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章 信号

第六章 信号2017-11-9 13:5:19Ctrl+D 收藏本站

    第493节    第六章      信号

    黎凤姿离开后,陆续又有官员过来拜访,王思宇也着实忙了一阵子,直到下班前,办公室里才清净下来。

    他正在收拾办公用具,手机铃声忽地响了起来,王思宇看了号码,竟然是陈启明打来的,就皱眉接通,轻声道:“陈部长,你好。”

    陈启明‘嗯’了一声,不冷不热地道:“王书记,晚上这顿酒怎么喝?”

    王思宇微微一笑,起身走到窗前,淡淡地道:“当然是客随主便了。”

    陈启明摸了摸头发,笑着道:“卫国的意思是按规矩来,让常委悉数到场,给你接风洗尘,我没同意。”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陈部长,那听你的吧。”

    陈启明爽朗地笑了起来,悠然道:“和他们那些人一起喝酒,没意思,这样吧,晚上就咱们三人,煮酒论英雄。”

    “好吧,我没意见。”王思宇挂了电话,却在暗自琢磨,要说煮酒论英雄,自己现在的状况,倒真像是寄人篱下的刘玄德了。

    现在的渭北,自然是陈家和唐家的天下,搞好了,就是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了,可以折腾点动静来,搞不好,很容易被人家来个瓮中捉鳖。

    不过,能有机会和两人单独接触,当然也是件好事,他可以近距离观察两家联盟的成色,是否真如表面上那样牢不可破,无懈可击。

    十几分钟后,他下了楼,来到前院,上了陈启明的车,三人到了银浦区的紫云楼大酒店,下车之后,就在饭店管理人员的陪同下,乘电梯上了十楼的包间。

    点完菜后,陈启明叼了一根烟,摸出打火机,‘哒’地一声点着火,皱眉吸了一口,把目光转向唐卫国,笑着道:“卫国,有段时间没见到小雪了,你们两人不是闹别扭了吧?”

    唐卫国把西服脱下来,挂在皮椅上,挽起袖口,微笑道:“没有,她有特殊任务,要出去半年,怎么,露露姐没和你提吗?”

    陈启明叹了口气,摆摆手,愁眉不展地道:“露露赌气回魔都了,我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了,看什么都不顺眼。”

    王思宇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着道:“怪不得上次在组织部,听你大发雷霆,原来是心气不顺。”

    陈启明呵呵一笑,点头道:“是有点,不过,你也别幸灾乐祸,等会我们两个收拾你。”

    唐卫国却摆摆手,面色平静地道:“启明兄,好像没把握,王书记是出了名的能喝,起码在华西官场上,没遇到过对手。”

    王思宇心中一跳,不动声色地道:“唐大市长,你消息够灵通的。”

    唐卫国轻轻点头,似笑非笑地道:“王书记是华西官场的政治新星,名声在外,我只是略有耳闻罢了。”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政治新星不敢当,两位才是真正的风云人物,我差得太远,以后还要虚心学习才对。”

    陈启明也笑了,半开玩笑地道:“老三,搞不好,咱俩还真被包饺子了,这家伙要玩扮猪吃虎,上次说三杯就倒,差点上当了。”

    唐卫国见服务员进屋,就没有吭声,直到酒菜流水般地端上来,才摸起酒瓶,倒了酒,笑着道:“王书记,欢迎你到洛水来工作。”

    王思宇微微一笑,也端起酒杯,点头道:“好,我也借花献佛,敬两位一杯。”

    三人碰了杯,均是一饮而尽,陈启明放下杯子,夹了口菜,笑吟吟地道:“卫国,王书记可是很有才干的官员,我预感着,这次你要有对手了。”

    唐卫国却淡淡一笑,轻声道:“启明兄,对手和朋友,有时很难界定,也许几年后,我会和王兄一起合作,与陈兄角力,宦海风云,瞬息万变,今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

    陈启明把玩着酒杯,眼里流露出一丝落寞之色,点头道:“是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很多事情,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

    王思宇品着两人间的对话,有些吃味,就转过头,望着唐卫国,笑呵呵地道:“唐市长,咱们之间以合作为主,不搞对抗,特别是副书记的职能定位理清之后,更有利于规避矛盾,在这点上,还要感谢陈部长。”

    唐卫国微微一笑,双手抱肩,轻声道:“王书记,我也是这个意见,只要加强沟通,肯定能够达成共识,要想干出成绩,就不能互相拆台,那样对大家都不好,是吧?”

    王思宇点点头,端起酒杯,笑着道:“有道理,唐市长,来,我们碰杯,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好,爽快!”唐卫国点点头,也摸起杯子,笑吟吟地道:“只要向前看,总能找到合作的基础,我相信,咱们两人会配合得非常愉快。”

    两人撞了杯子,唐卫国捞了碗甲鱼汤,放在王思宇的身前,笑着道:“王书记,你能到渭北来,我并不意外,不像启明兄来渭北的时候,让我着实吃了一惊,倍感压力啊。”

    陈启明哈哈地笑了起来,摆手道:“卫国,我这个极左派,到哪去都不受欢迎,只好来渭北了,咱俩理念不同,但不妨碍合作,这点请你放心。”

    唐卫国却只是笑笑,没有吭声。

    王思宇摸了羹勺,喝了一口甲鱼汤,只觉得味道格外鲜美,就笑着道:“唐市长,你们两人理念不同之处在哪里?”

