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九章 礼物

第七十九章 礼物2017-11-9 13:4:50Ctrl+D 收藏本站

    第471节    第七十九章      礼物

    下午两点半,市委书记鲍昌荣眯着眼睛,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正在一口口地吸着烟,飘渺的烟雾之中,他的脸色显得异常凝重。

    几分钟后,他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摸起桌上的文件,慢慢地翻阅着,却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就把文件丢在一边,站了起来,走到墙上的华西地图前,用手指在闵江的地界内画了个圈,轻轻点了点,凝视半晌,就背着手,走到窗边,眺望远方。

    轻轻叹了口气,鲍昌荣收回目光,转身坐下,摸起签字笔,在白纸上奋笔疾书,足足写了七八百字,才把笔丢到旁边,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厚厚的档案袋,把那张纸装了进去,细心地缠上封口的白线,抬头喊道:“杨光,进来一下。”

    杨光推门进来,快步来到办公桌边,恭敬地道:“鲍书记,有事?”

    鲍昌荣微微一笑,把档案袋丢在办公桌上,轻轻向前推去,有些疲惫地道:“杨光啊,把这份资料给王书记送过去。”

    “好的。”杨光摸起沉甸甸的档案袋,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皱眉道:“鲍书记,您的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先休息下?”

    鲍昌荣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轻声道:“没什么,昨晚睡得迟了些,精神有些不济,杨光,先坐下,我们聊几句。”

    杨光‘嗯’了一声,拉了椅子坐下,轻声道:“鲍书记,郭书记已经从省里回来了,外面的谣言不攻自破,这几天已经安静许多了,您不必太过担心,相信,情况很快会好转的。”

    鲍昌荣摆了摆手,嘴角浮上一丝苦笑,淡淡地道:“不谈那些了,杨光,你在我身边工作已经有四年时间了,一直都很辛苦,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你啊。”

    杨光微微一怔,有些茫然地道:“鲍书记,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鲍昌荣轻轻摇头,把身子向后仰去,摇动着转椅,微笑道:“上午和市委组织部打过招呼了,周三上午,就让林副部长带你去县里报道,那里环境很艰苦,情况也比较复杂,要提前做好准备。”

    杨光笑了笑,点头道:“知道了,鲍书记。”

    鲍昌荣眯了眼睛,似乎陷入沉思之中,半晌,才摸了摸头发,轻声感慨道:“我也要走了,闵江这边的事情,再也不管了,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去找王书记,他会照顾你的。”

    杨光愣住了,怔怔地望着鲍昌荣,悄声道:“鲍书记,上面有消息了?”

    鲍昌荣点点头,用手指轻轻捏着额头,黯然道:“杨光,你是知道的,婚礼那天,我没有去参加,鲍鞠那孩子,都被他晓芬阿姨宠坏了。”

    杨光转过头去,望着墙上的一幅字画,艰难地道:“鲍书记,其实,我没有怪鲍鞠,而且,琳琳和鲍鞠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的。”

    鲍昌荣叹了口气,摆手道:“不用安慰我了,他们两人根本就不合适,一个还没回来,一个就已经走了,这种捉迷藏的游戏,玩不了多久,鲍鞠这孩子,就是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结果害了三个人。”

    杨光沉默下来,半晌,才抬手搓了搓脸,苦笑着道:“也怪我,不过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鲍书记,您也不必再耿耿于怀了,一切向前看吧。”

    鲍昌荣闭上眼睛,摆了摆手,轻声道:“到了县里,记得好好干,不要让人看笑话。”

    “放心吧,鲍书记。”杨光笑着点点头,摸起桌上的档案袋,转身走了出去,出了市委办公大楼,站在台阶上,只觉得阳光异常刺眼,竟有些不适应,就拿手遮住脸,摇了摇头,向后院走去。

    几分钟后,进了纪委青灰色的大楼,上了三楼,他敲开了王思宇的办公室,微笑道:“王书记,您好,鲍书记让把这份资料送过来。”

    王思宇挂断电话,把手机丢到旁边,笑着招手道:“杨秘书,快过来坐。”

    杨光忙走了过来,将档案袋递过去,轻声道:“最近几天,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鲍书记的心情非常不好。”

    王思宇会意地一笑,叹息道:“他是市委书记,事情很多,忙起来肯定影响心情的,可以理解,杨光,听说要到下面做副县长了,几时走?”

    杨光恭敬地坐在椅子上,笑着说:“下周三,和林副部长一起到庐亭县报道。”

    王思宇端起茶杯,含笑望着他,关切地问道:“分管哪方面,定了吗?”

    杨光欠了欠身,轻声道:“好像是负责国土资源农业农村扶贫工商行政管理质量技术监督方面的工作,当然了,还要看分工是否调整。”

    王思宇点点头,喝了口茶水,微笑道:“分管的口子不错,下去以后,注意和县里的同志们搞好关系,多到基层去转转,早日把工作熟悉起来,有什么问题,可以及时和我沟通。”

    杨光的心情有些复杂,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轻声道:“好的,王书记,以后还要请您多关照。”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关照谈不上,有什么难处,尽管打电话,过段时间,市里的事情安排好了,我可能要到庐亭县转转,到时候,还请杨县长做向导。”

    杨光眼睛一亮,心情也变得明朗起来,笑着道:“王书记,那是最好不过的。”

