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章 《挺经》

第九章 《挺经》2017-11-9 13:5:23Ctrl+D 收藏本站

    第496节    第九章    《挺经》

    晚上疯得厉害,睡眠质量大好,直到上午九点多钟,王思宇仍然赖在被窝里,不肯起来。

    房间外面,小佳搬了把椅子,坐在回廊的过道里,手里捧着一本《唐诗三百首》,大声朗诵着:“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过了一会,斜对面的房门打开,小妹于晴晴推门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就趿拉着拖鞋走过来,好奇地道:“小佳,干嘛呢,翻来覆去就念这四句。”

    小佳嘻嘻一笑,撅嘴嘴巴道:“晴姐姐,我这是在报复!”

    “报复?什么报复?”于晴晴有些摸不到头脑,蹙眉问道。

    小佳哼了一声,悄声道:“别问那么多了,陪我一起大声念。”

    于晴晴伸手把书夺了过来,摇头道:“那多无聊啊,小佳,换身衣服,陪姐上街吧,咱俩去买包,顺便捞点小金鱼儿回来,最近经常忘记换水,只能换鱼了。”

    小佳‘嗯’了一声,换了衣服,陪着于晴晴兴高采烈地走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张倩影手里拎着一屉小笼包,从餐厅里走出来,袅娜地回到房间,把包子放在桌上,伸手拉开淡粉色的窗帘,屋子里顿时亮堂起来。

    她转身来到床边,伸手捏着王思宇的鼻梁,娇笑道:“大懒鬼,太阳都照屁股了,还不起来?”

    王思宇嘿嘿一笑,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地道:“还没睡够,小佳也不知怎么回事,大早晨的,站咱家门口大喊大叫的。”

    张倩影俏脸绯红,啐了一口,悄声道:“那小妮子调皮得很,八成是晚上听到了什么。”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安慰道:“你别心里有鬼,总担心受怕的,这墙厚实着呢,哪那么容易听到?”

    张倩影却哼了一声,撅嘴嗔怪道:“小佳眼神不太好,耳朵可灵着呢,昨晚就提醒你了,就是不听!”

    王思宇翻身坐了起来,笑呵呵地道:“好了,是我不对,下次注意着点,要不这样,咱俩回头再买栋房子,搬出去住好了。”

    张倩影点点头,笑着道:“那也成,现在京城的房价越来越高,买了房子也好,能升值。”

    王思宇叹了口气,苦笑道:“还是不要涨得太凶,否则老百姓要糟糕了,最近看了报道,很多地方,普通工人要不吃不喝几百年才能买上房子,这可是危险信号。”

    张倩影也点点头,悄声道:“贫富差距太大,两极分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前几天,大嫂还在唠叨,叫不患穷而患不均!”

    王思宇笑笑,穿了衣服,轻声道:“小影,陈洛华的想法,倒和她娘家人类似。”

    张倩影跪在床上,叠了被子,试探着问道:“快去吃早点吧,一会我去可儿那边,你要不要跟过去?”

    王思宇进了浴室,洗漱一番,擦了脸,走到门口,笑着道:“去看看吧,不过下午要回洛水。”

    张倩影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知道了,没人留你在那过夜!”

    王思宇愕然,转头看着张倩影,愣愣地道:“小影,这叫什么话,咋听起来那么扎耳呢?”

    张倩影双手捧腮,有些难为情地笑了起来,犹豫半晌,还是下定决心,悄悄地道:“小宇,漂亮女人有很多,千万别打可儿的主意,传出去让人笑话。”

    王思宇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这都哪跟哪啊,我又没想过。”

    张倩影嘻嘻地笑了起来,摆手道:“没想过最好,我也是好心,怕你犯了老毛病,这才提醒下!”

    王思宇嘿嘿一笑,拉了椅子坐下,摸起筷子,夹了小笼包送到嘴里,含混不清地道:“放心吧,我现在专心做正事,根本没心情风花雪月。”

    顿了顿,他又笑着道:“再说了,兔子不吃窝边草,有些女人,就算再漂亮,也是决计不能碰的。”

    张倩影撇了撇嘴,别过俏脸,小声嘟囔道:“谁信呢,你可不是什么好兔子!”

    王思宇夹了包子,回头笑道:“好酸!”

    张倩影抿嘴一笑,下了地,袅娜地来到他身后,用手抚摸着他的后背,柔声道:“小宇,在你眼里,霜儿和可儿,哪个更漂亮?”

