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章 未亡人

第十章 未亡人2017-11-9 13:5:25Ctrl+D 收藏本站

    第497节    第十章      未亡人

    《挺经》是清代中兴名臣曾国藩临终前的压案之作,其中有十八条为人做官的法则,尊崇‘内圣外王’之道,尤其重视‘慎独’,以艰苦卓绝的自我修炼,来实现事业上的成功,此书流传甚广,在官场之中,更被奉为经典。

    在华西时,周松林与方如镜两人,都曾经为王思宇开出书单,其中曾国藩所著的《挺经》《冰鉴》都在书单之上,可见两人对曾氏的推崇,方如镜在官场笔记当中,也对这两本书有过系统的论述。

    其中很多道理,王思宇自然是懂的,但知易行难,要想做到曾氏那样的苦修,需要舍弃太多东西,实非常人所能及,即便本朝太祖那样不世出的人物,年轻时也曾发出慨叹:“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

    心不在焉地翻了会书,王思宇把书本合上,放回书架,从衣兜中摸出那张活色生香的艳.照,放在书桌上,取了一只精致的放大镜,眯着眼睛瞄了过去。

    照片中这位绝色佳人,无疑是天生的魔法师,具有某种神秘的能力,能够在不同的场合,把淡雅端庄和妖艳性感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用无声的肢体语言,诠释得淋漓尽致。

    不过,胡可儿是自家人,即便于佑民已经去世,也是决计不能去碰的,可这等宝贝实在是难得一见,极有收藏价值,王思宇尽量收敛情.色之心,用艺术的眼光,去欣赏这祸国殃民般的尤物。

    然而,没过多久,艺术的眼光还是经不起诱惑,还原成了**.裸的情.色目光,盯在那一对蜜柚般饱满成熟的乳.房上,暗自吞了口水,直觉小腹上涌起一股热流,竟然难以遏制地冲动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王思宇气定神闲地站在镜子前,把白衬衫掖到裤子里,披上那件黑色西服,伸手摸了摸头发,端着杯子下了楼,沏了茶水,摸起一本画报,信手翻了起来,过了一会,房门被打开,两个女人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

    “回来啦?”王思宇微微一笑,起身迎了过去,接过张倩影递来的食品袋,有意无意地向她身后瞥了一眼,目光落在胡可儿的身上,那杏眼桃腮,酥胸蛮腰,以及美腿翘臀,实是美轮美奂,无可挑剔,一颦一笑,更加显得风情万种,春意盎然。

    女人都是极为敏感的动物,王思宇唯恐对方有所察觉,闹出尴尬的场面来,因此,只是匆匆瞥了几眼,赶忙收回目光,转身进了厨房,将两尾活蹦乱跳的鲤鱼放到水捅中,接着挽起袖口,取出蔬菜,扭开水龙头,开始洗菜,心里却像长了无数野草,撩拨得他有些心痒难耐。

    张倩影扎了围裙走进来,似笑非笑地道:“小宇,回屋看电视好了,厨房的活,你们男人别沾手。”

    王思宇嘿嘿一笑,放下菜刀,洗了手往出走,因为有些心不在焉,在门口,险些和胡可儿撞了个满怀,他赶忙侧过身子,望着这位身材高挑,美艳如花的曼妙少妇,微笑道:“小嫂子,简单一点就好了,不必搞得太麻烦。”

    胡可儿俏脸微红,向后退了几步,唇边勾出一抹甜美的笑意,柔声道:“知道了,宇少,你去坐会吧。”

    王思宇点点头,侧身出了厨房,摸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翻了个台,把身子向后一仰,皱眉看了起来,眼睛盯在屏幕上,心里却乱糟糟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胡可儿从厨房里端出一张楠木圆桌,放在客厅的中央,将面盆和装着肉馅的小盆以及塑料砧板擀面杖摆了上去,接着转身去了浴室,在头上戴了浴帽,遮住秀发,又摸了唇膏,在粉唇上涂了几下,出来后,坐在桌边,开始和面。

    王思宇关了电视,去厨房洗了手,也拉了把椅子,坐到斜对面,大大方方地道:“小嫂子,不能吃白食,我也伸把手吧。”

    胡可儿抿嘴一笑,有些好奇地道:“宇少,你会包饺子吗?”

    王思宇点点头,探头往小盆里望了一眼,就端起小盆,进了厨房,将味精姜沫酱油料酒香油倒进去,又加了少许水,回到桌边,拿筷子来回搅动,微笑着解释道:“肉馅拌好之后,要煨上半个小时,这时肉馅和作料能充分融合,口感比较好。”

    胡可儿揉着面团,咯咯笑道:“宇少,动作还挺熟练的,看来是经常做家务活,不像我家佑民,就会纸上谈兵,做个红烧鲤鱼,都能把锅烧焦了。”

    顿了顿,她叹了口气,眸中闪过一丝惆怅,淡淡地道:“我刚刚学会了厨艺,还没来得及表现,人就走了。”

    王思宇忙放下筷子,岔过话题,微笑道:“小嫂子,你以前也不会做饭?”

