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三章 调解

第八十三章 调解2017-11-9 13:4:56Ctrl+D 收藏本站

    第475节    第八十三章      调解

    说笑间,几位穿着旗袍的服务员走了进来,将一道道精致的菜品端了上来,梁桂芝打开一瓶红酒,斟上酒后,端起高脚杯,轻笑道:“媛媛,为了祝贺王书记高升,我们举杯庆祝。”

    周媛抿嘴一笑,伸出莹白如玉的右手,也挑起光灿灿的酒杯,横了王思宇一眼,蹙眉道:“梁姐,你瞧瞧他,半点出息都没有,已经美得合不拢嘴了。”

    王思宇和两人碰了杯,把酒杯放下,夹了口菜,笑着解释道:“媛媛,我倒不是为了升官高兴,只是见你刚才的样子格外好看,心里喜欢。”

    “肉麻!”周媛嘟起粉唇,开心到了极点,嘴角泛出一抹动人的笑意。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伸手转动着桌上的玻璃转盘,摸起羹勺,舀了碗墨鱼汤,叹息地道:“小宇,李晨去了中央党校,闵江这边可就把我拴住了,到京城部委跑资金,为闵江文化艺术节联系央视栏目组的事情,只能靠你帮忙了,下面那些人,我可不放心。”

    王思宇放下筷子,沉吟道:“也好,我到下面各县考察,结果很不理想,要想激活闵江经济,全面拉动不现实,只能主攻一点,扶持出领头羊来,旅游业上确实应该下番功夫,京城那边的工作,你不用管了,由我亲自出面运作。”

    梁桂芝咯咯地笑了起来,拱了拱手,庆幸地道:“总算把烫手的山芋丢了出去,这下我就轻松了许多。”

    周媛莞尔一笑,夹了几样蔬菜,放到梁桂芝面前的碟子里,柔声劝道:“梁姐,你这段时间可清减了,要补补,晚上也别熬得太晚,身子要是累垮了,那什么事情都办不成了。”

    王思宇也点头道:“梁姐,最近看着是有些憔悴,那可不成,工作要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太急了也不好。”

    梁桂芝夹了口菜,从包里翻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见镜子里的自己,不但出了黑眼圈,眼睛里还带着血丝,眼角多出几条小细纹,就无奈地叹了口气,补了淡妆,轻声道:“没办法呀,李晨这一走,政府这边的压力很大,许多工作都要重新理顺,还好,有媛媛和你在旁边帮忙,不然可真吃不消了。”

    周媛淡淡一笑,摇动着透明的玻璃杯,若有所思地道:“这样的结果,再好不过了,也省得麻烦,李晨运气算好的了,再晚上一段时间,可能连党校也去不成了。”

    王思宇好奇地瞄了她一眼,夹了鱼丸送到她的嘴里,疑惑地道:“媛媛,什么意思?”

    周媛抿嘴笑了起来,摇头道:“也没什么,他在荆南是做过副书记的,以前干预过两个市政工程,他姐夫直接有参与,如果仔细查下去,两人都要有麻烦。”

    王思宇吃了一惊,放下筷子,皱眉道:“媛媛,你的意思是?”

    梁桂芝在旁边轻轻摇头,笑着道:“小宇,媛媛前段时间往荆南跑的那么勤快,当然是有事情要做了,她唯恐李晨会对你不利,这才过去摸底,你啊,就是个呆鹅,到现在还蒙在鼓里,枉费了人家一番情意。”

    王思宇苦笑着摇头,轻声道:“媛媛,下次可不许这样了,我能行的。”

    周媛莞尔一笑,把粉唇凑到王思宇的耳边,悄声道:“不是我在查,你知道的,这种事情,要爸爸同意才成,他一直都很关心这边的情况,每次回去了,爸爸都会唠叨,说你还是太年轻了,做事就喜欢蛮干,率性而为,从来都不懂得用韬略。”

    王思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心中却升起一股暖流,老爷子对自己的提携之情,关爱之意,着实让人感动,他和远在江南省的方如海一样,在自己的心目中,都有着极高的位置,若是有人对他们不利,只怕自己舍了性命,也要冲上去的。

    沉思间,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王思宇摸起手机,看了号码,见是吴方舟打来的,忙接通,笑着道:“老吴,有事?”

    吴方舟站在窗前,压低声音说:“王书记,老黄和他们几个都在我这,大家想约时间,请您吃顿饭。”

    王思宇微微皱眉,转头看着梁桂芝,眨眨眼,轻声道:“还有谁?”

    “有赵市长张市长还有政府办刘主任新港区的林区长老城区的罗区长……”吴方舟点了几个名字,都是以前围绕在李晨身边的干部,也是政府这边的核心班底。

    王思宇愣了一下,暗自琢磨着,李晨这棵大树倒了,他们自然会选择到市委书记马尚风那里报道,怎么会想着来巴结自己呢?

    沉吟片刻,他试探着问道:“老吴,没到马书记那边看看吗?”

