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二章 天机

第七十二章 天机2017-11-9 13:4:42Ctrl+D 收藏本站

    第464节    第七十二章      天机

    散会后,梁桂芝收拾起桌面的材料,见其他人都已经离开,就转过头,悄声道:“王书记,这阵势还真少见,杀气腾腾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摸起公文包,起身道:“难得的机会,当然要把文章做足了,早在预料之中,不足为奇。”

    梁桂芝叹了口气,走到会议桌对面,拍了拍鲍昌荣坐过的皮椅,轻声道:“这个位置好啊,背靠党旗国徽,面对两侧常委,大有总揽全局之势,每位坐在屋子里的常委,大概都梦想过,有朝一日,能坐到这把椅子上,王书记,你也不例外吧?”

    王思宇摆了摆手,笑着道:“想过,不过说起来,你可能还不太相信,我这人官瘾还真不大,起码没有烟瘾大。”

    梁桂芝撇了撇嘴,摇头道:“我是不信,哪个男人没有野心,要真是与世无争的隐士,也做不到现在的位置了。”

    王思宇收起笑容,淡淡地道:“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如果为了追逐权力,可以牺牲一切,那最终会沦为权力的奴隶,也就没有资格去驾驭它,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梁桂芝抿嘴一笑,扶了扶眼睛,感慨道:“你毕竟年轻,有这个资本,我们就不成了,等不起,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也只能不择手段了。”

    王思宇心领神会,走到她身边,悄声道:“那就努力争取吧,过些日子,到省城跑资金时,也顺便活动一下,拜会那几位老领导。”

    他非常清楚,梁桂芝刚才有感而发,并非随意一说,而是在暗示自己,她见到局面混乱,有机可趁,也动了心思。

    毕竟省委办公厅出了两位省委常委,而且,文书记对她的印象也不错,如果梁桂芝决意要争,她还是很有竞争力的,这也是李晨一直都很忌惮她的原因。

    梁桂芝微微蹙眉,仍有些踌躇不决,向前走了几步,就停下来,转头瞥了王思宇一眼,悄声道:“王书记,孟省长那边,希望你能帮帮忙,他手中那一票至关重要。”

    王思宇心里有些没底,但还是点点头,微笑道:“放心,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说话的,只是,上面还没有明确的态度,你要做好两手准备。”

    梁桂芝会意地一笑,挺起胸脯,把高跟鞋踩得哒哒响,两人出了会议室,说说笑笑地来到三楼拐角,却听有人在身后喊:“王书记,请稍等!”

    王思宇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却见杨光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就点点头,微笑道:“杨大秘书,有事?”

    杨光欠了欠身,脸上露出谦卑的笑意,轻声道:“鲍书记请您过去一下,有事情要商量。”

    王思宇看了下表,点头道:“好吧,还有四十分钟下班,那就过去坐坐。”

    几分钟后,两人回到楼上,来到鲍昌荣的办公室,刚刚走到外间,就听到秘书长鲁高阳在大声抱怨:“鲍书记,他们几个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是公然挑衅,我们必须坚决回击!”

    王思宇微微皱眉,敲门走了进去,向屋里两人笑笑,把公文包放在茶几上,接过杨光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轻声道:“打铁还要自身硬,鲍书记,宏业同志确实犯了错误,给了人家攻击的口实,查查也好,免得外面人说你护短。”

    鲍昌荣笑了笑,低头点了一根烟,一口口地吸着,半晌,才仰起头,有些痛心地道:“田宏业太让我失望了,刚刚去了老城区没多久,屁股还没坐热,就搞出这样的事情来,他是烂泥巴扶不上墙,没办法的。”

    鲁高阳也跺了跺脚,怒声道:“田书记也是过分,没想到他组织观念这样差,不管怎么样,也应该提前打个招呼,把事情安排好了再走,哪怕中间打个电话回来也好,他要是不搞失踪,事情也不会闹大,这个屁股还没这样难擦。”

