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六章 交易

第二十六章 交易2017-11-9 13:5:45Ctrl+D 收藏本站

    第513节      第二十六章      交易

    上午,在市委小礼堂里,召开了全市组织工作会议,会议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罗敏江主持,市委副书记市长唐卫国市委副书记王思宇市委秘书长梁坤等领导出席了会议,各市区县的组织部门领导,都参加了会议。

    在做了‘弘扬务实精神,狠抓工作落实’的发言后,王思宇放下手中材料,推开话筒,喝了几口茶水,见摄像记者已经做完拍摄工作,就开始见缝插针,借着开务虚会的时间,批阅文件。

    十几分钟后,他看了秘书林岳带回的那份调研报告,上面反映了市内八个基层救助站和民政局存在的一些问题,由于缺乏资金,硬件设施不足,以及工作人员责任心不强,服务态度恶劣,致使洛水市的救助工作极为落后,许多积压下来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最近一段时间,洛水市的一些主要街道以及车站码头立交桥下,公园里都出现了流浪汉乞丐和一些走失的智障人士,因为没有及时得到帮助,也出现了一些恶性案件,对社会治安造成了不良影响。

    沉吟半晌,王思宇提笔在上面写了意见:“应重视起来,让那些生活没有着落,急需帮助的弱势群体,能够得到政府的救助,这也是加强人文关怀,保障公民权益的体现,切实搞好我市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是当务之急,刻不容缓。”

    署名之后,王思宇放下签字笔,转过头,望了眼坐在身边的唐卫国,见他眉头紧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直到唐卫国回过神来,端起杯子,开始喝茶,他才微微一笑,侧过身子,递过材料,轻声道:“卫国市长,这份调研材料,请你过目,我的意见,应该尽快解决,不能再拖下去了。”

    唐卫国点点头,放下杯子,接过材料,粗粗扫了一眼,就提笔在上面写道:“王书记的指示很重要,转赵山泉同志阅,请他出面牵头,组织政府办公安局民政局的相关领导,研究讨论,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办法,尽快落实。”

    做了批示后,他郑重地签了名字,摸起材料,顺手交给秘书长梁坤,转头笑笑,轻声道:“王书记,只要把资金的问题解决了,很多工作就都能理顺了,现在这个时候,要做实事,没钱不行。”

    王思宇轻轻点头,笑着道:“是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腰包不鼓起来,我们很难当这个家。”

    唐卫国叹了口气,深以为然,又聚精会神地听着报告,心里却颇不宁静,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对王思宇也生出了些好感。

    虽然两人在很多问题上,有很大的分歧,而且,因为派系间的矛盾,两人也不可能成为志同道合的盟友,可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他还是很欣赏王思宇的,甚至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当然,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唐卫国也并非一帆风顺,经历了许多的波折,他曾经亲自策动,把极为尊重的老领导拉下马,让对方耿耿于怀,到现在还不肯原谅他。

    没有办法,这就是政治,这就是官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做出最理性的决定,哪怕是极为冷血的,不近人情的,但只要是最正确的,符合政治利益的需要,就要排除一切干扰,果断采取行动。

    在唐卫国的眼中,此刻,王思宇还构不成太大的威胁,甚至他的出现,也是一件好事,可以作为磨刀石,来磨砺自己。

    在主持洛水工作一段时间后,唐卫国忽然感觉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有些松懈,在很多简单的工作上,由于疏忽,都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失误,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缺少来自外部的威胁。

    人不能没有对手,也不能没有敌人,否则,就容易失去斗志,不思进取,只有身处危机之中,才能激发出最大的潜力,不至于变得昏聩无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是极有道理的。

    然而,这些天,危机感过于强烈,也让他的日子不太好受,这种危机并非来源于王思宇,而是昔日的盟友,现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陈启明。

    目前,华夏棋盘上最大的变数,就是唐家与陈家之间的关系,经过了三年多的蜜月期后,两家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近期摩擦不断,已经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由于某些分歧,事关双方的重要利益,两边都不肯轻易让步,如果情况再度恶化,政治上的联盟就有瓦解的可能性,到那时,渭北官场的权力平衡,也将被打破。

    一想到陈启明,唐卫国就有些头疼,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这位陈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应该是自己最大的对手了,早在几年前,他就开始留意对方,甚至拿陈启明作为赶超的目标,对自己进行鞭策。

