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一章 奖励

第十一章 奖励2017-11-9 13:5:26Ctrl+D 收藏本站

    第498节    第十一章    奖励

    午饭过后,胡可儿给小区物业打了电话,很快联系到了几个售房信息,经过一番联系,三人下了楼,就近去了旁边的六号楼,来到302号房间,敲响了房门。

    开门的是一位年过六旬的慈祥长者,老人自称是某大学的退休教授,子女都在国外经商,房子买来后,是为了给他安度晚年的,可老人年纪大了,打算回到鲁东老家,因此惦记着卖掉房产。

    张倩影在楼上楼下转了一圈,见房子格局极好,和胡可儿家的类似,也是大跃层,只是面积稍微小了些,而且,是清水房,室内基本没有进行过装修,不像是住过人的样子。

    她略一思量,心中就明白了几分,这房子多半是炒楼者囤积下来的,不过,张倩影没有当场点破,而是直接问了价格,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她很爽快地定了下来,约好三天后来交房款,办理相关手续。

    其实,以于家在京城的地位,买房子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值一提了,只需打个电话,开发商们自然会用最低的价格,把最好的房子留出来,就算不出一分钱,也有大把的人愿意将豪宅拱手相送。

    但于春雷是何等人物,他早就给家里人立了规矩,哪些事情是可以做的,哪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触碰的,都在家规里写得清清楚楚,无论是谁,只要违背了规定,都会受到责罚。

    于佑江胆大包天,曾经坏了两条规矩,令于春雷勃然大怒,只一句话交待下去,险些把儿子的公司搞破产,若不是邵银芳苦苦哀求,只怕于佑江在京城都无法立足了。

    直到现在,于春雷都没拿正眼瞧过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于佑江尝到了苦头,也收敛了许多,开始本分地做生意,不再想着走捷径。

    于佑民夫妇买的这套新婚住房,也是非常低调的,以市场价格购买的,也没有滥用家里的影响力,可见,于家的规矩之严,若非如此,陈洛华也不会满腹牢骚了。

    于春雷之所以会严格约束家属,倒不是因为觉悟有多高,而是担心日后惹来麻烦,于家人在京城的一举一动,不但外面有人盯着,就连派系内部的很多人,也会留意。

    很多事情,都是上行下效,上面的人屁股不干净,也就很难约束底下人了,大家都坏了规矩,这个派系也就危险了。

    王思宇很是高兴,除了能和胡可儿做邻居外,也为张倩影现在的表现感到满意。

    当初,两人为了买便宜两毛钱的大米,曾经跨区采购,在公交车里发生过一段**的暧昧,也是从那时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渐渐发生了转变。

    而现在,张倩影倒像换了个人一样,几百万元的房子,就这么轻松地定下来了,比上街买菜还随意,当然,他并不清楚,张倩影现在可是不折不扣的富婆。

    除了从哥哥那里得来的分红之外,搞国画生意,入股胡可儿的酒吧,都让张倩影赚到了不少钱,现在,就连于佑江的影视公司里,也都有她的股份。

    而张倩影平时生活极为节俭,很少买珠宝首饰,早就惦记着在京城买房了,当初到胡可儿家作客,她就看中了这里的房子,只是那时在搞投资,没有足够的现金,只好作罢。

    事情办得妥当,三人在车边站着,寒暄了几句,夫妇两人便和胡可儿告辞,坐进小车,张倩影打开车窗,向胡可儿摆摆手,把奥迪车稳稳地驶出小区。

    开了十几分钟后,张倩影把车子停在路边,双手扶着方向盘,转头望着王思宇,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笑得花枝乱颤,眼泪险些流了下来。

    王思宇苦着脸,把头转向窗外,底气不足地道:“小影,你笑什么啊,我没动那种念头,真的!”

    张倩影摸出纸巾,擦了眼角,拿手捧着脸蛋,笑吟吟地道:“别狡辩了,你那点心思,哪里会瞒得了我,推门进屋时,就瞧着你不对劲,那双眼睛贼溜溜的,总往人家可儿身上瞄,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还敢不承认?”

    王思宇摆摆手,有些无奈地道:“小影,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太夸张了,我哪有那么不堪啊!”

    张倩影白了他一眼,悄声道:“别抵赖了,只是你可想好,万一事情传出去,你咋见于家人啊?”

    王思宇摸出一颗烟,点上后,皱眉吸了一口,振振有词地道:“小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多看两眼说明不了什么,你就别乱猜疑了,搞得好像我有多好色似的,咱是那种人嘛?”

    张倩影哼了一声,斜睨着他,似笑非笑地道:“这么说,不用我帮忙了?”

