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七章 烦恼

第二十七章 烦恼2017-11-9 13:5:46Ctrl+D 收藏本站

    第514节    第二十七章      烦恼

    市委办公大楼的前面,是东方时代广场,占地约两万平方米,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座巨型雕塑,雕塑是一组由青铜制成的人物群像,象征着广大人民群众,这些青铜像高达两米,形象各异,面目表情刻画得极为逼真,栩栩如生,充满了活力。

    雕塑刚刚落成时,上面还有一个不锈钢球状物体,象征着一轮冉冉升起的朝阳,可没过多久,就遭到了恶搞,不知是哪个无聊闲人,趁着夜晚,来到广场,蹬着人群雕塑来到球体上,在上面刷了白漆,并写了一行醒目的红色大字:“人民群众顶个球!”

    数日之内,消息迅速传开,引得许多市民前来观看,都觉得此种解释,颇为符合创作者的原意,因此大为赞叹,纷纷拍照留念,有关部门反应迅速,对球状物体重新进行了清理,并在大理石基座上,补了一行镏金大字:“人民群众的利益高于一切。”

    可没过多久,镏金大字就被用沥青涂上,球体上面依旧被刷上那行红字,‘人民群众顶个球’,几番较量,话语权竟被恶搞者牢牢控制,无奈之下,有关部门经过开会研究,索性将球体拆除,只保留了雕塑。

    没想到,这引发了又一轮的议论,有记者在得到消息后,在快报底栏画了漫画,隐晦地嘲讽道:“若是听话,还能顶个球,若是不听话,连球都顶不上。”

    球虽然没了,不过广场修得的确漂亮,吸引了许多市民,尤其是一些离退休的干部,平时最喜欢到这里休闲娱乐,打太极拳下象棋跳交谊舞,倒也怡然自得,而一些年轻人也把这里当成了滑旱冰的场所,穿着旱冰鞋的青年男女随处可见,每天下午,广场都聚集了许多市民,极为热闹。

    午后的阳光极为明媚,碎云般的鸽子从远处飘来,落在雕塑附近,发出咕咕的叫声,早已等候在这里的一些男女老少,忙拥了过去,手捧米粒,喂着这二十几只广场的常客,这些性情温顺的鸽子,也为广场带来了许多乐趣。

    雕塑附近的花坛边,王思宇背着双手,仰头望向天空,半空中,有一只蝴蝶风筝,正在飘飘荡荡,晃晃悠悠地升了上去,到了高处,风筝下面的那根弦却绷得紧紧的,似乎随时都会断裂,令人很是担心,而十几米外,几个调皮的半大小子,正在你追我赶,欢快地向西方奔去。

    叹了口气,王思宇收回视线,走到花坛边的长椅上坐下,把公文包放在旁边,点了一颗烟,皱眉琢磨了起来,唐卫国给的这份档案,分量极重,其中有两起商业机密,涉及到十几位于系的京官,若是适时引爆,无疑会闹出一桩丑闻。

    这也印证了之前的猜测,唐家和陈家在联手拿下渭北之后,并没有满足,而是将目光投向京城,希望能够策动第二波打击,继续扩大战果,若非两家出了矛盾,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两枚地雷就会爆炸,把于家打个措手不及。

    于家在京城树大根深,若想以这样的案件来撼动根基,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但在这种敏感时刻,各方都要格外小心,免得棋差一步,满盘皆输,于春雷若是受到案件影响,身上背了污点,无法顺利出线,那么于系的未来,也会变得黯淡无光。

    因此,在看了档案中的材料之后,王思宇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同意与唐卫国合作,携手拦下陈启明。

    并且,唐卫国这种过度反应,也引起了王思宇的警觉,似乎,自己对形势估计不足,没有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诚如对方所言,陈启明若是到了洛水,担任市委书记,恐怕以两人的实力,没办法对他形成制约。

    而省委梁书记走出这步棋,就让人难以琢磨了,或许,梁鸿达只是对洛水的现状不满意,试图改善,也有可能,是对唐卫国有些别的看法,又或者,是受到陈家的压力,无奈之下,做出妥协。

    总之,这次调整洛水主要领导的想法,有些耐人寻味,即便是秘书长庞元,也吃不准他的真实意图,虽然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通报了王思宇,但对于这种调整带来的利弊,他也无法给出准确的判断。

    十几分钟后,一辆乌黑发亮的奥迪车悄然驶来,停在广场入口处,财叔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健步走向群雕,两人在花坛边寒暄了几句,王思宇拉了他坐下,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随后打开公文包,把档案递了过去。

    财叔打开档案,抽出几页材料,只粗粗扫了一遍,脸上就露出吃惊的表情,半晌,才皱眉道:“宇少,这是意外的收获,不过,也很棘手,处理不当,会引发内部的纷争。”

    王思宇淡淡一笑,轻声道:“关键时刻,不能手软,打铁还要自身硬,靠不住的干部,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把道理讲清楚,大家都会理解的,我们自己动手,总比外人大做文章要好得多。”

    财叔叹了口气,把档案整理好,装进包里,点头道:“是啊,宇少,你说的很对,我会把你的意见,带给大家。”

    王思宇微微一笑,赶忙摆手,谦逊地道:“财叔,我人微言轻,还是不要发表看法了,一切都应该按春雷书记的指示办。”

    财叔点点头,沉吟半晌,轻声建议道:“宇少,不如这样,顺水推舟,将陈启明推到洛水任职,激化唐陈两家的矛盾,他们若能斗起来,最符合我们的利益。”

    王思宇微愕,转头望着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苦笑着道:“财叔,我们还没过河,就开始琢磨拆桥了,这样不太合适吧?”

