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二章 放手

第二十二章 放手2017-11-9 13:5:40Ctrl+D 收藏本站

    第509节    第二十二章      放手

    车子开进市中心,经过一条繁华的商业街,透过车窗,王思宇突然发现,前方的街道上,趴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那人约莫三十岁上下,胳膊腿却如婴儿手臂般粗细,用头顶着一个破烂的小铁盆,在艰难地向前爬行着。

    “停车!”马师傅吓了一跳,赶忙把车子靠到路边停下,王思宇叹了口气,取出钱包,抽出一沓钞票,递给林岳,指着车窗外匍匐向前的乞丐,轻声道:“去,把钱给他。”

    林岳愣住了,接了钱却没有动,而是悄声提醒道:“王书记,他现在的样子,给了这些钱,也会被抢走,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啊。”

    王思宇摆摆手,皱眉道:“那就连人带钱一起送到救助站,顺便去趟民政局,了解些残疾人救助方面的情况,把相关材料整理好后,及时交给我。”

    林岳‘嗯’了一声,开门下车,却被马师傅叫住,老马也摸出一张五十大钞递了过去,林岳走到乞丐身边,蹲下去问了几句话,站在路边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商量半晌,司机师傅才勉强同意,林岳把乞丐扶进车子,关了车门,出租车很快驶了出去。

    老马笑了笑,发动车子,小车重新驶回主道,轻声道:“王书记,其实现在十个乞丐,有七个是职业的,很多都是利用人们的同情心赚钱。”

    王思宇皱了皱眉,望着车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淡淡地道:“剩下那三个,总要管一管吧,对流浪猫流浪狗都那么有爱心,对街头乞丐却视而不见,那怎么能行呢。”

    老马点了一颗烟,单手把着方向盘,慢悠悠地道:“王书记,我也是那么觉得,可我们家那口子,总说乞丐影响市容,应该把那些人赶出去,不过,她说的事儿也挺气愤的,前段时间,有个瘸子跪在马路上拦车,手里握着砖头,不给钱的就不让过,简直就是当街抢钱了!”

    王思宇收回目光,没有吭声,而是摸出手机,玩着贪吃蛇的游戏,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东西,同一个世界,对于一些人来说,就是天堂,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则是地狱。

    似乎和《双城记》里所讲的一样,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当然,无论人们怎么去评判,这几十年间波澜壮阔的变革,改变了落后贫瘠的状况,也推进了国家现代化的进程,虽然其中暴露了许多缺点,但总体上,功不可没,必将被载入史册。

    回到办公室,批了会文件,办公桌上的红色保密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电话是省委秘书长庞元打来的,寒暄几句后,庞元话锋一转,压低声音道:“王书记,刚才在回省委的路上,梁书记露出口风,洛水市的市委书记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可能很快就要解决。”

    王思宇敏感起来,赶忙放了手中的材料,试探着问道:“秘书长,卫国市长能上去吗?”

    庞元皱着眉头,轻声道:“好像很难,梁书记的意思,是让陈部长下来。”

    “陈启明?”王思宇愕然,情况的变化,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庞元点点头,拿笔在本子上写了‘陈启明’三个字,又画了个圈,耐心地解释道:“他只是随口一问,如果让启明同志担任省委副书记,兼洛水市市委书记怎么样?我是不好反对的,就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了,根据我的判断,唐家肯定是要反对的,这里面的变数很大,搞不好,省委里面会出现分歧……”

    “嗯…嗯…”王思宇轻轻点头,目光变得悠远起来,挂断电话后,他皱眉沉思半晌,笑了笑,暗忖道:“也好,老家伙要能把水搅浑了,也不是坏事,从上午的情况来看,那位梁书记似乎也不甘心当过客,也想在渭北做些文章。”

    下午的事情不多,王思宇办完公文之后,便开车返回家中,打开房门之后,却见廖景卿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那曲美的腰身,侧卧在沙发上,显得韵味十足。

    他童心大起,悄悄关了房门,换了拖鞋,猫腰走过去,来到沙发边上,拉了椅子坐下,望着仍在梦乡中的睡美人,怔怔地发呆。

    廖景卿穿着粉红色的吊带裙,左侧的吊带滑落到肩头,露出圆润光滑的香肩,以及凝脂般雪白滑腻的肌肤,而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上,还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

    “这就是海棠春睡了!”王思宇由衷地赞了一声,目光瞄着那如花俏脸,高耸的胸脯,柔美的腰部曲线,白生生的美腿,最后落在那对小巧玲珑的玉足上,盯着嫩如笋尖的脚趾,花瓣般美丽娇艳的粉红色趾甲,心里如同猫挠了一般,痒得厉害,忍不住伸出手去,做凌空虚抓状。

    廖景卿忽地睁开眼睛,慌忙坐了起来,伸手拉起纤细的吊带,摸了摸耳边的发髻,羞赧地道:“睡着了,小弟,今儿怎么回来的这样早?”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手收了回来,摸着额头,故作镇定地道:“事情都忙完了,就想早点回来。”

    廖景卿点点头,站了起来,走到镜子前,补了淡妆,又沏了杯茶水,放到茶几上,轻笑道:“不知怎么回事,这几天乏的厉害,总是犯困。”

    王思宇喝了口茶水,笑着道:“可能是缺乏运动,姐,周末咱们去郊外登山吧。”

    廖景卿坐回沙发,信手摸了一本杂志,娇慵地道:“不用,你啊,有时间还是多回京城吧,好好陪陪女朋友才是正经。”

    王思宇放下杯子,把西服脱了下来,起身挂到旁边的衣架上,随后转了身子,很自然地坐到廖景卿身边,轻声道:“姐,你刚才睡觉的样子真好看。”

    廖景卿红了脸,起身道:“小弟,你先坐,我去换衣服,要接瑶瑶了。”

    王思宇看了下时间,忙拉了她的玉臂,轻声道:“还早,别急。”

    廖景卿有些慌了,悄声道:“小弟,不要闹了。”

    王思宇却不肯撒手,顺势把她抱在怀里,眉开眼笑地道:“姐,我都够老实了,不然,刚才就偷了你。”

    廖景卿啐了一口,把俏脸转到旁边,忸怩地道:“小弟,说什么呢!”

