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四章 资料

第九十四章 资料2017-11-9 13:5:10Ctrl+D 收藏本站

    第486节    第九十四章    资料

    来到廖景卿家楼下,忽地发现,银白色的锐志车边,停靠着一辆红色千里马,王思宇登时喜得心花怒放,背着包匆匆上楼,敲开了廖景卿家的房门。

    叶小蕾打开房门,见王思宇站在门口,不禁感到有些意外,也有些不自在,她拂了拂秀发,眼波如水地瞟了他一眼,诧异地道:“小宇,你怎么回来啦?”

    “怎么,不欢迎?”王思宇眨了眨眼睛,悄悄送了个秋波过去,面前的叶小蕾,上身穿着紧身白衬衫,下面穿着黑色套筒群,小腿上套着肉色丝袜,依旧是办公室ol的打扮,显得格外端庄秀美。

    叶小蕾俏脸绯红,瞪了他一眼,抿嘴笑道:“哪敢不欢迎呢,大少爷,快进来吧,景卿在给瑶瑶洗澡。”

    王思宇微微一笑,趁着叶小蕾转身的功夫,伸手在她浑圆的香.臀上捏了一把,悄声道:“小蕾阿姨,一会咱们也去洗澡。”

    叶小蕾又羞又恼,耳根红透,啐了一口,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扭着腰.臀奔回沙发边,转过身子,向浴室的方向瞄了一眼,心中稍定,面色一沉,用手指着王思宇,嘴唇微动:“小宇,不许胡闹!”

    王思宇呵呵一笑,点点头,换了拖鞋,也走了过去,把皮包放在茶几边,拉开锁链,从里面掏出一样样礼物,摆在茶几的托盘边,随后打开红色的首饰盒,从里面取出一枚漂亮的白金钻戒,放在掌心中,送了过去,柔声道:“小蕾阿姨,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叶小蕾低头望去,见那枚戒指做工精美,上面的菱形花瓣晶莹剔透,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心中有些喜爱,却叹了口气,把脸别过一边,摆手道:“我不喜欢,拿去送别人好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站了起来,拉过她纤巧莹润的右手,把戒指套在那根白嫩纤长的无名指上,柔声道:“小蕾阿姨,真漂亮。”

    叶小蕾哼了一声,抽回温软的柔夷,曲指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向浴室的方向努努嘴,压低声音,没好气地道:“臭小子,想害死我吗?”

    王思宇抬手揉着额头,嘿嘿地笑了起来,摇头道:“没事,别太紧张了。”

    “你啊……唉,我去泡茶。”叶小蕾粉面羞红,神色复杂地瞟了他一眼,就摸起茶几上的紫砂茶壶,转身去了厨房,站在餐桌边,摆弄着手指上那枚钻戒,脸上一阵阵地发烧,尴尬之余,又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心里竟然甜丝丝的。

    几分钟后,浴室的房门被推开,穿着花格子睡衣的瑶瑶欢呼着奔了过来,一头扎进王思宇的怀里,手脚并用,麻利地蹬上他的大腿,咯咯笑了起来,摇头晃脑地道:“舅舅,舅舅,快给我奖励,人家数学测验得了一百分呢!”

    王思宇哈哈一笑,低了头,在她娇嫩的小脸蛋亲了一口,就摸出一条精美的翡翠玉坠,挂在她的脖子上,又从包里翻出两套漂亮的花裙子,塞到瑶瑶怀里,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了拍,笑着道:“小宝贝,快去试试,看合不合身。”

    “噢,一定很漂亮的,人家最喜欢新衣服了!”瑶瑶笑嘻嘻地跳了下去,奔回卧室,把门关上,换了裙子,美滋滋地跑了出来,双手提着镂空的蕾丝裙摆,站在镜子前转来转去,惹得王思宇放声大笑。

    廖景卿推开浴室的房门,探出头来,梳理着湿漉漉的秀发,俏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的笑容,摇头道:“这孩子,真没办法。”

    叶小蕾抿嘴一笑,拿手指着瑶瑶,柔声道:“景卿,瑶瑶是个美人胚子,以后长大了,怕是比你还要漂亮。”

    廖景卿轻轻点头,笑着道:“小蕾阿姨,她现在就觉得自己是最漂亮的,哪里还用长大呢!”

