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七章 别回头

第八十七章 别回头2017-11-9 13:5:1Ctrl+D 收藏本站

    第479节    第八十七章      别回头

    把盒子交给于春雷,知道他需要独自安静一段时间,王思宇默默地退了出去,轻轻关上房门,和财叔一起下了楼,进了附近的一家茶楼,两人上了二楼,走进包间,点了一壶极品龙井茶,服务员泡上茶后,就安静地退了出去。

    财叔端起杯子,呷了口茶水,轻声道:“宇少,这次到京城,顺便把闵江的项目跑了吧,部委那边,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只需见见面,把材料递上去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我来办。”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手道:“再等等吧,出了这档子事,也没有心情。”

    财叔点点头,抬手揉着太阳穴,神色黯然地道:“也好,那就再等等,忙过这阵子再说。”

    王思宇沉默下来,半晌,才摆弄着茶杯,淡淡地道:“财叔,前段时间,于书记让我做好调离的准备,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财叔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轻声道:“宇少,魔都是不用去了,在咱们的帮助下,吴家已经搞到了些东西,抓到了陈启明的一只小辫子,可以和老陈家做笔交易。”

    王思宇抱起双肩,不动声色地道:“什么交易?”

    财叔压低了声音,表情凝重地道:“老吴家只一个要求,请他离开魔都;咱们这边也就一条,不要继续配合唐家,停止对咱们进行打击。”

    王思宇眉头一挑,轻声道:“会同意吗?”

    财叔点点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很自信地道:“陈启明是他们家的*,老陈家不会拿他的政治生命冒险,妥协的可能性很大。”

    “好消息。”王思宇点点头,摸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气,沉稳地道。

    财叔摆了摆手,苦笑道:“权宜之计罢了,现在只能保证,短期内,京城这边不会起大变化,治标治不了本,以后会更加复杂。”

    王思宇低头喝茶,轻声道:“怎么说?”

    财叔失神地望着墙上的壁画,淡淡地道:“陈家虽然暂时会妥协,但在补好了窟窿之后,应该会重新和唐家联手,他们这几年合作的很好,尝到了甜头,要想彻底瓦解两家的同盟,还要做很多努力。”

    王思宇微微皱眉,狐疑地道:“和吴家的结盟,不能扭转形势吗?”

    财叔喝了口茶水,摇头道:“只是暂时合作,各取所需,吴家不可靠,更何况,他们当初被首长坑过,吃了大亏,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王思宇怔了怔,扭过头去,哑笑半晌,才叹了口气,轻声道:“最担心的,还是他的身体。”

    财叔叹了口气,端起杯子,缓缓道:“现在是多事之秋啊,这几年间,邵银楼败走华中,李宗堂在渭北提前退休,于书记孤掌难鸣,压力很大,真担心他挺不住!”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没关系,他现在的位置非常好,只要咬牙挺过两年,换届时,按照以往的惯例,应该能上去,到时就安全了。”

    财叔也笑了笑,盯着猩红色的地毯望了半晌,才抬起头来,悄声道:“宇少,政治游戏,充满了阴谋与背叛,只有血缘关系才是最可靠的,于书记已经下定决心,要把你调出华西,于家的将来,就全靠你了。”

    王思宇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目光里透出坚忍与自信。

    盯着他看了半晌,财叔满意地笑了起来,伸出食指,蘸了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行字。

    王思宇斜眼瞄了,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点头,沉声道:“好吧,交给我来办。”

    十几分钟后,两人出了茶楼,回到医院,王思宇却没有上楼,而是驾车来到了李青璇家,拿钥匙开了门,走进屋子,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进浴室洗了澡,披着浴巾躺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就歪着脑袋睡了过去。

    昨晚一夜没睡,白天又忙了大半天,劳神费力,熬光了王思宇的精神,这一觉就睡得格外香甜,几个小时后,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却见小美女李青璇正双手捧腮,坐在椅子上,怔怔地望着他,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大主持人,回来啦?”

