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五章 女尼

第七十五章 女尼2017-11-9 13:4:45Ctrl+D 收藏本站

    第467节    第七十五章      女尼

    路过一家大型商场,王思宇靠边停了车子,准备去买两桶茶叶,他刚刚走到商场门口,就瞄见旁边围了一圈人,里面传出小女孩的哭声。

    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他忙停下脚步,分开人群,挤了进去,瞄见一个穿着僧袍的小尼姑,正蹲在地上抹眼泪,仔细瞧去,却是青云庵里的小尼姑静心。

    王思宇大为奇怪,赶忙走了过去,轻声唤道:“静心,你怎么了?”

    静心抬眼一看,也认出王思宇,只是叫不出名字,就低下头,双手捂了脸,哭得更厉害起来,半晌,才抹了眼泪,哽咽道:“叔叔,我钱袋子被小偷摸走了,现在连坐车的钱都没有了。”

    “现在的小偷,真不像话,怎么连小孩的钱都偷呢!”

    “这孩子这么小,怎么就出家了呢,她家里人也真忍心!”

    周围众人交头接耳,小声地议论着,还有几个孩子大声喊着:“尼姑,尼姑,她是小尼姑!”

    王思宇转过身子,望着围观的人群,淡淡地道:“没什么事情,大伙都散了吧。”

    众人三三两两地退去,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静心,丢了多少钱?”

    静心站了起来,眼泪汪汪地道:“五百块,人家攒了两年多呢,死小偷,臭小偷,呜呜呜!”

    王思宇微微皱眉,继续问道:“在哪里丢的?”

    静心仰起小脸,拿手往公共汽车站牌的方向一指,撅着嘴巴,极为委屈地道:“叔叔,下了三十五路车,就发现钱袋子不见了,肯定是被小偷摸去了,刚才车上很挤的,都站不稳。”

    王思宇伸手摸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叠钱来,递了过去,笑着道:“好了,别伤心了,这些钱拿去用吧。”

    静心向后退了一步,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抹着眼泪,愁眉苦脸地道:“叔叔,我不能要你的钱。”

    王思宇拉了她的手,把钱塞了过去,微笑道:“这些钱先借给你,以后有了,再还给叔叔,这样总成了吧?”

    静心破涕为笑,抬手挠挠头,眨着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叔叔,不好吧,那要攒好多年呢,师傅说了,小女孩不能给太多钱,会学坏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没关系,二十年都可以,叔叔不急着用钱。”

    静心犹豫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把钱放好,嚅嗫地道:“叔叔,那我先去买东西了,以后想要钱时,您可以去青云庵找我。”

    “去吧!”王思宇笑着点点头,目光和蔼地注视着她,见静心蹦蹦跳跳地进了商场,不禁莞尔,这小家伙还真是顽皮,倒像个假小子,没半点尼姑的做派。

    进了商场,到二楼柜台上转了一圈,买了两桶龙井茶,放进皮包里,王思宇转过身子,却发现静心正站在斜对面,歪着脑袋,怯生生地望着自己,他忙走了过去,笑着道:“静心,怎么了?”

    静心向后退了几步,倚在商场的立柱旁,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叔叔,她们说这里宰客很厉害的,你能帮我讲价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当然可以了,静心,看中什么了?”

    静心低了头,摆弄着青灰色的僧袍,迟疑地道:“叔叔,我想买件花裙子,一年四季,总穿着这身僧衣,难看死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望着面前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尼姑,竟觉得有些心酸,就微笑道:“好吧,静心,咱们去四楼转转,那里的衣服不错。”

    “好!”静心抿嘴一笑,乖巧地跟在王思宇的身后,两人走到商场西侧,先后上了扶手电梯。

    王思宇转过头,好奇地道:“静心,你这么小,自己跑到新港区,师傅会放心吗?”

    静心嘻嘻一笑,把小脸转到旁边,盯着墙壁上五颜六色的宣传海报,呐呐地道:“叔叔,我是偷偷溜出来的。”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那怎么行呢,出了危险怎么办?”