    王思宇笑笑,摆了摆手,吐着烟圈道:“帮什么帮,根本不用,房子的事就算了吧,既然你怀疑,就别往一块凑了,免得以后夹杂不清!”

    张倩影撇了撇嘴,重新发动车子,驶出辅道,笑着道:“那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我打听过了,那里的房子升值空间很大,没准住个十几年,转手卖掉,还能赚钱。”

    王思宇沉默半晌,转头望了她一眼,微笑道:“小影,不管怎么样,都要感谢你,要是换成别人家,现在早就打得一团糟了。”

    张倩影抿了嘴唇,打开车内音响,把目光投向前方的路面,柔声道:“小宇,要不是你,我现在还不知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现在的一切,都是你给的,包括家里人,都很感激你。”

    王思宇叹了口气,掸了掸烟灰,轻声道:“小影,那些都是应该做的,并不能用来当挡箭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好丈夫,太花心了!”

    张倩影轻轻摇头,笑着说:“男人嘛,还不都那样,见了漂亮女人,有几个会不动心的,只是在可儿身上,你还是应该再谨慎些,不要因小失大。”

    “知道了。”王思宇点点头,收起笑容,把目光投向窗外,皱了眉头,一言不发,表情极为郁闷。

    张倩影望了他一眼,又抿了嘴唇,咯咯地笑了起来,柔声道:“臭小宇,别跟丢了魂似的,你坦白些吧,是打算长期霸占,还是只做一夜夫妻?”

    王思宇摆摆手,苦笑着道:“小影,干嘛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张倩影伸出右手,拍了拍他的膝盖,抿嘴笑道:“好啦,老公,你不要苦着脸,那样太难看了,事情包在我身上,不过,你嘴巴可要严些,千万别露出半点风声。”

    王思宇把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微笑道:“小影,算了,老公正经事都办不过来,哪有那种心思。”

    张倩影咯咯地笑了起来,不再说话,而是专心开车。

    几分钟后,音响里竟然传出了胡可儿柔美清冽的歌声:“你是一只蝴蝶,飞进我的心田,带来生机勃勃的春天,鲜花次第盛开,草地拥吻蓝天……嗯哼哼,姹紫嫣红的春天,嗯哼哼,生机勃勃的春天……”

    王思宇眯了眼睛,轻轻拍打着膝盖,嘴唇微动,也跟着哼了起来。

    张倩影转动着方向盘,把车子拐过十字路口,促狭地笑道:“蝴蝶啊蝴蝶,你听到可儿的召唤了吗?”

    王思宇笑了笑,转过头,含情脉脉地望着她,笑着道:“小影,你才是老公心里的蝴蝶,嗯哼哼!”

    “神经!”张倩影拂了拂秀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也跟着轻快的节奏哼唱起来。

    回到于家大院,将东西收拾好,又和张倩影打情骂俏,亲热了一番,王思宇看了时间,赶忙起身,出了于家大院,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约定的宾馆。

    打了电话,廖景卿带着瑶瑶下了楼,三人坐进宝马车里,驾车离开京城,返回洛水。

    因为玩得太疯,瑶瑶有些倦了,在车里一直在打着瞌睡,回到家里,也没了往日的精神,吃过晚饭之后,早早地进了卧室,拉了被子躺下,很快睡了过去。

    王思宇回到房间,取了卷轴,挂在卧室的墙上,欣赏着于春雷的书法,回味着在京城发生的事情,也觉得有些内疚。

    无论怎样,那是佑民的老婆,是需要尊重的,之前生出的绮念,确实太过荒唐了,仔细想来,都是那张裸照惹的祸。

    他把照片摸了出来,夹在《挺经》的书页里,拉开床头柜下面的抽屉,放了进去,锁好后,拔出钥匙,叹了口气,推门走了出去,进了浴室。

    冲了热水澡后,王思宇躺在三角按摩浴缸里,长吁短叹,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若是等闲的漂亮女人,也不会让他生出这许多烦恼,胡可儿实在是位罕见的妙人儿,初见时,就让他感到惊艳,只是当时,有无形的道德束缚,也就没有生出半点冒犯之心。

    而现在,于佑民已经不在了,只要胡可儿愿意,她自然可以随时选择新的伴侣,一想到那样风情万种的尤物,将在别人怀里巧笑嫣然,婉转承欢,他就生出许多遗憾,心里变得空空荡荡的,有些魂不守舍。

