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三章 在水一方

第三十三章 在水一方2017-11-9 13:5:55Ctrl+D 收藏本站

    第520节    第三十三章      在水一方

    清澈见底的江水中,王思宇望着那雪白晶莹的娇躯,眼里满是温柔,他伸出一只手,触摸着那娇嫩可人肌肤,调整着身姿,或左或右,伴着廖景卿向前游去,心情好到了极点,这些天郁结在心头的烦恼,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深吸了口气,捏了鼻子,再次沉入水中,踩到水底的硬地之后,蹲了下来,双腿猛然一蹬,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骤然蹿了出去,几乎是擦着廖景卿的身子,浮出水面,赶到了她的前面,转过头,傻傻地笑了起来。

    廖景卿羞红了脸,两条秀美的小腿,轻柔地摆动着,踢起一串串清亮的水花,她伸出一双洁白温软的玉手,按住王思宇的肩头,轻巧地翻过身子,将一双修长的美腿蜷起,在他的后背上用力蹬了一脚,咯咯地笑着,挥动着瓷器般精致的手臂,向相反的方向游去。

    王思宇心中一荡,转过身子,从后面追了过去,在追逐嬉戏中,两人游出极远,在一块巨大的礁石处停了下来,此处的水倒不深,刚好没过廖景卿的前胸,她踮起脚,伸手攀着礁石,轻盈地坐了上去,甩了下湿漉.漉的秀发,挥起双手,向王思宇的脸上泼水,轻笑道:“小弟,别胡闹了!”

    “行,我听姐姐的。”王思宇美得乐开了花,伸出右手,捉了她一只晶莹纤巧的玉足,拿到面前,把玩了起来。

    廖景卿蹙起秀眉,哼了一声,娇羞地道:“小弟,你就是不肯听话,又坏了规矩!”

    王思宇叹了口气,松开手,也翻身跳上礁石,坐在她的旁边,微笑道:“姐,你总是在逃避,让我追得太辛苦了。”

    廖景卿耳根红透,转过身子,眺望着远处,悄声道:“小弟,咱们回去吧,瑶瑶自己在那里,我有些不放心。”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没关系,瑶瑶最听我的话,不会乱跑的。”

    廖景卿叹了口气,幽幽地道:“在瑶瑶心里,已经把你当做父亲了。”

    “姐,那你呢?几时当我是自己的男人!”王思宇心痒难耐,伸手搂住她的纤腰,把廖景卿抱在怀中,触手之处,温软滑腻,柔若无骨,心中又是一荡,按捺不住,轻轻拨开贴在她脖颈上的秀发,轻吻了过去,白嫩如脂的玉颈之上,很快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

    廖景卿娇躯一颤,一颗心也是砰砰乱跳,她慌忙举目四望,却见附近空空荡荡,没有人游过来,心里稍稍安定了些,忙伸出兰花般漂亮的右手,摸了王思宇的面颊,红着脸提醒道:“小弟,别胡闹,小心被人看到。”

    王思宇轻轻摇头,温柔地望着廖景卿,却见那张清绝的面容上,泛起桃花般的红晕,更加显得眉目如画,光艳逼人,注视良久,竟然有些痴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轻笑道:“姐,我们自己喜欢就好,管他们做什么。”

    “放手呢,姐姐不喜欢!”廖景卿横了他一眼,扭动着腰肢,羞恼地道。

    王思宇却没有松手,反而抱了更紧了些,一脸坏笑地道:“姐,你骗不了我的,女子为悦己者容,你穿了这样的泳衣,就是盼着我能喜欢,对吗?”

    廖景卿伸出双手,捧了那张发烫的俏脸,娇憨地道:“乱说,你要是肯乖乖的,我才真的喜欢呢!”

    王思宇展颜一笑,收回双手,温柔地抚摸着她滑腻的香肩,悄悄向下探去,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含了耳垂,悄声问道:“姐,怎样才算乖乖的?”

    廖景卿眼波流转,粉面羞红,抬手握住他的手腕,忸怩着道:“就是,别总惦记着欺负姐姐呢!”

    王思宇心中大乐,却故意不解地道:“姐,疼你还来不及,哪里会想着欺负你!”

    廖景卿瞟了他一眼,只觉得心乱如麻,呐呐地道:“小弟……这样下去……该怎么办啊?”