    唐卫国把一双筷子放在餐桌上,一只向左,一只向右,微笑道:“启明兄太过激进,总惦记着打右转向灯,向左拐,那些不成,会出乱子。”

    王思宇轻轻点头,瞥了陈启明一眼,若有所思地道:“是啊,不能走老路,那样不好。”

    陈启明眉头一挑,摆了摆手,表情严肃地道:“继续往右,只能激化矛盾,沙堆上建造的宫殿,无论多么雄伟壮观,也终有倒塌的一天,何况现在的经济,有虚假繁荣的成分,与其说是创造财富,不如说是在转移财富,很多地方政府已经卖光了土地,再难维系发展了,要是不及时醒悟,早晚会出问题。”

    王思宇笑笑,摩挲着头发,点头道:“也有道理,应该重视起来。”

    唐卫国摆摆手,倒了酒,端起杯子,皱着眉头道:“没有那么严重,大体上还是好的,只要能够保持现有的增长态势,继续向前发展,没有什么矛盾是克服不了的。”

    陈启明叹了口气,用手一摆,有些不耐烦地道:“卫国,算了,不要再争辩了,这个话题我们谈不拢,时间会证明,到底谁是正确的一方。”

    唐卫国淡淡一笑,点头道:“也好,咱们都没办法说服对方,再争论下去也没有意义。”

    “喝酒,喝酒,难得有放松的机会,让政治远离酒桌。”王思宇笑着道,心中却在叹息,三个人,三种想法,在他看来,若是不进行体制内改革,只怕无论向左转,还是向右去,都解决不了实质性的矛盾。

    但问题是,谁会把刀子割向自己呢?

    晚上八点钟,三人醉醺醺地离开酒店,各自乘车回家。

    一路上,王思宇回味着在酒店里的情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似乎唐卫国在酒桌上,有意与陈启明拉开距离,向自己示好。

    这个信号非常重要,可能是陈启明来到渭北,引起了唐卫国的不满,又或者,两家的联盟只是在最上层达成了共识,没有获得下面的全部理解。

    还有一种可能,是唐卫国在投石问路,寻求与于家和解,顺便也向陈家施加压力,争取某种未知的利益。

    总之,这顿饭的内容很丰富,要仔细品味,继续观察,才能咀嚼出其中滋味。

    而反观陈启明的表现,似乎也有蹊跷之处,他借着自己来渭北的时机,把副书记的权力进行了限制,虽然制约了自己,但也容易得罪一大批下级官员。

    这种一刀切的做法,极有可能使得各市区县,乃至乡镇的党委副书记们,都会出现不满情绪,冒着这样大的风险,只为打击自己,似乎没有这个必要。

    要说之前没有考虑周到,或者陈启明刚愎自用,目空一切,总有些牵强,他那人虽然傲到骨子里,却也是极为厉害的人物,不该会忽视了这一点。

    也许,陈启明此举另有深意,只是自己现在无法理解罢了。

    无论怎样,现在的渭北,终究是他们的地盘,无论两边怎样折腾,王思宇都乐观其成,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在很多问题上,王思宇要比他们两人轻松的多,也坦然得多。

    目光投向车窗外,王思宇忽然被左前方一座宏伟的建筑物所吸引,那是一座高大的教堂,仿法国中世纪哥特式建筑,红色的砖墙,白色的石柱,青灰色的石板瓦顶,两座钟楼,南北对峙,高耸入云。

    望着教堂上面高高的十字架,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想起了宁露,从陈启明刚才的谈吐中,似乎可以推断出,夫妻两人的关系不是很好,也许,那是政治婚姻的通病,而宁露对于基督教的钟爱,应该也有借此逃避现实的意味吧?

    回到家中,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辅导瑶瑶学习英语单词,不经意间抬起头,却见二楼浴室的房门被轻轻推开,廖景卿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头上裹着一条粉红色的毛巾,身上穿着白色的吊带裙,两根纤细的带子系在雪白的香肩上,莹润白皙的胸脯大半裸在外面,这样香.艳的装扮,倒是极为少见的。

    王思宇只瞄了一眼,就有些心慌意乱,忙把目光转向别处,直到廖景卿回了卧室,他才叹了口气,起身去了书房,看了会那本英文版的荒漠甘泉,只觉得心不在焉,就摸起一支狼毫笔,饱蘸墨汁,略一沉吟,就在宣纸上写下:“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停笔之后,唏嘘半晌,王思宇把毛笔放在砚台上,转身去了浴室,等他洗过澡,再回到书房时,却发现宣纸的下面,居然多了一行娟秀的小字,写的是:“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

    更新速度很慢,俺写的吃力,大家看得也辛苦,抱歉了,不过已经开始收尾了,希望能善始善终,不被大家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