    胡可儿‘嗯’了一声,微笑道:“以前从来不进厨房,都是结婚之后学的,小影姐姐教会我不少东西呢!”

    王思宇笑了笑,向厨房努努嘴,小声道:“小影的厨艺,都是从我这偷学的。”

    “是吗?姐姐没提过。”胡可儿咬了粉唇,笑靥如花地道。

    “当然了,不信你可以去问。”王思宇拿手向厨房方向指了指,笑呵呵地道。

    “不用问了,肯定是真的。”胡可儿淡淡一笑,敛起笑容,低了头,专心和面。

    王思宇斜眼瞄去,见盆里的面有些发干,就起身去了厨房,舀了清水,乐颠颠地进了屋子,走到胡可儿身边,弯下腰,将清亮的水缓缓倒了下去,口中念念有词道:“小嫂子,要记得加水,太干了不成。”

    胡可儿身子后仰,有些难为情地道:“宇少,我也是纸上谈兵呢,还是有些生疏。”

    王思宇笑笑,斜眼望去,见面团上那双白白嫩嫩的小手,溅了水珠后,愈发娇嫩,如同出水的荷花般漂亮,心情又荡漾起来,轻声道:“没关系,多做几次就好了,实践出真知嘛。”

    张倩影手里摸了一绺芹菜,走到厨房门口,向桌边瞄了一眼,就撇了撇嘴,哭笑不得地返了回去,暗自琢磨着,果然没猜错,小宇这次恐怕真是动心了,也难怪,可儿这样颠倒众生的尤物,一般的男人见了,早就丢了魂!

    王思宇回到厨房,把舀子放下,走到张倩影身后,笑眯眯地道:“小影,用帮忙吗?”

    张倩影哼了一声,向外努努嘴,没好气地道:“去那边献殷勤好了,别在这捣乱。”

    王思宇微微皱眉,回头望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别乱说,小影,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张倩影关了火,把他拉到旁边,悄声道:“小宇,说实话,动心了没有?”

    王思宇赶忙摇头,信誓旦旦地道:“肯定没有,你别想多了。”

    张倩影叹了口气,幽幽地道:“臭小宇,要是动了心,一定要告诉我,省得你蛮干,惹出乱子。”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摇头道:“真没有,更何况,就算动心了,也说不出口,怎么好意思呢!”

    张倩影白了他一眼,那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叹息道:“你也知道难为情啊?这种事情,万一传出去,那可真是名誉扫地了。”

    王思宇摸着下巴,轻轻点头,表情严肃地道:“放心吧,我晓得轻重,不会乱来的。”

    张倩影抿嘴一笑,摆摆手,蹙眉道:“快出去吧,口是心非的家伙!”

    王思宇咧了咧嘴,重新回到桌边,摸起筷子,搅动着小盆中的饺子馅,不再搭讪。

    几分钟后,胡可儿轻吁了口气,把面团拿到塑料砧板上,用手轻柔地揉.搓起来。

    王思宇低了头,目光却暗自漂移,落在那双白嫩的小手上,却见面团上,那芊芊玉指,如削葱根般漂亮,白皙细腻的手指上,指甲上都涂了樱桃般的亮红色,显得娇艳欲滴,分外喜人。

    胡可儿秀眉微蹙,挥动十根手指,动作娴熟地挤压着面团,很快,面团被揉成一条均匀细长的棍状,她伸手蘸了些干面粉,洒在面棍上,用手指轻柔地摩挲着。

    王思宇眼睛一亮,直勾勾地盯着面棍上的那双白嫩可人的手掌,跷起二郎腿,脸上露出异常古怪的笑容,一双筷子舞动如风,却只把盆沿敲得叮当乱响,全然没有碰到半点饺子馅。

    直到胡可儿摸起面棍,揪下一小块面团,轻巧地丢在砧板上,他才打了个激灵,轻吁了口气,正襟危坐,试探着道:“小嫂子,书房里有本《挺经》,内容很不错,我想借过去看几天。”

    胡可儿淡淡一笑,柔声道:“宇少,那都是佑民的书,你若是喜欢,就挑几本拿去吧。”

    王思宇心里踏实下来,清楚照片的事情,她并不知情,就笑着道:“那太感谢了,书倒是很常见的,不过那本里面有佑民的批注,很有见地,我想拿去琢磨些日子。”

    胡可儿抬起雪白的手腕,轻点额头,抿嘴笑道:“宇少,你太谦虚了呢,佑民以前经常提起,说你极有才华,独自在华西发展,能把工作干得那么出色,真不容易,就算换做是他,也不会做得更好。”

    王思宇摆摆手,谦逊地道:“不过是运气好些,和佑民兄还是没法比的。”

    正搭着话,张倩影在厨房忙完,也走了过来,坐到桌边,揪了面团,笑吟吟地道:“可儿,我和小宇商量过了,过些日子,就搬出于家大院,到外面买房子来住,不知这小区里还有空房子么,要不,咱们做邻居吧?”

