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五章 过河

第二十五章 过河2017-11-9 13:5:44Ctrl+D 收藏本站

    第512节    第二十五章      过河

    夜深人静,王思宇躺在床上,翻着秘书林岳发来的短信,揣摩着最新的泡妞技术,他忽然发现,在这个领域,进步委实有限,甚至没有心理学专业人士,针对不同性格的女生,进行系统性的研究,给出细分的策划方案。

    而一些所谓泡妞的技术,也都肤浅得很,没有一样技术,能用在宁霜这样的女孩子身上,王思宇把短信删掉,拿手机抵着下颌,也有些头疼,他以往的战术,是属于侵略性的,习惯发动闪电战,先从**上摧毁对方的意志,然后再进行精神方面的掠夺,扩大战果。

    但这种办法,不适合推广,也不宜用在宁霜身上,在见识到对方的火爆脾气,敏捷身手之后,王思宇也有些打怵,不难想象,若是胆敢用类似的办法,冒犯这位军中娇女,恐怕尚未得手,嘴里就会含上黑洞洞的枪管,那种滋味,肯定不会好受。

    “还是不要玩火了吧?”王思宇的脑子渐渐清醒下来,悻悻地想着,就在此时,悦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了号码之后,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自己的纠结无疑是多余的,很明显,主动权掌握在对方手里,这位悍妞,十有**要反客为主了,既然这样,就尽力配合吧!

    王思宇深吸了口气,接通了电话,用微微发颤的声音道:“喂,霜丫头,你好。”

    “宇少,你好像有点紧张。”宁霜莞尔一笑,拂动着湿漉漉的秀发,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又伸出白皙的右手,把床头柜上那盏台灯的光线调得暗了些,慢悠悠地道。

    王思宇揉着鼻子,嘴硬地道:“没有,是你敏感了吧?我怎么会紧张呢!”

    宁霜侧过身子,娇笑道:“没有就好,其实,这么晚打过来,是想请你帮个忙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

    宁霜叹了口气,细声慢语地道:“是这样,家里帮我选了门亲事,希望我能早点同意,但我不太喜欢对方,只能想办法回绝,可父亲那边催得太急,有些吃不消了,就想请你帮个忙。”

    “我帮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王思宇摸着头发,迟疑地道:“霜丫头,这种事情,我能帮上吗?”

    宁霜轻轻点头,暗示道:“宇少,主要看家庭背景的,在这方面,你的优势很明显,也不用太久,帮我拖上一年半载就好了。”

    王思宇恍然大悟,轻吁了口气,苦笑着道:“霜丫头,原来是当挡箭牌啊,早说啊,搞得我白激动了一回。”

    宁霜抿嘴一笑,眨着眼睛,好奇地道:“宇少,你激动啥?”

    王思宇摆了摆手,叹息道:“还以为,有美女青睐了呢。”

    宁霜吃惊地张大嘴巴,轻笑道:“那怎么可能?你是小影的老公,我不可能有别的想法!”

    王思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霜丫头,忙可以帮,但总要有些好处,对吧?”

    宁霜沉吟半晌,笑着道:“说吧,想要什么礼物,下次给你带去。”

    王思宇摆摆手,懒洋洋地道:“不用了,能泡上一年的美女茶,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宁霜微微蹙眉,换了语气,冷冰冰地道:“宇少,我不喜欢开这种玩笑,你要是不肯帮,那就算了,我再找别人。”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别,就是开个小玩笑,你那火爆脾气,我是不敢泡的,唯恐爆炸了,把自己弄伤,那就得不偿失了。”

    宁霜‘扑哧’一笑,坐了起来,轻抚额头,抿嘴笑道:“宇少,你误会了,今儿是在气头上,才发了那么大的火气,要是放在平时,本大小姐绝对是斯文守礼的,很少动粗。”

    王思宇闭了眼睛,回味着上次在酒吧打架的场景,依稀记起,宁霜也是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就笑着道:“没看出来,总共见了几次面,就有两次是在战斗。”

    宁霜也咯咯笑了起来,悄声道:“讨厌,形象全毁了。”

    顿了顿,她又叹了口气,柔声道:“宇少,你在外间听到的事情,还请务必保密,不要传出去。”

    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咋舌道:“霜丫头,你怎么发现的?”

