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七章 争论与反思

第十七章 争论与反思2017-11-9 13:5:34Ctrl+D 收藏本站

    第504节    第十七章    争论与反思

    看了未接来电,竟是省委宣传部黄部长打来的,王思宇感到有些意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收敛心神,回拨了过去,接通后,笑着道:“黄部长,抱歉,刚才在洗澡,手机放在茶几上了。”

    黄乐凯坐在米黄色的沙发上,爽朗地笑了起来,温和地道:“佑宇啊,干得不错,没想到刚来到洛水,就打了唐家小子一巴掌,真不错,春雷书记这次总算选对人了,就要硬起来,和他们斗到底,这就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王思宇苦笑着咧了咧嘴,显然,黄乐凯是搞误会了,以为洪武区发生的这次突发事件,是自己事先设计好的一步棋,在借机向唐卫国开火,但他也不便详细解释,就点点头,含糊地敷衍道:“黄部长,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就好,现在刚到洛水,立足未稳,还是应该稳妥些,把对方逼急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黄乐凯却摆摆手,笑着道:“佑宇啊,不用太保守,开门三板斧要砍好,要有声势,洛水这两年摊子铺得这样大,不可能没有问题,要抓紧时机,扩大战果,别给唐老三留下补窟窿的时间,他们既然做得初一,就别怪我们来当十五!”

    王思宇微微一笑,坐直了身子,摆手道:“黄部长,这案子既然能毫无阻力地办下来,说明分量不够,掀不起多大风浪,慢慢来吧,这种事情,要掌握火候,不能太激进。”

    黄乐凯喝了口茶水,摸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盯着屏幕,慢悠悠地道:“也好,刚才去省委梁书记家里,我也试探下了口风,老家伙嘴巴很紧,对这事没有表态。”

    王思宇笑了笑,从浴缸中站起,走到地下,伸手摸起一条干净毛巾,擦拭着身体,缓缓道:“黄部长,能把唐卫国拦下来,我就算完成了任务,想在洛水搞地震,恐怕难度不小,梁书记现在没表态,并不等于是默许,真要把火烧起来,恐怕兜头就是一盆冷水。”

    黄乐凯皱起眉头,沉吟道:“嗯,佑宇,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梁鸿达那个闷葫芦,肚子里究竟装的什么药,还得再琢磨,不过还是那句话,放心大胆地去干,出了问题,我帮你兜着。”

    王思宇照着镜子,笑着点点头,轻声道:“感谢,感谢,有老爷子在上面坐镇,我是没有顾虑的。”

    黄乐凯哈哈一笑,勉励了他几句,就挂断电话,看着电视机里的京剧表演节目,也拿捏了姿势,字正腔圆地唱了起来:“她那里提壶续水无事一样,哄走了东洋兵,我才躲过大难一场,是这样救命之恩终身不忘,俺胡某讲义气终当报偿……”

    王思宇把手机放好,叹了口气,摸起剃须刀,嗡嗡地刮了胡子,苦笑道:“这老小孩,还挺可爱的。”

    下楼后,刚刚坐到沙发上,瑶瑶就奔了过来,爬到他的膝盖上,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道:“舅舅,舅舅,你是心情不好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摇头道:“是有点,可见了瑶瑶,舅舅的心情好多了。”

    瑶瑶嘻嘻地笑了起来,勾着他的脖子,撒娇道:“那就好了,本来,人家还想哄哄你的,现在不用了呢!”

    王思宇哑然失笑,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柔声道:“小宝贝,打算怎么哄舅舅啊?”

    瑶瑶把身子向后仰去,咯咯地笑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大宝贝,人家都会变魔术啦!”

    王思宇怕她摔着,赶忙勾了她的小腰,笑着道:“什么魔术,给舅舅表演一下。”

    瑶瑶受到鼓励,‘嗯’了一声,跳了下去,跑到旁边一张桌子前,拉开抽屉,取出一方大手帕,来到王思宇的身前,勾了勾手指,嘻嘻笑道:“舅舅,舅舅,看着我,不许眨眼哦!”

