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四章 家宴

第三十四章 家宴2017-11-9 13:5:56Ctrl+D 收藏本站

    第521节    第三十四章    家宴

    清眸流转,玉颊生烟,望着怀中千娇百媚的大美人,王思宇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某处依然在微微跳动着,过了许久,才安静下来。

    “傻小子,还不快出去!”廖景卿蹙起秀眉,将头转向一边,双手捏了捏他的肩头,羞恼地催促着,一颗心仍在颤个不停,双腿也软绵绵的,此时竟使不出半点力气。

    “得令!”王思宇嘿嘿一笑,撤了出来,提上内裤,深吸一口气,用手捏住鼻子,沉入水底,将黑色的三角泳裤套在那双秀挺的美腿上,提了上去,重新帮她系好,钻出水面,又把美人抱在怀里,笑着道:“姐,我太开心了!”

    廖景卿幽幽地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怅然之色,柔声道:“小弟,快回去吧,瑶瑶在沙滩上呆得太久了,我有些不放心呢,你先过去,姐姐在这里歇会儿。”

    “好的。”王思宇忽然忆起,已经出来快一个多钟头了,小家伙别再淘气,独自跑到水里游泳,那就太危险了,他赶忙把廖景卿抱到礁石上,凑过去,在她潮.红的俏脸上亲了一口,就跃下礁石,飞快地向回游去。

    游到浅水边,望了坐在太阳伞下发呆的瑶瑶,王思宇的心里总算踏实下来,赶忙跑上岸,摸了条毛巾,擦着湿.漉漉的身体,坐到小家伙的对面,笑着道:“小宝贝,等急了吧?”

    “哼,你还知道啊!”瑶瑶显然生气了,满脸的不开心,把脖子扭到旁边,不肯搭理他。

    王思宇微微一笑,伸手刮了她的小鼻梁,笑着道:“好啦,小宝贝,这不回来了嘛,走,舅舅带着你接着练习游泳。”

    瑶瑶却跳下椅子,双手叉腰,气哼哼地道:“舅舅,人家真的生气了呢,你们是带我来玩的,还是让我来看东西的?”

    王思宇微愕,瞧着她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点头道:“小宝贝,当然是带你来玩的了。”

    “不许笑!”瑶瑶火大了,歪着脑袋质问道:“你们只顾自己贪玩,哪里想到我了,人家都等了多久,你们就不怕我被坏人抓走吗?就不怕被江水冲走吗?”

    王思宇登时无语,心中有些内疚,就叹了口气,轻声道:“怕,当然怕了,瑶瑶就是舅舅的*,哪能不怕呢,这次是意外,别生气了,小宝贝!”

    “讨厌,人家都伤心死了呢!”瑶瑶跺了跺脚,眼圈一红,委屈地落下泪来。

    小公主骤然发飙,王思宇也无可奈何,内疚之余,也有些心疼,赶忙伸出双手,拍了拍,轻声道:“好啦,小宝贝,是舅舅错了,别哭了,快过来!”

    瑶瑶拿手抹了眼泪,一步一挨地走了过来,扑进王思宇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用小手捶打着他的胸口,断断续续地道:“舅舅坏,妈妈也坏,你们一点都不在乎人家,瑶瑶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孩子了,呜呜呜……”

    王思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叹了口气,摸出纸巾,替她擦了眼泪,柔声道:“别哭了,好啦,小宝贝,舅舅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再哭就不可爱了,会变丑的,知道吗?”

    哄了半天,才把小家伙哄好,王思宇抱着她跑到水中,又玩了一会儿,廖景卿才游了过来,瑶瑶却不肯理她,小脸绷得紧紧的,过了半晌,才冒出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还妈妈呢,太不负责任了!”

    几个小时后,风渐渐大了起来,把沙滩上的太阳伞吹得东倒西歪,日头就要下山了,银滩边游玩的市民少了很多,瑶瑶也玩得倦了,三人便上了岸,换好衣服,收拾了东西,开车返回家中。

    屁股刚刚挨到沙发,还没等坐稳,手机就响了起来,看了号码,是省委宣传部长黄乐凯打来的,电话接通后,黄部长语气有些不善,不咸不淡地道:“王书记,你这架子端得可真够大的,来了这么久,连门都没登,是不是想让我先过去啊?”

    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赶忙站了起来,苦笑着道:“黄部长言重了,本来,昨晚就惦记着登门拜访了,没想到被启明兄硬拉去喝酒,头痛了一整天,刚刚才好些。”

    黄乐凯点点头,舒展眉头,缓和了语气,轻声道:“晚上过来吧,你秦伯母已经买好了菜,庞秘书长一会儿也来,咱们聚聚吧,你小子啊,比你老子还难请,真是不像话!”

