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八章 疯就疯吧

第八十八章 疯就疯吧2017-11-9 13:5:2Ctrl+D 收藏本站

    第480节    第八十八章      疯就疯吧

    或许是因为没有关掉电视机,背景声音过于嘈杂;又或者是李青璇的叫声太大,掩盖了开门声;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王思宇在干坏事时太过专注,失去了应有的警觉,总之,李青梅是何时进来的,他根本没有察觉,而此时,即便发现了她,也因为正处在高.潮之中,动弹不得。

    李青梅同样尴尬到了极点,她刚才进屋后,见到沙发上的情景,登时感到进退两难,犹豫了一番,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打算不惊动两人,悄悄溜进卧室,却因为心慌意乱,一时不慎,苹果滚落一地,鬼使神差般,她踩到了脚下的苹果,身体失去平衡,竟然跌了一跤。

    见王思宇回头望过来,眼里露出惊诧的目光,李青梅羞愧难当,赶忙站了起来,弯腰拾起几个苹果,一路小跑进了卧室,坐在床上,怔怔地发呆,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沙发上的两人也狼狈到了极点,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王思宇抬起头,望着卧室的方向,心情有些低落,点了一根烟,愁眉苦脸地抽了起来。

    经过一番雨露滋润,李青璇如同风雨过后的海棠,更加显得娇艳欲滴,妩媚动人,她咬着粉唇,勾了王思宇的脖子,咯咯地笑了起来,眸中闪过促狭的笑意,喘息良久,她伸出芊芊玉指,抚摸着王思宇的面颊,柔声道:“老公,别怕,你先老实呆着,看会儿电视,我去和姐姐聊会,没关系的,都是自家人,看了就看了,别太在意呢!”

    “去吧,我没事。”王思宇点点头,摸起遥控器,拨了几个台,就呆呆地盯着屏幕,脑子里面乱哄哄的,尴尬之余,也有些内疚,看了刚才李青梅楚楚可怜的模样,愈发觉得对不起人家。

    可事已至此,除了硬着头皮死撑,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至于姐妹同床,共享齐人之福,是决计不敢奢望的,即便想想,都觉得充满了罪恶感,当然了,主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姐妹一起做这种事情,应该会更加难堪。

    “怎么想到这里了?”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把遥控器丢下,暗自提醒自己,以后那本《艳史通鉴》还是少看为妙,免得中毒太深,潜移默化间,倒真把自己变成了西门大官人,那可大大不妙了。

    李青璇去了浴室,几分钟后,红着脸进了卧室,来到床边,抱着姐姐咯咯地笑了起来,半晌,才撅着嘴巴抱怨道:“姐,你咋突然回来了,连个电话也不打,这不是搞突然袭击吗?哪有你这样的,讨厌!”

    李青梅抿嘴一笑,悄声道:“教授生病,明儿的培训课程临时取消了,她们要去游长城,我懒得动,就想回来看看你,没想到你们两人这么能疯,放着好好的床不用,却跑沙发上折腾,也不嫌丢人!”

    李青璇嘟了小嘴,不以为然地道:“姐,老土了吧?总在床上多没劲啊,偶尔换个地方能增加情调,人家现在都流行到车里去玩呢,要的就是那种刺激的感觉!”

    李青梅一阵脸红心热,有些心虚地瞟了她一眼,恨恨地道:“死丫头,到京城没几年,就变得这样没羞没臊了,去车里能刺激到哪里去,还不都一样!”

    李青璇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抿嘴道:“姐,你啊,真是该经常出来转转,总在小地方呆着,思想都跟不上时代了。”

    李青梅‘呸’了一声,红着脸道:“时代再怎么发展,也没有哪个像你那样,来了人都不肯停,还在那里大喊大叫的。”

    李青璇‘扑哧’一笑,拉了姐姐的胳膊,撒娇般地道:“姐,人家不是忍不住嘛,都怪那傻小子,喊停下,他就是不肯,反而像小老虎似的,把人家弄得没了主意,也只好那样了呗!”

