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一章 围攻

第七十一章 围攻2017-11-9 13:4:40Ctrl+D 收藏本站

    第463节    第七十一章      围攻

    次日上午,王思宇来到办公室,发现窗台上多出两盆花草,一盆是蝴蝶兰,还有一盆不知名的花草,花朵是蓝色的,中间却有一圈亮黄色的花蕊,很是漂亮,香气也非常浓郁。

    他低头嗅了嗅,微微一笑,就转过身子,把公文包放在旁边,拉了椅子坐下,翻阅着桌面上摆放整齐的文件,不时皱眉沉思,拿笔在上面做出批示。

    半个小时后,楼道里响起了清脆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在门口停下,很快,敲门声响起,副书记祝文秀面带微笑走了进来,走到办公桌前,向窗台方向努努嘴,微笑道:“王书记,怎么样,漂亮吧?”

    王思宇抬头望了一眼,见她穿了一身黑色套裙,发型也刚刚换过,额前的刘海随意自然,发尾微微外翘,虽然稍显凌乱,却有种独特的美感,就点点头,半开玩笑地道:“很不错,文秀姐是越来越漂亮了。”

    祝文秀微微蹙眉,斜睨着他,轻声抗议道:“居然不领情,反倒来调侃我,算了,这两盆花,我还是拿回去好了。”

    王思宇哈哈一笑,放下手中的签字笔,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笑着道:“那可不成,快坐,文秀姐,这几天辛苦了。”

    祝文秀把手里的文件放下,先泡了茶递过去,又拉了椅子坐下,双手叠放在桌边,笑吟吟地道:“没什么,难得你这样信任,辛苦些也是应该的。”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抽出刚才批阅过的一份文件,递过去,轻声道:“文秀姐,你这份方案非常好,很有想法,纪委除了查办**官员外,也要多关注民生问题,坚决整顿各行各业的不良风气,在这方面,我是坚定支持的,你们只管去做,遇到阻力,可以随时报我。”

    祝文秀接过文件,低头看了批示,微笑道:“王书记,经过讨论,我们已经做了相关部署,过段时间,准备联合教育卫生物价审计农牧等部门,深入开展治理教育乱收费纠正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中的不正之风农民减负等专项整治行动,争取能让闵江的老百姓从反腐倡廉的工作中,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王思宇极为欣赏地望着她,笑着说:“很好,文秀姐,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都要统一思想,把整顿政风和行业风气结合起来抓,争取彻底改善闵江市的软环境,你们要做好准备,打一场‘百日大会战’,如果能在三个月内,肃清闵江各领域的不正之风,我会向上面打报告,给同志们请功。”

    祝文秀轻轻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王书记,我只是跟着您的调子走,只怕太激进了些,给您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王思宇淡淡一笑,摆手道:“别担心,只管放手去做,我这人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麻烦,它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它!”

    祝文秀喝了口茶水,皱眉道:“王书记,我昨晚接到了电话,听说田宏业那边好像出了点事情。”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我也听说了,老田后院起火,烧得焦头烂额。”

    祝文秀放下茶杯,小心翼翼地道:“最近外面风传,鲍书记可能会调离闵江,李市长将要接替他的位置。”

    王思宇淡淡一笑,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都是些捕风捉影的谣言,不用去管。”

    祝文秀轻吁了口气,微笑道:“树欲静而风不止,王书记,外面动静很大,我们这边是不是也要做些准备?”

    王思宇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把身子向后仰去,摩挲着头发,轻声道:“怎么准备?”