    宁霜收起笑容,淡淡地道:“我受过专业训练,当然知道外面有人在偷听,从脚步声里,也听出是你了。”

    王思宇愣住了,半晌,才笑着道:“不得了,霜丫头,你真让我刮目相看。”

    宁霜抿嘴一笑,轻声道:“没什么,这都是最基础的东西。”

    王思宇点点头,伸手摸出一根烟,点燃后吸了一口,吐着烟圈道:“果然是将门虎女,了不起,放心吧,今儿的事情,我不会讲出去,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宁霜‘嗯’了一声,红着眼圈道:“真恨不得一枪崩了那个坏蛋,可没办法,他毕竟是我姐夫,姐姐还一直在维护他,女人的命是最苦了,倘若嫁错了男人,一辈子的幸福就都毁了。”

    王思宇默然,半晌,才又吸了口烟,淡淡地道:“不要多想了,有了这次的教训,他会收敛的,毕竟是夫妻间的事情,外人管多了也不好,对吧?”

    宁霜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好了,宇少,那就这样,明儿我请小影喝茶,把这事儿说一声,免得让你犯难。”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没关系,小影会同意的,她那人心地好,最善良不过了。”

    宁霜默默点头,柔声道:“是啊,小影人很好,希望你能好好待她,时间不早了,宇少,晚安!”

    “晚安!”王思宇挂断电话,把手机丢到旁边,皱眉把烟吸完,将半截烟头掐灭,丢在烟灰缸里,从枕头下面又摸出那把精致的微型手枪,叹息道:“这个霜丫头,说话办事干脆利落,发起火来,更是杀伤力十足,这种女人,不是一般人能降得住的,还是少碰为妙!”

    玩了会手枪,王思宇取下弹夹,将枪弹分离,分别锁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上.床以后,拉上被子,却久久无法入睡,酒店里发生的一幕,又在眼前闪过。

    不知不觉间,又想起宁露来,此时也就不难理解,她为何会信仰基督教了,一想到那样美丽善良的女人,竟遭受鞭打,王思宇在怜悯之余,也生出怒意,对陈启明仅存的一丝好感,也都荡然无存了。

    实在无法想象,那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身上居然会有那么多的戾气,怎么下得去手呢?

    折腾了一会,王思宇打开灯,进了书房,找出那本英文版的荒漠甘泉,回到床上,打开壁灯,静静地翻看起来,直到很晚,才生出困意,熄灯躺下,很快进入了梦乡。

    次日清晨,睡得正香,忽然感到呼吸不畅,王思宇皱了皱眉,有些不甘心地睁开眼睛,却见瑶瑶已经穿戴整齐,正笑嘻嘻地望着他,娇声道:“大懒鬼,快起床锻炼啦!”

    王思宇叹了口气,又拉上被子,闭了眼睛,迷迷糊糊地道:“好啦,小宝贝,今儿不锻炼了,让舅舅再睡会儿。”

    “不行,起来,起来呢!”瑶瑶不肯罢休,爬上大床,把被子掀了起来,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揪着他的鼻子耳朵,大声喊道:“起来,快起来啦,大懒鬼,不锻炼会发胖呢!”

