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章 火坑

第九十章 火坑2017-11-9 13:5:5Ctrl+D 收藏本站

    第482节    第九十章      火坑

    接下来几天,在财叔的陪伴下,王思宇马不停蹄,分别拜会了京城的大佬们,耳闻目睹之下,切身体会到了于系可怕的实力。

    尽管这些年来,因为变相*了多项重大措施,被贴上了保守派的标签,于系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在一些省份也受到各派系的打压,实力大不如往昔,但在京城的根基却极为牢固,其影响力也早已渗透到政治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和其他派系一样,于系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甚至有些德高望重的退休高官,对于春雷近几年的表现颇不满意,给予了尖锐的批评,虽然觉得有些尴尬,王思宇还是微笑着倾听了对方的意见,表示愿意把信息反馈回去。

    面对一些大佬考校性的提问,他表现得非常坦率,对于熟悉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于拿捏不准的,则据实相告,虚心讨教,态度非常诚恳,绝没有半点敷衍了事,蒙混过关的意味。

    几天的走访下来,效果居然还不错,于春雷接了十几个电话,大感欣慰,晚上回来之后,特意到王思宇的房间里坐了半个小时,和他讲了自己当年拜访长辈们时的一些糗事。

    其中最为难堪的,是于春雷一时不慎,草率地回答了一个敏感问题,本以为对方不会较真,没有想到,居然被当场呵斥,那位于系大佬丝毫不讲情面,竟拿手指着他的鼻子,足足质问了五分钟,搞得他面红耳赤,无言以对,当场就没有下来台,回到家后,觉得委屈,险些哭了鼻子。

    王思宇听了,也不禁莞尔,世人只见高官光鲜的一面,却极少会想到,他们在年轻时,也和普通人一样,有着相似的遭遇和挫折,甚至直到位高权重,仍然记忆如新,耿耿于怀。

    不过,挑选派系内的接班人选,责任重大,大佬们难免会严格把关,即便有时吹毛求疵,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不仅仅关系到派系内官员的荣辱沉浮,也会间接影响到许多国计民生的问题,自然要小心谨慎,不能有半点差池。

    从于春雷满意的表情上来分析,王思宇给自己打了七十分,知道出场秀还不赖,基本赢得了大佬们的认可,当然,这也离不开财叔的帮助,如果没有他在旁边提点,帮忙备足功课,王思宇也没有顺利过关的把握,毕竟那些人,大都是官场上成了精的人物,道行极深,往往只通过一句话,就能把人看到骨子里。

    于春雷离开后,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这些日子,于系如此高调,大张旗鼓地为他造势,想必也惊动了许多人,外面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会对他这位于家接班人格外留意,也许,从今以后,他舒服惬意的日子就要一去不复返了,一举一动,都会落入有心人的眼底。

    这也更加坐实了他先前的怀疑,自己去渭北任职,应该是个诱饵,用以转移视线,于春雷的下一步棋,必然会落到其他地方,根据他的猜测,华中的可能性会大些。

    不过,既然他们没有把话挑明,王思宇也乐于装糊涂,到渭北去狙击唐家那位,难度可谓不小,如果再加上那位闻名已久的陈启明,几乎是必败之局,若是情况恶化,身败名裂也是极有可能的。

    冲了热水澡后,王思宇披了睡衣,回到沙发上,摸起一叠资料,开始研究他的对手来。

    资料上,唐卫国的履历极为光鲜,北大博士学位,在军委办公厅中央办公厅任职一年后,到南方某省份挂职任县委书记,两年之内,通过招商引资,当地经济增速翻了七倍,成为闻名遐迩的明星书记。

    虽然,这光环背后,也有着唐系的大力投入,但不可否认,唐卫国还是极有才干的,他从县委书记的任上,回到团中央,过渡了半年,再次回到渭北,就成了省会城市,洛水市的纪委书记。