    祝文秀收起笑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声道:“昨天下午,案件审理室的刘副主任汇报了一些情况,他在审问一桩案子时,牵涉到了市委宣传部的殷部长。”

    王思宇闭了眼睛,沉思良久,终于下了决心,沉吟道:“可以先摸摸外围,把具体情况搞清楚,但要谨慎,不能违反组织纪律。”

    祝文秀会意地一笑,轻声道:“王书记,请放心,我会亲自过问,保证万无一失。”

    王思宇拉开椅子,站了起来,转过身子,望向窗外明净如洗的天空,淡然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的!”祝文秀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收拾了桌上的几份文件,起身向外走去。

    王思宇忽地想起一件事情,转头道:“文秀姐,老田以前那些人中,有几个干部还是不错的,业务水平很强,再熬些日子,记得找他们谈话,只要有决心悔改的,就尽量安排一下,重新启用,不能因为站错了队伍,就一棍子打死,不给翻身的机会,那样人家心里也不会服气,会跳脚骂娘的!”

    祝文秀微微动容,心悦诚服地道:“王书记,单只论这份胸襟,田宏业就无法和您相比,他当初自不量力,处处牵制您,真是枉做小人了。”

    王思宇咧了咧嘴,被夸得有些飘飘然,却故作轻松地摆了摆手,不动声色地道:“文秀姐言重了,这都是应该做的。”

    祝文秀点点头,推门走了出去,暗自赞道:“王书记这样年轻,却深谙用人之道,张弛有度,收放自如,难得,真是难得。”

    王思宇眉头抖了抖,惬意地点了一根烟,有些得意地道:“王书记心如大海,自然胸襟广阔,岂是区区田宏业能比的?哼,哼哼……”

    临近中午的时候,市委办公室主任赵连勇敲门走了进来,将下午常委会的讨论材料放下,坐在皮椅上,陪着王思宇闲聊了几句,就面带恭敬地站了起来,笑着说:“王书记,前些天老家来人,送了些野山参,我们自己也用不了,回头让小红给您送过去,泡酒喝,能补气安神,固本生津,提高睡眠质量,对身体大有好处。”

    王思宇也站了起来,笑着谦让道:“赵主任,不用客气了。”

    赵连勇却摆摆手,坚持道:“王书记,就是些不值钱的土特产,要是贵重的礼物,我是不敢送的,一点心意而已,请您千万别客气。”

    王思宇呵呵一笑,摇头道:“老赵,你的心意我领了,只是礼物不分轻重,坚决不收,这是早年立下的规矩,请老兄高抬贵手,不要难为我了。”

    赵连勇讪讪地笑了起来,额头上亮晶晶的,出了许多汗,他摸了摸后脑,殷勤地道:“也好,不过小红早就说过了,想找机会请您到家里吃顿便饭,到时可务必要赏光。”

    王思宇推辞不过,就笑着答应下来,点头道:“好的,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赵连勇立时笑逐颜开,满意地笑道:“王书记,那咱们可说定了,周末我去接您。”

    王思宇起身,把他送到门口,望着他下了楼,才若有所思地返回办公桌后,摸起材料,微笑道:“这个老赵,怕是静极思动了。”

    午餐过后,王思宇休息了半个小时,就夹包来到了市委办公大楼,进了常委会议室,却见黄海潮早已坐在那里,他虽然还不是常委,但在郭辉接受调查期间,暂时主持政法委的工作,因此,根据相关规定,他是可以参加会议的,不过按照以往惯例,黄海潮只有发言权,没有表决权。

    十几分钟后,众人都来到会议室,围坐在椭圆形的会议桌边,黄海潮怕沾了晦气,没有坐郭辉以前的那把椅子,而是另外加了一把,这样,会议桌边那把孤零零的椅子就显得有些扎眼,负责会议记录的秘书欠了欠身,想走过去挪开,秘书长鲁高阳却用目光制止了他。

    会议开始后不久,就在一项人事任命问题上争吵起来,双方各据一词,互不相让,火药味极浓,经过一番唇枪舌剑,仍然没有达成妥协,只好进行举手表决,李晨一方自然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以至于王思宇都懒得举手,无奈之下,鲍昌荣也只好通过了此项任命,不过那张脸孔,已经阴沉到了极点,似乎随时都要爆发。

    李晨一方也没有相逼过甚,接下来的讨论中,气氛渐渐缓和下来,相关议题也都很顺利地获得了通过,就在鲍昌荣松了口气,准备宣布结束时,一直在旁边专心喝茶的副书记马尚风却抬起头来,把手中的杯子放下,表情冷峻地道:“鲍书记,田宏业的事情,是不是也在会上讨论一下?”