    然而,每次见到那个身材瘦小的家伙,他都隐隐生出忌惮之意,那种惧意是从心底发出的,难以遏制,毋庸置疑,和对方相比,自己还有许多的差距。

    就如同省委梁书记,在自己面前还可以摆摆资格,倚老卖老,不时敲打一番,但面对陈启明时,却是客气得很,没有半点轻视之心,已经把他抬到了近乎对等的地位。

    而就在开会前几分钟,唐卫国接到了某位省委大员打来的电话,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似乎梁鸿达有意向,把陈启明调到洛水,担任市委书记。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唐卫国紧张了起来,洛水这边,谁来都可以,唯独陈启明不能下来,那个人的威胁太大了,他能够在魔都,把吴老一干人搞得焦头烂额,若是直接到洛水任职,必将对自己构成直接的威胁,起码在现阶段,他是不愿意碰上那位对手的。

    梁书记打出这张牌,其真实的意图,虽然难以琢磨,但很明显,现在还处于放风阶段,来试探各方反应,如果没有遇到强硬的反对声音,极有可能,近期就将上会讨论,将结果上报中央,在此之前,必须抓紧时间,想尽一切办法进行阻挠。

    思忖良久,唐卫国终于下定了决心,探过头来,轻声道:“王书记,散会后,到我那边坐坐,商量件事情。”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好的。”

    十几分钟后,在齐刷刷的掌声中,会议结束,众人纷纷站起,极有秩序地向外走去。

    唐卫国放下身段,与王思宇并肩而行,亲密地交谈,旁边众人看了,脸上均露出异样的表情,都觉得有些不可理解,无论从哪方面来讲,两人的关系,也不该显得如此亲近。

    王思宇却心中笃定,暗自揣测,唐卫国大概也得到了风声,开始安抚自己了。

    陈启明若是到了洛水,必然会威胁到唐卫国的利益,而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与唐卫国,就变成了天然的盟友,为了保持洛水官场的权力平衡,两人确实有必要保持沟通。

    进了办公室,唐卫国没有回到办公桌后,而是坐在沙发上,亲自倒了茶水,递过去,笑着道:“王书记,说实话,你到洛水来之前,我是有些担心的,唯恐你肚量小,翻旧账,来找我唐卫国的麻烦,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你是个成熟的领导干部,心胸开阔,还肯实干,对于咱们以后的合作,我是充满了信心。”

    王思宇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吹了口气,开诚布公地道:“卫国市长,过奖了,不过你放心,我这个人其实是很好相处的,不会扇阴风,点鬼火,有意见,有矛盾,都可以当面提出来,沟通好了,就能减少摩擦,把这台大戏唱下去。”

    唐卫国很认真地听着,笑着道:“对,王书记,你讲的很好,不光做人是这样,解决派系间的分歧,也是这样,要及时沟通,尽早化解矛盾,形成合力,推动事业向前发展,这样才能形成共赢的局面。”

    王思宇点点头,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揣摩着唐卫国的讲话,吃不准他是突发感慨,还是代表唐家,向于系喊话,传递某种善意的信息,他笑了笑,没有吭声,等着对方继续解释。

    唐卫国叹了口气,摸起茶杯,苦笑道:“记得刚来渭北时,不成熟啊,一心只想着做工作,没想到,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来,现在想想,对不住宗堂书记啊,老爷子为渭北做出的贡献,无人能及。”

    王思宇微微皱眉,淡淡地道:“卫国市长,过去的事情,不必介怀,形势总是在变化中的,以后会怎么样,谁也吃不准,咱们都是凡夫俗子,没办法做到永远正确。”

    顿了顿,他缓和了语气,笑着道:“做好事总是最难的,需要平衡各方的利益关系,做坏事就简单了,按着自己的想法干就成了。”

    唐卫国笑了笑,摩挲着头发,轻声道:“王书记,其实,以路线划分,我们两家的理念还是比较相近的,这段时间,极左派系有抬头的趋势,应该值得警惕。”

    王思宇摸出烟盒,熟练地弹出一颗烟,点上后,皱眉吸了一口,暗忖道:“你们唐家一直都在和左派合作,尝到了不少甜头,现在出现裂痕,就要喊着警惕极左了,实在是可笑得很。”

    哂然一笑,王思宇吐出几个烟圈,悠闲地道:“卫国市长,不瞒你说,我的眼睛一直都往下看,对于上面的一些动态,敏感性不强,倒没有发现异常。”

    虽然明知对方在装糊涂,唐卫国却不以为意,表情凝重地道:“王书记,昨晚和家里长辈通了电话,了解到一些情况,我实在是担心啊,咱们现在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不能走老路,要继续摸索着前进。”

