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二章 调研风波 上

第十二章 调研风波 上2017-11-9 13:5:27Ctrl+D 收藏本站

    第499节    第十二章    调研风波    上

    上班以后,根据事先做好的安排,王思宇带着秘书林岳,到下面各区县做调查研究,陪同他前去的还有市委宣传部的部长黎凤姿常委副市长赵山泉,市委副秘书长周明亮等人,前面警车开道,中间是一溜乌黑发亮的奔驰车队,电视台采访车紧跟其后,随时进行跟踪报道。

    按照官场的惯例,一旦有重量级的官员走马上任,总要在适当的时机,安排在新闻媒体上抛头露面,即便没有出席重大活动,官员们也会以各种方式,出现在媒体的显著位置上,这也是权力的一种象征,只要成为核心领导,就将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在媒体上的曝光度,也被看做是官员政治生涯的晴雨表,假如某位平时并不引人注意的官员,最近频频上镜,说明此人时来运转,正在走上坡路,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再度升迁。

    反之亦然,若是有官员忽然在媒体中消失,或者长期没有在公开场合上露面,很可能表示,他现在地位不稳,甚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

    这段时间以来,洛水市的市委书记赵怀臣一直没有露面,下面的流言蜚语就多了起来,尽管市委市政府多次辟谣,却收效不佳,很多干部群众都已经断定,这位赵书记大概是不行了,没有办法与唐家太子抗衡,离开洛水只是时间问题。

    下午一点半,王思宇坐在小车里,翻看着手中的材料,目光不时投向窗外,望着路边飞速闪过的高楼大厦,眉头紧锁,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

    其实,他是很喜欢搞调查研究的,也很愿意深入基层,但大都以微服私访的方式进行,很少搞出这么大的阵势,因为前者更容易发现问题,后者几乎是在走形式。

    上午的调研很不理想,一切活动都是被下面官员安排好的,连谈话的对象,都是一些蹩脚的群众演员,像背台词一样应付他的提问,以这种方式进行调研,根本无法了解到下面的真实情况,只会变成摆拍作秀,失去了调研应有的意义。

    这让他感到很气愤,但也有些无奈,到了现在这个位置,王思宇的言行也受到了无形的约束,要小心谨慎,时时刻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锋芒毕露,率性而为,对于官场的一些潜规则,更要给予适当的宽容和尊重,不说过头话,不办偏激事,给外界留下沉稳笃实的印象。

    过了一会,车队拐过十字路口,向洪武区方向驶去,市委副秘书长周明亮打开车窗,探头向外望了一眼,摸出手机,拨了号码,悄声道:“老杜,我们现在已经出了洛北路,还有半个小时就能赶到英华集团,上午在走访时,出了一些问题,王书记很不高兴。”

    区长杜欣不敢怠慢,赶忙热情地道:“周秘书长,快请指点迷津,帮忙把接待工作做好。”

    周明亮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老杜,别搞太大的排场,要突出主题,简单隆重,现场的人员要机灵点,不要搞得跟拍戏一样,要有真实感,提供的数字要尽量准确,不要太夸张,王书记对于数字很敏感,还有,晚宴也要简朴些,别搞铺张浪费,最好上本地酒……”

    杜欣认真地听着,连连点头,笑着道:“周秘书长,我这就去安排一下,别出了疏漏,多谢你的关照,改天一起去红叶楼喝汤汁茶。”

    “老杜,咱们之间就不要客气了。”周明亮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挂断电话,轻吁了口气,上午的调研过程中,他细心地观察到,王书记的眉头皱过三次,很显然,对一些安排相当不满意。

    作为市委副秘书长,周明亮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很敏锐地发现了一些问题,他和洪武区的杜欣区长是党校同学,两人私交甚密,关键时刻,自然要提点一番,免得对方犯同样的错误。

    十几分钟后,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周明亮看了下号码,见是杜欣打来的,赶忙接通,笑着道:“老杜,都安排好了?”

    杜欣站在车边,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急切地道:“出了点麻烦,周秘书长,能想办法拖延下时间吗?”

    周明亮心里一沉,吃惊地道:“出什么事情了?”