    鲍昌荣摆了摆手,轻声道:“算了,高阳秘书长,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明天把通报批评搞出来,下发到街道一级,先把影响消除了吧。”

    鲁高阳哼了一声,起身道:“好吧,那你们先谈,我去找找陈重义。”

    鲍昌荣皱了皱眉,低声道:“找他做什么,不要落人口实。”

    鲁高阳忿忿不平地道:“鲍书记,他们谁都可以发炮,唯独这个陈重义没有资格,当初他跟着段永祺一条道跑到黑,事后,您宽宏大量,没有和他一般计较,可他不知感恩,居然在要紧关头,又跳出来攻击您,真是没有半点的良心,这就是农夫和蛇的故事……”

    “啪!”鲍昌荣重重地拍了下桌子,低声喝道:“鲁高阳秘书长,请注意你的言行,不要带着情绪化来工作,这样很不好,无论如何,都不能去找陈部长,干扰他的正常工作,这是原则问题,马虎不得!”

    “好吧。”鲁高阳叹了口气,转身来到门边,拉开房门,颓然走了出去。

    鲍昌荣皱眉吸了口烟,笑了笑,轻声道:“老鲁是气糊涂了,他平时言行还是很谨慎的,刚才有些反常。”

    王思宇放下茶杯,淡淡地道:“可以理解,会场上的情况是不太对头,这样搞下去,班子肯定要做调整了。”

    鲍昌荣站了起来,端着茶水走过来,坐到王思宇的身边,语气低沉地道:“他们这是在逼宫,希望我能够主动让步,向上面提出调离的申请,不过,我是不会上当的,就算再被动,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闵江这边,不能落入李晨的手里,他心术不正,为了升官,能够出卖一切。”

    王思宇端着茶杯,沉吟半晌,才淡淡一笑,点头道:“也好,闵江的事情,终归要省里做决定。”

    鲍昌荣哼了一声,摩挲着头发,感慨道:“王书记,这股风是从上面刮下来的,他们针对的也不止是我,还有省委文书记。”

    王思宇心头剧震,却没有吭声,沉默许久,才喝了口茶水,沉稳地道:“鲍书记,你有什么打算?”

    鲍昌荣把烟头丢下,望着烟灰缸中升起的袅袅烟雾,皱眉道:“过段时间,省委组织部的赵部长可能要下来做调停,如果没有办法和解,也只能走一个了,不过,我的态度是明确的,我可以离开,但是,李晨也要走,不能让闵江落在他的手里。”

    王思宇怔了怔,转头望着他,迟疑道:“这样搞,是不是太激烈了些?”

    鲍昌荣淡淡一笑,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屋子里踱着步子,轻声道:“这样,可以免于争吵,达成妥协,李晨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杆枪,把我轰下来,削弱文书记的目的达成后,这杆枪的用处也就不大了,到时,他们内部也会出现矛盾,为了推出新的人选,争得不可开交。”

    王思宇轻轻点头,觉得鲍昌荣分析得有些道理,和他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相差不大。

    鲍昌荣顿了顿,走到墙壁,抬头望着墙上挂着的字画,有些轻蔑地道:“可笑的是,李晨到现在也没有意识到这点,上面的情况没有摸清楚,就抢着当急先锋,他那个人,小处精明,大处糊涂,根本做不成大事。”

    王思宇抬手揉着太阳穴,苦笑道:“权力的游戏,有时最无聊不过了。”

    鲍昌荣停下脚步,淡淡地道:“习惯就好,时间久了,你会喜欢上这种游戏的。”

    王思宇微微皱眉,总觉得有些蹊跷,似乎回到办公室后,鲍昌荣的情绪明显得到了缓解,没有像在会议室那样沉重,这让王思宇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就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鲍书记,看来,你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鲍昌荣轻轻摇头,走回办公桌后,仰坐在宽大的皮椅上,摆摆手,轻声道:“是最坏的心理准备,郭辉被带走后,我就意识到了,不把我吹倒,这阵风是停不下来的,昨晚和文书记在电话里聊了很久,感慨颇深啊,有时候,能够平安地从岗位上退下来,也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要太为难自己,当然了,只要当一天的市委书记,我就要和李晨他们斗下去,决不能服输。”

