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四章 画中人

第八十四章 画中人2017-11-9 13:4:57Ctrl+D 收藏本站

    第476节    第八十四章      画中人

    偷窥并不可耻,可耻的是偷窥居然被两个女人同时发现,伴着梁桂芝咯咯的笑声,一向温柔淑雅的周媛也恼羞成怒,露出了极其野蛮的一面,揪着王思宇的耳朵,把醉醺醺的他推进了浴室,随后拉着梁桂芝回到房间,两人在茶几上摆了棋盘,各自拈了棋子,对弈起来。

    梁桂芝有些心不在焉,对她而言,闵江班子的调整不够彻底,留了个大尾巴,虽然李晨必然会离开,她上来的机会很大,但梁桂芝深知,官场如战场,充满了变数,只要任命没有下来,一切就都是水月镜花,可望而不可及,谁知道以后会不会从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坏了她的好事?

    省委领导的顾虑,梁桂芝还是能够体谅的,同时调整两位市委主要领导,容易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也会将一些矛盾公开化,这是组织上不愿看到的,而且,从地方上来说,确实也不利于稳定的大局,尽管李晨已经让出了位置,成了聋子的耳朵,但在某些特殊时期,该有的摆设,还是要有的。

    “就差一步啊……”梁桂芝心里暗自叹息着,只觉得自己近年的官运有些不顺,在省委办公厅时就失利了一次,在竞争副秘书长的位置时,败给了老对手荆维民,到了闵江后,仍然棋差一招,在省城悄悄运作了大半个月,到头来仍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倒让昔日的下属先拔头筹,这让她感到面上无光,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官场上的人物,各个油滑似奸,心明眼亮,就拿今晚的酒桌上来看,这些官员似乎更喜欢巴结年轻的市委副书记,对她这位顶头上司,常务副市长,却稍稍差了一点,尽管那种差距极为微小,很难区别,但梁桂芝心思细密,以女性特有的直觉,敏感地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

    其实,这种现象其实再正常不过了,李晨离开之后,她虽然负责政府的全面,但也只能定些小事,大事还是要上会讨论,上了常委会之后,市委副书记的发言权就会大上许多。

    这就是市长与常务副市长最大的区别,前者本身就是副书记,在党委里面的发言权只在市委书记之下,而后者即便再强势,也必须把姿态放低些,否则,就是组织观念淡薄的表现。

    “梁姐,你好像有心事?”周媛蹙起秀眉,落下一枚白色的棋子,悄声问道。

    梁桂芝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苦笑着摇摇头,感慨道:“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女人很不容易,要想做出一番事业,实在太难了。”

    周媛抿嘴一笑,仿佛看穿了梁桂芝的心事,柔声安慰道:“梁姐,你已经是最出色的了,能在男人堆里脱颖而出,需要的不仅是智慧,还有勇气与一颗坚强的心脏,这些您都不缺少,唯独差点运气,耐心些,好运气会来的。”

    “但愿如此吧!”梁桂芝摘下眼镜,轻轻地擦拭起来,半晌,才抿嘴道:“要说好运气,小宇倒真是让人羡慕,从他离开督查室以后,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他,他在省纪委查了张阳,捅了天大的篓子,我和老俞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以为他要出大麻烦了,没想到,之后竟然顺风顺水,一步一个台阶,现在已经跑到我的上面啦,仔细想想,真是觉得不可思议。”

    周媛嫣然一笑,摸了棋子,把玩半晌,犹豫着道:“梁姐,其实小宇除了运气好些,肯定还有些事情,是我们不清楚的,爸爸就曾经说过,他身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悄悄推动,可能连小宇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点。”

    梁桂芝轻轻摇头,摸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的右上角,悄声道:“怎么会不知道呢,就是那位孟省长嘛,在办公厅时,很多人就已经得知了,小宇倒真是讨人喜欢,以前方如镜在华西时,就很欣赏他,方如镜离开后,又得到了孟省长的器重……”

    说到这里,她忽然呆住了,缓缓抬起头来,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盯着周媛,失声道:“媛媛,你的意思是,那只大手还在上面?天啊,那怎么可能!”

    周媛站了起来,走到冰箱边,拉开柜门,拿出一盒苹果汁,缓缓走了回来,坐下后,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当初省里出了一桩案子,很是蹊跷,后来竟然惊动了国安部门,据极小范围的知情官员透露,可能和小宇有关,而且,他在青州的前女友,已经悄悄搬到了京城,很久没有回华西了。”

    梁桂芝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心脏跳动得格外剧烈,竟有些莫名的亢奋,探头道:“媛媛,你有问过吗?”

