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六章 老实人

第十六章 老实人2017-11-9 13:5:32Ctrl+D 收藏本站

    第503节    第十六章      老实人

    两天后的下午两点钟,洛水市委召开了常委会议,除了市委书记赵怀臣外,其他常委悉数到场,虽然已经实际主持工作半年之久,唐卫国却依然选择坐在会议桌的左侧,没有去碰那把背靠党旗国徽的皮椅。

    会上,常委们观看了王思宇带回的录像,听着拆迁户言辞激烈的发言,众人表现各异,有人吃惊,有人同情,也有人不以为然,更多的人则是泰然处之。

    到了这个层次的官员,大都有极好的涵养功夫,早就修炼得喜怒不形于色,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

    录像播放完毕,秘书长梁坤关了电视机,把光盘从影碟机中抽了出来,放回档案袋中,面无表情地坐回原位,看了唐卫国一眼,低下头,翻开面前的黑皮本子,拿起笔,皱起眉头,刷刷地写了起来。

    唐卫国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把目光转向组织部长罗敏江,淡淡地道:“材料也看了,录像也放了,大家发表下意见,谁先说?”

    罗敏江坐直了身子,表情严肃地道:“唐市长,洪武区出了这样严重的事情,老百姓的意见这样大,就不只是拆迁的问题了,也说明我们的干部队伍出了问题,对此,组织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唐卫国摆了摆手,皱眉道:“罗部长,现在不是谈责任的时候,而是怎样解决问题,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罗敏江呷了口茶水,轻声道:“唐市长,这样吧,近期搞次摸底调查,我这边配合纪委,把洪武区的干部梳理一遍,有些不作为,乱作为的干部,该调整的就调整,只要干部队伍纯洁了,下面的事情,也都好办多了。”

    唐卫国点点头,清了下嗓子,沉声道:“很多同志,原本都是很好的,可到了重要工作岗位上,就出了问题,这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罗部长,你们要多下去走走,和干部们交心谈心,把思想政治工作做到位,尤其要强调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不能以权谋私,侵害百姓的利益,在这点上,我和王书记的意见是一致的。”

    罗敏江点点头,轻声道:“好的,谈心交心活动可以深入展开,形成制度化,实效化,扩大化。”

    唐卫国‘嗯’了一声,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把目光转向纪委书记胡雪松,轻声道:“雪松书记,杜欣现在的情绪怎么样?”

    胡雪松叹了口气,摆手道:“还是有些想不通,他觉得自己是有功的,市委这样对他,他感到委屈。”

    唐卫国放下杯子,皱眉道:“要说有功,在座的哪个功劳都比他杜欣大,能成为违法乱纪的理由吗?”

    胡雪松点点头,轻声道:“还有个情况,杜欣的弟弟,妹妹都逃跑了。”

    唐卫国哼了一声,表情严肃地道:“搞出了人命,还想跑?跑到天涯海角也要抓回来,对这种坏事做绝的不法商人,一定要重判!”

    政法委书记杨文理微愕,忙翻开本子,写了一行字,把笔丢下,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把目光转到王思宇身上,盯着他手上飞速旋转的一管签字笔,目光变得有些呆滞。

    唐卫国想了想,又皱眉道:“这样吧,雪松同志,纪委近期也要展开次活动,对全市范围内,副处级以上的干部进行一次调查摸底,还有哪些人的直系亲属在经商,都要登记在册,尽快约谈,要么让亲属上岸,要么让他下海,别打擦边球,霸占着位子不干事,总琢磨着贪公家的便宜。”

    胡雪松微微一笑,轻声道:“好的,唐市长,会后就安排。”

    唐卫国喝了口茶水,看着政法委书记杨文理,淡淡地道:“老杨,会后和罗彪商议一下,近期搞次严打活动,黑社会分子太猖獗了,居然把手伸到拆迁工程里去了,矛盾之所以会激化,和他们也脱不了干系,你们政法系统最近有点软,社会治安有恶化的趋势,要出重拳,严厉打击。”

    杨文理低着头,注视着桌上的茶杯,小声道:“好的,唐市长,会后我会和罗局长沟通,尽快展开综合治理工作。”

    唐卫国点点头,把目光转向常务副市长石崇山,缓和了语气,有些客气地道:“老石,市财政现在的缺口有些大,能否把西线那几个在建工程放缓,挤出些资金,提高拆迁补偿标准?”

    石崇山自从开会后,就眉头紧锁,一声不吭地吸着烟,这时听到唐卫国点名,嘴一歪,摇头道:“不行,西线那几个工程都到了要紧的时候,不能缓,实在要停,也只能把黄金大道的项目停下,进展缓慢不说,太烧钱了。”

    唐卫国脸一黑,摆手道:“不行,黄金大道项目不能停,没了它,以后的金融街就搞不起来,耽误发展。”

    石崇山叹了口气,眼皮垂下,淡淡地道:“那就没办法了,为了要搞花园城市,这两年上马的项目太多,一股脑砸进去三百多个亿,现在都在关键时刻,到处都缺钱,再不解决资金缺口问题,都要寅吃卯粮了。”

    唐卫国沉默下来,用手摆弄着签字笔,半晌,有些头痛地道:“这样吧,今后,凡是没报批立项的工程,一律不准上马,经费没有彻底落实的项目,也要坚决砍掉,严禁负债搞建设,要收口子了,再这样下去,城市建设起来了,却挖出了大窟窿,几年都补不回来。”

