头脑,关键还是要看自己的立场,你要为自己的前途负责,不要和他们搅在一起。”

    吴方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摆手道:“那是当然,我现在已经很少参与那些事情了,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有些事情,尽量回避,当然了,这还需要点时间,毕竟李市长那边,也不好得罪了。”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老吴啊,我言尽于此,你老兄还需要仔细斟酌,否则,到时受了牵连,自毁前程,可别怪我没有提醒!”

    说到这,王思宇挂了电话,哼着歌跳出浴缸,摸起毛巾,擦了脸,照了照镜子,皱眉道:“真是越来越邪恶了!”

    吴方舟此时也没了主意,起身在书房里转了半晌,来到镜子前,端详半晌,就摸着额头,喃喃地道:“印堂发黑,凶兆啊,凶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