    鲍昌荣终于忍不住发作了,把刚刚收起的材料重重地摔了下去,竖着眉头道:“马书记,你把话讲清楚,田宏业有什么事情?”

    马尚风侧了侧身,耷拉着眼皮,漫不经心地道:“他老婆大闹会场,搞得外面舆论沸腾,田宏业自己却失踪两天,没有到区委上班,这很不正常嘛!怎么,鲍书记,您觉得这没有问题?”

    鲍昌荣强压住怒火,摆了摆手,一字一句地道:“马书记,请你搞清楚,闹会场的是他老婆,不是他田宏业,至于失踪一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他是带人到省城跑项目去了,罗区长没有调查清楚,就兴师动众地把事情搞大,他罗明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李晨接过话头,面色阴鸷地道:“鲍书记,你这样讲就不对了,作为党员干部,不仅要约束好自身的行为,就连家属也有责任教育好,田书记可好,当着五百多名基层同志的面,搞出这样的闹剧,本来就很荒唐,而事后不知补救,却玩起了失踪,两天不到区委上班,导致区委工作一度混乱,这更是无组织无纪律,罗区长从关心同志的角度出发,派人去找,这样做有什么错?”

    宣传部长殷道奇抬手捂了脸,也在旁边小声帮腔道:“是啊,田书记实在过分了些,以前就有传言,他生活作风有问题,在外面包养了情妇,本来我还不信,没想到,会闹成这样,成何体统嘛!”

    鲍昌荣瞪了他一眼,有些恼火地道:“情况我都知道了,上午也已经严肃批评了他,对于田宏业,我还是那句话,这位同志大体上还是好的,即便是有些小错误,也都是可以谅解的,没有必要小题大做,揪住不放,我还是会前讲的那句话,大家都应该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而不是其他方面。”

    马尚风却拂了拂衣袖,不依不饶地道:“鲍书记,我倒是认为,工作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是干部的问题,假如我们的干部都像他这样搞,工作能不乱套吗?我觉得,市委有必要检讨一下,我们在干部任用方面,是不是犯了一些错误,总不能等到事情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再去想办法补救,那样太被动了,郭辉就是个例子。”

    秘书长鲁高阳坐不住了,清了清嗓子,有些不满地道:“马书记,我不同意你举的例子,郭辉同志的问题,省纪委还在调查中,在结论没有完全出来之前,我们最好不要对他品头论足,那样很不好,而且,常委会的议题都是上周拟定好的,会议之外的事情,还是下次讨论比较好。”

    组织部长陈重义坐直了身子,面色严肃地道:“这次的事情搞得很大,在外面引起了极为恶劣的影响,我认为,市委有必要,而且必须认真讨论,如何避免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

    鲍昌荣沉默下来,环顾着会议桌边的几位常委,低头喝了口茶水,望着会议桌上的材料,不再吭声,屋子里立时安静下来,只剩下一片喝茶声。

    半晌,王思宇放下茶杯,打破了僵局,不紧不慢地道:“这样吧,大家先都消消火气,我提个折中的建议,为了严明纪律,先给个通报批评,消除影响,至于其他事宜,等调查结论出来后再讨论也不迟。”

    梁桂芝摘下眼镜,表情冷淡地道:“我赞成王书记的意见,田宏业的问题,要查清楚了再做决定,在此之前,先给个通报批评,消除影响还是很有必要的,也是留有余地的。”

    李晨微微皱眉,转头看了马尚风一眼,见他轻轻点头,就淡淡地道:“也好,只是调查应该尽快进行,不能无限期地拖下去,为了避嫌,调查工作就由组织部陈部长来负责。”

    鲍昌荣铁青了脸,摆摆手,有些疲惫地道:“那就这样,散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