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五章 歧途

第十五章 歧途2017-11-9 13:5:31Ctrl+D 收藏本站

    第502节    第十五章      歧途

    关于强拆的问题,王思宇曾经关注已久了,近年来国内发生过许多悲剧性的事件,都与强拆有关,可以说,由抗拒强拆引发的惨案,已经是馨竹难书了。

    而据一些国内媒体爆料,拆迁公司进行一些项目的强拆,利润竟能高达到百分之五百,有时给中间人的好处费,就能达到数百万元。

    拆迁公司只要运作得当,拿到相关项目,不需要技术,也不必进行管理,只需找到些黑恶势力,以暴力手段解决问题,把工程做下来,在短短数月间,就可以进账近千万元,可谓一本万利,而对于强拆过程中,导致的人员伤害事件,大多赔钱了事。

    一条鲜活的人命,只需十几二十几万元的赔偿费用,就能轻松搞定,以工程费用进行冲销,其行径令人发指。

    暴力强拆事件之所以会屡屡发生,任凭中央三令五申,始终无法叫停,究其原因,就因为暴力的另一半,其实是暴利。

    正如马克思的名言,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当然,也就不介意绞死别人了。

    在很多的拆迁工程中,一些官员,开发商,发包方,介绍人,甚至黑社会分子,都能将手伸进去,从中分到一杯带血的羹,在这个利益链条中,充斥着**裸的利益纠葛。

    与拆迁相类似的,还有征地引发的问题,一些地方政府,动用行政权力,以低廉的价格把土地征收过来,转手以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卖给开发商盖成楼房。

    接下来,开发商再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游资接盘推高房价,这样一来,农民失去了土地,市民买不起房子,两方面的群体利益都受到了损害,只有一些官员拿到了光鲜的政绩,部分商人大发横财。

    当然,这其中也涉及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发展成本,在城市化建设进程中,搞城建需要大量拆迁,如果大幅提高补偿标准,地方政府的财政也就吃不消了。

    而究其根源,都可以追溯到‘土地财政’的问题上,无论强拆还是征地,都是一根藤上结出的两朵恶之花。

    如果不能解决‘土地财政’的问题,很多地方,就可以高举‘发展’大旗,理直气壮地侵害弱势群体的利益,即便由此引发血案,对直接领导进行问责,也无法阻止前赴后继的拆迁征地大军。

    只是,就算发展速度再快,如果不能对弱势群体进行保护,不能保障公平正义,建起了高楼大厦,却拆去了民心,那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发展越快,问题越多,危险也越大,等真正重视起来时,恐怕为时已晚了。

    因为要等待协商的结果,王思宇没有离开职工文体活动中心,而是到了隔壁房间休息。

    落座后,英华集团的陪同人员端上了茶水饮料和新鲜的水果,副市长赵山泉接了电话,就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地道:“王书记,有点急事要办,我先走一步。”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摆摆手,目送着他走了出去,转过头,望着黎凤姿,轻声道:“黎部长,刚才和卫国市长商量过了,这件事情要引起注意,请你安排一下,在媒体上适度曝曝光,给下面敲响警钟,市里也会尽快讨论,出台新的管理办法。”

    黎凤姿笑着点头,端起茶杯,意味深长地道:“王书记,唐市长倒真配合,好像两个月前,他还在洪武区视察,夸奖了杜欣。”

    王思宇摆摆手,沉吟道:“其实,杜欣的情况,卫国市长也了解到一些,前段时间,检举杜欣的材料很多,为此,卫国市长特意叮嘱市纪委的胡雪松同志,和杜欣进行了一次深谈,不过,效果很不理想。”

    黎凤姿蹙起眉头,若有所思地道:“应该还是保了,不然,胡雪松那关,杜欣没那么容易过去。”

    王思宇微微一笑,点头道:“也许吧,不过,杜欣自己不争气,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因为拆迁补偿问题,在区委会上,和贺书记拍了桌子,两人发生了激烈争吵,气得老贺火冒三丈,带队去了外省考察,前天晚上,还给卫国市长打来电话,谈起杜欣的问题,让卫国市长很头疼。”

    黎凤姿喝了口茶水,笑着点点头,轻声道:“先上足了药,再有上访群众围堵市委领导,接着是张桐当场举报,一环扣着一环,贺书记不简单啊,身在外省,还能掌握局势,借着您的手,逼唐市长明确表态,把杜欣斩落马下。”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说:“黎部长,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只要在事实上,起了好作用,就应该支持。”

    “也是。”黎凤姿点点头,迟疑了下,还是侧过身子,轻声提醒道:“王书记,您刚到洛水,立足未稳,在很多事情上,还是应该再谨慎些。”

    王思宇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着道:“没办法,见到跪了一地的老百姓,当时火就起来了,我在华西的市县工作时,就是不搞强拆,哪个干部敢在这方面动心思,我立马摘了他的乌纱帽。”

    黎凤姿咯咯地笑了起来,抿嘴道:“王书记,您现在的作风也够硬朗的了,刚到洛水,就拿下了一位区长。”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还好,卫国市长同意了,否则,还真会碰到一鼻子灰。”

    黎凤姿拂了拂头发,探过身子,嘴唇微动,悄声道:“王书记,唐市长这个人,城府很深,心思细密,手腕也极强硬,要小心点才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王思宇收起笑容,淡淡地道:“知道了,边走边看吧,情况都是在变化中的,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

    两人正说着话,秘书林岳推门走了进来,有些紧张地道:“王书记,杜欣的情况有些糟糕,他好像要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差点出事。”

    王思宇吃了一惊,起身道:“走,过去看看。”

    几人来到旁边的屋子,却见杜欣坐在沙发上,抱头痛哭,而旁边,副秘书长周明亮正在耐心劝告,王思宇皱了皱眉,轻声道:“怎么回事?”

