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八章 数羊

第十八章 数羊2017-11-9 13:5:35Ctrl+D 收藏本站

    第505节    第十八章    数羊

    廖景卿没有挣扎,而是伸出右手,拂动下潮.湿的秀发,柔声道:“小弟,是因为心情不好,才和卫国市长吵架的吗?”

    王思宇轻轻摇头,弯下腰,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微笑道:“不是的,姐,我们只是在探讨,虽然火气大了些,但这是正常现象,不用担心。”

    廖景卿俏脸微红,垂下目光,淡淡地道:“小弟,别乱来,就是想陪你说说话,把你哄睡了,姐姐再回去。”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推门进了卧室,把怀中佳人平放在床上,随手关了门,又将卧室的窗帘拉上,轻声道:“不用回去,放心吧,姐,我不会勉强的。”

    廖景卿警觉了起来,倏地坐起,低下头,摆弄着睡裙一角,期期艾艾地道:“小弟,你要听话,姐姐真的不想……不想,失去这个弟弟。”

    王思宇‘扑哧’一笑,走到她身边坐下,瞄着她柔美的身段,修长匀称的**,笑着道:“姐,别那么紧张,我们说些悄悄话,就早点休息,好吗?”

    廖景卿迟疑了下,点点头,拉开被子,躺了进去,柔声道:“好吧,小弟,这是一次考验。”

    王思宇叹了口气,暗忖道:“没办法,为了不伤廖姐姐的心,也只好禽兽不如一把了。”

    他掀开被角,钻了进去,躺在软枕上,伸手关了壁灯,伸手抚上她的香肩,悄声道:“姐,能转过身吗?”

    廖景卿娇躯一颤,霞飞双靥,抿嘴道:“不能!”

    王思宇抚摸着她的秀发,拉过一绺,把玩半晌,送到鼻端嗅了嗅,笑着道:“好香。”

    廖景卿哼了一声,娇嗔地道:“小弟,把眼睛闭上,专心睡觉。”

    王思宇笑了笑,起身凑了过去,用手指拨开秀发,望着那雪白细腻的脖颈,张开嘴巴,轻轻吹气,悄声道:“不行,这些日子工作上的事情,搅得我心神不宁,晚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廖景卿咯咯一笑,把身子向床边移动了下,幽幽地道:“你不要心猿意马的,现在就闭了眼睛数羊,很快就睡了。”

    王思宇重新躺好,轻轻摇头,笑着道:“早就试过了,还是不行。”

    廖景卿翻过身子,温柔地注视着他,悄声道:“可能是用脑过度了,小弟,你把眼睛闭上,姐姐帮你做按摩。”

    王思宇点点头,躺了回去,听话地闭上眼睛,耳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接着,一双柔嫩的手掌就贴上了他的脑门,轻柔地摩挲着。

    他笑了笑,轻声道:“姐,感觉好多了。”

    廖景卿咬了粉唇,没有吭声,而是专心地做着头部按摩,眸光里满是脉脉的柔情。

    王思宇忽地睁开眼睛,翻身坐起,双手揽了她的纤腰,望着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轻声道:“姐,你真好。”

    廖景卿蹙起秀眉,叹了口气,伸手捧着王思宇的双颊,悄声道:“好弟弟,乖些,快躺下。”

    王思宇轻轻摇头,把她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怀中,伸手抚摸那滑腻如脂的俏脸,微笑道:“姐,你是属于我的,不要再逃了。”

    廖景卿心如鹿撞,别过俏脸,有些难为情地道:“小弟,别这样。”

    王思宇嘿嘿一笑,捏了她的下颌,盯着那殷红如血的粉唇,歪着脑袋亲了过去。

    廖景卿娇躯一颤,赶忙伸出双手,推着王思宇的下巴,挣扎着躲闪,连声哀求道:“小弟,不行,真的不行……”

    “姐,别动,乖哈,就亲一下,别怕!”王思宇拨开她的手掌,耐心地哄着惊慌失措的廖景卿,尝试了几次,终于抵住她娇嫩的嘴唇,撬开雪白的贝齿,温柔地吻了过去。

    “唔,哼,小,小……”廖景卿娇.喘连连,酥胸起伏不定,闭了眼睛,双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抓挠着,捶打着,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咽声。

    良久,她终于放弃了抵抗,颤动着睫毛,递过一根柔软滑腻的香舌,羞怯地迎合着,那张美轮美奂的俏脸上,已是艳光四射,媚态横生。

    王思宇如饮甘霖,心中欢喜到了极点,抓紧时机,把她肩头的睡衣轻轻剥下,露出一段羊脂白玉般娇美的胴.体。

    “不可以!”廖景卿恍然惊觉,猛然推开王思宇,双手捧着晶莹如玉的乳.房,颤栗如蝶,乍现的春光,从指缝中倾泻.出来,两点诱人的樱红,隐约可见。

    王思宇只觉得嗓子冒烟,小腹上涌起一股热流,忙又抱了她,拉开她的玉手,低头吻了过去,口中念念有词:“可以,当然可以了,姐,自从见到你那刻起,这些就都是属于我的了!”

