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章 踢皮球

第二十章 踢皮球2017-11-9 13:5:37Ctrl+D 收藏本站

    第507节    第二十章      踢皮球

    省委书记梁鸿达此次突击检查,绝非偶然,前些天,他在内参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反应了西线工程的一些问题,主要是施工现场管理混乱,工程进度缓慢,在安全生产方面,也存在隐患,他就准备抽时间,过来视察一下,了解真实情况,顺便敲打下这位唐家太子。

    前面两个点的问题还不大,因为得到通知后,市领导派专人督促,进行了紧张的整理,这使得施工现场环境井然有序,各种工程车辆进进出出,工程队里的人员干劲十足,不时还喊着号子,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

    再往下去,就是截然相反的景象了,工地沿线的道路损毁严重,路面坑坑洼洼,各种工程材料随意堆放,工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路边吸烟闲聊,而仍在作业的人员,也没有按规定戴好安全帽,经过一番了解,原来很多施工队伍的工资都没有按月结算,工人们的意见很大,都在消极怠工。

    众人也都没有料到,这位省委书记竟然来了牛脾气,居然把车子开到郊县的一座山边,进了隧道,这下就露馅了,隧道里面停着各种作业机械,却静悄悄的,除了留守的几位妇女,还有一位检修设备的师傅外,根本没有干活的工人,别说两面打通了,连一面都没有搞好。

    唐卫国脸上也挂不住了,当即把刘副市长叫到面前,劈头盖脸地呵斥了一顿,责令他在半个月内,彻底解决问题,对进行施工的两家省内建筑公司,也给予严厉警告,若是不能及时整顿秩序,加快施工进度,以后洛水的所有工程,将不再考虑这两家单位。

    一行人踩着模板,‘吱吱’作响地出了隧道,梁鸿达黑着脸进了小车,返回工程指挥部,进了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后,闷头吸烟,一声不吭。

    周围的众人也都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因为时间仓促,没有准备周全,只是原因之一,事实上,西线工程因为资金短缺问题,一直都在干干停停,大家其实都心中有数。

    僵局总要被打破,集体罚站也不是办法,梁鸿达喝了口茶水,把手中的烟掐灭,丢在烟灰缸中,摆手道:“都先出去吧,我想安静一会。”

    秘书长庞元凑了过去,试探着问道:“梁书记,已经过了中饭时间了,要不先回省城吧?”

    梁鸿达点点头,用手指敲着桌子,沉声道:“就在这里吃,和工人吃一样的饭菜,这次不准作弊。”

    庞元转过身子,望了众人,无奈地笑了笑。

    还好,中午工地的伙食还是不错的,除了馒头硬了点,菠菜汤里有股怪味,别的倒还过得去,尤其是难得的,五道菜里,还有一道是红烧肉,虽然肉烧得有些发糊,味道居然还很正宗,这些领导都是美味珍馐吃惯了的,偶尔换换口味,竟然也都吃的津津有味。

    觉得辣白菜不错,末了,王思宇叼着牙签,走到林岳身边,拿手指着菜碟,轻声道:“这个,味道挺特别的,比饭店做的好,记得打包啊,要给我外甥女尝尝。”

    林岳不敢怠慢,赶忙拿了饭盒,跑到工棚的食堂里,猫腰去翻菜坛子,他动静搞得大了点,把做饭的鲜族大婶气得险些吐血,暗自琢磨着,这些家伙都是哪来的土匪啊,坐着豪华轿车过来,连工人的口粮都抢。

    吃过午餐,梁鸿达的脸色缓和了许多,招招手,把庞元唐卫国王思宇三人单独叫到一间房间里,把目光落在唐卫国的脸上,沉吟半晌,才叹了口气,拉长声音道:“卫国,这样干工作可不行啊。”

    唐卫国眉头紧锁,面色发青,心里也窝了火,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此时也只能放下身段,诚恳地道:“梁书记,是我的工作没有干好,无论您怎样批评,我都能虚心接受。”

    梁鸿达轻轻点头,打开图纸,铺在桌子上,面无表情地道:“我知道,怀臣同志身体不好,近期一直在养病,你现在肩上的担子很重,但起码要了解工程的真实情况,不能让下面的干部有机可趁,弄虚作假,那样是容易捅出大篓子地!”

    唐卫国被搞得灰头土脸,一时难堪到了极点,惭愧地低下头,望着那双锃亮的大皮鞋,沉吟道:“梁书记,其实问题还是出在黄金大道上,那个项目投入太大,把我们拖得很被动,西线工程这边的投入吃紧,梁书记,为了不耽误工程进度,能否考虑下,省里也拨些款子下来,给予适当的支持?”