    “好的,黄部长,我这就过去。”王思宇不好推辞,忙点头答应下来,问了地址之后,取了两幅国画,放进车子里,开车赶了过去。

    黄乐凯家住在省委大院八号楼,院子里栽了蔷薇花,火红的花朵爬满了白色的栅栏,下车之后,就能嗅到清新怡人的香味,王思宇穿过庭院,来到门口,房门就被打开,黄乐凯的夫人迎了出来。

    黄部长年轻时风流倜傥,在外面绯闻不断,曾结过三次婚,到了中年,心思才安定下来,不再沾花惹草,家里这位夫人名叫秦凤岚,年纪只有四十五岁,因为保养得好,看起来极为年轻,只有三十几岁光景,虽是美人迟暮,却风韵犹存。

    她是京城某珠宝公司的总经理,不过生意上的事情,都由黄乐凯的嫡传长子打理,平时只是闲在家里,专心料理家务,平时极少出门。

    秦凤岚膝下只有一女,在英国留学后,就到外交部门任职,锻炼了一年后,就被派往英国,在大使馆工作。

    黄家其他的儿女,大都成家立业,在外地发展,渭北这边,就是这对老两口,除了逢年过节,全家人能够聚在一起,平时很少回来。

    见了王思宇后,秦凤岚仔细端详了他一番,极为热情地打了招呼,笑吟吟地道:“宇少,这些日子总听老黄念叨着你,快请进吧。”

    “好的,伯母。”王思宇微微一笑,跟在她的身后,进了屋子,却见庞秘书长也来了,两位老者正坐在沙发边,把棋子敲得叮当响。

    他赶忙快走两步,打了招呼,就把卷轴放到旁边,端着茶水,和秦凤岚寒暄几句,就站在两人身后,观棋不语。

    三盘棋下完,庞元倒输了两旁,意兴阑珊地把棋子丢出去,笑着道:“不行了,黄部长,你最近棋艺大进,我可不是对手了。”

    黄乐凯摆摆手,仰坐在沙发上,意味深长地道:“老庞,楚河汉界,泾渭分明,渭北这个棋盘上,车马炮都没了,只剩下咱们两个士相,不知还能翻盘吗?”

    庞元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目光温润地望着王思宇,笑着道:“能不能翻盘,也要下完嘛,咱们还能有多少年,主要看他们的了。”

    黄乐凯点点头,摩挲着头发,含笑道:“佑宇,要争气啊,在省里,我和你庞伯伯都会照应着,不过,洛水这边,还要你自己努力才成,要尽快进入状态,争取早日翻盘。”

    “好的,我一定努力,不辜负两位长辈的厚望。”王思宇忙欠了欠身,笑着回道,心里却暗自叹气,黄乐凯刚才的话,明显有敲打庞元的意思,让他站稳脚跟,不要摇摆。

    庞元却没有正面应答,而是转移了话题,显然还是有所保留的,在情势明朗之前,这位省委秘书长的态度,应该会继续摇摆下去,在重大问题上,不会坚定不移地支持自己。

    不过,他在省委梁书记身边,工作性质特殊,很容易了解到最新的动态,只要能像上次一样,提前放出风来,让自己能够及时了解到重要的信息,其实也就起到作用了。

    官场如战场,现在的战场讲究的就是信息战,方方面面,点点滴滴的信息都会影响到战局的发展,能够及时捕捉到有利的信息,提前做好准备,找准切入点,就能占据主动,扬长避短,克敌制胜。

    要想在渭北实现翻盘,靠的是众人运筹帷幄同心协力,互相倚势相机行事,对于庞元的定位,王思宇考虑的很简单,当成雷达就好了,指望着他发射炮弹,似乎不太现实,也未免强人所难了,毕竟,身为省委大管家,庞元也只能按照省委书记定下的调子走,没有太多的回旋余地。

    庞元放下杯子,努努嘴,笑容可掬地道:“黄部长,现在形势还是不错的,宇少上次在西线工程那边的表现,让梁书记大为满意,回去之后,给了很高的分数,这个开端很不错,后生可畏啊!”

    黄乐凯微微皱眉,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半晌,才冷冷地看了庞元一眼,点头道:“是不错,只是,那个老家伙城府很深,嘴上的话当不得真,现在看来,他更看好陈家那位吧?”