    廖景卿身子后仰,脸上现出古怪的表情,一手捉了床单,一手抓了他的头发,用力拉扯着,颤声道:“小弟,好了,饶过姐姐吧,唔……”

    王思宇如同含了一粒熟透了的葡萄,轻轻啮咬着,撕扯着,喘着粗气道:“不饶,就是不饶。”

    在一阵无边的战栗中,廖景卿猛然挺起身子,摇动着秀发,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媚叫声,眸光变得有些恍惚,一双美腿蜷缩了起来,几根白皙精致的脚趾,也在微微颤抖着。

    王思宇心花怒放,只觉得一阵麻.酥.酥的电流透过唇边,传递到心脏,竟有种说不出的舒畅,身下这具娇美的身子,在他的抚慰下,已经开始融化,燃烧,他忍不住伸出右手,如蛇般向下探去。

    几番挑逗之下,那双美腿猛然绞紧,耳边传来几声**的娇.啼,婉转低回的清音,如醍醐灌顶,更加激发了他的情.欲,王思宇喘着粗气,手下不停,肆无忌惮地轻薄着。

    “呀……”廖景卿双颊绯红,猛然坐起,伸出芊芊玉指,捉住他的手腕,拼命地摇着头,带着哭腔求道:“小弟,求求你,不要啦!”

    王思宇停下动作,望了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心生恍惚,只觉得眼前的廖姐姐,眼角眉梢都带着别样的风情,有种说不出的娇媚动人。

    热血上涌,脑子里发出‘轰’的一声响,变得一片空白,他忙压了过去,手忙脚乱地把她剥了个精光,只剩下一条黑色蕾丝内裤,连哄带劝地道:“姐,听话,就一次,下不为例哈!”

    廖景卿心乱如麻,露出彷徨无计的表情,双手提着内裤,慌乱地扭着身子,颤声道:“不行,小弟,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停下,快停下……”

    王思宇也紧张到了极点,面对她的抵抗,如同生涩的新手一般,忙做一团,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汗流浃背,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两人抢着一条内裤,你争我夺,战况甚是激烈,几度易手,正在胶着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敲门声,随后,瑶瑶稚嫩的童音响起:“舅舅,舅舅,快点开门,妈妈不见了,人家好害怕!”

    王思宇身子一颤,如同被点中了穴道,登时僵住了,他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回头望了一眼,半晌,才苦笑着道:“好的,瑶瑶,先等等,舅舅马上就出来了。”

    廖景卿如释重负,忙推开王思宇,坐了起来,慌乱地穿了睡裙,悄悄下了地,躲在门后,向王思宇努努嘴,随后转过身子,照着镜子,用手梳理着凌乱的秀发。

    王思宇无奈地叹了口气,把浴巾缠上,也下了床,走到门边,把房门打开,用身子挡住廖景卿,笑着道:“小宝贝,怎么醒了?”

    瑶瑶抱着软枕,用手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道:“舅舅,人家做梦醒了,妈妈却突然不见了,等了好久都没回来,我怕!”

    王思宇忙抱起她,走到床边,轻声道:“乖乖,你先躺下,舅舅去找妈妈,马上就回来,好吗?”

    “好!”瑶瑶钻进被窝,双手抱着软枕,打起瞌睡来。

    王思宇转过身子,恰巧见廖景卿猫腰闪了出去,他赶忙追了出去,来到门外,从后面抱了她,上到三楼,倚在栏杆边,吻着她的耳垂,嘿嘿地笑了起来。

    廖景卿又羞又恼,顿足嗔道:“小弟,听话呢!”

    王思宇叹了口气,扳过她的香肩,苦恼地道:“姐,你心里真的没我吗?”

    廖景卿垂下头,幽幽地道:“好啦,小弟,今晚先好好休息,过些日子,姐姐会想办法补偿你。”

    王思宇微微一怔,迟疑地道:“姐,怎么个补偿法?”

    “到时,自然就知道了!”廖景卿抬手捂了脸,袅娜地回了房间。

    王思宇默立半晌,才叹了口气,转身下了楼,推开卧室的房间,悄悄上了床。

    瑶瑶睁开眼睛,迷惑地道:“舅舅,找到妈妈了吗?”

    王思宇点点头,帮她把被角掖好,悄声道:“找到了,妈妈刚才饿了,到厨房吃了夜宵。”

    瑶瑶撅起小嘴,哼哼唧唧地道:“舅舅,人家肚子也饿了呢!”

    王思宇伸出手指,刮了她小巧精致的鼻梁,柔声道:“好啦,小宝贝,快点睡吧,早晨起来再吃东西。”

    瑶瑶哼了一声,撇嘴道:“人家肚子饿,睡不着呢!”

    王思宇笑了笑,有些无奈地道:“先把眼睛闭上,在心里数羊,很快就能睡着。”

    瑶瑶闭了眼睛,伸出小手,低声嘟囔道:“一只羊,两只羊…三十九只羊,还是睡不着!”

    王思宇叹了口气,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哼唱起来:“山上的野花为谁开又为谁败,静静的等待是否能有人采摘,我就像花一样在等他到来,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你的安排,摇摇摆摆的花呀,她也需要你的抚慰,别让她在等待中老去枯萎……”

    瑶瑶拿手捂了耳朵,连连摇头道:“真难听,好啦,舅舅,不要唱了,人家睡觉还不行嘛!”

    王思宇哈哈一笑,把她的小手塞进被子里,看着她天真无邪的小模样,也闭了眼睛,很快进入了梦乡。

    而三楼的卧室里,廖景卿怀中抱着软枕,失神地望着棚顶的水晶吊灯,嘴唇微动:“第五百六十九只羊,第五百七十只羊,第五百七十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