    胡可儿微微一怔,随即展颜笑道:“小影姐姐,那是最好不过了,等会问问小区的物业,他们那边都有卖房的信息。”

    王思宇笑笑,点头道:“也好,这边环境不错,而且,你们两人在一起,多少有个照应,我在外面,还会放心些。”

    张倩影白了他一眼,探出左脚,踩在他的脚面上,一语双关地道:“小宇,京城里的治安好着呢,你就不用担心了,放心在洛水干好工作,那才是正经,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老婆会办妥帖的。”

    王思宇摸起擀面杖,擀着饺子皮,呲牙咧嘴地笑道:“家有贤妻,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胡可儿抬头望了两人,深有感触地道:“小影姐姐,宇少,你们夫妻感情这么好,真是难得呢!”

    张倩影抿嘴一笑,足下再度用力,促狭地笑道:“主要是他肯宠着我,小宇这人,身上缺点也不少,但就有一样好,知道心疼自家女人。”

    王思宇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暗自嘀咕道:“何止是心疼,脚都疼了,小影轻易不吃醋,真吃起来,也够受的了。”

    不过转念一想,她这话里的意思,竟然有暗中撮合自己的意思,这世上的女人,大概也只有小影能如此对自己了,说起来,还是她宠着自己多些,甚至已经达到无原则的纵容了,只怕放在古代,这样的女子也不多见,更何况是现代社会。

    想到这,他叹了口气,动情地道:“小影,这些年,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

    张倩影心中一热,抬起脚掌,轻柔地抚摩着王思宇的脚面,又勾了他的脚踝,娇俏地道:“傻老公,别乱说了,你对我这么好,这份情意,小影一辈子都还不清。”

    胡可儿抬起头,饶有兴致地望着两人,窃窃地笑了起来,半晌,才娇笑道:“小影姐姐,真有些受不了了,你们两口子这样恩爱,都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太肉麻了呀!”

    张倩影却捏着饺子,笑吟吟地道:“可儿,你哪里会晓得,像我这样离过婚的女人,小宇能真心待我,宠着我,这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能做到,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除了天上的仙女,大概都能要得了。”

    胡可儿收起笑容,轻轻点头,失神地望着对面墙上,那个大幅的婚纱照,痴痴地道:“是啊,小影姐姐,看到你们夫妇能这样恩爱,我也跟着开心呢。”

    说到这,她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道:“只是想起佑民,又觉得心里酸酸的,他对我也是极好的,为了我,连和宁家小姐的婚事也能放弃,虽然他没有说,但我心里明白,他当初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可惜,我们两人命不好,没能走到头。”

    王思宇微微皱眉,望着身边两个眼圈通红的美人,笑着道:“这是怎么啦,好端端的包饺子,却被你们搞成了忆苦思甜。”

    张倩影‘扑哧’一笑,努努嘴,轻声道:“可儿,别多想了,佑民也希望你能开心些,要振作起来,生活总要继续的。”

    胡可儿抽出餐巾纸,擦了眼角,强颜欢笑道:“说起来,还是羡慕小影姐姐。”

    张倩影莞尔一笑,柔声道:“可儿,倒不用羡慕我,你可是全国最知名的大明星,层次这样高,还这样年轻漂亮,只要你肯松口,怕天下间的男子,都要过来求亲了。”

    胡可儿叹了口气,面上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低头包着饺子,呐呐地道:“好男人难找,再想找到佑民那样疼我的男人,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王思宇心中微动,笑着道:“有些时候,要看缘分的,以后有机会,我帮小嫂子物色人选。”

    胡可儿臊得满面绯红,赶忙摇头,咬着粉唇,羞怯怯地道:“不用了,宇少,我是不想的,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张倩影伸出胳膊肘,轻轻碰了下王思宇,娇笑道:“小宇,这种做媒的事情,我们女人最擅长了,哪里轮得到你。”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也对,那我就不跟着掺和了。”

    胡可儿摆摆手,红着脸道:“小影姐姐,你也别操心了,我现在哪有那种心思。”

    张倩影抿嘴一笑,暗自思忖道:“可儿,你倒是没有,可别人有了,被这下流胚子瞄上,你哪里还会逃得掉!”

    想到恼火处,她又抬起左脚,在王思宇的脚面上踩了过去,王思宇却早有提防,将腿收回,敏捷地躲过偷袭,起身笑道:“你们先忙会,我去抽颗烟。”

    张倩影撅起小嘴,满脸不高兴地道:“小宇,早点把烟戒了吧,对身体不好呢!”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上了楼梯,回到书房,推开窗户,吹了会凉风,摸出那张艳照,看了半晌,叹息道:“还是算了吧,到底是佑民兄的未亡人,确实没法下手,在这方面,要学曾文正,不能学阎老西,对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