    王思宇张开嘴巴,咬了几口,在瑶瑶咯咯的笑声里,翻身坐起,伸了个懒腰,点头敷衍道:“好,人之初,性本懒,要有毅力,才能战胜惰性,瑶瑶,你先过去,舅舅马上就到。”

    “好的,那你快点喔!”瑶瑶笑嘻嘻地奔了出去,来到院子里,像往常一样,开始慢跑了两圈,又走到草坪上,扭腰踢腿,十几分钟后,就被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所吸引,欢呼着追逐过去,跑出院子。

    骗走了瑶瑶,王思宇拉了被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很快,屋子里又响起了一阵鼾声。

    吃饭的时候,瑶瑶撅起小嘴,气哼哼地道:“讨厌,大懒鬼撒谎了,还当大官呢,连小孩子都骗,真没羞!”

    王思宇咧了咧嘴,耐心解释道:“瑶瑶,舅舅昨儿睡得太晚,要多休息,不然,上午开会没有精神,打瞌睡的样子上了电视,可就丢人啦!”

    瑶瑶哼了一声,撇嘴道:“借口呢,就是懒呗,谁不知道呢!”

    廖景卿蹙起秀眉,瞪了她一眼,柔声道:“瑶瑶,不许那样和舅舅讲话,太没礼貌了。”

    瑶瑶咬了口三明治,把小脸别到旁边,委屈地道:“多好看的蝴蝶啊,居然飞了,要是舅舅在,肯定就捉到了呢!”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小宝贝,既然喜欢蝴蝶,就要让它自由,你捉到了它,它不开心,很快就会死掉的。”

    瑶瑶愣了一下,用手摸着脑袋,迟疑道:“是啊,那还是让它飞掉好了。”

    王思宇轻轻点头,把目光转向廖景卿,望着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微笑道:“有时候,应该学会放手,是吧,姐?”

    廖景卿俏脸微红,眼波如水般,横了他一眼,转移话题道:“小弟,明天要是有空,咱们带着瑶瑶去洛水银滩玩吧,昨儿看了电视节目,那里的沙滩比雾隐湖的还要大,娱乐项目也多,瑶瑶一定会喜欢的。”

    王思宇也笑着点点头,拍了拍瑶瑶的后背,轻声道:“小宝贝,别生气了,到了周末,舅舅好好陪着你去玩,补偿一下。”

    瑶瑶咯咯地笑了起来,眼睛笑成了一对弯弯的月牙,把碗筷放下,一缕烟地奔出厨房,跑到客厅的沙发边,美滋滋地嚷嚷道:“太好了,舅舅,正好,人家还有郊游的作文没写呢!”

    “姐,瞧把她高兴的,咱家这小宝贝,最贪玩了。”王思宇笑了笑,把脚探了出去,勾住廖景卿的足踝,轻轻悠荡起来。

    廖景卿霞飞双靥,蹙起秀眉,娇嗔地道:“小弟,讲话要算数,不是已经放手了嘛!”

    王思宇耸耸肩,伸出双手,笑着道:“没错啊,手已经放开了。”

    廖景卿哼了一声,悄声道:“就知道你会反复,乖些,别闹了。”

    王思宇把脚收回来,摸起餐巾纸,擦了嘴角,笑着道:“姐,讲个小故事吧。”

    “什么故事?”廖景卿瞟了他一眼,伸手摸着耳侧的发髻,淡淡地道。

    王思宇眯了眼睛,缓缓道:“从前,有个老和尚,带着弟子云游四方,在经过一条河时,发现一个漂亮女人想过河,却不敢,老和尚自告奋勇,背了女人过河,随后继续赶路,一路上,小和尚就开始唠叨起来,师傅啊,你破戒了,破了色戒,怎么背了那女人过河呢?老和尚就叹气道,徒弟,我已经放下了,你却仍在背着。”

    廖景卿摸着筷子,轻点粉唇,沉吟半晌,才凝视着他,轻笑道:“小弟,我就是那小和尚?”

    “是啊,你就是那个不肯放下执念的小和尚。”王思宇眉开眼笑地道,心里却暗自思忖道:“非也,非也,姐,你就是那个死活不肯过河的漂亮女人,急死老衲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