    王思宇把手探进睡裙,抚摸着那条光滑柔嫩的**,轻声道:“姐,想好了么,怎么补偿我?”

    廖景卿娇躯一颤,赶忙伸出双手,捉住他的手腕,扭着身子,颤声道:“别,小弟,再等等……”

    王思宇低了头,含住她的耳垂,悄声道:“等什么?”

    廖景卿坐了起来,呐呐地道:“小弟,你最近是怎么了,总想着那些事情。”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都想了两年了,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心里都痒到不行了。”

    廖景卿低头不语,半晌,才叹了口气,柔声道:“你这傻小子,做姐弟多好啊,为什么要做情人?”

    王思宇怀抱美人,嗅着淡淡的幽香,心情大好,轻声道:“姐,还是那句话,无论你肯不肯,都要变成我的女人。”

    廖景卿耳根红透,双手捧腮,赌气地道:“早知道是这样,就留在玉州,不过来了,以为捡了个便宜弟弟,没想到,却成了人家的金丝雀。”

    王思宇心花怒放,眉开眼笑地道:“姐,那你是答应了?”

    廖景卿哼了一声,顿足道:“不答应!还不快松手?”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松开了手,懒洋洋地道:“那就飞吧,无论飞多高多远,你都会回来的,姐,早晚你会明白,只有我是真心疼你的。”

    廖景卿站起身子,娇慵地伸出双臂,轻笑道:“终于自由了,等会,就带着瑶瑶一起飞回玉州。”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手道:“姐,那可不成,瑶瑶可是我的心头肉,谁都不能带走。”

    廖景卿转过身子,瞟了他一眼,就红着脸上了楼,许久都没下来。

    一个小时后,两人开车到了学校,接了瑶瑶,到附近的餐厅吃了晚饭,回到家后,王思宇乐得合不拢嘴,辅导着瑶瑶写了作业,就怂恿着她早点睡觉。

    可小家伙一点都不配合,显得异常精神,抱着玩具熊在客厅里跑来跑去,笑嘻嘻地道:“太早了,人家又不困,哪里能睡得着呢!”

    王思宇登时无语,看了一会电视后,就回到楼上,冲了热水澡,躺在浴缸里哼着‘今夜无人入睡’,摸起手机,给廖景卿发了封短信:“姐,晚上一起聊聊天可以吗?”

    很快,手机里传来滴滴的声响,翻出短信,只见上面写着:“聊什么?”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赶忙回道:“人生,理想,什么都可以聊!”

    过了一会,伴着滴滴几声响,短信回了过来:“今晚不行,我的心里好乱。”

    王思宇微微皱眉,赶忙问道:“姐,怎么了?”

    半晌,手机又滴滴响起,短信中写道:“讨厌,你还问,小弟,你把姐姐逼的没路可走啦!”

    王思宇叹了口气,继续回道:“姐,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吗?”

    短信很快回了过来,上面写道:“当然不喜欢了,如果可以,我希望永远做你的姐姐,永远!”

    王思宇看着这条短信,愣了半晌,把手机到旁边,摸出一根烟,点上后,皱眉吸了几口,摸回手机,编辑出一条短信:“好吧,姐,那我就放手了。”

    犹豫半晌,他才轻轻按了发射键,随后耷拉着脑袋,望着棚顶,一言不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很显然,短信发出的刹那间,他就后悔了。

    过了一会,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下号码,见是邓华安打来的,就叹了口气,接通电话,无精打采地道:“老邓啊,有事?”

    手机里传来邓华安粗豪的声音:“怎么了,王书记,好像心情不好,要不要出来喝酒?”

    王思宇揉着太阳穴,轻声道:“不去,老邓,我困了,想早点休息。”

    邓华安忙笑着道:“这才几点啊,夜生活刚刚开始,别在家里闷着了,咱们去个好玩的地方。”

    王思宇微微皱眉,诧异地道:“去哪里?”

    邓华安嘿嘿地笑了起来,神秘兮兮地道:“来了你就知道了,马勒隔壁的,洛水不愧是大都市,夜生活丰富多彩,青州和它相比,什么都不是!”

    王思宇摆摆手,淡淡地道:“我倒是觉得青州好,老邓,你可别被纸醉金迷的世界搞昏了头脑,犯了错误,那可是把你害了。”

    邓华安愣了一下,忙笑着道:“哪能呢,你别多想,就咱们两人喝酒叙旧,这回总成了吧?”

    王思宇点点头,问了地点,就站了起来,跳出浴缸,摸起毛巾擦干了身体,换了衣服,推门走了下去,十几分钟后,他开着宝马车离开别墅,赶往约定的地点。

    车子驶到红叶楼旁边,刚刚停稳,就见斜里杀出一辆军用吉普,直接开到饭店门口,紧接着,三辆满载士兵的军车呼啸而至,一群威风凛凛的士兵跳了下来,马上把饭店围住,几个保安见了,吓得拔腿就跑。

    吉普车门打开,跳下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军人,她摘了墨镜,把手一挥,娇声喝道:“一班守住前后门,二班三班一路砸上去,见了照片上那对狗男女,给我吊起来打!”

    “是!”众士兵发一声喊,如猛虎下山般冲了进去。

    王思宇放下车窗,探头喊道:“喂!宁霜,你改行拍电影了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