    瑶瑶吐了下小舌头,跑到廖景卿身边,拉着她的胳膊,扭着身子撒娇道:“才不是呢,妈妈当然最漂亮啦,瑶瑶只是第二名。”

    廖景卿咯咯一笑,蹲了下来,用手指捏着瑶瑶尖尖的下颌,柔声道:“好啦,我的乖女儿才是真正的大美人,你就不用谦虚了。”

    “妈妈,妈妈,人家说的是实话,没有谦虚呢!”瑶瑶嘻嘻地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已经变成了弯弯的月芽。

    王思宇摸起一个心形首饰盒,招了招手,笑着道:“小宝贝,过来,把礼物给妈妈送去。”

    瑶瑶乐颠颠地跑了过来,抓起首饰盒,奔到廖景卿身边,笑嘻嘻地道:“妈妈,妈妈,舅舅送给你的礼物。”

    廖景卿接过首饰盒,打开后瞄了一眼,见是一条同心结的白金项链,不禁粉脸绯红,赶忙笑道:“差点忘了,小宇,前些天买了条领带,我这就去拿。”

    叶小蕾眼尖,见她神色异样,有些慌张地奔回卧室,心里‘咯噔’一下,就吃出味来,横了王思宇一眼,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悄声道:“还真是多情啊。”

    王思宇假装没有听到,只是低头喝茶,半晌,才咂巴着嘴,笑着道:“小蕾阿姨,这茶水味道不对,怎么有点发酸呢?”

    叶小蕾抿嘴一笑,斜睨着他,轻声道:“好端端的普洱茶,哪能吃出醋味来,多半是你味蕾出了问题。”

    王思宇点点头,把玩着茶杯,笑着道:“小蕾阿姨,那可能是搞错了。”

    瑶瑶奔了过来,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抢过杯子,尝了一小口,就吐着舌头道:“没酸,舅舅,茶水还是苦的,像汤药一样苦。”

    王思宇嘿嘿一笑,把瑶瑶抱了起来,捏着她粉雕玉琢的小脸蛋,轻声调侃道:“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啊?”

    瑶瑶却撇了撇嘴,有些不服气地道:“本来就没酸嘛,舅舅,不许说人家是小孩子,我都长大了呢!”

    叶小蕾也‘扑哧’一笑,起身走到梳妆台边,拉了椅子坐下,伸出纤纤玉指,轻轻点着着粉腮,眸光闪亮,瞥了镜中的王思宇一眼,不知为什么,心里一阵阵地发慌,竟然‘咚咚’地跳了起来。

    廖景卿找了领带出来,走到沙发边坐下,轻声道:“小弟,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从果盘里摸了桔子,剥了一瓣,送到瑶瑶的小嘴里,笑着道:“还算顺利,不过有个消息要宣布,咱们要搬家了。”

    “搬家?”三人都是微微一愣,错愕地望着他。

    瑶瑶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道:“舅舅,搬到哪里呀?是去闵江吗?”

    王思宇轻轻摇头,做了鬼脸,笑着道:“是去渭北,那里靠近京城,到了周末,舅舅就可以领你去逛长城了!”

    “真的呀?”瑶瑶摸了小嘴,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眨着眼睛道:“舅舅,不许骗人,咱们什么时候搬走啊?”

    王思宇笑了笑,伸出食指,刮着她秀挺的鼻梁,轻声道:“小宝贝,别心急,可能还要等半年。”

    瑶瑶顿时没了精神,撅着嘴巴嘟囔道:“讨厌,还要那么久呢!”

    叶小蕾转过身子,蹙起秀眉,诧异地道:“小宇,要调走了吗?”

    王思宇轻轻点头,笑着道:“是啊,不出意外,可能要在那边扎根了,没个十年八年是回不来了。”

    叶小蕾微微一怔,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先带景卿去吧,这边的事情我来料理。”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皱眉道:“最好都过去,小蕾阿姨,公司这边应该问题不大吧?”

    叶小蕾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么大的公司,我可不能离开,要时时盯着才好。”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没必要,只要公司上了轨道,找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就好,我们只选好项目,搞资本运作,赚钱的事情,就由他们去操作。”

    叶小蕾却微微一笑,摆手道:“那不成,生意还是要亲自照看才好,不管事业做得多大,都不能当甩手掌柜的。”

    王思宇端起杯子,吹了口气,笑着道:“小蕾阿姨,你那是落后的观念,要及时纠正,不然企业永远做不大!”

