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一章 卖了

第二十一章 卖了2017-11-9 13:5:39Ctrl+D 收藏本站

    第508节    第二十一章      卖了

    皮球虽然踢出去了,可在省委书记那里,却容易留下不佳的印象,这对于他以后的发展,也有些不利。

    王思宇也意识到了这点,思索半晌,他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边,摸起杯子,泡了杯茶水,轻声道:“梁书记,我能看看图纸吗?”

    梁鸿达摆摆手,沉着脸道:“好,拿去吧。”

    王思宇把图纸拿了起来,坐回椅子上,看了约莫两三分钟的功夫,就笑着道:“有办法了。”

    三人都愣住了,狐疑地望着他,不知道王思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图纸已经快翻烂了,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王思宇捧着图纸,走到梁鸿达对面,把图纸放下,轻声道:“梁书记,我觉得应该化被动为主动,以商业的角度去看,应该尽快把存量盘活变现,来解决目前面临的困境。”

    梁鸿达听得有些糊涂,却做出饶有兴致的样子,点头道:“思路不错,接着说,怎么个盘活法?”

    王思宇弯下腰,拿手在图纸上指了几处地方,压低声音道:“梁书记,这可都是钱啊,只是还在存折里,时间不到,没有办法提出来,我们要是动动脑筋,把它提前预支出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嘛。”

    梁鸿达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诧异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你的意思是……卖了?”

    王思宇认真地点点头,语气沉稳地道:“卖了,只有卖出去,才能真正解决问题,与其低声下气地去求人,不如盘活资产。”

    梁鸿达犹豫了下,皱眉道:“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了,这还没搞成呢,能卖出去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怂恿道:“先试试,也许就能解决问题呢。”

    见梁鸿达沉吟不语,他又耐心地解释道:“梁书记,那些搞房地产的,可是喜欢炒楼花,只要拿了地皮,在工地上挖两锹土,立块牌子就可以卖钱了,我们这不管怎么说,已经干了一半,怎么不能卖?”

    梁鸿达笑笑,摩挲着头发,沉吟道:“也是,搞不好,咱们还真是捧着金饭碗乞讨哩!”

    听着两人的对话,庞元和唐卫国也坐不住了,赶忙围了过来,皱眉望着图纸,看了半晌,也没搞清楚,两人要把什么卖了。

    唐卫国终于忍不住了,诧异地道:“卖什么?”

    梁鸿达拉开抽屉,摸出一支铅笔,在图纸上画了几个圈,将收费站的标志圈了起来,笑眯眯地道:“王书记的意思,是把西线工程一次性打包卖出去,你们两个也说说,办法可行吗?”

    唐卫国愣住了,盯着图纸看了半晌,才皱眉道:“不太现实吧,路还没修好,收费站只在图纸上,就能卖出去?更何况,没有稳定的经营,价格也不好估算啊?”

    王思宇摆摆手,半开玩笑地道:“唐市长,高速公路收费站现在可是最赚钱的营生了,和拦路打劫差不多,相当于昼夜不停的印钞机,只要咱舍得卖,自然就有买家,收费站还在纸面上,也没有关系,更容易给人想象空间,我们把前景描绘得光辉些,搞公开招标,不愁卖不出去。”

    唐卫国‘嗯’了一声,没有再表态,心里也有些佩服,不管怎么样,对方提出这个办法,不失为一种解决之道。

    梁鸿达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把目光转向庞元,轻声道:“老庞,你的意见呢?”

    庞元沉思半晌,点点头,轻声道:“梁书记,这个点子不错,借鸡孵蛋啊,可以试试。”

    梁鸿达把铅笔丢下,大手一挥,爽朗地笑道:“那就试试,要真能卖出去,就记你王书记一大功!”

    王思宇摆摆手,谦逊地道:“西线工程是唐市长搞的,我可不敢贪功。”

    梁鸿达收起笑容,看了眼唐卫国,没有说话。

    唐卫国却明白其中的意味,至少在场面上,若论胸襟,已经被对方胜过一筹,他心里有些不快,却依旧点点头,神色自若地道:“王书记这个想法很大胆,这样吧,我们就按照设计前预估的收益来做参考,每年至少在两个亿左右,如果卖断二十年,也有四十亿了,只要不低于三十六亿,就可以卖掉。”

    梁鸿达想了想,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语气平稳地道:“老陆吗?有一桩生意,想和你们谈谈,嗯,西线工程知道吧?那里的高速公路开通后,会建五个收费站,假如我们把收费站以二十年的期限卖给你们路桥集团,感兴趣吗?”

    省路桥集团公司的陆总听了,赶忙笑道:“梁书记,您这点子不错啊,只要价格公道,我们完全可以考虑。”

    梁鸿达有些意外,伸出一根大拇指,向王思宇晃了晃,脸上露出嘉许之意,又抬高音量,笑着道:“老陆啊,你们不要总惦记着做奸商,现在外省的路桥公司,已经开出高价了,我是考虑肥水不流外人田,才给你打个招呼,怎么样,开个价格吧?”

    陆总不敢怠慢,忙取了计算器,啪啪地按了起来,沉吟半晌,他把计算器推开,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梁书记,三十五亿怎么样?”

