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章 新家

第二章 新家2017-11-9 13:5:14Ctrl+D 收藏本站

    第489节    第二章    新家

    八月下旬的一天,天气阴沉沉的,苍茫的暮霭笼罩着大地,而洛水市西郊的鸿源机场,依旧灯火通明,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一架波音747平稳着陆。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向候机大厅的接机口,就在几天前,他终于接到了组织部门的正式通知,他被调往渭北,担任洛水市的专职副书记。

    虽然在数月前,就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可证实之后,王思宇还是感到莫名的兴奋,他用了最短的时间,从一名市委办公室的普通科员,到成为省会城市的市委副书记,完成了许多官员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用‘平步青云’一词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

    只是,他也在提醒自己,要戒骄戒躁,毕竟,踏上了渭北的土地,就等于走上了战场,他将代表着于系,与其他两大势力的厉害人物交手,任何疏忽,都会导致前功尽弃。

    而此时,他个人的命运,也已经与于家的家族利益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任何形式的疏忽,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这也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以及无法用语言来诠释的使命感。

    走出通道,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一眼就看到了瑶瑶,她穿着一套雪白的连衣裙,脚下蹬着粉红色旅游鞋,站在栏杆边,双手高举写着‘舅舅’二字的宣纸,正踮脚向这边张望,一副望眼欲穿的小模样。

    早在两个月前,廖景卿就把国画馆的事情安排好,提前去了洛水市,置办了房产,又赶在放假前,给瑶瑶办了转学手续,安定下来之后,廖景卿就带着她到新马泰转了一圈,刚刚回来不久。

    王思宇微微一笑,忙躲在一位乘客的身后,猫腰出了接机口,从后面绕过去,一把抱了她,在那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笑呵呵地道:“小宝贝,怎么就你自己在,妈妈呢?”

    瑶瑶转过头来,嘻嘻地笑了起来,摇头晃脑地道:“舅舅,妈妈在外面,她说要锻炼我的能力!”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那就你自己在这里,怕不怕啊?”

    瑶瑶连连摇头,笑嘻嘻地道:“不怕,妈妈说了,舅舅马上就到了呢!”

    王思宇捏了捏她粉嫩的脸蛋,一边往出走,一边笑着道:“小宝贝,就不怕遇到坏人,把你拐走了吗?”

    瑶瑶哼了一声,一脸骄傲地道:“才不怕呢,遇到坏人,我就告诉他,飞刀叔叔会从华西追过来,把他丢到江里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故意逗她道:“要是坏人不怕呢?”

    瑶瑶想了想,就很认真地道:“要是不怕,我就告诉他,舅舅是当大官的,要是不放了我,就会被抓起来枪毙。”

    王思宇不禁莞尔,摇头道:“小宝贝,以后不要和人提起舅舅当官的事情,注意保密,知道吗?”

    瑶瑶嘻嘻一笑,很懂事地道:“知道啦,我听舅舅的。”

    王思宇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轻声道:“瑶瑶,喜欢洛水吗?”

    瑶瑶嘟起小嘴,嘻嘻地笑道:“当然喜欢啦,舅舅,咱们家在江边买了大别墅,还换了宝马车,可神气了!”

    王思宇哈哈一笑,轻声道:“小宝贝,你好好学习,以后长大了,舅舅给你买艘游艇,当做嫁妆。”

    瑶瑶听了,美得合不拢嘴,勾着王思宇的脖子,亲了又亲,却有些腼腆地道:“不用呢了,我要给舅舅省钱!”

    出了大厅,却见廖景卿穿着一件黑色无袖背心裙,俏脸上戴着一副精致的墨镜,斜倚在车边,正摸着手机打电话,瞄见两人出来,赶忙迎上几步,把手机递过来,悄声道:“小弟,媚儿的电话,哭了半天,记得哄哄她。”

    “好的,姐。”王思宇点点头,把瑶瑶放了下去,握着手机,温柔地道:“媚儿,怎么又不听话了,这么大的人,总爱哭鼻子,太不像话了,瑶瑶都在笑话你呢。”

    瑶瑶睁大了眼睛,摇晃着王思宇的大腿,仰头娇憨地道:“舅舅,舅舅,我没有笑媚儿阿姨。”

    廖景卿抿嘴一笑,把纤白的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柔声道:“瑶瑶,别打扰舅舅,让他哄哄媚儿阿姨。”

    王思宇微微一笑,安抚了媚儿几句,就打开车门,坐进宝马车中,小车发动之后,缓缓离开机场,向城里驶去。

    一路上,和媚儿闲聊着,王思宇把目光投向窗外,欣赏着洛水的城市景观,这座省会城市的现代化进程,已经远远超过了玉州,就算放眼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大城市。

    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因为国企改革,造成大量职工下岗,在改革开放初期,经济曾经一度落后,它的再度崛起,被认为是一种奇迹。

    在相当一段时间,‘洛水模式’享誉全国,而奇迹的主要缔造者之一,原省委书记李宗堂,却因为派系之争,黯然离职,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辛辣的讽刺。