    王思宇笑了笑,见他已经萌生退意,也觉得不是件坏事,作为市委一把手,在常委会上居然被围攻,这无疑是惨痛的失败,即便是鲍昌荣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他的威信也已经不复存在,注定只能成为弱势书记,这对于鲍昌荣来讲,显然是难以接受的。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鲍昌荣就叹了口气,轻声道:“王书记,还要感谢你,在省纪委那里说了几句公道话,难能可贵啊。”

    王思宇摆了摆手,笑着说:“鲍书记,不必客气,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鲍昌荣点点头,微笑道:“王书记,昨晚,我向文书记汇报了一些情况,包括你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也向省委领导郑重推荐了你,希望在新的班子中,能给你压压担子,不过,现在的情况还很复杂,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新的变化,因此,暂时要保密,不能透漏半点风声出去,免得节外生枝。”

    “好的。”王思宇笑着点点头,望着办公桌后,面带笑容的鲍昌荣,心情变得有些复杂,他甚至有种冲动,想马上表态,自己会竭尽所能,帮这位老人坐稳位置,然而,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从闵江的现状来考虑,这样的结果或许是最佳的选择,闵江需要变化,没有大的变化,也就没有了希望。

    出了鲍昌荣的办公室,王思宇直接坐上了小车,开车返回宾馆,吃了晚饭后,他给玉州市纪委书记李国勇打了电话,告诉他,由于出现新的情况,既定的方案取消,暂时不用去动李晨的那位小舅子,李国勇忙着和老同学下棋,就随口答应下来,哼了一声,把电话挂断,举起红炮,打掉了对方的车。

    摸着手机苦笑半晌,王思宇又拨了号码,跟焦南亭聊了许久,把他对于闵江班子的看法和盘托出,又含蓄地指出,若不采取果断的措施,恐怕工作很难回到正常轨道上,更难以发生变化。

    焦南亭听了以后,沉吟半晌,才微笑道:“王书记,你希望看到的变化,也许很快会出现,但是在此之前,必须要各方拿到满意的筹码,因此,再耐心等待一段时间吧。”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说:“也好,那就再等等。”

    焦南亭捏了捏眼角,轻声道:“这样吧,王书记,以后找机会,咱们一起到孟省长家里坐坐,认认门,尽快熟络起来,以后,工作上的事情,你就可以直接汇报,免得总要通过我当二传手。”

    王思宇哈哈一笑,摇头道:“南亭兄,依我看,你这个二传手还是要当下去,和你讲话没什么压力,可以随意一些,向孟省长汇报,就要拘束很多了。”

    焦南亭却摆摆手,笑着道:“拘束倒不必,只是谜底揭开以后,你老兄不要在背地里骂他就好。”

    王思宇微微一怔,诧异地道:“什么谜底?”

    焦南亭只是嘿嘿地笑,半晌,才轻声道:“天机不可泄露,到时你自然就会知道。”

    王思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南亭兄,你总是这样故弄玄虚,我心里装着事,可没心思玩猜谜游戏。”

    焦南亭微微一笑,转过话题,笑着说:“老弟,孟省长昨儿还赞过你,说你在闵江干得不错,能够适应复杂的环境下工作,很有大将之风。”

    王思宇轻轻摇头,谦逊地道:“南亭兄,孟省长实在是过奖了,闵江的情况确实非常复杂,搞得我也是手忙脚乱,非常被动。”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焦南亭笑着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思宇把手机丢下,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望着余晖下熠熠生辉的闵江,点了一根烟,陷入沉思之中,谜底到底是什么呢?

    默立半晌,始终不得要领,不过,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疏忽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____________

    三月七日,提前祝书友们节日快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