    虽然,张倩影已经明确透露出那层意思,会试着在暗中帮忙,但那种道德底线所带来的心理障碍,实在是很难克服的,无论是他,还是胡可儿,都不可能轻松逾越。

    “还是太贪心了啊!”王思宇叹了口气,起身下了地,站在镜子前,摆了个健美的姿态,摸了摸发达的胸肌,就取了毛巾,细心地擦拭着身子。

    几分钟后,他裹了浴巾走出来,慢悠悠地下了楼,倒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报纸。

    过了一会,三楼浴室的房间被轻轻推开,廖景卿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头上裹着一条粉色的毛巾,身上穿着黑色吊带裙,如同出水的芙蓉一般皎洁娇艳,楚楚动人。

    廖景卿斜倚在门边,向楼下望了一眼,就扶着栏杆,缓缓下了楼梯,柔声道:“小弟,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不会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报纸丢到旁边,叹了口气,轻声道:“没有,就是一些琐事,会处理好的。”

    廖景卿点点头,沏了茶水,放到茶几上,坐到斜对面的沙发上,温柔地道:“没有就好,小弟,我一直都有些担心,如果你女朋友过来,看到我和瑶瑶在家里,会不会有别的想法?”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怎么可能呢,姐,放心吧,连女朋友都管不好,那还能做成啥事。”

    廖景卿却转过头,望着楼梯的方向,淡淡地道:“那可不成,家里要安稳,否则会牵扯精力,影响到工作,其实,我和瑶瑶完全可以搬出去住……”

    王思宇微微一怔,忙坐了起来,摆手打断她的话,笑着道:“姐,你千万别多想,咱们当初都说好的,以后再不分开了,哪个敢容不下你和瑶瑶,她就只有选择离开,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廖景卿蹙起秀眉,摇头道:“那可不成,还是女朋友重要些,你们以后要过一辈子的。”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姐,别再乱想了,还是那句话,无论到什么时候,咱们都不会分开的。”

    廖景卿俏脸微红,赶忙站起,柔声道:“好啦,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儿还要上班呢,别睡得太晚。”

    王思宇‘嗯’了一声,起身走到墙边,顺手关了灯,跟在廖景卿的身后,向楼上走去。

    黑暗中,廖景卿曼妙的身影,如同一朵娇艳的清荷,摇曳生姿,而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

    王思宇情难自禁,忍不住向前几步,从后面揽住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悄声道:“姐,以前答应过我的事情,不许反悔。”

    廖景卿娇躯一颤,满面通红,忙挣扎着道:“小弟,别胡闹,乖些,快放手。”

    王思宇却轻轻摇头,抱紧了怀中佳人,悄声道:“不成,除非你同意。”

    廖景卿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呐呐地道:“好啦,小弟,只要你能做了市委书记,姐姐会奖励你的。”

    王思宇心中大乐,吻着她的耳垂,悄声道:“怎么个奖励法,说来听听?”

    廖景卿紧张到了极点,扭动腰肢,娇.喘连连地道:“小弟,你先放手,别来欺负姐姐。”

    王思宇哼了一声,抄起廖景卿的腿弯,将她横抱了起来,低下头,望着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柔声道:“姐,别耍赖,先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奖励?”

    廖景卿又羞又恼,拿手捂了脸,娇嗔地道:“小弟,别胡闹,快把姐姐放下来,别让瑶瑶看到。”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放心吧,小家伙早就睡熟了,姐,你要是不肯说,我今晚都不会放手。”

    廖景卿双眸紧闭,满面红晕,半晌,才轻吁了口气,有些难为情地道:“小弟,那个…奖励…自然是你喜欢的。”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轻声道:“还是不懂。”

    廖景卿‘呜咽’一声,带着哭腔道:“小弟,你要再这样,我明儿就带瑶瑶离开。”

    王思宇还真有些害怕,赶忙赔笑道:“姐,好了,咱不闹了,我这就送你回去。”

    说完后,他抱着怀中娇滴滴的大美人,乐颠颠地上了三楼,推开廖景卿的卧室,走到床边,把她放了下来,笑吟吟地道:“姐,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好吗?”

    廖景卿除去一只拖鞋,拎在手里,气哼哼地道:“小弟,再有下次,我真的要恼了!”

    王思宇脸上笑开了花,忙笑着道:“好啦,姐,别生气了,晚安。”

    廖景卿赌气般地别过俏脸,不去看他,直到王思宇转身走了出去,将房门带上,她才把拖鞋轻轻丢下,解开粉红色的毛巾,那头乌黑透亮的秀发,便如瀑布般倾泻下来,遮盖了欺霜赛雪的香肩。

    她坐在床边,把玩着一绺潮.湿的秀发,蹙眉沉思良久,才轻吁了口气,仰起潮.红的俏脸,模仿着王思宇的语气,结结巴巴地道:“小弟,只给一次,下不为例,好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