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四章 谁想泡谁?

第二十四章 谁想泡谁?2017-11-9 13:5:42Ctrl+D 收藏本站

    第511节    第二十四章    谁想泡谁?

    楼道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思宇赶忙闪身离开,悄悄退出包房,来到外面,轻吁了口气,他没有想到,陈启明不仅脾气暴躁,行事风格也如此狠辣,全然不留半点余地,连自己的老婆也下狠手,难怪宁霜会兴师问罪。

    邓华安奔上楼梯,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忐忑不安地道:“王书记,怎么会有枪声,走火了吗?”

    王思宇摆摆手,压低声音道:“她带了两把枪,刚才开了一枪,打碎了一瓶酒,没伤到人,老邓,里面的事情快解决完了,我留在这里不适合,先走一步,咱们晚点再联系,你也要注意,别离这里太近,免得引起怀疑。”

    邓华安长吁了口气,终于恢复了镇定,他很清楚王思宇的意思,这种事情,极有可能涉及到陈部长的**,若是引起对方怀疑,自然是祸非福,想到这,他忙点点头,悄声道:“从后门走吧,前面太乱,别被人家拍了照片。”

    王思宇微微一笑,拍了拍老邓的肩膀,转身下了楼,从后门离开餐厅,带了墨镜,拐了一条街,绕到前门,却发现那里已经停了一溜警车,门口拉了警戒线,干警们正在劝说围观的群众离开,仍有人在踮脚张望,拿着手机拍照,场面有些混乱。

    见没人注意到自己,王思宇悄悄坐进宝马车,发动车子,把小车开到几十米外,点了一颗烟,静观事态的发展,那两家地位超然,从某种意义上,这不只是小姨子与姐夫的战争,家事国事天下事,对于某些特殊的家庭来讲,都是一回事。

    此时,套间的包房里,黄叶红已经写好了经过,战战兢兢地把笔纸递给陈启明,就走到窗前,耸动着肩膀,又哭泣起来。

    陈启明叹了口气,没有去看上面的文字,而是提笔写了‘酒后失德,追悔莫及。’八个字,龙飞凤舞地署了名字,把笔纸往茶几上重重一拍,铁青着脸道:“拿去,快点把人带走,别给你老子添麻烦。”

    宁霜快步走了过来,拿起纸扫了一眼,叠好后,放进口袋里,把嘴唇凑到陈启明耳边,悄声道:“陈启明,刚才那一巴掌,就是爸爸赏给你的,他让我问问你,是继续当‘好女婿’,还是做宁家的‘仇人’,就看你怎么选了!”

    陈启明愣住了,转过头,目光如锥子一般锐利,盯着宁霜的眼睛,看了半晌,才点点头,轻声道:“霜儿,替姐夫带个话,陈家会明确表态,支持大军区改革方案。”

    宁霜竖起眉头,冷冰冰地道:“陈启明,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陈启明摆摆手,闭了眼睛,缓缓道:“霜儿,照我的原话去说,爸爸会高兴的。”

    “混蛋!”宁霜鄙夷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出了屋子,重重地摔了房门。

    陈启明沉思良久,才睁开眼睛,望着窗边的黄叶红,招手道:“红叶,过来。”

    黄叶红身子一颤,神情恍惚地走了过来,跪坐在地上,木然地望着陈启明。

    陈启明叹了口气,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丢了过去,轻声道:“密码是你的生日,红叶,你不是一直想办移民嘛,出去吧,以后别再回来了。”

    黄叶红默默地摸起银行卡,低了头,嚅嗫道:“对不起,我是被逼的!”

    陈启明淡淡一笑,语气舒缓地道:“红叶,还在恨我吗?”