    叶小蕾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道:“小宇,你们的观念到是新潮,可总在变化,前阵子媚儿还喊着,你要在隐湖边上买别墅,没过多久,这就要搬家了,幸亏我没有同意,不然又白折腾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淡淡地道:“买了也没关系,华西的房价不高,还要长几年。”

    叶小蕾蹙起秀眉,好奇地道:“小宇,国家不是三令五申要控制房价了吗?怎么还会长?”

    王思宇笑了笑,不无感慨地道:“除非能从根本上解决土地财政的问题,否则,任何措施都是徒劳的,现在很多地方上,都靠卖地过日子,一旦断.奶,会出乱子。”

    叶小蕾‘嗯’了一声,抿了嘴,不再说话,摸起一柄牛角梳子,缓缓地梳理着乌黑的秀发,水眸中闪过一丝落寞之色。

    廖景卿倚在沙发边,手里翻着一本杂志,有些娇慵地道:“小宇,国画院这边暂时也离不开人,小蕾阿姨够辛苦了,不要再麻烦她了,这样吧,你先过去,我们晚几年再去。”

    王思宇皱了皱眉,摇头道:“姐,还有半年时间,应该能安排妥当了,书画院找人照顾就好,你可以去管理京城的分院,那边市场更大,就这么定了吧。”

    廖景卿嘴唇微动,却没有说出声来,半晌,才叹了口气,点头道:“好吧,就听你的。”

    瑶瑶转过身子,伸出白嫩的小手,揪了王思宇的耳朵,神秘兮兮地道:“舅舅,没关系的,她们不肯去,我也会跟舅舅走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还是瑶瑶有良心,小宝贝,舅舅没白疼你一回。”

    廖景卿咯咯地笑了起来,柔声道:“小马屁精,快到妈妈这来,别缠着舅舅,让他早点回去休息吧。”

    瑶瑶撅了小嘴,把身子扭成了麻花,气呼呼地道:“不行,让舅舅在家里住。”

    王思宇拍了拍她的后背,笑着道:“小宝贝,听话,舅舅还有正经事要做。”

    瑶瑶‘喔’了一声,有些不情愿地跳了下去,独自进了卧室,‘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小家伙显然又生气了,发起了公主脾气。

    王思宇哑然失笑,和廖景卿闲聊了两句,就咳嗽一声,轻声道:“小蕾阿姨,这次到京城收获不小,找到了一些珍贵资料,咱们回去研究一下吧。”

    叶小蕾红了脸,呐呐地道:“小宇啊,你把资料留下吧,我晚上在这陪景卿,明儿上午再回去。”

    王思宇摆摆手,摇头道:“不行,明儿要回闵江,出来太久了,那边电话催得厉害。”

    叶小蕾没有办法,只好点点头,走到沙发边,和廖景卿聊了几句,就跟着王思宇的身后下了楼。

    两人来到车边,叶小蕾停下脚步,期期艾艾地道:“小宇,我还是回西山好了,万一被媚儿发现,那可怎么得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悄声道:“没事,小蕾阿姨,我们去酒店好了。”

    叶小蕾叹了口气,摸出手机,走到旁边的阴影里,打了电话,几分钟后,才走了回来,柔声道:“还是回家好了,媚儿在宿舍,已经躺下了。”

    王思宇笑了笑,向前走了几步,回头道:“小蕾阿姨,刚才说的事情,考虑下吧,还是都过去比较好。”

    叶小蕾拂了拂秀发,抱着双肩,悄声道:“放心吧,再过两年,我会带着媚儿过去。”

    王思宇点点头,抬头望着夜空,叹息道:“小蕾阿姨,你是舍不得离开西山吧?”

    叶小蕾停下脚步,抬手捂了脸,轻声道:“是啊,那里有我最美好的回忆,也有最痛苦的回忆。”

    王思宇微微一笑,走到院中的老槐树下,拍了拍树干,轻声道:“小蕾阿姨,我理解你,也希望你能早点从阴影里走出来。”

    叶小蕾哼了一声,跟了过来,没好气地道:“有什么用,还不是进了另一个阴影?”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摸着鼻子道:“没那么严重吧?”