    杜欣的声音有些发颤,焦急地道:“周秘书长,事情以后再说,无论如何,要拖延四十分钟,不然,容易捅篓子。”

    周明亮火了,哑着喉咙吼道:“老杜,你在搞什么,路线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哪能轻易更改?”

    杜欣也没了主意,只能低声求道:“周秘书长,周兄,请你务必帮忙,彩虹桥那边聚集了上百人,我已经安排人去处理了,最多四十分钟就好。”

    周明亮叹了口气,轻声道:“好吧,我试试,老杜啊老杜,你真会出难题。”

    杜欣摆摆手,有些无奈地道:“周秘书长,可能是有人想借机捣乱,在关键时刻,给我上眼药,你是知道的,洪武区的情况很复杂。”

    周明亮‘嗯’了一声,挂断电话,皱紧眉头,向车窗外望去,看到远处‘洛水工业园区’的大牌子,灵机一动,忙拨了号码,表情恭敬地道:“王书记,您好,我是周明亮,前面快到洛水工业园了,那里是咱们洛水市经济发展的火车头,要不要去看下?”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好吧,既然顺路,就过去转转。”

    “好的,王书记,那我这就安排。”周明亮长出了一口气,忙又给开路警车上的干警打了招呼,车队在下个路口改变方向,拐进了工业园区。

    临时改变路线,几辆车里的领导都感到有些意外,纷纷把电话打了过来,询问情况,周明亮赶忙解释,王书记临时起意,要去工业园区转转,众人这才释然。

    周明亮定了定神,又赶忙给杜欣打了电话,悄声嘱咐道:“老杜,我们现在去工业园区,转一圈再出来,估计要三十分钟以上,你动作麻利点,抓紧把麻烦解决掉,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杜欣连连点头,在电话里千恩万谢了一番,又急忙打了电话,询问彩虹桥那边的状况,在电话里发了一通邪火,他心里明镜似的,事情发生的这么巧,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在找他杜欣的麻烦。

    奔驰车中,王思宇把目光投向车窗外,望着园区内漂亮的厂房,整洁的街道,设计新颖的各式商业建筑,以及远处大型的主题公园,不禁微微点头,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洛水工业园区是前省委书记李宗堂的主要政绩工程之一,为了把工业园做成国内高标准的园区,于老曾经亲自上阵助威,不但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为园区争取到了近五百亿的资金,还联系了许多国际知名企业入驻园区,用了六年时间,打造出集制造业高科技产业为一体的大型工业园区。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片土地上已经留下了于系深深的烙印,即便李宗堂因故提前退休,很多渭北的老百姓依然对他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认为他是历任高官中,对渭北贡献最大的省委领导。

    尽管没有见过那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但坐在车里,眺望着园区兴旺发达的景象,王思宇心中还是满怀敬意,也倍感压力,他现在的身份,不只是市委副书记,还是于系在渭北的代言人,能否在这张答卷上得到高分,他也有些没底。

    车队开了二十几分钟,在新时代广场停下,秘书林岳快速下车,拉开车门,王思宇整理了西服,从容地走了下来,后面几辆车的领导也都凑了过来。

    宣传部长黎凤姿展颜一笑,指着园区各处,意气风发地道:“王书记,园区一共分为四部分,东部,靠近江边那里,是制造业基地,国内很多大型企业都在那里落户,西部以金融服务业为主,南部是高科技产业区,其中包括一批新型产业,有生物医药通信软件与动漫游戏开发,还有三个国家级的科研所,北部是商业街,那里的地价已经炒得很高了,用寸土寸金来形容,毫不过分。”

    顿了顿,她又叹了口气,喟然道:“就是这个工业园区,创造了一项又一项的奇迹,为洛水市,乃至整个渭北省的发展,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王思宇点点头,背着双手,向前走了几步,举目四望,感慨地道:“成绩属于过去,也属于前任,我们有了这么好的基础,更要加把劲,把洛水的经济搞上去。”

    常委副市长赵山泉走了过来,他是唐系干部,与陈系也有关系,其姐夫就是省长庄孝儒,此人仗着背景深厚,行事素来高调,他与黎凤姿不和,听到两人这番对话,就有些吃味,感觉两人在为李宗堂唱赞歌,便有些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上前插话道:“王书记,市政府今年做了很多规划,希望能在招商引资方面下番功夫,力争在两年时间内,吸引更多的欧美企业入驻园区,提高工业园的科技含量,打造国内超一流的样板科技园区。”

    王思宇微微皱眉,转头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道:“赵市长,园区现在有欧美企业多少家?产值有多少?”