    黄叶红茫然地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漠然道:“恨过,爱过,分不清了,已经麻木了。”

    陈启明不再说话,望着黄叶红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倏地站起,抡起地上的茶几,奋力向墙上砸去,在刺耳的爆裂声中,他拍了拍手,缓缓走到镜子前,整理了衣裳,戴上墨镜,转身出了门,向楼下走去,也从后院离开。

    半小时后,酒店锁了门,挂上停业整顿的牌子,人群渐渐散去,后街的一个酒吧包房里,王思宇倚在沙发上,摆弄着乌黑发亮的微型手枪,轻声道:“老邓,洛水的夜生活真不错,够刺激的了!”

    邓华安嘿嘿地笑了起来,抬手搔着头发,讪讪地道:“王书记,你就不要挤对我了,谁能想到会出这种事情,马勒隔壁的,真够扫兴的!”

    王思宇摆了摆手,表情严肃地道:“老邓,这家酒店里的花样可不少,你都享受了?”

    邓华安跷起二郎腿,喝了一口啤酒,苦笑着道:“听说有更好的服务,不过,我只享受到了汤汁茶,也就是母乳茶,可以自己伸手挤的那种,本想让你跟着享受一下,没想到,被这些家伙搞的一团糟,真是晦气。”

    王思宇抬起手来,用手枪瞄准邓华安的脑袋,轻声道:“铁头,要是敢再玩这些,你就滚回青州,连副局长都没得当,直接干户籍民警。”

    虽然明知是玩笑话,可邓华安也听出其中的分量,很认真地点点头,叹了口气,有些郁闷地道:“守着这样的花花世界,不能享受一下,可惜了。”

    王思宇摸起一块碎布,细心地擦拭着手枪,在手里耍了几个漂亮的花样,随后插入腰间,微笑道:“别抱怨了,退休了再享受吧,免得踩到地雷,自毁前程,那就不值得了。”

    邓华安点点头,喝光了啤酒,把瓶子顺手丢下,笑着道:“地雷没见过,手枪倒看到一支,还是放我这保管吧,别再走火了。”

    王思宇摆摆手,伸手向腰间拍了拍,皱眉道:“想得倒美,这可是地道的高级货,我还没玩够呢,你就别惦记了。”

    邓华安咽了口唾沫,撇撇嘴,不以为然地道:“伯莱塔‘风暴’微型手枪,早过时的东西了,也就你这不懂行的家伙,才会当成高级货。”

    王思宇哈哈一笑,摸出烟盒,熟练地弹出一根,点了烟,皱眉吸了一口,轻声道:“老邓,怎么遇到的陈启明?”

    邓华安叹了口气,苦笑着道:“听到下面有动静,就走到楼梯口往下看,没想到被老板娘发现了,给喊过去看门,还没守住,搞得陈部长下楼时,看见我,连哼都没哼一声,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王思宇眯了眼睛,沉思半晌,轻声道:“老邓,你早知道这里的后台是陈启明?”

    邓华安点点头,笑着道:“只是知道他常来,但从没遇到过,六楼从不对外开放,四楼以上也要有贵宾卡才成,据我所知,持卡人不超过四十个,都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吐着烟圈道:“关注一下老板娘的动向,她可能会离开洛水,但是否出国,还是未知数,这个人知道很多事情,将来也许有用。”

    邓华安表情变得异常严肃,悄声道:“放心,我亲自去跟。”

    王思宇点点头,把半截烟掐灭,丢到烟灰缸里,摸起啤酒,与邓华安撞了一下,仰头吹了进去,两人换了话题,只讲些轻松的事情。

    不过,虽然邓华安在努力调整状态,王思宇仍然能够感觉到,两人已经回不到过去那种自然而然的交情了,那种差异,虽然微小,却是无法消除的。

    如同在说话的口气上,王思宇也已经习惯了下指令,而不是商量的口吻,至于邓华安,除了服从,还能说些什么呢?