    秘书长梁坤抬起头,轻声道:“唐市长,无论如何,也要挤出些资金来,拆迁补偿标准不提高,就算下面的干部跑断腿,磨破嘴,老百姓也不会同意,还是容易激化矛盾,如果酿成惨案,引发全国媒体关注,那样后果太严重了。”

    唐卫国也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皱眉道:“是啊,资金是大问题,这样吧,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只能去部委化缘了。”

    石崇山嘴一歪,坐直了身子,笑着道:“唐市长出马,一切问题都能解决。”

    唐卫国叹了口气,摆手道:“不行啦,人家看我去了,都开始躲了,以后这种辛苦活,可能要交给王书记来做了。”

    王思宇放下手中的材料,轻声道:“不成,卫国市长,你可别找我,部委那边从没跑过,脸太生,别跑不到钱,倒装一肚子气回来,那可得不偿失了。”

    唐卫国微微一笑,摆手道:“怎么会呢,在座的各位都清楚,你王书记的能量可绝对不小,部委的门槛再高,不也在京城里嘛,紫禁城外的衙门,哪能不给老兄的面子。”

    王思宇打了个哈哈,笑着道:“卫国市长说笑了,上午收到了省委组织部下来的文件,明确提出,专职副书记不要干涉政府方面的事物,而是专心党务工作,我们应该认真执行,不能违背上面的精神。”

    唐卫国淡然一笑,摇头道:“王书记,不要受文件约束,洛水情况特殊,赵书记生病很长一段时间了,我这边压力太大,你来了,正好帮着分担些。”

    “尽力吧。”王思宇淡淡一笑,眯了眼睛,不再吭声。

    虽然这是他来到洛水,开的第一次常委会,但完全能够体会到唐卫国的强势,也就不难理解,赵怀臣为什么会外出养病了,这样的滋味,并不好受。

    接下来,又讨论了几项人事问题,王思宇非常清楚,自己此刻势单力薄,不可能在这方面有太大影响,也就刻意地保持了低调,没有发表不同的意见,会议开得不愠不火,波澜不惊。

    散会后,回到办公室,正在埋头办文,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号码,笑着接通,轻声道:“老领导,想我了?”

    “去你的,别没大没小。”梁桂芝抿嘴一笑,扶了扶眼镜,关切地道:“怎么样,在洛水还好吧?”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还可以,正在磨合,也在熟悉环境,以前还是习惯搞政务,对党务这块,有些生疏,这回正好补补课。”

    梁桂芝点点头,笑着道:“别光顾着忙工作,冷落了我们的媛媛,自从你走后,她可清减了许多。”

    王思宇有些心疼了,叹息道:“再等等吧,没有把握之前,也不敢把她调过来。”

    梁桂芝有些敏感地皱起眉头,迟疑道:“怎么,那边斗得很厉害?”

    王思宇摆摆手,点了一颗烟,微笑道:“也不是,但要做最坏的打算。”

    梁桂芝松了口气,轻声提醒道:“洛水市,那可比玉州大多了,小宇,舞台变大了,更要谨慎啊。”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放心吧,梁姐,我心里有数。”

    梁桂芝轻轻摇头,叹息道:“哪能放心呢,小宇,你其实是那种踏踏实实干事的人,从来不在底下搞动作,如今的官场,人太老实了,总是容易吃亏的。”

    “也是。”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挂断电话后,离开办公桌,走到镜子前,照了照,喃喃地道:“开什么玩笑,这模样看起来很忠厚吗?我怎么觉得越来越邪恶了!”

    下班后,开车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哄着瑶瑶写了作业,王思宇进了浴室,冲过澡后,躺进三角按摩浴缸里,正享受着水中冲浪,舒服得呲牙咧嘴,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只听廖景卿柔声道:“小弟,有电话打过来了。”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姐,进来吧,门没锁。”

    房门被轻轻推开,廖景卿探头望了一眼,就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过来,把俏脸别过去,递过手机,柔声道:“小弟,给你。”

    王思宇没有去接手机,而是坐了起来,歪着脑袋,望着她那张清绝的俏脸,嘿嘿地笑道:“姐,怎么脸红了?”

    “哪有!”廖景卿蹙起秀眉,双颊倏地红了。

    王思宇心中喜悦,忍不住想调戏一番,就笑着道:“姐,这几天心情不大好,晚上到我房间吧,咱们好好聊聊,调解一下。”

    廖景卿神色微窘,把手机丢到浴缸边上,悄悄走到门边,忸怩地道:“那怎么成呢,小弟,别胡思乱想了。”

    王思宇哑笑半晌,轻声道:“姐,没别的意思,你不要多想,就是工作上的事情太烦心,搞得有些失眠了,或许聊天能解决问题。”

    廖景卿犹豫了下,还是叹了口气,有些难为情地道:“不行呢,小弟,我不能去。”

    王思宇往身上撩了水,笑着道:“那晚上留门吧,我过去。”

    “小弟,再胡闹,姐真生气啦!”廖景卿又羞又恼,耳根红透,啐了一口,顿足走了出去。

    王思宇叹了口气,摸过手机,喟然叹息道:“这样娇滴滴的大美人,看得碰不得,也真够头疼的了。”

    浴室外,廖景卿靠在门边,捉了胸前一缕秀发,把玩几下,嫣然一笑,袅娜地下了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