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三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九十三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2017-11-9 13:5:9Ctrl+D 收藏本站

    第485节    第九十三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黑色吊带背心,配着浅色牛仔裤,白兰色旅游鞋,宁露一身简单随意的装束,却显得异常优雅,这位舞台上光彩夺目的军旅歌星,在飞机上更像是矜持典雅的邻家少妇,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高贵的气息,对于任何男人来讲,那种味道都是致命的诱惑。

    王思宇把报纸翻得哗哗响,眼角的余光却落在她圆润的肩头,纤巧的锁骨上,以他资深美女鉴定家的身份,完全可以确定,身边这位宁家大小姐,堪称完美无瑕,简直是一件活色生香的艺术珍品,绝对值得拥有。

    “陈启明啊陈启明,你算是捡到宝贝了!”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把报纸叠好,放回原位,眯着眼睛,羡慕起那位素未谋面的陈家少爷来。

    不出意外,未来的几十年间,陈启明唐卫国两人,将会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而对于那两位厉害角色,王思宇全无胜算,他非常清楚,要想在渭北的第一次碰撞中取得优势,就必须在陈唐两人间打下楔子,尽全力破坏两家的联盟,否则,自己一定输得很惨。

    这个楔子会非常难找,两家合作的大方向已经确立,还都和宁家有联姻关系,这种同盟关系的基石是很难撼动的,单从陈启明离开魔都后,首选的目标就是渭北,便可以推断出,陈家并没有停止向于系进攻的意图,也许,在缓和一段时间后,会有更新的动作。

    更加值得玩味的是,在这期间,吴家是否玩了过河拆桥的把戏,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只要陈启明离开魔都,吴家完全可以帮助他迅速把窟窿补上,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反手去对付老宿敌于家,这种手段虽然阴狠下作,但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高层政治,往往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顷刻间,就会出现截然相反的局面,只要能换来足够的利益,没什么是不能出卖的,不过王思宇也没有过分担心,于春雷心沉似水,波澜不惊,想必已经有了对策,若论心智与政治手腕,这位京城市委书记自然不会输给旁人。

    能够成为一方大员,哪位不是久经考验的?单单这二三十年间,政坛的风云变幻,宦海沉浮,不知让多少人黯然出局,甚至锒铛入狱,现存的派系首脑,大都是玩弄权术的行家里手,加之下面幕僚云集,人才济济,没有哪个会轻易被人阴死,这也是几大势力能够分庭抗礼的重要原因。

    虽然不清楚宁露此行目的,但王思宇敏锐地察觉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能和这位宁家大小姐搭上线,将有助于今后与陈启明打交道,若是能够在两人之间,建立起官场之外的某种联系,或许会起到意想不到效果。

    “也许,陈启明身上最大的弱点,就是这位温柔端庄的美艳少妇了。”王思宇经过一番思忖,终于把生理需求和政治需求这两样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成功地对立统一了起来,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依旧保持着一份镇静,没有主动搭讪,而是耐心寻找机会。

    十几分钟后,飞机逐渐平稳起来,一位空姐走了过来,先是为每位乘客递上热毛巾,又将水果沙拉豆皮寿司等点心端了过来,为了体现对旅客的尊敬,空姐脸上一直带着明媚的笑意,半蹲着进行服务,这是头等舱超高的票价,能够带来的优质享受之一。

    小点心吃完后,很快又上了主餐,因为是从京城始发,所以菜肴更多体现了首都特色,包括全聚德烤鸭烤麸甜羹盖浇饭等中餐,还有鱼子酱哈根达斯冰激凌蛋糕和各种芝士,王思宇很绅士地帮助空姐,把菜肴递给旁边的宁露,宁露连声致谢,丝毫没有半点明星的架子,这更加赢得了王思宇的好感。

    用餐之后,服务员又将饮料送过来,似乎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宁露站了起来,走到空姐身边,接过一杯清水,正当她要转身的刹那间,王思宇似是不经意地伸出右脚,宁露脚下拌蒜,身子一晃,把杯中水都泼了出去,恰恰洒在王思宇的脸上。