    出了机场,就能望到远处气势恢宏的建筑群,无数摩天大厦矗立在苍茫的暮色之中,闪烁的霓虹灯光,把城市的夜景妆点得绚烂多姿,美轮美奂。

    当然了,最美的还是坐在驾驶室上的廖景卿,瞄着她那精致的俏脸,瓷器般光洁玉润的手臂,墨菊般绽放的发髻,王思宇的心情也变得更加明朗起来。

    廖景卿似乎有所察觉,瞄了一眼倒视镜,柔声道:“小弟,这样做,是不是太招摇了些,我总是有些担心呢!”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就是要卖个破绽,把他们引入歧途,咱们的钱都是干净的,不怕查,让他们到华西兜圈子去吧,要是用两年时间,查出一个大清官出来,那就更好了。”

    廖景卿嫣然一笑,打开车内音响,放了舒缓的音乐,将宝马车驶上高架桥,下了桥后,向右拐去,行驶在江北区的滨江大道上,很快,就进入了江北区的繁华地段。

    虽然已经到了傍晚时分,但道路两旁依然人流如织,各式餐馆酒吧门前,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脉繁华景象。

    二十几分钟之后,开进一片豪华别墅区,车子驶进一座清幽的院落,院落很宽敞,正面是一栋三层高的欧式风格建筑,门口是一座乳白色的大理石拱桥,拱桥旁边还卧着一个形象逼真的石狮子。

    院落东侧是柔软平坦的草坪,上面栽种了几棵香樟树,郁郁葱葱,极为繁茂,粗壮的树枝已经探出三米高的围墙外,而西侧有一个独立的室外游泳池,池中仍在喷着水,池子边上,放着一顶酒红色的露台太阳伞,一张紫檀木圆桌,几把藤椅。

    尽管给了廖景卿两千多万,让她帮助自己置办家业,可直到进了这个院子,王思宇才好像突然记起,自己早已是上亿身价了,只要他肯,即便不在官场上打拼,也足以过上无忧无虑的奢华生活。

    车子停稳后,瑶瑶最先跳了下来,笑嘻嘻地道:“舅舅,到家了,这里比玉州的那座房子大好多,也更漂亮啦!”

    王思宇微微一笑,跟着两人进了屋子,瑶瑶抢着把客厅里的水晶吊灯打开,王思宇登时眼前一亮,房间里装修得极为豪华,有种置身宫殿的感觉,这种金碧辉煌的气派,让他这位见过市面的正厅级官员也有些发懵。

    换了拖鞋后,他就背着双手,在屋子各处转了起来,沿着旋转楼梯上了二楼后,忽然转身,扶着栏杆道:“姐,那边墙上咋挂着油画啊,应该挂国画!”

    廖景卿抿嘴一笑,摇头道:“小弟,国画在三楼,现在的别墅,大都用油画来做装饰的。”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不管他们,咱家就挂国画。”

    廖景卿点点头,清丽绝俗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轻声道:“好吧,回头改了,只怕要被客人笑了。”

    “无所谓,本来就是暴发户,也当不了贵族。”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就腾腾地上了楼,在各处房间里转了一圈,又进了浴室,盯着超豪华的三角型双人按摩浴缸,呆了半晌,脑海中瞬间闪过,和廖姐姐洗鸳鸯浴的美好情景,他沉醉在旖旎的遐想当中,心情登时好到无以复加。

    自古以来,金屋不就是用来藏娇的吗?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才眉花眼笑地下了楼,坐在舒服的真皮沙发上,笑着道:“姐,这艰苦朴素惯了,搬到这里来住,还真有点不适应呢!”

    廖景卿莞尔一笑,轻声道:“是啊,总感觉太奢侈了。”

    瑶瑶抱着玩具熊跑了过来,爬到王思宇的膝盖上,笑嘻嘻地道:“舅舅,舅舅,我也很不适应呢,刚搬过来的两天,做梦都笑醒了。”

    王思宇哈哈一笑,伸出食指,刮着她秀挺的鼻梁道:“小宝贝,现在适应了吗?”

    瑶瑶拍着他的大腿,嘟着小嘴道:“当然适应了,就是有时晚上去厕所,会走错房间,屋子太多啦,迷迷糊糊就忘了呢!”

    廖景卿煮了香喷喷的咖啡,放到茶几上,又削了苹果递给瑶瑶,柔声道:“瑶瑶,别总缠着舅舅,吃了苹果,记得去背英语单词,别换了学校,成绩又滑下来了。”

    瑶瑶‘噢’了一声,咬了口苹果,撅起小嘴,愁眉苦脸地道:“i咬了一口apple。”

    王思宇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小声道:“宝贝,从明天开始,咱俩都要迎接新的挑战,要一起加油,好吗?”

    瑶瑶嘻嘻一笑,抿嘴道:“好,瑶瑶会努力的,舅舅也要加油喔!”

    三人在客厅里坐了一会,王思宇起身去了浴室,脱了衣服,在浴缸里加满水,倒入香精油,躺了进去,打开旋钮,让温热的水流喷洒在身体各处,体会着冲浪的感觉,舒服得呲牙咧嘴,他点了一根烟,惬意地吸了一口,喃喃地道:“金屋藏娇,金屋藏娇,女人太多,一个别墅明显不够用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