    赵山泉一时语塞,忙招了招手,叫来秘书,经过一番询问,才含糊其辞地道:“王书记,现在的外企占园内企业的百分之三十六,注册资料显示,欧美企业共有二十六家。”

    王思宇笑笑,没有继续发问,而是转过头,微笑道:“黎部长,领导干部要多做调研,把功课备足了,才能做出科学决策,不至于在决策阶段拍脑门,在实施阶段拍胸脯,搞得一团糟后拍屁股走人,这样的三拍干部要不得。”

    黎凤姿抿嘴一笑,点头道:“王书记讲的非常好,这段话应该记录下来,发到《洛水观察》上,现在很多干部的作风都有些虚浮,好大喜功,不喜欢脚踏实地,说话也不着边际,恐怕什么是超一流的工业园区,在他们脑海里,根本没有量化的数据。”

    赵山泉自知理亏,无法反驳,只好哼了一声,假装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转过身去,指着远处靠近江边的一个新厂房,对副秘书长周明亮道:“老周,那家企业是做什么的,怎么以前没见过?”

    周明亮咳嗽一声,向他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远处,周明亮递了一根烟过去,压低声音道:“赵市长,那是一家饲料加工厂,好像是您上次招过来的企业。”

    赵山泉一拍脑门,摆手道:“忘了,现在事情太多,忙得一塌糊涂,记忆力越来越差了。”

    周明亮点点头,借机套近乎,笑着恭维道:“是啊,赵市长,政府那边的工作,现在有一半都压在您身上了,日理万机啊,哪能记得住那些小事。”

    赵山泉叹了口气,背过双手,有些矜持地道:“没办法,唐市长更忙,市委市政府都要抓,工作量比我要大上几倍。”

    周明亮凑过去,悄声道:“赵市长,好像外面有传闻,怀臣书记要调到发改委了,唐市长会接任,消息靠谱吗?”

    “不可说,不可说。”赵山泉神秘地一笑,摆摆手,又做了两个手势。

    周明亮望了,就点点头,笑吟吟地道:“明白了,**不离十。”

    两人说了会话,周明亮的手机上传出滴滴的声响,他摸出来,走到旁边,翻出短信,见上面写着:“周兄,麻烦已经解决。”

    他心中一宽,忙转过身子,走到王思宇身边,笑眯眯地道:“王书记,区里那边打电话过来,问咱们到哪了,要不,咱们现在过去?”

    王思宇点点头,轻描淡写地道:“周秘书长,请提醒下面的同志,解决问题要彻底,不能应付了事。”

    周明亮暗自吃了一惊,不敢再装糊涂,赶忙笑着道:“王书记,知道了,我会把您的意见,如实转达给区里的同志。”

    王思宇不置可否地笑笑,转身上了车,他也很清楚,肯定是洪武区那边出了麻烦,否则不会临时改变安排,其实这种事情很常见,每逢有领导去下面检查,都会有人在得到消息后,拦车告状。

    但官场的潜规则是,只要事情不太严重,还要让下面的干部去解决,否则,基层的干部容易产生误解,也会滋生不满情绪,王思宇初到洛水,自然要谨慎许多,在站稳脚跟前,不会干预太多事情。

    当然了,像赵山泉这样不知深浅的家伙,如果再敢把脸凑上来,他是不介意抽两巴掌立威的,这种靠裙带关系爬上来的干部,打了也是白打,就算庄省长知道了,多半也会装糊涂。

    众人都上了小车,车队调过头,缓缓驶出开发区,向洪武区方向驶去,赵山泉坐在奔驰车里,面色铁青地点了一根烟,怒声道:“操,真当你太子啊,这里是渭北,咱们走着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