    而就在这时,飞机遭遇了强气流,在空中剧烈地抖动了起来,机舱里的人东倒西歪,都有些控制不住身体的平衡,那位空姐更是身体失去了平衡,抱着宁露,一屁股坐到了王思宇的怀里,却仍在镇定地喊道:“旅客朋友们,请不要慌乱,大家坐在原来的位置,系好安全带,不要在过道走动,马上就好。”

    仓促间,王思宇一手揽了空姐的纤腰,一手抱住宁露柔嫩的小腹,帮两人维持住平衡,在剧烈的颠簸之中,身子摇来晃去,心中不禁有些懊恼,早知道会遇到这等状况,刚才倒不用枉做小人了,只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集中在空姐的翘.臀,和手掌下,宁露滑腻的肌肤上,闭了眼睛,体味着一股麻酥.酥的感觉,和微微的战栗,醺然欲醉。

    约莫两三分钟后,飞机终于恢复了平稳,两个漂亮女人都红了脸,先后站起来,宁露回到座位上,整理了有些凌乱的衣服,转头望着一脸无辜的王思宇,有些尴尬地道:“对不起,先生,真是抱歉,我太不小心了。”

    王思宇伸出右手,在湿漉.漉的脸上抹了一把,揉着发麻的双腿,脸上露出诚挚的笑容,轻声道:“没关系,宁小姐,这只是一场意外。”

    空姐赶忙取了干净毛巾,递了过来,用异样的眼神瞟了他一眼,抿嘴笑着不吭声,王思宇有些心虚,赶忙说了声谢谢,擦了把脸,随后跷起二郎腿,把头转向宁露,微笑道:“宁小姐,您是到华西演出吗?”

    宁露系好安全带,侧过身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他,柔声道:“不是演出,而是为一部电视剧唱主题曲,顺便拜访一位长辈。”

    王思宇睁大了眼睛,吃惊地道:“华西台这样厉害,连您这样的明星也能请到?”

    宁露拂了拂秀发,唇边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柔声道:“这部电视剧和家里的长辈有关,几十年前,爷爷曾经在华西打过游击战,腿上落下了残疾,他对华西感情很深,这部电视剧,就是以他为原型拍摄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道:“怪不得呢,以前只在春晚上看到您的演出,外边都说,您从来不参加商业性活动。”

    宁露莞尔一笑,柔声道:“最近几年确实很少演出,主要是新人辈出,观众也不太喜欢我们了。”

    王思宇连连摆手,微笑道:“您太谦虚了,我们都是您的忠实歌迷。”

    宁露粉唇微抿,嘴角勾出迷人的笑意,谦虚地道:“还要感谢大家的厚爱。”

    王思宇虽然正襟危坐,但斜眼瞄去,见她笑靥如花,娇艳动人,不禁怦然心动,却依旧沉稳地道:“宁小姐,您以前来过华西吗?”

    宁露把目光投向窗外,望着机舱外的苍茫云海,湛湛蓝天,悠然道:“来过一次,不过是很小的时候,记得在隐湖边上跑,还跌了一跤,当时把眼睛都哭肿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宁小姐,不介意我向媒体爆料吧?”

    宁露转头看了他一眼,拿手掩住嘴唇,轻笑道:“最好不要提,有些媒体总喜欢掐头去尾,断章取义,到时发出来是什么样子,谁都不清楚了。”

    “是啊,现在的媒体,还真不可靠。”王思宇瞄着火候差不多了,就试探着问道:“宁小姐,冒昧地问一句,您以前听说过闵江吗?”

    宁露轻轻点头,微笑道:“好像也是华西的一个地级市,不过没去过。”

    王思宇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摇头道:“可惜了,闵江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宁小姐,以后有机会,希望您能够到闵江转一转,也能帮我们拉动下旅游业。”

    宁露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先生,您是闵江人?”

