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一章 答卷

第八十一章 答卷2017-11-9 13:4:53Ctrl+D 收藏本站

    第473节    第八十一章    答卷

    火候没到,果然是不能强求的,王思宇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把昔日的美女老师给弄哭了,一直哄到后半夜,周媛才抹了眼泪,抱着他的胳膊睡了过去。

    王思宇悄悄地翻了个身,望着头顶的水晶吊灯,无奈地闭了眼睛,嘴里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接下来几天,王思宇推掉了各种会议,也没有参加任何应酬,就呆在办公室里,仔细研读着鲍昌荣送过来的那叠材料。

    那些材料是鲍昌荣任市委书记以来,对于发展闵江经济所实施的一系列规划,其中有些举措,经过实践,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走了弯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还有些不错的方案,受到各种客观条件限制,没有机会实施。

    王思宇非常清楚,鲍昌荣用心良苦,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为此,他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也有很难用语言来描述的使命感,可是,在京城没有传来消息来,他不能确认,自己可以完成这样的嘱托。

    发展地方经济,是一项极为复杂的系统工程,若是没有出现大的契机,没有政策,以及省委的强力支持,单靠某个人,或者某个班子的努力,想要发掘本地潜力,实现跨越式发展,无疑是非常艰难的。

    这也是许多地方官员,都喜欢弄虚作假,大搞政绩工程的原因所在,真正要把地方发展起来,可能要耗费很长的时间,甚至呕心沥血,刚刚打好了基础,就要挪窝,给继任者送了一份大礼,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自然没人喜欢去做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天,省委常委会上讨论的结果,通过各种渠道传播下来,闵江官场一些消息灵通人士,都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市委班子即将进行较大的人事调整,其幅度之大,甚至相当于提前两年进行换届,这让下面人心惶惶,许多干部都紧张起来,竖起耳朵,打探进一步的风声。

    而在这个敏感关头,市长李晨突然生病了,据说病得极为严重,上吐下泻,高烧不止,因为身子虚弱,就没有再坚持办公,而是直接住进了闵江市第二人民医院,接受住院治疗,政府那边的工作,就都由梁桂芝来打理。

    梁桂芝从省城回来以后,精神状态就极好,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但干劲十足,白天组织各部门领导开会,部署工作任务;带队到企事业单位视察,开现场会解决问题,晚上也不闲着,经常要熬夜办文,半夜也拿着材料,敲开王思宇的房门,找他商讨相关事宜,这让王思宇大为头痛,却也无可奈何。

    半个月后,省委组织部赵部长来到了闵江,这是近三年时间来,赵部长第二次来到闵江,他这次来后非常低调,婉拒了中午会餐的邀请,在机关食堂吃过午饭后,稍事休息,就在常委们的陪同下,步入市委的小会议室。

    会议开始后,赵部长收起了笑容,表情显得异常庄重,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讲话稿,字正腔圆地进行了诵读,在讲话中,他传达了省委的精神,对闵江班子作出了严肃的批评,含蓄地指出,对于闵江班子的失控局面,省委极不满意,调整势在必行。

    一番话讲完后,会议桌室里鸦雀无声,大部分常委虽然早已得到了消息,但在证实之后,还是感到有些难堪,尤其是鲍昌荣和李晨,这两位以往的冤家对头,现在都如同斗败了的公鸡一般,全没了昔日的精气神。

    一个绷紧了脸,眯着眼睛,一口口地吸烟;另一个面色发青,低头喝茶,表情虽然很是镇定,手指却在微微发抖。

    半晌,赵部长放下稿子,望着身边的鲍昌荣,轻声道:“昌荣同志,你来谈谈吧。”

    鲍昌荣点点头,把烟蒂丢进烟灰缸里,目光注视着飘渺的烟雾,淡淡地道:“赵部长,班子出了问题,责任首先在我,这点不容否认,也无需推卸,对于省委的批评,我虚心接受,也做好了承担责任的准备。”

    说到这里,他转头望向李晨,突然话锋一转,提高音量道:“只是,希望省委在确定新的人选时,更要慎重,尤其要注重人品,注重德行,否则,将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巨大的困难。”

    他这番话说得很重,让赵部长在吃惊之余,也有些难堪,没想到鲍昌荣会在这个场合,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把矛头指向李晨,也捎带了省委,他作为主管干部的省委组织部长,自然也有些吃味,但他涵养极好,只是轻轻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李晨抬起头,错愕地盯着鲍昌荣,眼里露出怨毒的目光,随即叹了口气,把头转向一边,双手在桌子下面握紧了拳头,又缓缓松口,其他常委都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一时间,场面又冷了下来。

    赵部长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微笑道:“昌荣同志,你这火爆脾气,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这点很不好,不过呢,你的建议,我会如实向省委反应,组织部门在对干部进行考核的时候,也要加大力度。”

    顿了顿,他放下杯子,转头望向李晨,轻声道:“李晨同志,你有什么话要补充吗?”