    王思宇笑笑,不以为然地道:“那还用问嘛,当然是小影最漂亮了!”

    张倩影哼了一声,板着面孔道:“讨厌,说正经的,到底哪个更漂亮。”

    王思宇叹了口气,摆手道:“漂亮女人,各有各的美法,很难评价。”

    张倩影见他嘴严,始终不肯松口,心里就更狐疑起来,半晌,才走到梳妆柜前坐下,戴了首饰,抿嘴道:“你们男人,真是没办法,以前觉得大哥很保守,可他有钱之后,也变成了花心大萝卜,常年在外面沾花惹草,惹出许多是非来。”

    王思宇放下筷子,摸出纸巾,擦了嘴角,苦笑道:“书明以前倒不这样,变化确实很快。”

    张倩影把耳环戴好,站在镜子前,扭动下身子,望着镜中光彩照人的旗袍美女,娇声道:“好啦,夫君,咱们这就出发吧。”

    王思宇站了起来,摸起桌上的卷轴,伸手打了个响指,笑着道:“go!go!go……”

    “神经!”张倩影横了他一眼,抿嘴笑着走了过来,挽了他的胳膊,两人依偎着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坐上小车,缓缓离去。

    几分钟后,邵银芳推门走了出来,站在屋檐下,手里转动着一串佛珠,脸上露出悲戚之色,半晌,才长吁短叹地回了屋子,坐在藤椅上,摸起手机,拨了号码,懒洋洋地道:“佑江啊,你不是说了嘛,今儿带女朋友回来,怎么连人影都没一个?”

    于佑江‘嗯’了一声,抬眼看了下桌边众人,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捂着手机出了会议室,站在楼道里,小声道:“妈,真是不凑巧,我都给忙忘了,她昨儿刚接到公司通知,要去香港开演唱会,估摸着,得下个月中旬才能回来,我这周末加班,正开会呢,商量剧本的事情。”

    邵银芳竖起眉头,怒气冲冲地道:“你就撒谎吧,一天天地往后推,是不是想让我死不瞑目啊?”

    于佑江听了声音不对,赶忙搔着头发,赌誓发愿地道:“妈,您别急,这次咱定好了,就下个月底,肯定把儿媳妇给您领回来,要是再变卦,您大巴掌抽过来,我绝对不躲。”

    邵银芳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道:“佑江啊,这回可得定下来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成家吧,留个后代,别像佑民那样,呜呜呜……”

    于佑江眼圈一红,赶忙安慰道:“妈,妈,您别这样,我答应还不成嘛。”

    邵银芳擦了眼泪,哽咽着道:“佑江,那咱可说好了,要是再变卦,妈就去买瓶农药喝了。”

    于佑江吃了一惊,脸都快吓绿了,忙点头哈腰地道:“妈,您老就放心吧,这回就是出去抢,我也给您捆一儿媳妇回来,包您满意。”

    邵银芳险些被气乐了,恨恨地道:“别胡说八道,哪个让你出去干违法的事情了。”

    于佑江笑了起来,油嘴滑舌地道:“我这不就是打一比方么,就凭你儿子,要身份有身份,要模样有模样,要钱有钱,找老婆那还不是太轻松了嘛,只要招招手,成群结队的女人就扑过来了!”

    邵银楼‘扑哧’一笑,又皱了皱眉,厉声道:“别耍贫嘴,下个月再见不到人,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了!”

    于佑江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盲音,咧了咧嘴,按了关机键,把手机揣回衣兜里,背着双手,愁眉不展地道:“睡过的女人也有几百了,哪个能做老婆啊?老妈,您可真能出难题!”

    半个小时后,来到城堡花园,两人下了车,慢悠悠地上了楼,张倩影按了门铃,过了一会,房门被轻轻推开,胡可儿化了淡妆,穿着一件黑色吊带裙,袅娜娉婷地出现在门口,微笑道:“小影姐姐,宇少,快进来吧。”

    张倩影咯咯一笑,进屋换了鞋子,拉了胡可儿的手,轻声道:“可儿,今儿看上去,气色好多了。”

    胡可儿叹了口气,柔声道:“不知怎的,这些日子,就是犯困,乏得很,也懒得动。”

    王思宇走了进来,随手关了房门,把礼盒放在旁边,弯腰换了拖鞋,不经意间,却瞄见胡可儿晶莹的玉足,一双细长而白皙的美腿,以及飘荡的裙摆,心里竟然‘咯噔‘一下,起身笑道:“小嫂子,平时多出去锻炼比较好,早晨跑跑步,做做运动,精神会很好。”

    张倩影抿嘴一笑,轻声道:“那哪成,可儿走到哪里,都会引起轰动,比你们这些当官的还受欢迎。”

    胡可儿却笑笑,摇头道:“不会的,现在竞争激烈,新人辈出,只要退出一年,就没多少人关注了。”

    王思宇走到沙发边坐下,笑着道:“怎么,有重返歌坛的打算吗?”