    王思宇点点头,摸起桌上的档案袋,解开封口的白绳,把厚厚的文件抽出来,目光落在那张写满钢笔字的纸上,微微皱眉,盯着看了半晌,叹了口气,轻声道:“鲍书记很不容易,他是真想把闵江的工作搞上去。”

    杨光默默地点头,微笑道:“是啊,尤其是老城区,那是鲍书记的一块心病,本来对田宏业寄予厚望,没想到,搞出了那样的事情,鲍书记深受打击,情绪非常低落,烟抽得也更凶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材料整理好,放在旁边,语重心长地道:“是啊,老田的教训很深刻,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杨光,在这方面,你尤其要注意,绝对不能以权谋私,更不能贪恋女色,这是两条红线,踩了任何一条,都会断送你的前程。”

    杨光轻轻点头,表情严肃地道:“王书记,请放心,我一定会按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王思宇呵呵一笑,伸了个懒腰,笑着道:“那就好,不瞒你说,我这边还有几封关于你的举报信,都是和一位开白色奔驰车的女士有关,以前想和你提个醒,可每次见了面,总是忘到脑后,你能这样表态,我就放心了。”

    杨光心里突突直跳,苦笑着道:“王书记,那位开白色奔驰车的女士,就是程琳,她是鲍书记的儿媳妇,您说,我就算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去招惹她啊。”

    王思宇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讶然之色,轻声道:“那可能是误会了,没办法,在我们这个位置上,一举一动都要格外小心,否则,很容易造成不良影响,让自己变得非常被动。”

    “是啊,人言可畏,真是人言可畏啊……”杨光感慨了半晌,抬手看了下表,忙起身笑道:“王书记,那我先回去了。”

    王思宇站了起来,把他送到门外,见杨光下了楼梯,才轻轻关上房门,回到办公桌后,摸起手机,拨了号码,微笑道:“琳琳,刚才,你的初恋情人过来了。”

    程琳怔了怔,随即翻着白眼,气哼哼地道:“什么叫我的初恋情人,叔叔,你把话说清楚!”

    王思宇摸着下巴,笑了半晌,又故意逗她道:“就是在你出国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照顾好的人。”

    程琳抿嘴一笑,好奇地道:“杨光啊,他来找你做什么?”

    王思宇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润润喉咙,笑着道:“他要到县里工作了,下周三就走,去庐亭县做分管农业的副县长。”

    程琳撇了撇嘴,大声嚷嚷道:“庐亭县那地方太穷了,公公也真是的,好歹人家也跟了他四年,跟个太监似的,鞍前马后伺候着,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怎么给发配到那么个破地方了!”

    王思宇放下杯子,皱眉道:“怎么,心疼了?”

    程琳嘻嘻一笑,躺在床上,摇着纤长的美腿,撒娇般地道:“就是心疼了,叔叔,你能怎么样?”

    王思宇叹了口气,摇头道:“我能怎么样呢,只能过段时间,找了机会,把他调回来,安排到好点的地方,不然,你能善罢甘休吗?”

    程琳抬手掩嘴,咯咯地笑了起来,半晌,才轻轻摇头,柔声道:“不用啦,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再说了,艰苦点的地方能锻炼人,就像你在青羊那样,叔叔,你再讲几件青羊的事情吧,我觉得满有意思的。”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手道:“都忘光了,最近好久没和那边联系了,也不知道老书记现在怎么样了。”

    程琳抱了枕头,幽幽地道:“叔叔,我后悔了,这里真没意思,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王思宇皱了眉头,轻声道:“既然不习惯,那就回国嘛,早点回来吧。”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摇头道:“想得美,我才不回去呢,馋死你!”

    王思宇摆了摆手,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悄声道:“琳琳,你这又是何苦呢!”

    程琳抿嘴一笑,呐呐地道:“叔叔,老实交代,最近有没有偷吃?”

    王思宇赶忙摇头,笑着道:“当然没有了,一直守身如玉。”

    程琳哼了一声,撇嘴道:“我才不信呢,肯定已经另有新欢了,是不是?”

    王思宇嘿嘿笑了半晌,端起茶杯,摇头道:“不是,真的没有!”

    程琳‘扑哧’一笑,娇憨地道:“那你想的时候,怎么解决的?”

    王思宇伸出右手,脸上露出悲戚的表情,轻声道:“手!”

    程琳笑作一团,过了许久,才红着脸,小声道:“骗谁呢,讨厌!”

    王思宇轻轻摇头,压低声音道:“真的,都快磨出茧子了!”

    “呸,真没羞!”程琳晕红着脸,低低啐了一口,眼波如水样温柔,望着挂在墙上的大照片,那是白色的奔驰车边,两人的合影。

    王思宇跷起二郎腿,喝了口茶水,笑吟吟地道:“琳琳,自从你走了以后,我的性福生活也就没了。”

    程琳仰起俏脸,捉了一绺秀发,轻轻把玩着,柔声道:“叔叔,那过几天,我邮给你一样好东西吧!”

    王思宇微微一怔,好奇地道:“什么好东西?”

    程琳捂了手机,狂笑半晌,才咬着嘴唇,强忍笑意,悄声道:“一件贴心的礼物。”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也好,琳琳,你想要什么东西,也说下,回头我寄给你。”

    程琳叼了一根白嫩的食指,吃吃地道:“要照片,到时把照片发给我就好了。”

    王思宇愣了半晌,疑惑地道:“什么照片?”

    “别问那么多啦,到时自然知道了,拜拜!”程琳挂了电话,把手机抛到一边,翻了个身子,捧腹大笑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