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章 隔墙有耳

第八章 隔墙有耳2017-11-9 13:5:22Ctrl+D 收藏本站

    第495节    第八章      隔墙有耳

    返回于家大院,下车后,见正房还亮着灯,张倩影莞尔一笑,柔声道:“小宇,去那边坐坐吧。”

    王思宇点点头,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小影,等着我,一会洗鸳鸯浴。”

    张倩影却红了脸,握着粉拳,在他背上敲了一记,没好气地道:“下流胚子,还不快去!”

    王思宇哈哈一笑,伸出右手,在她挺翘的香.臀上摸了一把,悄声道:“急什么?”

    “要死啦,臭小宇,小心被人看见!”张倩影顿时慌了神,向四处张望,见没人经过,才啐了一口,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把高跟鞋踩得哒哒响,穿过院子,向西厢房走了过去。

    王思宇摸着下巴笑了起来,半晌,才转身走向正房,进了外间,他站在门口,轻轻叩响房门,里面传出于春雷和蔼的声音:“进来吧。”

    王思宇推开房门,探头望去,却见于春雷正站在桌边,右手摸着一管狼毫笔,在宣纸上专心写字,他随手带上房门,走了过去,微笑道:“于书记,我回来了。”

    于春雷抬头望了他一眼,微微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挥毫。

    王思宇悄悄来到桌边,低头望去,却见宣纸上是一行漂亮的草书,写的是苏轼的一首词:“湖上雨晴时,秋水半篙初没。朱槛俯窥寒鉴,照衰颜华发。醉中欲堕白纶巾,溪风漾流月。独棹小舟归去,任烟波飘兀。”

    于春雷写了落款,把笔放在砚台上,摸出一枚精致小巧的印章,轻轻蘸了印泥,小心地向宣纸上按了下去,随后轻舒了口气,站直身子,双手叉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有些自得地道:“怎么样,还可以吧?”

    王思宇轻轻点头,眼角的余光,落在他灰白的鬓角上,心里有些发酸,沉吟半晌,才点点头,微笑道:“笔法遒劲有力,酣畅淋漓,颇有龙虎气象,唯一的缺点,是与诗中意境不符。”

    “哦?”于春雷拉了椅子坐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收拾起笔墨纸砚,擦了手,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吟吟地道:“继续说,怎么不符?”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写这首《好事近》时,苏轼正逢仕途失意,意兴阑珊,渐生退隐之心,诗中字句,隐约有随波逐流之意,而于书记笔法张扬豪迈,尽显峥嵘气象,与词中意境不合,应该写《满江红》。”

    于春雷淡淡一笑,从旁边抽出一幅裱好的卷轴,递了过去,点头道:“既然喜欢《满江红》,那这幅字就送你好了。”

    王思宇接过卷轴,展开之后,笑着道:“于书记,果然被我说中了,还是这幅字好。”

    于春雷微微一笑,摆手道:“很久没有写毛笔字了,一时手痒,就写了几幅,生疏得很。”

    王思宇把卷轴收好,放在旁边,拉了椅子坐下,微笑道:“没有想到,于书记倒写得一手好书法,我就不成了,写字张牙舞爪的,拿不出手。”

    于春雷微微点头,含笑道:“很正常,茂财也讲过,你身上有股子草莽之气。”

    王思宇咧嘴一笑,沏了杯茶水,低头喝了起来,没有吭声。

    半晌,于春雷仰坐在沙发上,和蔼地望着他,轻声道:“怎么样,在洛水还适应吧?”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还好,前些天和陈启明唐卫国单独吃了顿饭,感觉两人不太合拍,唐卫国有示好的意思,不过还要继续观察。”

    于春雷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笑眯眯地道:“是啊,听其言,更要观其行,他们两家是出了点矛盾,不过,应该不会影响到合作。”

    王思宇微微一怔,好奇地道:“什么矛盾?”

    于春雷摩挲着头发,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涉及到国企的一些事情,经济层面的问题。”

    王思宇见他说得含糊,就没有追问,而是叹了口气,有些惆怅地道:“刚才去看过首长了,不过他一直在熟睡,没有醒过来。”

    于春雷默然点头,右手摸着皮椅的扶手,淡淡地道:“老了嘛,总有这一天的,前些日子,清醒的时候还在问,佑民干得怎么样了?渭北的情况好些了吗?小宇肯回京城发展了吗?”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把目光转向别处,眼角有些湿润,轻声道:“要瞒住了,不能让首长知道。”

    于春雷拿手揉着太阳穴,叹息道:“是啊,年纪大了,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王思宇又坐了几分钟,和于春雷闲聊几句,就站了起来,摸过卷轴,轻声道:“于书记,我回去了,您也早点休息,身体最重要。”

    于春雷点点头,微笑道:“回去吧,多陪陪小影,工作不急,慢慢来,有什么问题,可以给财叔打电话,让他帮你协调。”

    “好的。”王思宇转身走了出去,来到门边,回头望了一眼,见于春雷正含笑望着他,眼里满是慈祥之意,他心里一热,嘴唇微动,却没有发出声音,暗自叹了口气,推门走了出去。

    回到西厢房,发现张倩影已经洗过澡,身上穿了一件嫩黄色睡衣,正坐在床上,往脚趾上涂着亮彩,他把卷轴放在桌面上,拉了窗帘,走到床边坐下,笑着道:“不听话,等会收拾你。”