    胡可儿端了果盘,放在茶几上,又沏了茶水摆上,轻声道:“没有,今后的事情,还没有考虑,要不是小影姐姐关心,我的生活状态,恐怕早就一团糟了。”

    张倩影摸了牙签,插了一块哈密瓜,递给王思宇,微笑道:“不急,先慢慢休养一段时间,其实,还是出国学习好,换个环境,恢复得可能会快些。”

    胡可儿叹了口气,斜倚在沙发上,伸手抚弄着秀发,神色娇慵地道:“再说吧,我是不愿意到国外去的,生活习惯改变了,会很不适应。”

    王思宇伸出脚尖,碰了碰张倩影的足踝,轻声道:“也好,在国内也能深造,北大清华都可以去嘛,何必舍近求远。”

    张倩影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忽地‘扑哧’一笑,抿嘴道:“也对,同样是花钱,与其去国外,不如在国内,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胡可儿笑笑,轻声道:“那倒无所谓的,只是最近懒得动,就想腻在家里。”

    王思宇咳嗽一声,有些不自在地站了起来,微笑道:“你们两人先聊着,我去书房坐会,顺便打几个电话,洛水那边事情多,总有些放心不下。”

    张倩影莞尔一笑,指着楼上道:“小宇,左边第三个房间是书房,别走错屋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皱眉走上楼梯,暗自思忖道:“什么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小影,倒是想多了,咱虽然花心了点,但也没到那种地步吧?那样的念头,想想都觉得罪恶,呃……”

    进了书房,他拉了椅子坐下,信手从书架上抽了本《极权主义的起源》,点了一颗烟,皱眉看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王思宇放下书,摸出手机,看了下号码,接通后,耳边传来瑶瑶的声音:“舅舅,我在天坛玩呢,这里人好多呀!”

    王思宇笑笑,掸了掸烟灰,轻声道:“小宝贝,玩得开心点,舅舅在朋友家,晚点再过去。”

    瑶瑶‘嗯’了一声,笑嘻嘻地道:“舅舅,妈妈说了,让你下午两点钟,到京都苑宾馆门口集合,我们一起回家。”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好的,小乖乖,舅舅知道了。”

    瑶瑶挂了电话,把手机递给廖景卿,又拉着她的手,向前方奔去。

    王思宇把手机放下,接续看书,这本书的不少段落,都被于佑民做了批注,而且,结合现实来看,文中有些内容并不过时,值得深思。

    几分钟后,张倩影走了过来,把一杯热茶放在书桌边,伸手勾了王思宇的脖子,窃窃地笑。

    王思宇微微一笑,转头望着她,悄声道:“小影,别乱说了,万一被人听出来,可闹了大笑话。”

    张倩影也有些窘迫,红着脸道:“好啦,你先在这里看书,我和可儿出去买菜,一会儿吃饺子。”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你们只管去忙,不用管我。”

    张倩影抿嘴一笑,转身走了出去,轻轻带上房门。

    王思宇把书翻了一遍,起身又摸了一本《论权势》,只看了一半,觉得索然无趣,就放了回去,坐下后,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目光落在书架上的《挺经》上,伸手摸了出来,打开后,里面忽地掉了一张照片。

    他低头一看,目光却变得有些呆滞,这张照片显然是小两口拍的私密照,照片中的胡可儿,玉体横陈,娇慵无限,那曼妙的体态,纤长的美腿,高耸的酥胸,勾魂的眼神,让人看了,不禁砰然心动。

    王思宇摸起照片,仔细端详了半晌,竟然爱不释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照片放进上衣口袋里,跷起二郎腿,摸着这本曾国藩所著的《挺经》,喃喃道:“果然是挺经,放了这样的宝贝东西,想不挺都不成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