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五章 恶梦

第八十五章 恶梦2017-11-9 13:4:58Ctrl+D 收藏本站

    第477节    第八十五章      恶梦

    “哪有啦,别那么肉麻!”周媛微微蹙眉,横了他一眼,用手拂了拂湿漉漉的秀发,趁机丢了个眼神,提醒他,苏小红还在房间里,不要乱讲话,免得被人传出闲话。

    王思宇会意地一笑,缓缓走到沙发边坐下,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刚才喝多了酒,趟在浴缸里睡着了,要不是做了恶梦,到现在还不会醒。”

    苏小红站在旁边,好奇地道:“王书记,做了啥恶梦?听起来怪吓人的。”

    王思宇微微皱眉,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摆手道:“别提了,迷迷糊糊的,好像在坐飞机,正在云层中穿行时,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飞机瞬间四分五裂,到处都是火光,把天空都烧红了,我就一直在下坠,想要抓到什么东西,却徒劳无功,眼看就要落地时,突然就醒了。”

    梁桂芝吃了一惊,赶忙走了过来,坐到他旁边,蹙眉道:“小宇,这个梦做得有些邪门,最近还要注意些,京城那边的事情先缓一缓,暂时不要去了。”

    王思宇笑了笑,跷起二郎腿,摇头道:“别担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的命硬,没那么容易出事。”

    周媛愣了半晌,右手抚胸,面色变得惨白,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之意,她斜倚在门边,低头望着一双雪白的小脚,良久,才恢复了镇定,柔声道:“小宇,还是小心些好,听梁姐的,短期内不要做飞机,免得大家担心。”

    “也好。”王思宇轻轻点头,回味着刚才的梦境,竟觉得说不出的诡异,却不知是什么征兆,就琢磨着,抽时间去趟青云庵,请妙可大师提点一下。

    苏小红矜持地笑了笑,却忽地想起了一件事,赶忙道:“险些忘了,前些天王书记到县里出差,有人从国外邮了礼物过来,服务员见他不在,直接送我那边了,我赶紧去拿,别再耽误了事情。”

    见苏小红出了门,周媛袅娜地来到沙发边,坐在王思宇的右侧,拉了他的手,悄声道:“小宇,我刚才心跳得厉害,好害怕。”

    王思宇握着她冰凉的小手,轻轻把玩着,怜爱地道:“好了,媛媛,我听你的,别担心了。”

    周媛‘嗯’了一声,轻轻点头,拿手抹了潮湿的眼角,柔声道:“小宇,改天去省城开会,到古华寺烧柱香吧,听说那里的大佛很灵验。”

    王思宇叹了口气,有些内疚地道:“媛媛,早知道会让你担惊受怕,我就不该说出来。”

    梁桂芝咳嗽了一声,扭了下身子,转移话题道:“小宇,你看梁姐穿旗袍怎么样,要是好,文化艺术节的开幕仪式上,我就穿旗袍出来讲话,体现闵江乐观开放的精神。”

    王思宇摸着下巴瞄了几眼,点头道:“很合身,别说,梁姐,其实你的身材也是不错了,只是没我家媛媛勾魂。”

    梁桂芝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你倒是会挑人,拿我和媛媛比较,那怎么比得了?就算再年轻二十岁,也没法相提并论啊!”

    王思宇乐得合不拢嘴巴,把手探到周媛的美腿上,轻轻抚摸着,笑着道:“也不够开放,要是高开衩,把大腿根露出来,那就完美了,说不定会起到轰动效应。”

    梁桂芝啐了一口,低声道:“你们这些臭男人,真是没半点正经的。”

    周媛‘扑哧’一笑,也斜睨着他,撅嘴抱怨道:“什么话啊,讨厌,你啊,真是不可救药了。”

    望着她似嗔似喜的娇俏模样,王思宇心痒难耐,顺势把她抱在怀中,拥着这具香软滑腻的身子,嘿嘿笑道:“梁姐,你倒是说说,女人美成了这样,哪个男人会不发疯?”

