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章 前夜

第一章 前夜2017-11-9 13:5:13Ctrl+D 收藏本站

    第488节    第一章    前夜

    任命下来之前,王思宇有了一段休闲时光,终于可以松弛下来,不用再忙于工作,只是每天的应酬却没有减少,虽然他酒量奇高,可在众人的围攻之下,还是喝得醉醺醺的,居然在一次酒后,错把苏小红当成了周媛,闹出了些尴尬事情,可事后仔细回忆起来,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周五的下午,王思宇陪着周媛去了荆南,拜见了准岳父,只是按照之前的约定,还是暂时保密,不要把恋情公开,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周老爷子心情极好,坐在书房的皮椅上,一脸慈祥地望着两人,有些感慨地道:“不服老不行啦,你们都已经站到前台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就要谢幕了。”

    王思宇多少有些心虚,忐忑不安地笑了笑,轻声道:“老爷子,您现在是老当益壮,怕用不了两年,就会再进一步,成为省委领导,哪能轻易服老呢!”

    周松林微微一笑,拿手指着王思宇,笑眯眯地道:“马屁精,怪不得升官跟坐火箭似的,竟捡好听的说,我在秘书长的位置上耽误得太久了,年龄上没有优势,换届时如果不顺利,恐怕就要告老还乡喽!”

    周媛抿嘴一笑,泡了茶水送过去,如同乖乖女般依偎在他身旁,柔声道:“爸,您要有信心,很多高级领导都是从地市一把手的位置上起跳的,只要把握住机会,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周松林端起茶杯,微笑道:“乖女儿说的对,爸爸也在尽力,争取干到六十五岁。”

    王思宇摸着真皮沙发,跷起二郎腿,笑着道:“老爷子,同样的话,不同的人来说,效果就是不一样。”

    周松林喝了口茶水,摆了摆手,轻声道:“其实啊,这些日子也看淡了,在国外,当官也好,当普通民众也好,都很坦然,不像国内,谁要是把对方拱下去,就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到站了,该下就下,绝不含糊。”

    王思宇连连点头,脑海里却回味着几次陪着老爷子拉关系的情景,从最初去拜访方如海,到后来宴请孟超,都历历在目。

    老爷子是官场宿将,长袖善舞,在各个场合都游刃有余,而且,就算是面对最亲近的人,也不肯把心中的实话和盘托出,这就是官场对于人的改造,在潜意识中,已经无法区分出,哪些是实话,哪些是假话。

    闲聊了一会,电话铃声响起,周松林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嗯嗯’地应答了几句,就轻描淡写地道:“改天吧,女儿带着姑爷上门,晚上要在家里多喝几杯,不出去了。”

    周媛在旁边听了,俏脸绯红,斜眼瞄了王思宇,吐了下舌头,露出无奈的表情,随后走到书架边,摸了一本书,羞答答地走了出去。

    王思宇也有些不自在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摸出烟盒,放在茶几上,抽出两根,走过去,敬了烟,帮着老爷子点着,自己也燃了,笑呵呵地道:“老爷子,您都知道啦?”

    周松林皱眉吸了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冷哼道:“臭小子,等着你们主动交代,还不知要猴年马月。”

    王思宇嘿嘿一笑,低头望着脚尖,轻声道:“那个,我是一直想坦白的,媛媛不肯,她的意思是再等等。”

    周松林莞尔,目光温和地注视着王思宇,微笑道:“听话是好的,男人在外面可以强势,在家里还是要听老婆的话,这样才能少犯错误。”

    王思宇在心里哼了一声,暗忖道:“老爷子到底是心疼女儿,屁股歪了,道理也就没法正确了。”

    不过他还是连连点头,笑着道:“那是当然了,要听老师的话嘛!”

    周松林微微一笑,眯了眼睛,感慨道:“一晃几年了,这块心病也该去掉了,你们打算好了吗?”

    王思宇心里直敲鼓,有些含糊地道:“老爷子,具体的事情,要媛媛来定。”

    周松林眉头一挑,淡淡地道:“外面的女人,该断就断了吧,以后成了家,就要专心过日子,不许让媛媛受半点委屈,否则,我决不饶你。”

    王思宇咧了咧嘴,不再吭声,只是闷头吸烟,头上冒出一层冷汗,只盼着两人的交谈早点结束,免得露出马脚,惹得老爷子不快。

    还好,周松林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眯着眼睛,陷入沉思当中,半晌,才轻声道:“好了,你们的事情,自己做主吧,免得媛媛生气,又使小性子。”

    王思宇如遭大赦,轻吁了口气,笑着道:“老爷子,媛媛现在的性格很开朗,很少发脾气。”

    周松林轻轻点头,笑眯眯地道:“知道啦,你小子有功劳!”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笑着道:“老爷子的安排,我当然要听了。”