    王思宇点点头,饶有兴致地望着她,轻声道:“准备好了,小宝贝,开始吧。”

    瑶瑶嘻嘻一笑,抖了抖手中的花格子手帕,把粉雕玉琢的小脸遮住,随后喊道:“变!”

    ‘唰’的一下,手帕被抽开,却见瑶瑶眯着眼睛,嘟着粉唇,怪模怪样地道:“舅舅,我变得怎么样?”

    王思宇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点头道:“小宝贝,变得好,这个变脸很精彩!”

    瑶瑶乐颠颠地跑过来,扶着王思宇的双腿,把身子扭来扭去,撒娇般地道:“舅舅,舅舅,现在心情好了吧?”

    王思宇连连点头,捏了捏她娇嫩的脸蛋,轻声道:“好了,一见到我的小乖乖,心情就全好了。”

    瑶瑶又来了精神,拉了一把椅子,摆在客厅中央,又回到茶几边,从烟盒里抽出一颗香烟来,跑了过去,站在椅子边,清了清嗓子,拉长声音道:“下一个节目,是椅子舞,表演者,瑶瑶。”

    王思宇轻轻鼓掌,笑呵呵地看着,只见小家伙先是扭着身子,走了台步,那副搔首弄姿的样子,倒也有几分职业模特的风采。

    在摆了几个poss后,瑶瑶来到椅子边坐下,一甩秀发,摆了个吸烟的动作,随后把手拿开,轻轻吁了一口,转过头,抛了个电眼过来。

    王思宇赶忙叫停,皱着眉头,目光凌厉地看着他,低声喝道:“过来!”

    瑶瑶愣了一下,赶忙乖巧地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呐呐地道:“舅舅,怎么啦?”

    王思宇抢过她手里的烟,折断后丢下,低声质问道:“瑶瑶,这舞蹈是从哪学来的?”

    瑶瑶哼唧了半晌,才撅起嘴巴嘟囔道:“看电视呗,这是舞蹈大赛上的金奖节目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用手指梳理着她的秀发,轻声道:“小宝贝,以后不要去模仿那种东西,知道吗?”

    瑶瑶点点头,又撇了撇嘴,露出极为委屈的样子,很快,一颗豆粒大的泪珠滑了下来,顺着腮边淌下,她瘪着小嘴,满脸无辜地道:“舅舅,妈妈说你心情不好,让我表现好点,人家不是已经尽力了嘛,咿咿咿……”

    王思宇心头一软,顿时慌了手脚,赶忙抱起她,笑着哄道:“小宝贝,你表现得非常好,舅舅很开心了,别哭了啊,听话!”

    瑶瑶抱了双肩,把头埋在胳膊上,摇着身子道:“那干嘛还欺负人家,呜呜呜……”

    王思宇有些无语,赶忙道歉道:“好啦,是舅舅错了,舅舅向你赔礼道歉。”

    瑶瑶就是不理,拿手抹着眼泪,抽噎道:“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人家都吓坏了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抽出纸巾,帮她擦了眼泪,耐心地解释道:“小宝贝,这样的舞蹈是大人跳的,你还小,不能模仿,知道吗?”

    瑶瑶撅起嘴巴,抽噎道:“知道了,大宝贝!”

    王思宇伸出手,从茶几上摸出一本英文童话故事,笑着道:“来吧,小宝贝,舅舅给你讲故事。”

    瑶瑶破涕为笑,歪在王思宇的怀里,扭着身子撒娇道:“讨厌,又学英语,人家就是不喜欢呢!”

    王思宇哄了半天,才逼着她跟着学念了两篇,瑶瑶打了个哈欠,把脑袋一歪,无精打采地道:“好了,舅舅,我困了,要去睡觉了,妈妈说了,今晚让我陪着她睡,要不然,她晚上睡不着呢!”

    王思宇微愕,抬头望了眼三楼的卧室,露出无奈的表情,他抱起瑶瑶,上了三楼。

    瑶瑶在门口下了地,推开卧室的房门,悄悄走了进去,转过身子,摇着小手,笑嘻嘻地道:“晚安,大宝贝!”