    梁桂芝却‘咦’了一声,抿嘴笑道:“小宇,别说,你刚才的建议还真不错,让媛媛穿了高开衩的旗袍,站在镜头前致辞,说不定会引起媒体的关注,若是出现‘美女市长开幕式上走光’的噱头,说不定啊,闵江还真就出名了。”

    王思宇立时龙颜大怒,竖起眉头,冷眼瞪着梁桂芝,忿忿地道:“梁姐,别出馊主意,小心我翻脸。”

    梁桂芝心中一凛,却撇了撇嘴,摘下眼镜,揉着眉心,不服气地道:“呦,呦,瞧把你宝贝得,干脆让她躲在家里不出门,每天就给你一个人看,这下满意了?”

    “唔,金屋藏娇?这主意倒真不错,媛媛,成吗?”王思宇咧了嘴巴,一脸坏笑地抱紧了她,双手也变得有些不老实,在周媛纤细柔软的腰肢上乱摸乱捏,指尖传来滑腻如酥的触觉,让他心头一荡,下身又起了反应,硬硬地顶在周媛的香.臀上。

    周媛红了脸,吃吃地笑了起来,她抬起翘臀,向旁边挪了挪,坐在王思宇的大腿上,两条纤长的美腿轻轻悠荡着,眼波如水地瞟了他一眼,悄声道:“小宇,只要你肯听话,表现好些,我会考虑的!”

    王思宇闭了眼镜,嘿嘿一笑,拉着她的柔夷,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摩擦着,悄声道:“要真是那样,我可美死了,不过你一定很闷,我可舍不得。”

    梁桂芝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叹息道:“瞧你们两个,已经好得跟蜜里调油一样了,我还是走吧,别当电灯泡了。”

    周媛倒有些难为情了,臊得俏脸绯红,忙伸出芊芊玉指,在王思宇的前额轻轻一点,起身笑道:“梁姐,别理他,喝多了酒就发疯。”

    梁桂芝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走到门口,轻声叹道:“年轻就是好,生活里充满了激情,不像我们,暮气沉沉啊。”

    王思宇笑了笑,端起杯子,呷了口茶水,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笑着道:“梁姐,要想焕发青春,很简单,把老俞调过来。”

    “你啊,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要是来了,肯定还会带来一堆麻烦事!”梁桂芝哼了一声,拉开房门,摆动着腰肢走了出去。

    周媛站在门口,见苏小红领着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女服务员的怀中,抱着一个长长的包装盒,忙迎了过去,把盒子接过来,轻笑道:“苏经理,辛苦了,感谢你送的旗袍,我很喜欢。”

    苏小红知趣地停下脚步,抿嘴笑道:“没什么,周市长,怪不好意思的,早知道梁市长会给钱,我就不会这样做了,倒显得我们不懂事,给领导们添麻烦了。”

    “没关系,知道你是好心,不过这样贵重的礼物,我们确实不能白拿。”周媛莞尔一笑,解释了几句,目送着苏小红离开,就轻吁了口兰气,关上房门,抱着包装盒走了过来,好奇地道:“小宇,里面装的是什么,好像很轻,体积却不小。”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一个朋友送来的礼物,也不知是什么。”

    周媛把包装盒递给去,走到钢琴旁坐下,轻抚琴键,如水的钢琴声便倾泻.出来,刚才王思宇所说的那个恶梦,又勾起了她忘掉的往事。

    在刚刚得到噩耗时,那种巨大的悲痛感从天而降,让她陷入了无边的黑暗,每天都生活在梦魇一样的生活中,直到遇见王思宇,生活才恢复了光彩,那颗冰封已久的情感,也在他的抚慰下,渐渐复苏。

    这是背叛吗?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钢琴声就如同她的心情,从紊乱到平静,再到莫名的悲伤,良久,她的思绪渐渐平复下来,琴声也充满了生机,那荒芜的莽原上,长出无数嫩绿的小草,而冰川也悄然融化,汇成万千溪流。

    王思宇静静地聆听着,终于轻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他摸了水果刀,麻利地除去密封胶带,将包装盒打开,望着眼前金发碧眼的充气娃娃,目光登时僵住了,程琳邮寄来的礼物,居然是这个赤身**的洋妞。

    不得不说,程琳实在是太调皮了,这种恶作剧也能搞得出来,假如是在三位女士面前打开,王思宇很难想象,那将是多么尴尬的场面,他健康伟岸的形象,将会在众人心目中瞬间崩塌,变得极度猥琐,那无疑是场灾难!