    张倩影抿嘴一笑,伸手拂了下湿漉漉的长发,将一只白嫩的小脚探了出去,抵住王思宇的下颌,笑嘻嘻地道:“别胡闹了,小佳在隔壁,万一被听见,多不好啊。”

    王思宇嘿嘿一笑,顺手摸过她纤长的美腿,轻轻把玩着,悄声道:“不怕,你小点声就成了。”

    “流氓,去洗澡吧!”张倩影啐了一口,把腿收了回来,脸上却已经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王思宇微微一笑,忙脱了衣服,光着屁股冲进浴室,匆匆洗了澡,随手关了灯,钻进被窝,熟练地伸出双手,把张倩影剥的一丝不挂,贼兮兮地笑道:“小影,我来了。”

    张倩影咯咯地笑了起来,扬起俏脸,在他耳边悄声道:“轻点,别让小佳听到。”

    王思宇伸出右手,做了个ok的姿势,就瞄着她的粉唇,吻了过去。

    没过一会,伴着张倩影压抑到极点的呻吟声,大床就开始‘吱呀吱呀’地晃动起来。

    隔壁房间,小佳正眯着眼睛,想着心事,忽地坐了起来,歪着脑袋听了听,脸上闪过一丝迷惑的表情,半晌,才忽然红了脸,拉了被子躺下,耳朵却竖了起来。

    几分钟后,小佳钻出被窝,探过身子,在床头柜上摸了摸,却没有找到眼镜,就摸黑下了地,走到桌边,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mp3,把耳机戴上,笑眯眯地摸回床边,躺进被窝。

    又过了一会,她把耳机扯下来,翻身坐起,爬到墙边,把耳朵贴在墙上,嘻嘻地笑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对面的房间才安静下来,小佳吐了下小舌头,悄悄下了地,倒了一杯水,喝完之后,才重新钻进被窝。

    而旁边的屋子里,张倩影躺在舒适的大床上,面颊潮.红,睫毛在微微地颤动着,她喘息良久,才翻过身子,有些娇嗔地道:“小宇,之前说过的事情,想过了吗?”

    “什么事情?”王思宇伸出右手,从床头柜上取了烟盒,抽出一根中华烟,丢到嘴里,点燃后,皱眉吸了一口,惬意地吐着烟圈。

    张倩影伸出纤细的手指,触摸着他的胸口,悄声道:“宁霜啊?”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低了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着道:“傻丫头,人家知道咱们俩的关系,肯定不会同意,以她家的背景,哪里会给人做小的?”

    张倩影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然地道:“那可未必,宁露也很金贵,不也做了小的吗?”

    王思宇怔了怔,好奇地道:“小影,怎么回事?”

    张倩影嘻嘻一笑,探过头来,小声道:“宁露的老公,原来也是有老婆的,是在下面锻炼时认识的,好像是个报社记者,他们俩一见钟情,认识不到半年,就瞒着家里结了婚,后来,虽然因为形势所迫,两人办了离婚手续,可一直都保持着夫妻关系,直到两年前,那女人出国了,宁露才算修成正果。”

    王思宇愕然,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悄声道:“小影,你这都是从哪听来的消息啊,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呢!”

    张倩影撅了嘴巴,不满地道:“什么叫不靠谱,女人间得来的消息,最准确不过了!”

    王思宇摸着下巴,点点头,笑着道:“好像也有可能,据说他们两口子间的关系不太好,不过,那是两回事,我跟宁霜间没那种感觉,成不了。”

    张倩影却吃吃地笑了起来,悄声道:“那可未必,霜丫头对你很感兴趣,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在套话,拐弯抹角地打听你的情况。”

    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皱眉吸了口烟,不动声色地道:“小影,她都打听哪方面的?”

    张倩影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柔声道:“什么都问,她好像真有点喜欢你,怎么样,开心吧?”

    王思宇登时无语,掸了掸烟灰,苦笑道:“小影,你这傻丫头,怪不得唐卫国那么了解我,原来都是从你嘴里套出去的话。”

    张倩影愣住了,迟疑地道:“什么意思,唐卫国是谁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摆手道:“没什么,下次注意,关于我的情况,不要和宁霜讲太多,她那两个直系亲属,都是咱家的对头。”

    张倩影吐了下舌头,苦着脸道:“不会吧?霜儿不是那种人,她确实很欣赏你的,说上次酒吧打架的时候,就看出来,你挺爷们的,是条汉子!”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吐了几个淡淡的烟圈,眉花眼笑地道:“那还用说嘛,本来就是条汉子!”

    张倩影嘻嘻一笑,撅嘴道:“瞧把你美的,就知道,你这人不经夸,只一句就会翘尾巴。”

    王思宇翻过身子,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一脸坏笑地道:“尾巴没翘,前面起来了,怎么解决?”

    张倩影耳根红透,羞恼地道:“好啦,别折腾了,人家明儿还有正经事呢!”

    王思宇伸出手指,拨弄着她精致的鼻梁,笑着道:“啥正经事,难道比我们这些当官的都忙?”

    张倩影哼了一声,扭过身子,恨恨地道:“讨厌,不理你了!”

    王思宇把手探了过去,摸了张倩影滑腻如脂的脖颈,闭了眼睛唱道:“一呀摸,伸手摸小影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

    张倩影咯咯地笑了起来,连声啐道:“臭小宇,要死啦,别那么下流!”

    “好!”王思宇嘿嘿一笑,钻进被子,又开始捣鼓起来。

    三十分钟后,隔壁房间,小佳倏地坐起,双手捶胸,仰头叹道:“天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人家也要死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