    “什么,三十五亿?”梁鸿达面色一沉,‘砰’地一拍桌子,表情夸张地道:“好你个老陆啊,居然想占公家的便宜,你知道人家开价多少吗?四十六亿!”

    陆总愣了一下,赶忙笑着道:“梁书记,您可别唬我,西线工程最快也要明年年末完工,收费站实际的收益还是未知数,哪会有人开出这么高的价格。”

    梁鸿达‘哼’了一声,语气不善地道:“陆总,你的意思,是我这老头子在撒谎了?”

    陆总吓了一跳,知道说错了话,赶忙赔笑道:“大老板,我哪里会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奇怪,他们的报价委实有些离谱了,我们路桥集团跟进后,会有亏损的风险啊。”

    梁鸿达摆摆手,语气不善地道:“算了,既然你们没有诚意,那还是公开招标吧,前儿专家测算,卖到五十亿以上也是正常,你们路桥集团平时总哭着喊着要政策扶持,真给了你们机会,却打退堂鼓了,不像话!”

    陆总坐不住了,赶忙站了起来,哭丧着脸道:“梁书记,那可不成,您总要照顾下省内企业嘛,这样吧,加上外环路林家庙以北的那两座收费站,我们愿意出五十亿,不过,我们现在的资金压力也很大,工程完工前,只能打百分之三十的预付款,剩下的两年内分批次结清。”

    梁鸿达微微皱眉,轻声道:“还要加上两座收费站,才出价五十亿,老陆啊,你们这算盘打得太精细了点。”

    陆总有些无语了,苦笑着道:“梁书记,这可全看在您大老板的面子上,不然,我们哪会出这个价格啊。”

    梁鸿达呷了口茶水,沉声道:“老陆,这样吧,我出个方案,再免去你们三千万,但要全额支付,怎么样?”

    陆总琢磨了一下,觉得有帐可算,忙笑道:“好的,大老板,我们要先开个会,再讨论一下,过几天,我把详细方案给您带过去。”

    梁鸿达挂了电话,把手机往办公桌上一丢,笑着道:“五十亿啊,这可是一桩大买卖。”

    “是啊,大买卖!”唐卫国的笑容有些难看,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资金的问题解决了,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忧的是旁边这位市委副书记,竟然想出这样绝妙的点子,在省委书记面前出了风头,留下了极佳的印象,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庞元也是喜出望外,笑吟吟地道:“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梁书记这桩生意谈的漂亮,一下子就把问题解决掉了。”

    梁鸿达也有些得意,伸出四根手指,在唐卫国面前一晃,似笑非笑地道:“卫国啊,资金的问题解决了,蛟尾县移民问题,你们洛水要出四成,没问题吧?”

    唐卫国霍地站了起来,连连摆手,苦笑着道:“梁书记,市里用钱的地方太多,您可不能这样。”

    梁鸿达心情极好,夹了公文包站起来,爽朗地笑道:“不管喽,帮你们卖了好价钱,当然要收点好处费了,就四成,没商量的余地,你们留下开现场会,把发现的问题及时解决掉,我们先走一步,省委那边事情很多,咳咳……忙啊!”

    唐卫国登时无语,只好侧过身子,望着王思宇,不咸不淡地道:“王书记,有这种好办法,早就应该提出来啊,上次常委会上讨论西线工程时,你老兄可是在冷眼旁观,一言不发的。”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没用的,就算之前能想出来,也只有梁书记能卖出好价钱,别人都不成,他口口声声说陆总是奸商,其实啊,梁书记就是最大的奸商。”

    “马屁精!”梁鸿达哼了一声,眼里全是笑意,走到王思宇跟前,特意停下脚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好好干,帮着卫国把工作干好了,你们两人在一起,要记得互相补台,不能彼此拆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王思宇‘嗯’了一声,陪着众人,把这位封疆大吏送上小车,目送着几辆小车驶远,转过身子,看了唐卫国一眼,微笑道:“卫国市长,你们接着开会吧,我对工程方面也不是很懂,就不在这碍事了。”

    “什么?你不懂?工程还没搞完,就被你卖掉了,你王书记还真够谦虚的!”唐卫国听了这话,鼻子险些被气歪了,却也有些无奈,今儿这事,也不能全怪对方,其实是他先下的套,让对方左右为难,没想到,会搞出这个结果。

    沮丧之余,他也有些感激,不管怎么说,资金的问题解决了,那近五十亿的资金,可不是小数目,要到部委跑,也不知多久才能搞下来,虽然被老家伙敲诈了些,但剩下的那部分,也可以解决很大问题了。

    沉吟半晌,唐卫国叹了口气,点头道:“好吧,王书记,你的金点子,可帮了政府这边的大忙,盘活存量,以商养商,好办法啊。”

    “没什么,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拆东墙补西墙,总不是长久之计。”王思宇淡淡一笑,也不多说,带着秘书上了车,马师傅发动了车子,小车绝尘而去,他打开车内音响,把目光投向窗外,伴着音乐明快的节奏,轻声哼了起来:“我们全部都是被逼的,逼的,逼的,被逼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