    周媛莞尔一笑,抚摸着棋子,在棋盘的右上角拈了一子,柔声道:“没有,他既然不想讲出来,肯定是有难言之隐,我不想让他不开心。”

    梁桂芝愣了半晌,悄声道:“媛媛,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媛轻吁了口气,柔声道:“爸爸在离开青州前,想帮他把一些事情处理干净,不留尾巴,没想到,会发现这些线索。”

    梁桂芝坐直了身子,扶了扶眼镜,有些兴奋地道:“小宇的晋升速度,确实已经很惊人了,我本该会想到的,只是离得太近,总觉得太正常不过了,却疏忽了很多疑点,比如说,他对于跑京城部委似乎很有把握,还曾经提起,他在京城有几个朋友,和京城各部门的关系很熟,当时这家伙说得隐晦,我倒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想,果然大有猫腻。”

    周媛轻轻点头,扬起那张冰清玉洁的俏脸,诚挚地道:“梁姐,你不必担心了,也许以后的路,会走得更长。”

    梁桂芝会心地一笑,叹息道:“我说呢,前些天,这坏小子怎么会突然冒出一句怪话,原来心里还藏着天大的野心呢!”

    周媛落下一枚棋子,摸起果汁,好奇地道:“梁姐,他说什么了?”

    梁桂芝抿起嘴角,游荡着一双长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他说……我是他的人!”

    周媛拿手掩嘴,怯怯地笑了起来,柔声道:“那是自然了,他将来若是组建班底,肯定会想到梁姐,你们之间的信任和友谊,是结成盟友的最佳基础。”

    梁桂芝抓了一把棋子,撒落在棋盘上,在一阵‘啪啪’声中,娇笑道:“但愿吧,这个臭小子,藏得够深的了。”

    周媛双手捧腮,失神地望着棋盘,半晌,才幽幽地道:“梁姐,不要和他提及,我们只装糊涂就好,否则,他会不开心的!”

    梁桂芝‘嗯’了一声,心中一动,伸出右手,拍了拍周媛的香肩,深有感触地道:“媛媛,能够让你这样牵肠挂肚,真是他的福分,你们两人要抓紧些,也都老大不小了,要是能够结婚,梁姐来当这个证婚人。”

    “知道了,还早呢,以后再说吧。”周媛俏脸微红,喝了果汁,转身进了浴室,梁桂芝斜倚在沙发上,伸手摸了一本杂志,翻开之后,却始终看不进去,想起两人刚才交谈的内容,惊骇之余,也充满了期待。

    如果正如两人所料,王思宇的根基其实是在京城,与那几大可怕的势力有关,那么可想而知,她的仕途上升空间也会随之打开,前途变得一片光明起来,甚至,对省厅系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啪啪啪!”轻微的敲门声响起,梁桂芝恍然惊觉,把手中的杂志丢下,平复下悸动的心情,走过去拉开房门,却见苏小红拎着两个购物袋站在门外,娇笑道:“梁市长,就知道您在这里,我这边有好东西拿给您。”

    梁桂芝瞟了一眼,把她迎到沙发边坐下,笑吟吟地道:“小红,不会是服装吧?”

    苏小红抿嘴一笑,从购物袋里取出两件绣花旗袍,轻声道:“猜对了,前些天我去省城,特意订做了两件旗袍,送给您和周市长,下午他们把旗袍送来了,您和周市长试试,看合身不?”

    梁桂芝微微一怔,拿了一件紫色旗袍,走到镜子前照了照,诧异地道:“小红,你是怎么知道衣服尺寸的?”

    苏小红束手而立,恭敬地笑道:“用眼睛量出来的,不满您说,我母亲就是裁缝出身,针线活好极了,我从小就在店里帮忙,也算半个裁缝了。”

    梁桂芝见旗袍做工精美,暗红色的花纹也极为别致,心中喜爱,忍不住进了周媛的卧室,换了旗袍,再次走出来,系着光灿灿的水晶纽扣,轻笑道:“到底年纪大了,身子走样了,可惜了这漂亮的款式,我就喜欢高领如意襟的。”

    苏小红却走了过去,啧啧赞道:“梁市长,您现在的身段,比我还要好呢,哪里走样了,瞧那小腰,多细啊,穿旗袍正合适!”