    静心抿嘴笑道:“不会有事的,叔叔,我都跑出来好多次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叹息道:“静心,你真够调皮的,小心被师傅知道,再罚你抄写一千遍金刚经。”

    静心咯咯地笑了几声,歪着脑袋,有些心虚地道:“叔叔,你不会去告状吧?”

    王思宇轻轻摇头,微笑道:“当然不会,我又不是静明。”

    静心愣住了,嘴里发出‘咦’的一声,怔怔地盯着王思宇,诧异地道:“叔叔,静明师姐最喜欢告状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上次去青云庵,你自己讲的啊。”

    静心恍然大悟,挠头道:“好像是说过,我都已经忘记了,叔叔,你记忆力真好。”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静心,在青云庵,有人欺负你吗?”

    静心赶忙摇头道:“没有,她们都很好的啦,其实静明师姐也很关心我,每次闯了祸,她都悄悄为我求情呢,记得有一次闯祸,被打了屁股,她还流眼泪了呢,晚上拉着我的手,请我原谅她。”

    王思宇笑了笑,转头道:“怎么,你经常闯祸吗?”

    静心小脸一红,摆弄着手指,期期艾艾地道:“也不是啦,很多时候,我都不是故意的,可不知为什么,总是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以后要小心些,多听师傅的话。”

    静心‘嗯’了一声,嘻嘻一笑,小声道:“知道啦,叔叔。”

    来到四楼,两人在各处转悠起来,附近的顾客很少见过这么小的尼姑,纷纷停下脚步,好奇地望过来,这让王思宇倒有些不自在,他忙摸出墨镜,戴在脸上,免得被人认出来,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静心却习惯了这种注视,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应,如同寻常的小女孩一样,见了各式各样的漂亮衣服,她的眼睛直放光,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在王思宇的陪伴下,静心在商场里转了二十几分钟,精挑细选,终于买到两件称心的衣服,试穿之后,她戴了假发,美滋滋地站在镜子前,啧啧地赞叹道:“叔叔,谢谢你,这件花裙子真漂亮。”

    王思宇鼻子有些发酸,走了过去,望着她那张秀气的小脸蛋,轻声道:“静心,既然喜欢,就穿着回去吧。”

    静心连连摇头,撅着小嘴,委屈地道:“主持见了会生气的,她可凶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不怕,到时叔叔会帮你求情,肯定不让你挨打。”

    静心咬了嘴唇,轻轻摇头,默默地走进试衣间里,换了僧袍出来,悄声道:“不用啦,我就等到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穿上好了。”

    旁边的服务员见了,也有些同情,望着王思宇,不解地道:“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以出家呢,真是可惜了。”

    王思宇笑了笑,没有吭声,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在商场里又逛了一会,就带着静心下了楼。

    到了一楼,静心瞄见远处的饰品专柜,一溜烟地跑了过去,不大一会功夫,就买了几样小玩意,美滋滋地道:“叔叔,刚才只顾着高兴,差点忘了,应该给师傅和师姐买礼物的。”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不错,静心很懂事。”

    静心吐出舌头,俏皮地做了个鬼脸,选了个珍珠指环递过来,乖巧地道:“叔叔,这是送你的。”

    王思宇笑了笑,把指环戴在手指上,点头道:“很漂亮,为了感谢你的礼物,叔叔决定开车送你回去。”

    静心高兴得跳了起来,笑嘻嘻地道:“那太好了,谢谢叔叔。”

    两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出去,上了奥迪车,王思宇发动车子,微笑道:“静心,有没有想过离开青云庵,和别的女孩子一样生活呢?”