    望着那栩栩如生的面容,王思宇的嘴角抽.动了几下,抬头瞄了一眼,忙侧过身子,手忙脚乱地把充气娃娃重新装回盒子里,站了起来,尴尬地道:“媛媛,我身上酒气太大,还是回去住好了。”

    “好吧,记得早点起来,陪我去江边散步。”周媛转过头来,十根纤白如玉的手指却依旧在琴键上跃动着,温柔地注视着王思宇,说完后,嘴角微抿,勾起一抹动人的笑意。

    王思宇无奈地笑笑,抱着长长的盒子,极为狼狈地出了房间,返回屋子里,把东西藏好,坐到沙发上定了定神,就摸出手机,拨了程琳的电话,气急败坏地道:“琳琳,你在搞什么,险些被人发现!”

    程琳哑笑半晌,才悄声道:“那可是最新款的产品,在这边销量很好,深受男士欢迎,怎么样,还满意吗?”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满意,只要是你送的,我都满意。”

    程琳哼了一声,撇嘴道:“少来了,瞧你刚才怒气冲冲的样子,分明是打算兴师问罪的,对吧?”

    王思宇笑了笑,从茶几上摸了烟盒,熟练地弹出一根烟来,点着后吸了一口,皱眉道:“琳琳,鲍书记调回省城了。”

    程琳轻轻点头,有些惆怅地道:“知道了,昨晚上就得到了消息,还要恭喜你,王书记,又高升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柔声道:“你耳朵倒长,人在国外,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程琳咬了白嫩的手指,怔怔地发呆,半晌,才有些伤感地道:“叔叔,看到了那个充气娃娃,我感到就看到了自己,在你的眼里,我也许只是发泄.**的工具吧?”

    王思宇愣住了,连连摇头道:“琳琳,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在一起可以做很多快乐的事情,哪里是充气娃娃可比的。”

    程琳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即轻声叹息道:“知道吗,我最敬佩的就是晓芬阿姨,她和公公相恋了半辈子,两人却始终保持着纯洁的关系,她也没有结婚生子,那种付出,真是伟大。”

    王思宇默默地点头,掸了掸烟灰,微笑道:“不只是伟大,还有些残忍了。”

    程琳咬着丰润的粉唇,悄声道:“叔叔,我们之间能不能保持那种纯洁的,超友谊的感情?”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吐着烟圈道:“琳琳,现在说那个,太晚了吧?”

    程琳歪着脑袋,笑嘻嘻地道:“不晚,叔叔,只要你肯答应,我们就一定能做到?”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无奈地道:“好吧,我答应。”

    程琳抿嘴一笑,悄声道:“好啦,要去上课了,记得有时间把照片传回来,ok?”

    “no!”王思宇把头摇成拨浪鼓,听着程琳咯咯笑着挂断电话,他叹了口气,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皱眉望着窗外的夜景,总觉得魂不守舍,似乎有什么糟糕的事情要发生。

    “或许,是想得太多了吧。”王思宇喃喃地道,把手中的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回到卧室,拉了被子躺下,失神地望着棚顶的水晶吊灯,再次陷入沉思之中,翻来覆去地折腾了许久,王思宇终于睡了过去。

    凌晨时分,王思宇睡得正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蓦然坐起,伸手打开壁灯,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突地狂跳不已,身上也流了许多虚汗。

    他望着在床头柜上急速转动,响个不停的手机,伸手摸了过来,看了下号码,赶忙接通,忐忑不安地道:“小影,怎么了?”

    手机中传出张倩影带着哭腔的声音:“小宇,小宇,出事了,刚刚得到消息,佑民带团在欧洲进行商务考察,飞机失事,他走了……”

    “吧嗒!”手机从掌中脱落,掉在床下,电池摔得飞出几米远,王思宇呆若木鸡,怔怔地望着墙角的手机电池,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在想些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