    吴方舟叹了口气,苦笑道:“去了,不过碰了软钉子,马书记直言不讳地讲了,他只搞大圈子,不搞小圈子。”

    王思宇微微一笑,马尚风果然是极有头脑的,他当了市委书记,几年内怕是没人能威胁到位置,此时疏远李晨那些人,有助于他站在高处,掌控全局,也只有保持超然的姿态,才能顺势而为,弥合两方阵营之前的矛盾,推动局势向好的方面发展。

    “王书记,您看?”吴方舟转身望了一眼,犹豫着问道,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如果王思宇断然拒绝,他的面子也不太好过,那也可能意味着,市委主要领导达成了某种共识,那这些人的前途就会和李晨一样,变得黯淡无光了。

    王思宇沉吟半晌,微笑着点点头,轻声道:“这样吧,也不用改天了,都到宾馆这边来吧,我和梁市长正在吃饭,大家都过来,还能热闹点。”

    吴方舟面露喜色,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连声道:“好的,好的,王书记,我们马上就过去。”

    放下电话,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我就知道,今儿这饭肯定吃不消停,果然猜中了。”

    梁桂芝抬眼望了过来,迟疑地道:“除了老吴之外,还有谁啊?”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李晨圈子里的那些人,不过短期内,你还离不开他们,应该联络下感情。”

    梁桂芝抿了口红酒,摇动着杯子,似笑非笑地道:“应该再熬些日子,让他们长些记性。”

    周媛抿嘴一笑,柔声道:“梁姐还在记仇呢,当初那些人,可没少给她出难题。”

    王思宇摆了摆手,微笑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计较了,这里面的是是非非,哪能说得那么清楚,只要他们肯专心做事,就应该不计前嫌,否则人家会说,我们这些人没有度量。”

    梁桂芝点点头,放下杯子,扯了纸巾抹了嘴,皱眉道:“小宇,黄海潮和郭辉之间的矛盾,可是一个考验,他们两人搞得水火不容,最容易闹摩擦的。”

    王思宇笑笑,摸起手机,拨了号码,轻声道:“梁姐,你提醒的对,这是个定时炸弹,应该尽快解决。”

    周媛见他给郭辉打了电话,起身道:“这顿饭怕是要热闹了,可别当场打起来,梁姐,咱俩要小心些。”

    梁桂芝也笑着站起来,两人到外面,找了服务员,重新订了些酒菜,随后坐在沙发上闲聊。

    二十几分钟后,吴方舟带着六七名干部赶了过来,围坐在桌边,正说笑间,郭辉也敲门走进包间,他瞄见黄海潮,脸色就是一变,转身就退了出去,王思宇赶忙追了出去,皱眉道:“老郭,你这是干什么?”

    郭辉阴沉着脸,把小车钥匙往墙上一摔,不满地道:“王书记,要早知道姓黄的在这,我肯定不会来,我们两人不对盘,根本不能凑在一起喝酒。”

    王思宇微微一笑,拾起车钥匙,交到他的手里,轻声道:“老郭,大家以后还要在一起共事,关系搞得太僵,也不利于开展工作嘛。”

    郭辉皱了皱眉,板着面孔道:“王书记,他们当初怎么搞我,你是最清楚不过了,现在李晨走了,马尚风还当着书记,有本事,让他们再来搞,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怕!”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老郭,够豪迈,不过今天这顿酒,必须得喝。”

    郭辉涨红了脸,摇头道:“王书记,别的事情都好说,就这事不行,没得谈!”

    王思宇正为难时,房门忽地被推开,只见黄海潮手里握着警帽,大步流星地走了出来,冲着王思宇点点头,悻悻地道:“王书记,我不给大家添堵了,你们进去继续,我外面还有公务,先走一步了。”

    郭辉转身摆了摆手,翻着眼皮道:“黄局慢走,不送了!”

    王思宇登时来火了,瞪圆了眼睛,低声喝道:“胡闹,哪个都不许走,都跟我过来!”

    说完后,他皱眉走进旁边的包房,坐在沙发上,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几分钟后,郭辉先走了进来,坐在王思宇左侧的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皱眉抽了起来。

    半晌,黄海潮也跟了进来,坐到郭辉的斜对面,双手抱肩,抬头望天。

    王思宇险些气乐了,两个半大老头架子端得十足,谁都不肯服输,他皱着眉头,把身子向后一仰,跷起二郎腿,凝声道:“两位,今天找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沟通一下,有什么话,当面锣对面鼓的敲一敲,把过去的事情都谈开了,调整好心态,加强配合,把工作抓起来。”

    郭辉闷头吸了口烟,气哼哼地道:“怎么谈,他黄海潮当初挖空心思算计我,都搞到省纪委去了,差点回不来,我跟他水火不容,没啥可谈的,最好调走一个。”

    黄海潮皱了皱眉,把警帽摘下来,拿手摩挲着头发,慢悠悠地道:“郭书记,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这些年,你少整我了?大家彼此彼此罢了,何必搞得跟受气的小媳妇似的,没意思。”

    郭辉抬起头来,目光喷着火,拿手指着黄海潮,怒声道:“再怎么样,我都没你黄局那么阴险!”