    王思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点头道:“算是吧,我在闵江工作,那里七月份要举办旅游文化节,想邀请央视的栏目组过来录制节目,如果您这样的大明星能够参加,必然会带来极高的关注度。”

    宁露转过头,有些诧异地望着他,轻声道:“在政府部门工作?”

    王思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不暴露身份,就没有递名片,而是含糊地道:“是啊,我这次就是去京城跑这件事,不过央视的门槛太高,连导演本人都没见到面,就灰溜溜地回来了,只怕要被领导批评了。”

    宁露点点头,同情地望了他一眼,悄声道:“哪个栏目组?”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唱响未来’,那个栏目非常火爆,档期已经安排满了,搞不好,我们策划的走进闵江节目要泡汤了,如果是省台来搞,效果就差太多了。”

    宁露妩媚地一笑,柔声道:“别泄气,会有转机的,只要你心中的灯塔还在,就一定会有奇迹出现。”

    王思宇脸上露出质朴的笑容,伸出右手,虔诚地划了个十字架,嘴唇微动,半晌,才微笑道:“宁小姐,您说的对,奇迹一定会出现的,我聆听到了主的声音,它就在头顶。”

    宁露会心地一笑,想了想,翻开手中的书,摸出签字笔,在扉页上写了一行英文,随后署上英文名字,递了过来,真诚地道:“先生,刚才真是不好意思,这本书送给您,留个纪念吧。”

    王思宇忙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接过那本英文版的荒漠甘泉,翻开书页,瞟了一眼,却见一行漂亮的英文书法,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无需焦虑,更不必怀疑,上主掌管一切,而且他从不会失败,我尊敬的朋友,愿天父和基督,赐给你恩宠及平安。”

    王思宇心头一震,暗自揣测,对方极有可能是不折不扣的基督徒,但他没有表现出异常,而是讪讪一笑,结结巴巴地读了几声,就苦笑着道:“抱歉,宁小姐,我英文基础很差,都不知这句是什么意思。”

    宁露嫣然一笑,温柔地注视着他,悄声道:“不必去理解字面的意思,你心中的灯塔,既然能够照亮过去未来,也自会解开其中谜团。”

    王思宇做出似懂非懂的样子,沉思半晌,忽地展颜笑道:“宁小姐,这是我收到最珍贵的礼物了,非常感谢。”

    “不客气。”宁露轻轻拂动下秀发,有些娇慵地斜倚在窗边,目光投向机舱外,望着远处一轮红日,脸上现出一抹温馨的笑意,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她缓缓闭上眼睛,颤动着睫毛,似乎已经进入梦乡。

    几分钟后,空姐微笑着走了过来,将过道两边的帘幕放下,舱内的光线暗淡下来,周围一片安静,王思宇抱着那本书,却在暗自惋惜,若不是怕过早暴露身份,刚才邀请对方出任闵江市的旅游形象大使,应该还有进一步接触的机会,而此时再去搭讪,已然晚了。

    两人在飞机上的邂逅,就将以这种方式结束,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身处万米高空,人似乎很容易发困,昏昏沉沉间,王思宇也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外面已是漆黑一片,十几分钟后,耳膜有些发紧,飞机在轰鸣中缓缓坠下,透过窗口,已然能望到玉州城中灯火通明的景象,而窗边的宁露却似乎睡得格外香甜,那张美轮美奂的俏脸上,还带着明媚的笑意。

    飞机停稳后,旅客们纷纷站起,排队向下走去,王思宇跟在宁露的身后,来到机舱门口,向外望去,却猛然看到省委文书记的秘书,手里捧着一大丛鲜花,正站在不远处,向这边频频招手。

    他微微皱眉,猛然醒悟,宁露口中的长辈,大概就是文书记了,也只有这位封疆大吏,才有可能和宁家人相熟。

    为了免得节外生枝,他刻意停留了几分钟,等一大群人簇拥着宁露向外走去,他才缓缓下了飞机,望着众人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轻声道:“我尊敬的朋友,咱们还会再见面的,不是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