    梁桂芝抿嘴一笑,扶了扶眼镜,转动着身体,也觉得前挺后撅,线条优美了许多,就笑着道:“这就是老来俏了,见了漂亮衣服,只能在房间里试穿,不敢出门了,否则,肯定被人骂成妖精。”

    苏小红却摇头道:“梁市长,瞧您说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那样保守,您是闵江的市长,穿衣打扮,自然要体现闵江独有的风情,依我看,以后有了大型活动,就穿着旗袍出席,再合适不过了,如果感觉太俏了,就在外面搭配一件白色针织衫,肯定雍容典雅,华贵大方。”

    梁桂芝咯咯笑了起来,扶了扶眼镜,展颜笑道:“小红,你这张嘴啊,真是能说会道,干脆到政府办来吧,我们那个接待办主任,要是能有你一半机灵就好了。”

    苏小红吐了下舌头,苦笑着道:“梁市长,我们家那口子,现在可也兼着接待处的活呢,到时两口子都搞接待,人家该说闲话了。”

    梁桂芝淡淡一笑,抱着衣服,走到沙发边坐下,摸了周媛那件黑色缎面旗袍,也觉得极为精致,爱不释手,摆弄了半晌,伸手摸出钱包,抽出一叠钱来,递过去,微笑道:“小红,有心了,不过这礼物太贵重,我们要把钱给你。”

    苏小红的脸色通红,忙推搡着道:“梁市长,这样怎么行呢,我可不能收您的钱。”

    梁桂芝拉了她的手,把钱硬塞了进去,皱眉道:“拿着,小红,这钱要是不接,咱们以后可就没法相处了,你不是想让我们犯错误吧?”

    苏小红没有办法,只好收了钱,有些沮丧地道:“这事办的,弄巧成拙了,梁市长,你们也太敏感了些,两件衣服而已。”

    梁桂芝淡淡一笑,端起杯子,叹了口气,含蓄地道:“不在多少的,只要能定性,一件就足够了。”

    苏小红尴尬地点点头,轻声道“要是那样,还真该小心些。”

    梁桂芝努努嘴,指了指浴室,笑着道:“快给媛媛拿去吧,她可是真正的大美人,要穿了这件旗袍,斜对门那位又该乐得何不拢嘴,只怕晚上要失眠了!”

    苏小红捂嘴笑了起来,摇头道:“梁市长,这话以后千万别和我说,上次不小心,说走了嘴,王书记板起面孔,说我调侃他,当天晚上,倒把我吓失眠了。”

    梁桂芝扶了扶眼镜,笑着道:“怕什么,他那人心肠最软了。”

    “是啊,王书记是难得的好人。”苏小红点点头,捧了旗袍,敲开浴室的房门,探头说了几句,就把旗袍送了进去。

    几分钟后,穿着旗袍的周媛推门走出,两人目光一亮,都站了起来,望着那完美诱人的身段,光彩照人的俏脸,竟惊得张大了嘴巴。

    梁桂芝快步走了过去,衷心地赞道:“媛媛,了不得,真漂亮,简直和仙女一样。”

    苏小红也跟了过去,目光在那娇俏迷人的腰身上掠过,最后落在周媛嫩滑如玉的俏脸上,失神地道:“周市长本来就美到了极致,穿上旗袍,更增添了许多韵味,只怕是男人就要被迷死。”

    周媛莞尔一笑,转过身子,咬着粉唇,望着镜中的娇俏佳人,眸光似水般温柔,悄声道:“哪有那么好,你们两人真是夸张。”

    梁桂芝有些自惭形秽了,躲开镜子,笑着道:“不肯承认?那好,小红,去把王书记请来,看他怎么说!”

    周媛蹙起秀眉,跺了跺雪白的小脚,娇嗔地道:“梁姐,瞧你,又来取笑我!”

    正说话间,敲门声响了起来,梁桂芝赶忙道:“正主来了,小红,快去开门。”

    “好的,梁市长!”苏小红咯咯一笑,快步走了过去。

    周媛羞红了脸,转身就要进卧室,却被梁桂芝拉住玉臂,推搡着她来到门边。

    王思宇进屋后,吃惊地望着面前含羞带怯的冰雪佳人,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轻吁了口气,咧嘴笑道:“媛媛,今儿真是美到了极点,真像是从画里逃出来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