    李青璇点点头,蹙起秀眉,不解地道:“老公,你脸色好差,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昨晚没休息好。”王思宇打了个哈欠,翻身坐起,张开双臂,柔声道:“过来,宝贝,让老公疼疼。”

    李青璇莞尔一笑,起身坐到他的怀里,悠着两条纤长的美腿,乖巧地道:“老公,一定很饿了吧?饭菜已经热了两遍,见你睡得太香,舍不得吵醒你。”

    王思宇抬腕看了下表,见已经是晚上八点半,经她提醒,只觉得饥肠辘辘,却仍旧笑道:“有我家小美女,当然不饿了,秀色可餐嘛!”

    李青璇咯咯地笑了起来,俏脸晕红,勾了他的脖子,撒娇般地道:“老公,这次能呆几天?”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两周时间,不过有好消息,老公很快就能调到渭北省了,那里离京城很近,到时咱们就能经常在一起了。”

    李青璇睁大了眼睛,伸出芊芊玉指,拨弄着王思宇的鼻子,惊喜地道:“真的啊,那太好了!”

    王思宇叼了她白皙的玉指,含糊地道:“当然是真的,如果一切顺利,以后就在渭北安家了,到时咱们在郊区买两栋大别墅,生一大堆小孩子,安心过日子,再也不分开了。”

    李青璇抽出手指,摸着王思宇的嘴唇,咯咯笑道:“讨厌,什么叫生一大堆小孩子啊,真难听!”

    王思宇嘿嘿一笑,柔声道:“话糙理不糙,多子多福嘛。”

    李青璇横了他一眼,撅嘴道:“老公,事先说好啦,不管男孩女孩,我只生一个,而且,管生不管带,人家还要忙事业呢,可不当黄脸婆,整天围着老公孩子转,生活一点乐趣都没有。”

    王思宇皱了眉头,苦着脸道:“那孩子也太可怜了吧,要是知道妈妈这么不负责任,肯定懒得出来,到时可有你苦头吃了。”

    李青璇挥动粉拳,在他胸口敲了两记,翻着白眼道:“讨厌,不许吓唬人!”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肚子里却传出咕噜一声响,他有些尴尬地咧了咧嘴,在李青璇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笑着道:“走,璇美人,带朕饭饭去。”

    李青璇嘻嘻一笑,拂了拂秀发,站了起来,牵了王思宇的手,进了厨房,把香喷喷的饭菜摆手,洗了手,支着下颌,憨态可掬地望着王思宇,柔声道:“老公,这些天就有预感,你要回来了。”

    王思宇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笑眯眯地道:“怎么预感到了?”

    李青璇俏脸一红,美滋滋地道:“做梦呗,这几天老是梦到你。”

    “梦到咱俩吵架?”王思宇微微一笑,夹了青菜,递过去,盯着那张娇艳欲滴的小嘴,脸上乐开了花。

    李青璇却嘟了小嘴,跺脚道:“讨厌,你这人真没良心,就记着吵架的事情啦,咱俩好的时候都忘光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把碗放下,讨好道:“怎么会呢,我的璇美人,老公一直记着你的好,牵肠挂肚的,连觉都睡不好。”

    李青璇这才开心起来,张嘴吃了菜,娇笑道:“这才像话嘛,虽然是十足的假话,我也爱听。”

    王思宇讪讪地笑了起来,摆手道:“怎么是假话呢,我说的都是大实话,没半点水分。”

    “哼,谁信呢!”李青璇撅起小嘴,伸手摸起羹勺,舀了乳白色的鸡汤,把碗放到他旁边,叹息道:“女人啊,最可怜了,只要哄哄,就死心塌地了,老公,虽然你有时挺着人恨的,可这些日子,不知为什么,我越来越想你了……”

    王思宇听着声音不对,抬起头来,却见李青璇正在抹眼泪,而大串的泪珠,却依旧噼里啪啦往下掉,一副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

    他登时心疼了,忙放下碗筷,走了过去,从后面拥住她,吻着李青璇潮湿的面颊,轻声道:“璇,怎么啦,老公不是回来了嘛,老公答应你,以后咱俩再不吵架了,也不分开了,别哭了,好吗?”