    周松林‘喔’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轻声道:“有吗?不记得了。”

    王思宇摸出手机,晃了晃,微笑道:“这可是您送的,跟媛媛那个是一对,情侣手机。”

    周松林呵呵一笑,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眺望着城市的夜景,淡淡地道:“小宇,渭北这几年动静很大,争得厉害,去了以后,一定要小心谨慎,免得吃大亏。”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老爷子,咱们华西也没太平过,眼看要换届了,全国都一样。”

    周松林微微一笑,含蓄地道:“是啊,上下一盘棋,矛盾的焦点还是在于没有统一认识,在某些敏感的问题上,高层争论很激烈,就连大老板,也左右摇摆,举棋不定。”

    王思宇微微皱眉,思索良久,才把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小心翼翼地道:“老爷子,您怎么看?”

    周松林摩挲着头发,转身望了他一眼,就叹了口气,缓缓道:“要顺势而为,情况没有明朗之前,不能轻易表态,那样太被动了。”

    王思宇轻轻摇头,微笑道:“要动手术,时间越晚,破坏性越大,如果不能适应经济改革的速度,就会严重制约发展,而且,会让不满的情绪高涨,如果持续发酵,导致集中爆发,不利于保持安定团结的大局。”

    周松林暗自吃了一惊,转身坐回书桌旁,皱眉望着王思宇,轻声道:“小宇,在没有达成共识之前,不能把这些话讲出去,否则,将来有可能吃大亏。”

    王思宇摆了摆手,直言不讳地道:“老爷子,只要问心无愧,我是不怕搞秋后算账的,体制内能够达成一致,把问题解决掉,总是破坏性最小的办法。”

    周松林脸色一沉,重重地拍了下桌子,低声喝道:“幼稚!你还是太年轻了,没有吃过苦头!”

    王思宇没有反驳,而是微笑着注视着周松林,轻声道:“老爷子,有些问题是无法回避的,群众已经过河了,我们不能假装摸石头,那是很愚蠢的表现。”

    周松林摆了摆手,表情严肃地道:“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风向一变,什么都变了,政治有时就是一场投机游戏,在没有足够的筹码之前,谁也不能轻易下注,不然,会输光老本,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顿了顿,他又缓和了语气,温和地道:“小宇,党内那些理想主义者,应该去搞诗歌创作,而不应该搞政治,政治游戏是理性的,残酷的,甚至是冷血的,没有半点浪漫主义色彩。”

    王思宇端起杯子,笑着道:“老爷子,在有些问题上,我们分歧很大。”

    周松林哼了一声,摆手道:“出了这个门,以后不要去讲那些事情,你只专心做事就好,不要把自己摆在风口浪尖上。”

    王思宇明白老爷子的苦心,笑着点点头,就不再吭声。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王思宇本身也是特权的拥有者,不可能像体制外那些人一样激进,但他更希望成为开明的官员,推动体制向良性方面转变。

    而周老爷子则是不折不扣的投机主义者,非左非右,也不是中间派,他的政治立场,就是永远站在胜利者一方,而老爷子拥有灵敏的政治嗅觉,高超的手腕,这使得他能够在险恶的官场生态中游刃有余,如鱼得水。

    对此,王思宇也极为钦佩,在他眼里,周老爷子虽然算不上是政治家,但绝对是出色的‘政治人’,有时候,耍滑头也是一种高明的政治智慧,要知道,在某些特定时期,想要做到明哲保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周松林家里住了两天,把周媛送回闵江,王思宇便赶回省城,又拜访了李国勇焦南亭等人,随后去了西山县,与白娘子再续前缘。

    白燕妮虽然依旧千娇百媚,柔情似水,可却坚决不肯随他去渭北,理由很简单,她舍不得孩子,母子情深,无法割舍,这是人之常情,因此,王思宇也没有勉强,只能以后再找机会。

    在西山期间,王思宇去了趟天宇公司,不凑巧的是,却没有见到唐宛茹,她到外地考察市场,要很久才能回来,在离开华西前,没有机会当面和这位女强人告别,他心里也有些失落。

    一周之后,王思宇返回省城,剩下的时间,就闷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与柳媚儿终日厮混。

    柳媚儿自然是舍不得他离开的,但因为知道的早,有了心理准备,再加上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她是不好干预的,只是,她也觉得有些委屈,转学的要求被王思宇拒绝,心中自然有些不满。

    不过,柳媚儿也很清楚,到了渭北,恐怕王思宇要与前女友接触的时候多些,自己去了,确实有些不方便,一个足球场内,有两个皮球,肯定容易出问题。

    她虽然有争风吃醋的野心,却不忍心让王思宇焦头烂额,因此,就把心里的委屈埋藏下来,百依百顺地腻在他的怀里,享受着短暂的欢娱时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