    李晨抬起头,阴沉着脸道:“赵部长,工作没有做好,作为市长,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无论省委作出任何决定,都没有怨言,但是,对于闵江的情况,我想谈一点看法。”

    赵部长轻轻点头,做了个手势,含笑道:“说吧,开诚布公地讨论,有助于我们改进工作。”

    李晨的目光落在桌面上,语气低沉地道:“同志们,为什么我们的工作会陷入被动?大家其实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原因很简单,就是闵江市的组织建设出了问题,极个别的领导干部,为了私欲,大权独揽,乾纲独断,对于这种错误的作风,我是要坚决斗争的。”

    话音刚落,鲍昌荣倏地坐直了身子,如同暴怒的狮子一般,拿手指着李晨,低声喝道:“李市长,在闵江拉帮结伙,搞小圈子的,到底是谁,你心里应该最有数!”

    李晨皱着眉头,敲了敲桌子,怒声道:“赵部长,鲍书记的表现,你都看到了,他就是这个样子,自从我来到闵江后,从没变过,总是不让人把话讲完,和这样的同志共事,工作要能搞好,那简直是见鬼了!”

    赵部长见两人火气越来越大,已经撕破了脸皮,全然不顾身份地位,怕情况失控,忙摆了摆手,皱眉道:“昌荣同志,李晨同志,我想两位都该反省了,老实说,今天在会上,看到你们的表现,我心情非常复杂,没有想到,你们两人之间的矛盾会这么深,已经搞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组织部这边没有做好工作啊,应该及时了解到情况,早点调解才对。”

    鲍昌荣嘴巴动了两下,却没有发出声音,半晌,才叹了口气,摇头道:“赵部长,抱歉,我刚才的情绪确实不太冷静,只是,和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全无道理可讲的同志共事,也确实没法冷静下来。”

    赵部长苦笑着低了头,喝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轻声道:“都消消火气,搭班子干了这么久,有些矛盾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很快就要分开了,就不要再计较了。”

    马尚风也点点头,微笑道:“是啊,赵部长说的对,其实工作中出现问题,大家都有责任,这时候不能泄气,也不能闹情绪,在今后的工作中,应该及时吸取教训,加以改正,以积极的态度来解决问题,这才是领导干部应该具有的优秀品质。”

    赵部长看了他一眼,摩挲着头发,若有所思地道:“尚风同志讲的对,要冷静,不能闹情绪,那样不好,很不好。”

    说完后,他的神情再次变得严肃起来,打开旁边的公文包,摸出一叠材料,放在会议桌上,向前推了推,环视了一圈,轻声道:“先把表格填了吧,因为涉及到闵江市委班子的调整工作,所以请同志们务必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务实务实再务实,为省委的决策,提出宝贵的意见,好吧?”

    “好,好……”众人都附和着点头,脸上露出些许不自然的表情,讨论会肯定是开不下去了,原本准备要发言的副书记马尚风,也把讲话稿收了起来。

    秘书长鲁高阳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摸起材料,绕着会议桌发了下去。

    王思宇接过表格,定睛望去,见上面有评价表格,有自我评价,还有对班子其他成员的基本评价,最下面一栏,是市委领导推荐一栏,对新的班子成员进行民主推荐。

    除此之外,还有两份单独的建议表格,有对省委的意见,也有对闵江经济发展的意见,这几份表格就如同答卷中的笔试一样,摆在了常委们的面前。

    因为准备充分,王思宇很快把单子填完,放了手中的签字笔,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斜眼瞄去,见其他人仍在不停地写写画画,脸上露出沉思之色,唯独宣传部长殷道奇左顾右盼,抓耳挠腮,脸上露出茫然之色。

    显然,他因为离开了鲍昌荣的阵营,加入到李晨那边,却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对于这次的评测,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殷道奇摸着笔,在市委书记一栏下面瞄了半晌,却始终吃不准,该不该写上李晨的名字,他本来是想瞧瞧,身边的郭辉写的是谁,作为参考,可郭辉用胳膊挡得严实,又把字体写的极小,他瞄了半晌,也看不清楚,心里就有些焦急。

    这时选错了人,其实也没什么,就怕别人都选对,单单他自己选错,那就有些被动了,显得没有眼力,也没有水平,和旁边的同志有不小的差距。

    正迟疑间,却见副书记马尚风望了过来,眼里大含深意,殷道奇点点头,写了‘马尚风’三个字,随后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转头去望军分区政委尚海潮,却见尚海潮握着笔,却没有写下一个字,表情像是在发呆,又像是苦苦思索,良久,他终于落了笔,竟然在书记推荐栏中,歪歪扭扭地写了‘王思宇’三个字。

    殷道奇心中诧异,就抬头去找王思宇,两人目光相接,王思宇微微一笑,低头喝茶,殷道奇想了想,就又下了决心,在市长一栏写了李晨,在副书记一栏写了王思宇。

    剩下的表格就简单多了,在对省委领导的意见栏中,他扬扬洒洒地写了几百字的赞誉之词,而在对闵江的发展问题上,则发挥了自身特长,用一管签字笔,尽情挥洒,描绘出闵江美好的未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