    “怎么没有,都快被你搞死了!”叶小蕾白了他一眼,仰头望着夜空,半晌,感觉有些冷了,身子打了个哆嗦。

    王思宇脱下西服,披在她的身上,柔声道:“回去吧,别着凉。”

    叶小蕾点点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地向前走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注视着夜色下曼妙的身影,叹了口气,也缓缓跟了过去。

    两人回到房间,叶小蕾走到沙发边坐下,褪去肉色丝袜,搭在椅背上,伸出白皙的右手,似笑非笑地道:“资料呢?”

    王思宇嘿嘿一笑,把包丢在旁边,坐了过去,伸手揽了她的纤腰,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柔声道:“走吧,小蕾阿姨,去浴室给你看,资料都在优盘里呢。”

    叶小蕾啐了一口,漂亮的鹅蛋脸上,飞上一抹红霞,别过俏脸,冷哼道:“就知道是借口。”

    王思宇横抱了她,低头笑道:“怎么,不喜欢?”

    叶小蕾抬手捂了脸,悄声道:“别这样,小宇,我还是不太适应。”

    王思宇微愕,叹了口气,把她放了下来,悻悻地站了起来,点头道:“好吧,小蕾阿姨,你早点休息。”

    叶小蕾‘嗯’了一声,起身走向卧室,来到门边,手扶门楣,回头望了一眼,就进了屋子,轻轻关了房门。

    王思宇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那本英文版的荒漠甘泉,进了书房,关上房门后,点了一根烟,认真地看了起来,不时摸起签字笔,在上面划上道道,写下注解。

    约莫过了两个小时,他才合上书,捏了捏眼角,转身走了出去,脱光衣服,进了浴室,冲了热水澡后,擦干身子,推门走了出来,却忽地愣住了,却见叶小蕾的卧室房门居然半开着,他会意地一笑,赶忙走了进去,轻轻带上房门,走到床边,拉开被子躺了进去。

    叶小蕾侧着身子躺在枕头上,一动不动,像是已经在睡梦之中。

    王思宇微微一笑,扳过过她的香肩,柔声道:“小蕾阿姨,谢谢你。”

    叶小蕾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轻轻打了个哈欠,呢喃道:“快睡吧,好困啊……”

    王思宇钻进被窝,在里面捣鼓了一会,把叶小蕾剥得一丝不挂,就探出头来,伸出右手,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调整了角度,让温馨的光线照亮床头。

    定睛望去,那张漂亮的鹅蛋脸,已经泛起两抹潮.红,而前胸上那片滑腻酥软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泽,如同冬夜里的初雪一般,洁白无瑕。

    叶小蕾呜咽一声,羞赧地把头转到一边,抬手遮了脸,娇嗔地道:“坏小子,别开灯,不习惯呢!”

    王思宇轻轻摇头,把被子掀开,推到旁边,拉开了她的小手,悄声道:“不行,小蕾阿姨,我要看着你。”

    叶小蕾把脸转到旁边,伸出双手,抚上他的双肩,纤长的指甲深深地陷入其中,羞恼地道:“坏家伙,坏透了,不许看!”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低下头,望着那殷红如血的樱唇,轻轻地吻了下去。

    良久,在一声柔媚的娇.啼声中,大床轻轻晃动起来,两个**的身体,在雪白的床单上面轻柔地蠕动着。

    几分钟后,王思宇忽然停了下来,似笑非笑地望着叶小蕾,却不吭声。

    叶小蕾仰起俏脸,咬着嘴唇,颤栗着呻吟道:“小蕾……阿姨,阿姨好看吗?”

    “好看,小蕾阿姨最好看了!”王思宇笑了笑,加快了速度,奋力冲撞过去。

    在婉转低回,宛若黄莺出谷的娇.啼声中,他如饮甘霖,欣喜若狂,只盯着那迷离的杏眼,桃红的双腮,**了数千下,虽然汗流浃背,却仍旧勇武非常。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叶小蕾惊惶急促的呐喊声中,他低吼着抽*几下,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喊,在一阵无边的悸动之中,迎来了最猛烈的喷发。

    在一声满足的呜咽声中,两条修长的美腿无力地蹬了几下,就不再动作,而那纤巧的足趾,却依旧在微微颤抖着。

    良久,叶小蕾睁开水眸,恍惚一笑,把手指凑到唇边,轻吻了下那枚熠熠生辉的钻戒,呓语般地道:“坏小子,资料,好烫……”

    ————--

    本书在纵横中文网首发,其他地方转载可能会出错,现在无需付费,注册账号即可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