    王思宇身子后仰,抱着她缓缓倒下去,躺在被太阳烤得发烫的岩石上,轻声道:“别担心,姐,在你心甘情愿之前,我不会勉强你的。”

    廖景卿叹了口气,捉着王思宇的手腕,将身子舒展开来,愁苦地道:“已经勉强了,姐姐现在真的很迷茫,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王思宇淡淡一笑,闭了眼睛,轻声道:“姐,唱个歌吧,我喜欢听你唱歌。”

    廖景卿叹了口气,侧过身子,抱膝而坐,眺望着远方,沉吟半晌,用手抚弄着秀发,柔声哼唱起来:“落红吹满沙头路,似总为春将去。花落花开春几度。多情惟有,画粱双燕,知道春归处,春归处……”

    歌声清冽,婉转动听,如黄莺出谷,珠玉落盘般美妙,王思宇心中一片温柔,也用手拍着岩石,低声吟道:“镜中冉冉韶华暮,韶华暮,欲写幽怀恨无句。九十花期能几许,一卮芳酒,一襟清泪,寂寞西窗雨。”

    一曲终结,两人都沉默下来,礁石上悄然无声,廖景卿如同一尊绝美的玉观音,坐在礁石上,肩头的秀发在风中凌乱,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半晌,王思宇睁开眼睛,望着头顶明晃晃的日头,叹息道:“姐,最近我也很苦闷,甚至是彷徨。”

    “怎么了?”廖景卿身子微动,转过头,关切地望着那张年轻的脸孔。

    王思宇下意识地往身上摸了摸,苦笑着把手指放在唇边,轻声道:“回想起来,感觉很可笑,自从进了仕途,就一直想当个好官,多为老百姓做些好事。”

    廖景卿莞尔一笑,柔声道:“小弟,你的确是个难得的好官,这不用怀疑。”

    王思宇轻轻摇头,闭了眼睛,叹息道:“不是,我只是那个战风车的骑士,空怀一腔热忱,却做不了多少事情,也无法改变现实。”

    廖景卿蹙起秀眉,躺了下来,枕着王思宇的臂弯,悄声道:“小弟,遇到挫折了吧?”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没有,正因为没有,所以才内疚,在强大的官僚体系面前,没有人敢真正去触动它敏感的神经,否则,就算是神通广大的孙猴子,也会被牢牢压在五指山下,永世不得翻身,这段时间,一直在思索,出路在哪里,却始终想不通。”

    廖景卿莞尔一笑,伸出芊芊玉指,抚摸着他胸口结实的肌肉,呓语般地道:“小弟,别想太多,只要按着你进官场的初衷去做,把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好,也就无怨无悔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淡淡地道:“只能如此了,也许有一天,我厌倦了这种生活,就离开官场,带着你们远离是非之地,找个世外桃源,去过无忧无虑的日子,每天都享受这样惬意的生活。”

    廖景卿拂了下秀发,将俏脸贴在他的心房上,听着那强健的跳动声,唇边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柔声道:“小弟,永远不要试着逃避,要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算有一天,你输光了所有,还有我们在。”

    王思宇笑了笑,搂着怀中佳人,把手掌下移,抚在她的香.臀上,悄声道:“知道了,姐,谢谢你的鼓励。”

    廖景卿娇躯一颤,却没有躲避,而是红着脸,娇憨道:“小弟,回去吧,别让瑶瑶等急了。”

    “好吧。”王思宇点点头,抱着她坐了起来,举目四望,见附近二十几米内,没有游人,心里登时躁动起来,他牵着廖景卿的手,下了礁石,回到江水中,拉着她绕到礁石的后面,望着面前千娇百媚的美人,嘿嘿地傻笑起来。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廖景卿心头一颤,白嫩的脸蛋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她咬了粉唇,眸光似水,左顾右盼,犹豫不决,半晌,才颤动着睫毛,缓缓闭了眼睛,倚在礁石上,羞赧地道:“好啦,小弟,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王思宇喜上眉梢,把头点得如小鸡琢米一般,凑了过去,双手环扣在她的纤腰上,低了头,痴痴地望着那美丽的面庞,把嘴唇压在那娇嫩的粉唇上,撬开她雪白的贝齿,肆意地吻了起来。

    廖景卿脸红得更厉害了,仿佛桃花般娇艳,在对方热烈的拥吻下,感到有些眩晕,她忙伸出双臂,勾了王思宇的脖子,递过香.舌,温柔地回应着,一时间娇.喘连连,酥胸起伏不定。

    王思宇心花怒放,用力将美人揽在怀中,双手温柔地游走着,抚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水面以下,两个身子也紧紧地贴在一起,下意识地摩擦着,喘息声渐渐变得浓重起来。

    **仿佛灯芯,一旦点燃,就无法轻易熄灭,王思宇把怀中美人抵在礁石上,疯狂地揉.搓着,看着她娇羞无限的模样,脑子‘嗡’的一声,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双手忍不住溜到她的腰胯边,悄悄地解着两侧的绒绳。