    而在他亲自运作下,唐陈两家初次联手,搞出一个震惊全国的李浩辰案,险些将于家在渭北的势力连根拔起,此案过后,唐卫国出任洛水市的市长,仕途前景一片光明。

    至于陈启明,就更不用说了,当年他做县长时,就在大家一窝蜂地搞改革时,他却逆势而动,反而搞起了大集体试点,在常人看来,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然而,就在别人的冷嘲热讽当中,他居然搞成了,使得国内某村‘提前进入**初级阶段’,单从这点,就知道这位政坛新星有多么可怕。

    而到魔都赴任后,他更是干得风生水起,居然能够拉起一班人马,在吴家的后院发起了挑战,即便是吴老爷子,也不敢大意,因此放弃宿怨,和于家合作,找到了他隐瞒突发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证据,这才和陈家人谈判,以很客气的方式,将这位陈系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请出魔都。

    没想到,陈启明也要调到渭北,而且有望成为省委组织部长,在一众太子当中,他已经率先杀出,成了一马当先的领军人物,如果能保持住这样的上升势头,只怕将来问鼎中南海,也是极有可能的。

    而且,这两位都有个共同特点,他们两人都和军队的宁家有关,一个娶了大姐宁露为妻,另一位则是宁雪的男朋友,这让王思宇倒也动了心思,若是能带着宁霜到渭北赴任,那就真热闹了。

    不过,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宁家大小姐各个心高气傲,宁霜在和他接触时,也没有表现出半点的青睐之意,而王思宇虽然色胆包天,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宁家人,那简直是自讨没趣。

    在某些私下场合,宁家都快成总参的代名词了,更是军队里鹰派的总后台,除了军委有数几个老军头外,已经没人能和他们掰手腕了。

    王思宇摸着材料看了又看,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虽然也有争雄之心,但直觉告诉他,还是留在华西更安全,也更加滋润一些,有软柿子可捏,谁还总想着去碰硬茬子?

    当然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再推三阻四的,就显得矫情了。

    并且,更让他担心的是,近些年,每每到了换届之时,都会有声名显赫的高官落马,这已经成了官场铁律,虽然还有两年时间,但种种迹象表明,京城市委书记于春雷,隐隐成了目标之一,这是他无法忍受的,无论如何,他都要尽最大可能,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

    今后两年,将是国内政坛最不平静的两年,各方角力将达到白热化的程度,尤其是那些有望出线的封疆大吏,都在挖空心思,准备最后的冲刺,争取在围追堵截之下,脱颖而出,成为各派系的带头人,或者是代言人,从而主导国内政局的走向,失败者中,注定有人难以全身而退。

    正叼着半截烟头,皱眉沉思间,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王思宇摸起手机,接通之后,微笑道:“老婆,现在怎么样了?”

    张倩影叹了口气,幽幽道:“小宇,她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已经瘦得不像样子了,天天要打吊瓶,最大的问题是,她也不肯配合治疗,现在情绪非常不稳定,离不了人。”

    王思宇点点头,试探着问道:“小影,她家里人没来吗?”

    张倩影摸着手机走到窗前,小声道:“小宇,她家里的情况有些复杂,母亲去世后,父亲又娶了年轻女人,她养母为人很刻薄,自从可儿成年之后,两家人就极少来往,她只是定期给家里汇些钱,却从不回去探望,老三去世的事情,到现在还瞒着呢,家里人并不知情。”

    想起葬礼那天,胡可儿在灵堂里哀婉可怜的模样,王思宇也有些同情,就跷起二郎腿,点头道:“小影,那你还是专心照料她吧,不用管我这边,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要调到渭北了,那里离京城近,我会经常回来看你。”

    张倩影倒吃了一惊,有些担心地道:“渭北?那边好像不太好,据说老三去了以后,情绪就一直很低落,他以前很少吸烟的,可去了渭北,每次回到家里,都坐在书房里闷头吸烟,那边就是个火坑,你怎么会想着往里跳?”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小影,这个火坑是绕不过去的,现在跳进去,就是为了以后能够爬出来。”