    “啪!”黄海潮把警帽摔在沙发上,霍地站起,不甘示弱地道:“我阴险?郭书记,我是怎么上来的,你不是不清楚,到外面打听打听,就闵江的公安口,他们是服你还是服我?我从民警干起,靠破案起家,一步一个脚印干出来的,闵江市这些年发生的大案要案,要没有我黄海潮,能破得那么干净利索吗?你呢?不是抱着鲍昌荣的大腿,你郭书记能爬上来吗?”

    郭辉气得脸色发青,哆嗦着嘴唇道:“你别胡搅蛮缠,你抱着谁的大腿往上爬,大家心里都有数!”

    黄海潮嘿嘿地笑了起来,拿手拂了拂膝盖,轻描淡写地道:“那是被你逼的,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

    “都少说两句吧!”王思宇摆了摆手,抱肩站了起来,走到两人中间,缓缓踱着步子,低声呵斥道:“你们看看,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一个是市委常委,一个是副市长,公安局长,在外面看来,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可实际呢,连半点涵养都没有,就差指着鼻子骂娘了,这样的素质,能说的过去吗?你们不觉得羞愧,我都替你们脸红!”

    郭辉愣住了,把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黄海潮也有些难堪,转头望着墙上蒙娜丽莎的微笑,也做出同样的表情,脸色极为古怪。

    王思宇见两人都不再吭声,微微一笑,继续道:“旧账就不要翻了,班子调整完以后,前面的事情一笔勾销,我不指望你们能化干戈为玉帛,但起码在场合上,要过得去,在工作中,不许互相拆台,有矛盾可以,但别公开化,更不能继续整人,能做到这点的,回到隔壁陪我喝酒,做不到的,就在这边反省,不许出去!”

    说完后,他没有搭理两人,转身走了出去,直接回到隔壁的包房,和桌上众人闲聊着喝起酒来,没过多久,黄海潮走了进来,拉了椅子,坐在吴方舟的身边,端着杯子,和众人一起向王思宇敬酒,大家碰了杯,刚刚放下杯子,却见郭辉不情不愿地走了进来,酒桌上顿时安静下来,气氛有些异样。

    郭辉来到桌边,找了空座坐下,咳嗽一声,拿眼睛找了黄海潮,皱眉道:“黄局,今天是初五吧?”

    “对,对,明儿初六,庚戌日,岁煞北,狗日冲龙,宜会亲友。”黄海潮笑着道,随后又端起杯子,大大方方地道:“郭书记,我们难得在一起喝酒,碰个杯吧?”

    “是啊,难得,难得,应该碰杯!”郭辉环视了一圈,端着杯子站了起来,与黄海潮碰了杯,两人都是一饮而尽。

    “啪!”吴方舟举着手机,用摄像头拍下了这张难得的照片,众人绷紧的神经都松弛下来,餐桌上又热闹了起来,梁桂芝是女士,众人不好让她多喝,就都把火力对准了王思宇。

    而王思宇对于喝酒的态度,和对美女一样,来者不拒,多多益善,觥杯交错间,竟有些醉了,再斜眼去瞄周媛,愈发觉得她冰肌玉骨,娇艳可人,就盼着酒席早些结束,趁着酒醉,干点坏事。

    包房里乱哄哄的,一直喝了两个多小时,众人才簇拥着走了出去,下楼后,在门口寒暄了一番,就纷纷离开,醉态可掬的王思宇,在周媛和梁桂芝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返回房间,周媛沏了杯浓茶递过去,蹙眉道:“你啊,就是喜欢逞能,喝那么多酒干嘛!”

    王思宇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嘿嘿地笑道:“媛媛,喝醉酒的好处,你们女人永远不懂!”

    梁桂芝也笑道:“小宇还是有本事的,郭辉和黄海潮这样的死对头,都能在酒桌上和好,真是让人感到吃惊。”

    王思宇放了茶杯,醉醺醺地道:“没事,梁姐,你放心,刚才他们都答应我了,只要我在闵江一天,他们不会再斗了,要不然,就是往死了收拾!”

    周媛白了他一眼,撅嘴道:“瞧把你能的,别得意忘形了,人家也不想再斗了,只是找不到台阶下罢了。”

    王思宇瞪大了眼睛,摆手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我用人格魅力把他们征服了,美人老师,你别打击我!”

    周媛见他醉得厉害,就在旁边怯怯地笑,抿嘴道:“梁姐,男人喝多了酒,是挺好玩的。”

    梁桂芝却连连摇头,撇嘴道:“媛媛,好玩什么啊,我们家老俞平时还好,只要喝了半斤酒,就跟着我没完没了的唠叨,把几十年的苦水都倒出来了,好像我有多对不起他似的,要是喝了一斤,他都敢扯着脖子跟我吼!”

    周媛抿嘴一笑,坐到王思宇的身边,拿手扭着他的耳朵,悄声道:“小宇,敢和我吼吗?”

    王思宇耷拉着脑袋,斜睨着那道雪白的乳沟,丰盈的乳.房,咽了口唾沫,很没志气地道:“不敢,怎么敢呢,你是老师嘛,做学生的不能太嚣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