    梁鸿达皱起眉头,摩挲着头发,有些为难地道:“这样啊,你先打个报告上来吧,按程序来办。”

    唐卫国碰了软钉子,很是失望,就把目光投向窗外,不再吭声,为了搞这些项目,他也从唐系那里争取了很多资金,而省里某些主要领导,委实有些不厚道,坐享其成不说,还拿他当土豪打,不时地挤牙膏,打秋风,让他非常恼火,却偏偏不好发作。

    这次梁鸿达兴师动众地下来找碴,恐怕不单是为了看西线工程那么简单,很可能是借题发挥,向市里要钱,看他架势端得那么足,显然不是一笔小数目,唐卫国刚才提了一嘴,其实是以退为进,先封了他要钱的口子再说,至于省里拨款,那是不用想的。

    庞元咳嗽了一声,坐直了身子,不紧不慢地道:“唐市长,本来呢,梁书记还希望找你谈谈,请市里支援一下,把蛟尾县移民的问题也解决一下,可没想到,这边财政也吃紧。”

    梁鸿达点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口,语气低沉地道:“是啊,前段时间,到蛟尾县视察,发现那里的贫困状况很严重,很多人靠拾荒维持生计,连穿衣吃饭的问题都没有完全解决,回来后,我心里堵得慌,几天几夜没睡好觉,就惦记着把问题解决了,对蛟尾人民有个交代。”

    唐卫国叹了口气,轻声道:“梁书记,那边的情况也听说过,是出了名的贫困县,基础薄弱,很难发展起来,不过要搞移民,工程量不亚于西线工程,我们洛水现在财力有限,确实没办法解决。”

    梁鸿达笑笑,仍有些不死心,皱眉道:“是啊,你们现在也有困难,我很理解,但是蛟尾那边也不能拖了,要不这样,我出面打报告,请中央解决三成,省里出四成,剩下的,由洛水市来解决,怎么样?”

    唐卫国揉着额头,有些头痛地道:“梁书记,黄金大道的项目,是您亲自批准的,那个工程可是吃钱的怪兽,我们现在确实自顾不暇,没办法再为省里提供帮助了,别说出三成了,就算再出一成,我们都吃不消了,本来就是要累垮的骆驼,不能再压石头了。”

    梁鸿达脸色有些难看,转过身子,拉了椅子坐下,又点了一颗烟,慢悠悠地道:“唐市长,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

    唐卫国想了想,沉吟道:“办法嘛,也不是没有。”

    梁鸿达顿时来了兴趣,轻声道:“说说,有什么好点子。”

    唐卫国摸着下颌,故作矜持地道:“还要看部委那边的支持力度,有几项资金都没有落实到位,前些日子去跑,险些吃了闭门羹,好在王书记过来了,情况或许会好些,只要那些资金到位,不但能解决市里的问题,或许,连蛟尾那边,我们也能支持一下,四成虽然出不了,两成还是有把握的。”

    梁鸿达眯起眼睛,和蔼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是啊,王书记,既然到了渭北,就要为这边做出贡献,部委那边的资金,你要多上上心,毕竟衙门开在京城嘛,你的优势无可替代。”

    王思宇愕然,他刚才正在琢磨着几个人的谈话,揣摩着其中的门道,听得津津有味。

    在他看来,唐卫国其实是极为精明的,化被动为主动,借着这次梁鸿达考察的机会,想敲敲竹杠,让省里加大投入,以解燃眉之急。

    可庞元抛出了个蛟尾县的问题,帮着梁鸿达,轻飘飘地把皮球踢了回来,又给唐卫国制造了新的难题。

    没想到唐卫国接了皮球之后,稍作调整,直接踢到自己这边,看着梁鸿达笑眯眯的模样,似乎也没安什么好心。

    庞元皱了眉头,用手摸了摸脑门,又捏着咽喉,皱眉摇头,意思很明显,这个皮球接不得,一旦开了这个头,以后可能就会被卡住脖子,太被动了。

    唐卫国眼尖,看到了他的表情,微微冷笑,轻声道:“秘书长,你怎么了?”

    庞元摆摆手,有些无奈地道:“菠菜汤喝多了,有点咸。”

    梁鸿达皱了眉头,扫了他一眼,没有吭声,而是殷切地望着王思宇,轻声催促道:“怎么样,有把握吗?”

    王思宇忙摆摆手,笑着道:“梁书记,部委那边,以前从没跑过,连大门口朝向都搞不清楚,卫国市长都没办法,我去就更不顶用了。”

    梁鸿达轻轻摇头,拿手指着王思宇,半开玩笑地道:“你啊,就别谦虚了,这种事情,只要春雷同志出面干预一下,肯定没问题的嘛。”

    唐卫国也笑了笑,在旁边帮腔道:“王书记,部委那些人虽然难缠,可他们不还是生活在京城里嘛,只要你能过去跑跑,哪个会不给面子。”

    王思宇可不想当这个活雷锋,但被逼到了墙角,也很难推辞,就含糊地道:“梁书记,您可能不太清楚,春雷书记在这方面很忌讳,不许利用家里关系做事,而且,于老也专门定过家规,要是坏了规矩,只怕春雷同志也会受到批评。”

    把于老抬出来,果然就压住场面了,梁鸿达用手指挤压着太阳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地道:“是啊,于老的脾气,大家都是清楚的,德高望重,对家人要求非常严格。”

    唐卫国抱了双肩,轻轻点头,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紧张,大家都不再说话,就这样僵持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