    “小弟,不要!”廖景卿恍然惊觉,仰起美艳的俏脸,娇呼了一声。

    王思宇歪着头追了过去,再次用嘴堵住那两片花瓣般娇艳的红唇,递过舌头,大力地吸吮起来。

    几番挣扎后,廖景卿不堪挑逗,渐渐迷失在热吻中,重新勾住王思宇的脖子,温柔地响应着。

    在极度的亢奋中,王思宇保持着一份清醒,双手灵活地解开绒线,将三角泳裤向下褪去。

    廖景卿惊慌失措,忙奋力挣脱,潜入水中,一头秀发如海藻般飘起,嘴边吐出一串细碎的气泡,摆动双腿,向回游去。

    王思宇忙追了过去,只用手指勾住泳裤,轻轻一拉,那条柔软的黑色三角泳裤便滑溜溜地被剥了下来,从腿边褪落,落到他的手掌中。

    游出五米以外,廖景卿恍然醒悟,红着脸回到礁石边,伸出右手,带着哭腔道:“小弟,不要得寸进尺,快还给姐姐!”

    王思宇摸着泳裤,一脸坏笑,摇头道:“不行,要是再放弃了这个机会,就让我出不了这洛水。”

    廖景卿吃了一惊,忙扑了过去,拿手捂住他的嘴,失声道:“小弟,乱说什么?”

    王思宇伸出右手,挑起黑色的三角内裤,微笑道:“姐,要它还是要我,你自己选吧!”

    廖景卿呆立半晌,回头望了一眼,就伸出双手,捧住王思宇的脸孔,轻柔地吻了过去,一双美腿也如藤萝一般,缠向他的腰间,颤声道:“傻弟弟,那还用问吗?”

    巨大的幸福感如同一道闪电,从无尽的虚空中划过,注入王思宇的体内,让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中歌唱,天旋地转之间,似乎有无数天使从水中飞起,在半空盘旋。

    盯着那张清绝的俏脸,王思宇血脉贲张,在热烈的拥吻之中,双手忙碌了一番,便把身子奋力向前挺去,鼻端发出一声闷哼。

    “唔……”廖景卿蹙着秀眉,扬起白腻优美的脖颈,娇羞地呻吟了一声,那张清绝的俏脸上,变得有些恍惚,粉唇微动,似是在轻轻呢喃着。

    体会着无与伦比的美妙感觉,王思宇舒服得呲牙咧嘴,又抱着她的纤腰,温柔地用力,一寸寸地挤了进去。

    “嗯,啊!”廖景卿面若桃花,娇艳欲滴,把俏脸埋在他的肩头,双手下意识地抓挠着,娇.喘道:“小弟,快,快些,小心有人,经过……”

    王思宇轻轻点头,闭了眼睛,晃动起来,水面开始温柔地晃动起来,荡起一圈圈涟漪,向四处扩散开,而在礁石黝黑的倒影里,一张绝美的面容,在水波中摇曳起伏,廖景卿扭动着娇躯,樱唇微撑,口中发出令人心颤的婉转娇.啼,宛若天籁之音。

    在一声声**蚀骨的媚叫声中,王思宇变得更加亢奋,征服的快感,如同电流般涌遍全身,他咬紧了牙关,奋力地摇动着身子,两人虽是初次配合,却异常默契,进退有据,浑然天成,即便身处水中,也毫无障碍。

    不知过了多久,廖景卿已是醉眼迷离,双腮潮.红,恍惚间,瞧着远处,一群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欢快地游了过来,她心尖一颤,想要出声提醒,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阵娇媚入骨的娇.啼,无奈之下,只好俯下身子,把头埋在王思宇的肩头,呜咽了起来。

    幸好,少女们没有接近礁石,也没有注意到阴影之中偷情的男女,只在十几米外嬉戏了一番,就向远处游去,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而此时,两人已经到了要紧关头,廖景卿再也忍耐不住,奋力摇动着秀发,一双秀美的双腿,蓦然蹬了出去,脚尖绷得笔直,痉挛般地颤动起来。

    王思宇也瞪圆了一双醉眼,抱着怀中的绝色佳人,松开咬紧的牙齿,低吼了几声,发疯地向前冲了十数下,廖景卿仰起了俏脸,望着旋转的天空,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在一阵无边的战栗之中,两人都不再动作,而是缠绵在一起,仿佛触电一般,身子不受控地哆嗦着。

    ----------

    群号,100261254,寂寞之翼,自认为是铁粉的进,进群后不要乱发图片,免得被和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