    李青梅啐了一口,悄声道:“去,去,别在姐面前唠叨了,快去陪你的真命天子吧,不用管我。”

    李青璇拂了拂秀发,腻声道:“姐,你也过去说会话吧,你妹夫都不好意思了,在外面闷头吸烟。”

    李青梅哼了一声,别过俏脸,蹙眉道:“他也知道不好意思,哼,你先出去吧,我等等再过去。”

    李青璇点点头,眉花眼笑地道:“姐,那你快点,一会咱们打会儿扑克。”

    李青梅呆呆地坐在床上,见妹妹推门走了出去,缓缓下了地,站在镜子前,梳理了秀发,又拉了拉裙子,走到门边,把房门拉开一条缝,悄悄向外望去,发现妹妹已经坐在王思宇的大腿上,正在撒娇,她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涌上心头,不知是什么滋味。

    过了许久,她才轻吁了口气,推门走了出去,来到沙发边,坐在李青璇的右侧,笑吟吟地道:“王书记,现在咱们可是一家人了,真没有想到,我那个神秘的妹夫,居然是你。”

    王思宇咳咳地咳嗽了几声,有些尴尬地道:“是啊,青梅姐,真是造化弄人啊,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李青璇却摇着身子,转过头来,伸出两只白嫩的手指,捏着王思宇的鼻子,似笑非笑地道:“老公,干嘛说得那么勉强,什么叫没想到啊?你不是说了嘛,当初看到我第一眼时,就已经喜欢上人家了。”

    王思宇苦笑着咧了咧嘴,含糊地敷衍道:“是啊,这不矛盾,喜欢是喜欢,但没想到后来能成。”

    李青梅低了头,望着一双纤巧的玉足,悄声道:“说起来,我还算是半个媒人,要不是我请你照顾妹妹,你们两人还未必能走到一起。”

    王思宇转过头,望着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心中百感交集,柔声道:“青梅姐,真是要感谢你。”

    李青梅摆了摆手,轻笑道:“感谢就不用了,以后记得对青璇好些,她从小娇生惯养的,有些不懂事,以后难免会做错事,你要迁就着她点。”

    王思宇默然半晌,点头道:“放心,青梅姐,我会对青璇好的,好一辈子。”

    “真肉麻,不过我喜欢!”李青璇咯咯一笑,捧着王思宇的脸颊,‘吧嗒’亲了一口,转头望向姐姐,笑着道:“姐,你都不知道,小宇可能打架了,当初魏天缠着我的时候,他三拳两脚,就把那家伙打跑了,当时我都看傻眼了。”

    李青梅淡淡一笑,摸起水果刀,削了个苹果,递给妹妹,柔声道:“好啦,都说过好几遍了,知道你老公英明神武,跟着他有安全感。”

    李青璇接过苹果,咬了一口,又送到王思宇的嘴边,喂他吃了一口,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抿嘴笑道:“是啊,我就很欣赏他身上的匪气,有男人味。”

    李青梅白了她一眼,撇嘴道:“别夸了,瞧把你得意的,早点休息吧,别耽误了录制节目。”

    李青璇咬着苹果,摇头道:“不怕,明儿就半天的活,下午咱们去逛商场。”

    李青梅摇摇头,眸中闪过一丝失落,淡淡地道:“还是你们两人去吧,我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一起去,应该给青梅姐买几样礼物的。”

    “懂事!”李青璇把苹果核丢掉,伸出纤白玉指,哈了口气,在他头上弹了个爆栗,起身摸了扑克牌,笑嘻嘻地道:“姐,过来玩斗地主,家里平时都没人,你们能来,我太开心了!”

    三人打了半个小时的牌,聊了些青羊县的事情,青羊现在的人事变化也很大,原县委书记粟远山已经被调到市里,任人大副主任,市委书记项中原的心腹爱将,也是团派出身的干部,原青羊县县长马纲纪顶了上去,成了新班子的一把手。

    昔日的几位下属,干得都还不错,尤其是谢荣庭,已经当上了常务副县长,他协助新任县长,把政府方面的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深得马纲纪欣赏,青羊县现在算是政通人和,经济发展很快。

    王思宇有些心不在焉,只听了个大概,借着打牌的机会,总在偷偷瞄着李青梅,而李青梅也有所察觉,心慌意乱间,打错了几次牌,她抬腕看下表,见已经快到夜里十点钟了,就打了哈欠,把牌一丢,笑着道:“不成了,我现在困得厉害,要回屋休息了。”

    李青璇也丢了牌,坐到王思宇的腿上,撒娇般地道:“老公,我也困了,抱我去睡觉。”

    “好,走吧,小宝贝。”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伸手抱了李青璇,缓缓回到房间,两人躺在床上,又腻了好一会,李青璇才枕了她的胳膊,香甜地睡了过去。

    王思宇却失眠了,望着她那甜美安静的俏脸,心中却想着隔壁的李青梅,也想起了在青羊的那些日子,一桩桩,一件件,都在眼前闪过,就像昨天刚刚发生过的一样,然而,时过境迁,无论是李青璇,还是王思宇,都已经有了太多的改变,李青梅呢?她变了吗?她现在一定很伤心吧?