    周明亮向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努努嘴,随后起身走了过来,手里摸出两根铁钉,悄声道:“老杜在闹情绪,刚才又是撞墙,又是吞钉的,搞得大家手忙脚乱的。”

    王思宇摸过那两根锈迹斑斑的铁钉,随手递过林岳,叹了口气,走到杜欣对面,坐在沙发上,轻声道:“老杜,你这是干什么,先去纪委说明情况,把问题解释清楚了,对你也好,对吧?”

    杜欣双手抱着头,拼命地摇晃着,大声喊道:“说什么说!我在洪武区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他们故意设圈套整我,我不服!”

    王思宇面色一沉,摆了摆手,让其他人先出去,皱眉望着杜欣,沉声道:“你不服,隔壁的那些人就更不服了,都是一样的人,凭啥把人家搞得家破人亡,老百姓还得来下跪来求你?”

    杜欣没话说了,半晌,才叹了口气,摇头道:“王书记,我没想过会出人命,就是心里不平衡,人家开公司的,只管几百人,都成了千万富翁,我堂堂一个区长,管理这么大个区,五十几万人口,拿点小钱怎么了!”

    王思宇摸出烟盒,抽出一根香烟丢过去,轻声道:“老杜,大家都这样想,那就没人干事了,都奔着捞钱去了,再者说,不管怎样,你也不能搞得太过分啊,会上群众的发言,你不是都听到了吗?像话吗?”

    杜欣叼了烟,又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道:“我也没办法,最初老妹子天天来家里闹,她想赚钱,我能不帮吗?当初考大学的时候,家里困难,她宁可辍学,到市场卖菜,也攒了学费,支持了我这个当哥的,我干起来了,王书记,你倒是说说,我能不帮她吗?”

    王思宇沉默下来,帮他点了烟,自己也点了一根,皱眉吸了一口,轻声道:“想开点吧,毕竟犯了错误,何必去找那些理由呢!”

    杜欣抬起头,望着窗外,喃喃地道:“那时候苦啊,她连件像样的衣服都舍不得买,大冬天的,穿着单衣,冻得哆哆嗦嗦的,去学校里给我送生活费,那天晚上,我哭了一夜,发誓要混出个人样来,到机关以后,夹着尾巴跟哈巴狗一样跟着领导的身后,当了十多年的孙子,总算熬出头了,却跳进了火坑,把所有人都害了,我妹,我弟,都要跟着倒霉了。”

    王思宇也微微动容,转过头,叹息道:“老杜,冷静点,还没到世界末日呢,要坚强些。”

    杜欣把烟头丢下,双手抓着头发,表情痛苦地道:“晚啦,没用了,被人设计了,有苦说不出啊,张桐那个白眼狼,真是害人不浅,当初不是我,哪有他的今天,我一步步把他提拔上来,没想到,他能在背后向我开枪,人心难测啊,太阴险了,为了升官发财,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轻声道:“老杜,既然知道群众上访,为什么不早点把问题解决了呢?”

    杜欣哭丧着脸,忿忿地道:“张桐拍着胸脯保证,肯定能处理好,我没想到啊,被最信任的人给出卖了。”

    王思宇皱起眉头,一口口地吸烟,没有再接话,而是听着杜欣独自唠叨。

    十几分钟后,房门被敲响,纪委书记胡雪松走了进来,表情严肃地道:“王书记,我来了。”

    王思宇点点头,站了起来,有些疲惫地道:“雪松书记,交给你了,老杜现在情绪不太好,如果可能,让他休息一下。”

    胡雪松微微一笑,点头道:“好,杜欣同志,请跟我走吧。”

    杜欣缓缓地站了起来,双腿打着哆嗦,语无伦次地嘀咕道:“有后台的妖精都被接走了,没有后台的,就要被你们一棍子打死了,我不服,我不服,王书记雪松书记,这不公平……”

    胡雪松皱了皱眉头,轻轻挥手,外面进来两位纪检干部,一左一右,扶着杜欣走了出去,他望了王思宇一眼,淡淡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王思宇叹了口气,走到窗前,看着杜欣被推进小车,心里竟生出些许的同情,回到休息室后,情绪依旧很是低落,只是闷头吸烟,旁边的干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都不敢吭声。

    天色渐晚,终于,走廊里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上访群众相继离开。

    过了一会儿,张桐恭敬地走了过来,笑吟吟地道:“王书记,我们与群众已经达成了意向协议,问题很快就会解决,刚才给区委贺书记打了电话,他马上就带队回来,区里的工作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王思宇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嗯’了一声,摆摆手,轻声道:“知道啦,要安排好困难群众,不要让他们受委屈。”

    张桐连连点头,笑着道:“王书记,饭店已经订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咱们先过去?”

    王思宇摆摆手,伸了个懒腰,淡淡地道:“不去了,今天就这样。”

    众人‘呼啦’一下站了起来,陪着王思宇下了楼,和刘总等人寒暄了一会后,众人上了小车,车队缓缓驶出英华集团,消失在苍茫的暮色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