    张倩影蹙起秀眉,忧心忡忡地道:“小宇,你可要想好了,在华西干得顺风顺水,万一换了环境,感到不适应,再想回去可就晚了。”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放心吧,我考虑好了,真金不怕火炼,这个坑必须要跳,如果经不住考验,就证明我没有从政的天分,到时就提前退休,带着你们几人周游世界,享受人生。”

    张倩影咯咯地笑了起来,抿嘴道:“你才多大啊,你想着退休,真没出息!别忘了,以前可答应过我,无论如何,都要成为爷爷那样的大人物。”

    王思宇咧了咧嘴,愁眉苦脸地道:“好吧,我尽力好了,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种事情要靠机缘,勉强不得的。”

    张倩影‘嗯’了一声,悄声道:“小宇,真是奇怪,出事那天,老三媳妇好像有预感,总是心神不宁的,居然不小心,把花瓶都碰倒了,弄得满地都是碎片。”

    王思宇点点头,叹息道:“是有心灵感应吧?有些东西确实解释不清,挺神秘的。”

    两人聊了一会,挂断电话后,张倩影又回到卧室,陪着胡可儿聊天,安抚她的情绪,又洗了毛巾,拧干后,敷在她的额头上,两人相交日久,感情也逐渐加深,出了这种事情,她也跟着上火,几天都没有吃好饭,也清减了许多。

    王思宇关了灯,上.床趟下,盘算着很快就要离开,也该去看小妹子了,他摸出手机,给方晶发了短信:“小晶妹妹,想哥哥了没有?”

    等了足足一刻钟的功夫,方晶的短信才姗姗来迟:“想了,小宇哥哥,你先等等,我在下副本,二十分钟之后才能出来。”

    王思宇登时无语,摸了鼻子笑笑,知道小家伙还在玩网游,就闭了眼睛,继续想着头痛的问题。

    既然答应了离开华西,到渭北发展,那就意味着,以后回去的可能性极为微小了,接下来,就要陆续把华西的女人们带过来,这就会出现两个难题,一是会不会被人利用,成为攻击自己的目标。

    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虽然不能致命,但若是女人们受到威胁,也会让他感到不安,另外就是,这些莺莺燕燕间能否和睦相处,会不会出现争风吃醋的问题,有时候,管理十几个情妇的难度,不亚于管理一座城市。

    仔细想来,这些女人中最为宽宏大量的,当属张倩影了,即便是这样,王思宇也不确定,她真的能够不介意,虽然上次酒后,她很配合地玩了一次双.飞,可在内心深处,恐怕也是有些芥蒂的。

    就像这次,也不能排除她以照顾胡可儿为借口,故意冷落自己,总之,女人的心思最为复杂,很难猜测。

    正沉思间,手机铃声响起,接通后,耳边传来方晶的抱怨声:“讨厌死了,小宇哥哥,就因为急着出来,刚才没引好怪,我们团灭了,她们都在怪我呢!”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小晶,练到多少级了?”

    方晶嘻嘻一笑,得意地道:“魔女小晶已经满级了,潮男小宇才三十级,我最近正在抓紧带呢!”

    王思宇有些无语,苦笑着道:“小晶,游戏而已,别太投入了,小心考试挂科。”

    方晶吐了下舌头,眨着眼睛,俏皮地道:“不会的啦,功课都能跟得上。”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小晶,过几天小宇哥哥去看你,想要什么礼物?”

    “想要……”方晶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忽地笑了起来,娇声道:“小宇哥哥,你要是来了,就带我去骑马吧,听说西郊的骑马俱乐部很好玩,我们到时就去那玩,然后你陪我一起练级。”

    王思宇摸了摸鼻子,点头道:“好吧,那就这么说定了,周末上午,小宇哥哥就去接你,咱们去玩赛马!”

    “真的?”方晶张大了嘴巴,吃惊地道。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那太好了,小宇哥哥,人家都想死你了!”方晶吧嗒一口,亲了下手机,撒娇般地道,黑夜之中,她笑靥如花,眸光如钻石般闪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