    官场,也许是这个世界上等级秩序最为森严的两个地方之一,另外一个,就是军队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们只需要知道做什么,而不必问为什么。

    回到家时,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泡在浴盆里,王思宇摸起手机,给张倩影拨了电话,两人煲了电话粥,顺便要了宁霜的手机号码,挂断电话后,王思宇调出号码,发了封短消息过去:“霜丫头,你走得太急,把枪忘在我这里了。”

    几分钟后,手机上传来滴滴两声响,短信上写着:“送给你了,不过要小心着点,别走了火,若是受了伤,小影姐姐会怪我的。”

    王思宇微微一怔,笑着发道:“霜丫头,你倒慷慨,不过,无功不受禄啊。”

    半晌,滴滴声再次响起,短信中写道:“怎么没有功劳呢,不还要你们地方给擦屁股吗?”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赶忙回道:“那只是玩笑话,当不得真的,你还在洛水吗?”

    短信很快回了过来,上面写道:“没有,已经到京城了,放心吧,事情结束了,不会再给你们惹麻烦。”

    王思宇皱着眉头,按动手机键盘,有些遗憾地回道:“不是那意思,只是想尽地主之谊,看来,要等下次了。”

    过了许久,短信才发了过来,上面写着:“大姐和小妹都在洛水,有空我会常去的,只要你舍得花钱,我不介意把你吃穷了。”

    王思宇笑了笑,继续发道:“霜丫头,只要不带枪,随时欢迎你来做客。”

    短信刚刚发了过去,手机就传来滴滴两声响,短信上写道:“那不行,可以没有男人,但不能离开枪。”

    王思宇微微皱眉,不解地发了封短消息:“真有那么重要?”

    短信很快回了过来,上面写着:“当然了,我十几岁时就能闭着眼睛,拆装狙击步枪了,对于枪械的了解,我可以算是半个专家,枪支也是我唯一的情人,要随时带在身边。”

    王思宇笑了笑,继续按动着手机键盘:“厉害,原以为那只是在电影中的镜头,没想到现实生活中也有,没有到部队锻炼,实在是一种遗憾。”

    几分钟后,宁霜的短信发了过来:“部队生活很枯燥的,你未必能坚持得住,好了,宇少,我要去洗澡了,晚点咱们再聊。”

    王思宇心中一动,赶忙回了过去:“好的,不过,晚点是什么时候?”

    过了一会,手机滴滴地响了起来,翻开短信,上面写道:“就是一个小时之后,泡妞要有耐心,不是吗?”

    王思宇愕然,皱眉回道:“泡妞?你怎么会这样想?”

    良久,滴滴声响起,短信上写道:“你的手法很老套,先要了我的枪,然后偷偷溜掉,制造第二次见面的机会,这种六十年代的泡妞技术,瞒不了我的。”

    王思宇顿时无语,思忖半晌,摸起手机,拨了号码,给秘书林岳打了过去,轻声道:“林岳,睡了吗?”

    林岳赶忙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笑着道:“没有,王书记,我在书房,整理明天的会议发言稿。”

    王思宇‘嗯’了一声,轻声道:“不用忙得太晚,注意身体。”

    林岳心中升起一股暖流,激动地道:“谢谢王书记关心,我会早点休息的。”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轻声道:“林岳,是这样,有个紧急任务,要尽快完成。”

    林岳竖起耳朵,悄声道:“王书记,请您指示。”

    王思宇咳嗽了几声,拿手捂了嘴,含糊不清地道:“你去查查,最新的泡妞技术有哪些,用短信发给我,最好在四十分钟内搞定。”

    林岳顿时懵了,愣了半晌,才瞠目结舌地道:“嗯,王书记,是,那个,泡妞技术吧?”

    王思宇‘嗯’了一声,随手挂断电话,仰头望着棚顶,皱眉道:“不对啊,这丫头……怎么有蓄意勾引的意思呢?难道小影说的是真的,她对咱一见钟情了?”

    想到兴奋处,王思宇抖了抖眉头,噌地跳出浴缸,跑到镜子前,捯饬着头发,扭着屁股哼了起来:“你是一只蝴蝶,飞进我的心田,带来生机勃勃的春天,鲜花次第盛开,草地拥吻蓝天,嗯哼哼,嗯哼哼,野百合也有那个春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