    “晚安,小乖乖!”王思宇伸出手指,刮了刮她精致的小鼻梁,转身下了楼,回到书房里,打开灯,拉了椅子坐下,翻开黑皮本子,摸起一管签字笔,凝思半晌,就刷刷地写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王思宇看了下号码,赶忙把笔丢下,接起电话,笑着道:“卫国市长,这么晚了,有何指示?”

    唐卫国摆摆手,轻声道:“王书记,指示倒没有,只是晚上睡不着觉,想和你探讨一下土地财政的问题。”

    王思宇微微一笑,端起茶杯,点头道:“巧了,这些天也在琢磨这方面的问题,咱们倒是想到一起去了。”

    “是吗?那太好了。”唐卫国明朗地笑了起来,顿了顿,又摩挲着头发,轻声道:“王书记,咱们都不是经济学家,在相关领域里,没有办法和专家教授相比,但是,我们长期在地方工作,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发言权的,现在外界的批评声音,几乎是铺天盖地,似乎有一种观点,认为‘土地财政’的模式是错误的,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你怎么看?”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沉吟半晌,斟酌着字句道:“卫国市长,不可否认,在分税制改革之后,土地财政支撑了城市化的发展进程,也成为国内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但现在负面问题暴露得越来越多,诸如产业空心化问题贫富差距逐渐拉大问题大拆大建导致的浪费问题高房价问题农民权益保障问题,几乎现在突出的矛盾,都能够与‘土地财政’问题挂钩,是到了该反思的时候了。”

    唐卫国皱起眉头,连连摆手道:“王书记,你的观点,我不能接受,这是片面的,夸大了问题,忽视了成绩,可以这样讲,没有土地财政这一模式,就没有这些年的快速发展,我们只用了二十几年的时间,就追上了很多国家近百年的发展速度,完全是因为这种独特的发展模式,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不能丢!”

    王思宇把杯子放下,脸上露出不悦之色,沉声道:“卫国市长,贡献当然是有的,但从来都没有哪种模式,可以维持一贯的发展速度,当负面的影响逐渐扩大时,我们就要寻求改变,不能等撞得头破血流,再进行改变。”

    唐卫国摆摆手,淡淡地道:“王书记,没有这种发展方式,筹集不到足够的资金,农民工就业问题如何解决?没有土地财政得来的收入,我们怎么补贴相关产业,形成低成本优势,维持外向型经济?你是知道的,光靠工商税收,连维持公务员的工资都吃力,哪里还能谈到发展问题,更谈不到社会保障问题了。”

    王思宇霍地站了起来,轻声道:“卫国市长,你回避了一个重要问题,假如土地卖光了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还要拆了建,建了拆,秦始皇修了长城,到现在还在,而我们呢,这些年间,有些城市的地标建筑,甚至建了不到十年,就扒掉重建,道路也一样,以前是扒掉豆腐渣工程,现在什么工程都敢推倒重建。”

    唐卫国揉着脑门,摆手道:“王书记,这只是极少数的问题,不能以偏概全。”

    王思宇却皱起眉头,语气温和地质问道:“卫国市长,这种‘败家子’工程还少吗?无论需不需要,一窝蜂似地搞建设,到底是增加存量还是挥霍浪费,谁能搞清楚?这已经不是发展模式了,而是一种政府主导的财富分配方式,如果以这种方式来维系发展,还不如回到以前,职工假装干工作,领导假装发工资!”

    唐卫国也火了,摸着手机走到窗前,大声争辩起来,两人互不相让,彼此都无法说服对方,直吵到凌晨,才各自悻悻地挂了电话。

    王思宇推开房门,忽然愣住了,却见廖景卿穿着一袭睡衣,扶着栏杆,俏立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望着那淡如烟柳的倩影,他心中一荡,悄悄走过去,轻声道:“姐,怎么还没睡?”

    廖景卿恍然未觉,半晌,才莞尔一笑,柔声道:“小弟,瑶瑶睡了,我过来看看,这就回去了。”

    “知道了。”王思宇微微一笑,伸出双臂,把她抱了起来,眉花眼笑地向卧室走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