    静心微微一怔,随即摇头道:“不行,我舍不得师傅。”

    王思宇皱了皱眉,把将奥迪车缓缓驶进主道,耐心地劝道:“静心,你年纪还小,应该去上学,多学些东西,学校里有很多和你一样大的女孩子,到时就可以穿着漂亮衣服,和她们一起玩。”

    静心转过身子,趴在车窗上,望着外面热闹的景象,摇头道:“叔叔,我真的舍不得师傅她们,而且,外面坏人太多,我害怕。”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外面好人也很多的,你这么小,就做出家人,实在是太可惜了。”

    静心眨着眼睛,笑嘻嘻地道:“叔叔,没什么可惜的,青云庵里也很好玩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王思宇无奈地笑笑,轻声道:“静心,你喜欢就好,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叔叔,你师傅那里有叔叔的联系方式。”

    静心转过头来,好奇地望着王思宇,呐呐地道:“叔叔,你真是吴伯伯的领导吗?”

    王思宇轻轻摇头,微笑道:“不是,我们两人分工不同。”

    静心‘嗯’了一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就把玩着手里的几件小玩意,不再吭声。

    车子开到青云庵门口停下,两人下了车,进了庵堂,一个面皮白净的年轻尼姑走了过来,低声呵斥道:“静心,下午去哪玩了?师傅找了半天,都没看到你的人影。”

    静心吐了下舌头,递过一只玉镯,笑嘻嘻地道:“静明师姐,我去外面买了小礼物回来,这是送你的,怎么样,很漂亮吧?”

    静明淡淡一笑,接过玉镯,把玩了几下,就套在手腕上,悄声道:“快回房间吧,小心主持看到,又要教训你了。”

    静心会意地一笑,抱了手中的包,转头道:“叔叔,到我房间里去坐坐吧,静心泡茶给你喝。”

    “好吧。”王思宇笑着点点头,跟着她进了后院,来到一间厢房。

    进屋之后,静心把包藏好,拍了拍手,美滋滋地道:“这下好啦,晚上可以穿裙子睡觉了。”

    王思宇坐在椅子上,打量着屋子里的环境,见屋子里虽然很是简陋,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却收拾得井井有条,很是整洁,就点头笑道:“还不错,本来以为这里会很乱,没想到这样干净,静心,你很勤快。”

    静心抿嘴一笑,倒了茶水,贼兮兮地道:“叔叔,自己住的地方,当然要收拾好了,不像在禅堂里做卫生,可以偷懒的,佛像的后面,我从来都不擦的。”

    王思宇不禁莞尔,端起杯子,笑着问道:“静心,每天要做很多事情吗?”

    静心点点头,倚在门边,掰着手指,一本正经地道:“是啊,除了打扫院子,擦拭佛像外,还要抄写经文,和她们一起诵经,每周还要补习功课,我最讨厌数学了,经常因为做错题,被师傅教训。”

    王思宇笑笑,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笑着道:“把书本拿过来,叔叔来教你。”

    “好!”静心找了书本,又搬了椅子,坐在王思宇身边,很专心地听王思宇讲课。

    半个小时后,王思宇摸起笔,在本子上留了些练习题,微笑道:“静心,你先做些练习,叔叔去拜访妙可大师。”

    静心站了起来,嘴里叼着铅笔,惴惴不安地道:“叔叔,下午发生的事情,千万别告诉师傅,她会生气的。”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放心吧,小家伙。”

    “谢谢叔叔。”静心嘻嘻一笑,做了个鬼脸,就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了起来。

    王思宇走了出去,转过侧门,来到妙可大师居住的院落里,信步走到门边,轻轻敲响了房门,就听里面传来悦耳的声音:“进来吧,静明,怎么去的那么久。”

    王思宇微微一笑,推门走了进去,却呆住了,只见房间的中央,放着一个木桶,妙可背着身子,坐在木桶中,擦拭着光洁如玉的身体,木桶里还冒着氤氲的热气。

    正不知所措间,却见妙可伸出一只白嫩的玉臂,伸手摸起木瓢,舀了热水,泼在滑腻雪白的后背上,水花四溢间,她轻吁了口气,柔声道:“静明,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给师傅擦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