    翻来覆去,折腾到凌晨一点多钟,仍然全无睡意,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悄悄把胳膊抽了出来,掀开被角,蹑手蹑脚地下了地,推开房门,摸黑来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闷头吸了起来,暗夜中,烟头明明灭灭,淡淡的烟雾从嘴边升起,飘渺而迷离。

    几分钟后,王思宇叹了口气,把烟掐灭,走到李青梅的房间门口,用手抚摸着门板,站立良久,转身回了房间,重新钻进被窝,刚刚躺下,李青璇就伸出双手,抱着他的胳膊,蠕动着小嘴,呓语般地说了几句话,就安静下来,王思宇微微一笑,细心地帮她掖好被角,拥着她,闭了眼睛,没过多久,也进入了梦乡。

    就在此时,隔壁的房门被轻轻推开,李青梅悄悄走了出来,也坐到了沙发上,伸手从烟灰缸中摸起那半截烟头,拿到鼻端嗅了嗅,有些伤感地笑了笑,就把烟头放了回去,双手捧腮,呆坐半晌,自怨自艾地叹了口气,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望着京城的夜景,一动不动,仿佛有些痴了。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悠悠醒来,伸手向旁边摸了摸,却空无一人,他踢开被子,抱着枕头又睡了半个小时,终于睁开眼睛,穿了衣服,推门走了出去,进了浴室,洗漱完毕,就慢悠悠地来到厨房,见早餐都摆在桌上,李青梅正站在阳台的椅子上,把洗好的衣服挂在晾衣杆上。

    王思宇走了过去,伸手从盆里摸起床单,递了上去,柔声道:“青梅,晚上睡得还好吗?”

    李青梅接过床单,踮起脚尖,把床单搭好,抖落了几下,停了手,拂了拂秀发,淡淡地道:“还好,小区很安静,不像宾馆那边,下面的ktv里很闹,总有人唱到后半夜。”

    王思宇仰头望着她,悄声道:“青梅,有喜欢去的地方吗?下午咱们一起去逛逛。”

    李青梅沉默了半晌,下了椅子,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摇头道:“不用了,我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去忙,这就走了,等青璇回来,你和她讲下吧。”

    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柔声道:“青梅,别急,附近有家台球厅,我们一会去转转。”

    “抱歉,我很多年都不打台球了。”李青梅凄然一笑,端起红色的塑料盆,低头向回走去。

    王思宇心中难过,从后面抱了她,轻声道:“青梅,在恨我吗?”

    李青梅娇躯一颤,咬了嘴唇,柔声道:“小宇,我不恨你,快松手吧。”

    王思宇闭了眼睛,悄声道:“青梅,是我的错。”

    “咣当!”盆子从手中掉落,李青梅双手掩面,嘤嘤哭了起来,连连摇头道:“我没有恨,更没后悔和你好过,我只是嫉妒,嫉妒别人的命好。”

    王思宇没有吭声,而是搬过她的身子,用力吻了下去,李青梅热烈地回应着,双手在他后背上轻轻抓挠着,在一阵窒息般的眩晕中,两人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客厅,气喘吁吁地剥着对方的衣服,几分钟后,就纠缠在一起,晃动了起来。

    “小宇,我们……疯了吗?”李青梅双颊潮.红,扶着梳妆台的桌面,盯着镜子里,地板上凌乱的衣服,和一丝不挂的两人,哆哆嗦嗦地道。

    “疯就疯吧!”王思宇伸出双手,捉了那双光洁圆润的玉臂,发力撞击过去。

    李青梅咬着嘴唇,忍耐半晌,终于控制不住,‘依依呀呀’地叫了起来,没过多久,就已经乌发纷飞,醉眼迷离,盯着镜中那张年轻帅气的脸庞,扭动着酥软香滑的娇躯,仓惶叫道:“呜呜呜,死啦,要死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