    王思宇掸了掸烟灰,笑着道:“卫国市长,你想必是过虑了,还没到那种程度,现在要的就是彼此包容,和谐共处。”

    唐卫国呷了口茶水,意味深长地道:“王书记,我也是这个意思,可有些人不这样想啊,比如启明兄,他就总在批评,说我们走错了方向。”

    听到此处,王思宇心中雪亮,对方的用意很简单,就是绕着陈启明的事情挖坑,与派系间的矛盾无关,无论做出何种决断,都只是权宜之计,大方向上,陈唐两家还是保持合作的,那样意义就不大了。

    他皱起眉头,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把半截烟掐灭,丢进烟灰缸里,笑着道:“没关系,有不同的声音也是好事,说明党内越来越民主了,对于启明兄,我还是极为钦佩的,无论魄力还是胆识,都高人一等,值得学习。”

    唐卫国见他作势欲走,就不再兜圈子,挑明了道:“王书记,省里现在有种声音,想让陈部长到洛水来,替代怀臣同志主持工作,你怎么看?”

    王思宇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道:“卫国市长,这是好事啊,咱们三人能在一起,这洛水的工作就更好干了。”

    唐卫国气结,知道对方在故意装傻,鉴于事情紧急,也就不再自恃身份,而是耐心地道:“王书记,启明兄当然是很有能力的,但行事偏激,喜欢独断专行,他来了,未必是好事。”

    王思宇皱起眉头,诧异地道:“是吗?不会吧,启明兄脾气是耿直了些,可在工作上,口碑一直都很不错啊。”

    唐卫国心中有数,不丢出些筹码,对方是不肯配合了,就微笑道:“王书记,其实这里有我们两人,只要能配合好了,工作还是能搞上去的。”

    王思宇清楚对方在暗示什么,但也知道那些多半都是空头支票,没有了陈启明的威胁,唐卫国随时都可以不认账,自己即便能借着机会,拿到些好处,怕也是守不住的,略一沉吟,他就下定了决心,笑着摆摆手,轻描淡写地道:“这种事情,还是听省里的吧,我们作为下级,不好发表意见。”

    唐卫国沉吟半晌,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边,拿出钥匙,打开下面的抽屉,摸出一份档案,走到王思宇面前,丢在茶几上,轻声道:“宇少,这里有很重要的东西,看了以后,最好烧掉。”

    听他改变了称呼,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眉摸起档案,打开之后,专心看了起来,倒惊出了一身冷汗,半晌,才笑着道:“卫国兄,你倒是舍得。”

    唐卫国转过身子,走到办公桌边,摸起一件漂亮的象牙摆件,轻声道:“总要拿出诚意嘛,不然,也没办法取信,是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打开公文包,把档案放了进去,微笑道:“为了拦住陈启明,值得吗?”

    唐卫国摆摆手,苦笑着道:“宇少,你不懂的,我研究了他很久了,这人是天才,也是疯子,就算我们两人加在一起,也未必斗得过他,搞不好,他会把洛水当成试验基地,到时影响就大了。”

    王思宇点点头,叹息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唐卫国转过身子,轻声道:“最初,我也是反对和陈家合作的,但没有得到重视,他们都轻视了这个人,只有我最清楚,他身上的能量极大,此人若是得势,将来必定**大乱。”

    王思宇悚然一惊,没想到对方会放出这番狠话,沉吟半晌,笑着道:“好吧,那就合作一次,拦住他。”

    唐卫国轻轻点头,做了个‘ok’的手势,叹息道:“自作主张了一回,又要被长辈骂了。”

    “直觉告诉我,你的选择也许是对的。”王思宇笑笑,站了起来,推门走了出去,下楼后,站在台阶上,摸出手机,拨了号码,抬头望天,轻声道:“财叔,马上到洛水来一趟,有事商量。”

    财叔愣了一下,皱眉道:“宇少,出了什么事?”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挖到两颗地雷,要赶快排除,不然,会惹出大麻烦。”

    财叔也感到事态严重,赶忙道:“好的,宇少,我马上出发。”

    王思宇点点头,挂断电话,长出了口气,下了台阶,向后院走去。

    市长办公室里,唐卫国抱着双肩,沉思良久,转身走到窗前,眺望着远方,喃喃地道:“值得,绝对值得!”

    ------------------

    还有二百万字的大尾巴,很难收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