    “好!”李青璇抽出纸巾,擦了泪痕,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努努嘴,哽咽道:“老公,快吃饭吧,都怪我,太不懂事了,让你连饭都吃不消停。”

    王思宇笑笑,抱了她坐在椅子上,也喂她吃了小半碗饭,两人在饭桌边就粘在一起,你侬我侬,吃了顿别有风味的**饭。

    都说小别胜新婚,确实言之有理,似乎每次重逢,两人的感情都会增加许多,这种感觉很是微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收拾了碗筷,李青璇泡了茶水,放在茶几上,径直去了浴室,二十分钟后,才穿着性感的睡袍走出来,倚在门边,手里把玩着一缕秀发,眸光似水般温柔,瞟着王思宇,怯怯地笑。

    王思宇瞄了她那惹火的身段,白嫩可人的肌肤,下身像是起了火,丢了遥控器,大叫一声,奔了过去,抱着她亲了起来。

    李青璇咯咯笑了半晌,用手提了王思宇的耳朵,娇憨地道:“老公,等等,人家有正经事要说嘛!”

    王思宇抱了她,来到沙发边坐下,不怀好意地瞄着她那双纤美的长腿,咽了口唾沫,嘿嘿笑道:“老婆,什么正经事,重要吗?”

    李青璇连连点头,眨着眼睛道:“当然重要啦,老公,我把咱俩的事情,都告诉我姐了!”

    王思宇吃了一惊,嘴角抽.动了几下,有些心虚地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青璇红了脸,抿嘴笑道:“就在上周三,我一时没忍住,就偷偷和她讲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那青梅是怎么说的?”

    李青璇仰起俏脸,脉脉地望着他,柔声道:“姐姐当然同意啦,她还说我命好,找了好男人,一辈子都不用愁了,她还开导我,让我别惹你生气,要温柔些,不许耍小孩子脾气,总之,说了你一堆好话,把我贬得一文不值,哼!”

    王思宇愣了半晌,心情变得极为复杂,轻声道:“她现在还好吧?”

    李青璇轻轻摇头,把脸埋在王思宇的胸前,悄声道:“她现在自己带着孩子过,很辛苦,姐姐前几天来京城参加培训,要过些日子才能离开,老公,改天我们去宾馆看看她吧,也算是给家里人一个交代,咱们不能总偷偷摸摸的呀!”

    王思宇轻轻点头,微笑道:“好吧,等老公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就去见见青梅姐。”

    李青璇嘻嘻一笑,仰起俏脸,‘吧嗒’一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娇羞地道:“老公,正经事已经说完了!”

    王思宇把手探进她的睡袍里,把玩着饱满的酥胸,笑着道:“好吧,小妖精,现在开始做不正经的事情!”

    “去你的,嗯……哎唷!”伴着**的叫声,李青璇娇俏的身子,如蛇般扭动起来,两人在沙发上互相挑逗着,亲吻着,很快就气喘吁吁地纠缠在一起。

    伴着沙发剧烈的摇动,李青璇跪在沙发上,面色潮.红,嘴里叼着软垫,挣扎了半晌,才艰难地转过头,媚眼如丝地望着他,颤声道:“老,老,老公啊,人家要看着你嘛!”

    “好,听老婆的。”王思宇心中大乐,赶忙换了姿势,把那双纤长的美腿架在肩头,噙.了她的小嘴,继续冲击过去。

    李青璇很快进入了状态,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扶在王思宇的肩上,咬着粉唇,扬起纤美的脖颈,**地叫了起来。

    两人疯了四十几分钟,正渐入佳境时,李青璇忽地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用力推着王思宇的肩头,带着哭腔喊了起来:“老......公,停,快停,停下来。”

    王思宇却会错了意,以为她就要登顶,非但没有停止,反而闭了眼睛,加快了节奏,发狠地冲击过去。

    在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撞击下,李青璇身子一挺,发出几声嘹亮的娇.啼,随即醉眼迷离,双手抱了王思宇的脖子,哆哆嗦嗦地道:“老,老公啊,别,千万,别回头啊!”

    一阵无边的快感袭来,王思宇疯狂地耸动了几下,就在猛烈的喷发中,身后传来‘扑通’一声响,他好奇地转过头,却见身后两米远处,苹果滚落一地。

    李青梅穿着一件黑色吊带裙,呆呆地坐在地板上,双手抚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上,还带着一丝无奈与迷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