    财叔摆摆手,露出老狐狸般狡诈的笑容,颔首道:“宇少,可以高调反对,暗中推动,这可是唐家老爷子惯用的伎俩,咱们借用一次,倒也无妨。”

    “不行。”王思宇皱起眉头,声音虽然很轻,但语气极为坚定,不容置疑。

    财叔叹了口气,夹包站起,轻声道:“好吧,宇少,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办,把他拦下来,不过,错失了一次分化瓦解对方的好机会,可惜啊。”

    王思宇摆摆手,笑着道:“第一次合作很重要,若是失信于人,以后就没办法再沟通了,还是应该把目光放长远些。”

    财叔笑笑,沉吟道:“也好,按照他们两家现在的表现,即便矛盾没有激化,也会互相提防,应该不会联手做局了。”

    王思宇站了起来,微笑道:“渭北这边,维持现在的平衡很重要,能够形成彼此牵制,还不至于把棋路走死,至于陈老虎,还是关在笼子里比较好,免得出现意外状况,导致形势失控,影响大局。”

    财叔轻轻点头,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沉思半晌,微笑道:“宇少,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两人握了手,目送着财叔走出广场,坐上小车,缓缓离去,王思宇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有了唐家和于家阻拦,即便决议在省里顺利通过,到了上面,多半也会被压下来,而梁鸿达若是知道两家反对,必然会三思而行。

    这次调整前的放风,竟然促成了于家与唐家的一次合作,打破了双方之前的僵局,仔细想来,倒要感谢那位梁书记。

    回到办公室,王思宇批阅了会文件,就摸起签字笔,画了张太极图,在阴阳鱼的两个鱼眼中,分别写了‘权力’‘资本’二字,又叫来秘书林岳,把图交给他,笑吟吟地道:“林岳,传到党校那边,给青干班的学员看下,就来个看图作文,谁写的好,我在洛水最好的饭店招待他。”

    “好的,王书记。”林岳接过太极图,走到外间,给党校那边挂了电话,将王思宇的原话传达过去,又发了传真,就摸着这张图,定睛看了半晌,也有些跃跃欲试,就打开电脑文档,开始试着写了起来。

    几分钟后,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王思宇看了号码,见是张倩影打来的,心里就明白了几分,赶忙站了起来,进了里间的休息室,把房门关上,坐在床边接通了电话,笑着道:“老婆大人,有何指示?”

    张倩影却只是窃窃地笑,半晌,才把玩着一绺秀发,柔声道:“小宇,猜猜看,刚才和谁在一起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摸着下巴,沉吟道:“小影,不会是霜丫头吧?”

    张倩影点点头,故意做出吃惊的表情,诧异地道:“老公啊,你怎么会知道呢?”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乱猜的。”

    张倩影撇了撇嘴,啧啧地道:“厉害,没想到啊,你现在的本事越来越高了,去了洛水没几天,已经当上宁家的准姑爷了,了不起呢!”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手道:“好啦,别泛酸了,满嘴都是醋味,不过是当挡箭牌罢了,做戏的。”

    张倩影嘻嘻地笑了起来,柔声道:“老实交代,有没有假戏真做的想法?”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别想了,那丫头厉害着呢,咱可不能惹她,免得被子弹打成筛子。”

    张倩影哼了一声,娇声道:“我就不信了,那么水灵的一颗小白菜,你就没动心思。”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叹息道:“小影,你要是见到她一脚踢飞了椅子,拿枪指着别人的脑壳,恐怕就不会把她当成小白菜了,女杀手还差不多!”

    张倩影张大了嘴巴,咋舌道:“真有那么厉害?”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道:“千真万确,这样的女孩子,一般的男人降不住。”

    张倩影抿嘴笑了起来,摇头道:“可惜啊,这倒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王思宇微微皱眉,轻声道:“小影,那是你多想了,她可没那种心思。”

    张倩影莞尔一笑,娇声道:“傻老公啊,你也不想想,外面有那么多男人,她不去找,为什么偏偏选了你?”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霜丫头说了,要考虑家庭背景的,门当户对,家里才会同意。”

    张倩影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你这呆子,女孩子的心思,你哪里会懂!”

    王思宇有些无语,挠头道:“无所谓了,她要真有那心思,也是好事,就当给你找个小的。”

    张倩影啐了一口,没好气地道:“臭小宇,什么叫给我找个小的?”

    王思宇哑笑半晌,点头道:“好吧,是我想找个小的,这回总成了吧?”

    张倩影‘扑哧’一笑,娇憨地道:“小样,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

    王思宇摆摆手,苦笑道:“我的傻老婆,老公起了纳妾的心思,怎么好像你更开心呢!”

    张倩影哼了一声,撇嘴道:“还不是为你着想,总要有个门当户对的老婆才好。”

    王思宇皱起眉头,沉吟半晌,苦笑着道:“小影,说过多少次了,时代不同了,不要把出身看得太重。”

    张倩影点点头,在手机上吧嗒亲了一口,悄声道:“好了,我不管了,不过机会既然出来了,就要好好把握,实在不成,找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那方面,你是很有优势的,对吧?”

    王思宇愣住了,半晌,才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把头点得如小鸡琢米一般,连声道:“对,对,小影,你说的实在太对了!”

    张倩影俏脸绯红,啐了一口,把电话挂断,恨恨地道:“这个臭小宇,真是个糊涂虫,该碰的不去碰,竟招惹些不该碰的,都快愁死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