    庞元叹了口气,耐心地解释道:“黄部长,那件事情我也和宇少解释过了,梁书记的真实想法,我也很难判断,还要继续观察。”

    说完之后,他摆弄着棋子,目光柔和地望着窗外的蔷薇花,不再吭声,已经抱定了观望的态度,任由黄乐凯如何敲打,都不能松口,否则,以后的麻烦自然是少不了的。

    当初,宗堂书记在时,都不能扭转局面,凭着现在的人手,要想翻盘,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过,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还是会帮忙的,京城于家的实力在那摆着,即便少了渭北,一样是举足轻重的派系,这条线是不能轻易丢下的。

    王思宇见气氛要冷下来,赶忙摸起那两幅国画,转移话题道:“黄部长,庞秘书长,这两幅作品,是一点小心意,希望二位能够喜欢。”

    两人各自接过画轴,展开后观赏起来,都点头说好,庞元指着卷轴上的梅花,笑着道:“不错,布局奇拙,清幽冷艳,意境深远,很有大家风范嘛。”

    黄乐凯点点头,也笑着道:“是不错,那梅花就归你了,我还是更喜欢老虎多些,这只虎画的也很好,精气神都很足,很有种笑傲山林的威势。”

    三人对着画卷,品评了一番,秦凤岚就从厨房走了过来,倚在门边,笑吟吟地道:“开饭了,今儿特意做了老庞最喜欢的小龙虾,也炖了乌鸡汤,让宇少尝尝鲜。”

    黄乐凯展颜一笑,丢了卷轴,挥手道:“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吃饱了才有精神做事,走吧,先吃饭。”

    秦凤岚的厨艺极好,也很健谈,在酒桌上照顾得仔细,三人边喝边聊,倒也投机,只是都回避了官场中的事情,免得意见不合,影响了饭桌上的气氛。

    十几分钟后,秦凤岚舀了碗靓汤,放在王思宇的面前,笑着道:“宇少,好像听老黄说过,你还没有结婚吧?”

    王思宇琢磨着,这话不太好回答,总不能明讲,自己有两个指标,还没结利索吧,他瞄了一眼黄乐凯,见他的表情,似乎不太清楚张倩影的存在,就含混地道:“秦伯母,我女朋友在公安大学,还是学生。”

    秦凤岚‘喔’了一声,就不再吭声,而是拿脚尖踢了踢黄乐凯,提醒道:“老黄,少喝点酒。”

    黄乐凯会意,放下杯子,笑眯眯地道:“佑宇啊,以前倒忘记打听了,女方家里都是做什么的啊?”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也在体制内,她父亲现在是江南省的宣传部副部长,二叔是华中省的方省长。”

    黄乐凯微微皱眉,夹了口菜,沉吟道:“知道了,原来是方如镜的侄女。”

    王思宇有些好奇,笑着问道:“黄部长,您和方省长很熟悉吗?”

    黄乐凯摆摆手,放了筷子,淡淡地道:“没有,只是神交,听过一些他的事情。”

    庞元喝了口酒,放下杯子,也在旁边插话道:“方如镜,这人好像听说过,最近的上升势头很好。”

    黄乐凯点点头,轻声道:“华中又要换将了,方如镜的呼声很高,不过三号对他有些看法,要想上去,也不太容易。”

    他的声音很小,王思宇却听得真切,心里突地一跳,却没有露出异样的表情,而是神色自若地端起杯子敬酒,两位长者都很给面子,碰了杯子之后,均是一饮而尽,接下来,四人很随意地闲聊着。

    饭毕,秦凤岚就张罗着打麻将,在麻将桌上,一直在唠叨着女儿的情况,还把照片递给王思宇看,照片上的女孩,长得倒像黄部长多些,五官倒还周正,只是鼻梁有些塌,看着就不太舒服,王思宇不好明说,只夸黄家妹子气质好。

    秦凤岚也是极聪明的女人,察言观色,见王思宇丝毫没有心思,也就叹了口气,不再继续试探,女儿的婚事,她是最为上心的,总盼着能嫁到高层。

    相反,黄乐凯在这件事情上,倒不太关心,一方面是觉得孩子年纪还小,不必太过着急;另一方面,对于女儿择偶的对象,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她自己喜欢就好。

    几圈麻将打下来,庞元打了个哈欠,看了下表,起身告辞,四人站在门口,寒暄了几句,庞元就先坐上车离开。

    王思宇则被叫进了书房,陪着黄乐凯闲聊,听着他讲述渭北的一些详细情况,商量着翻盘大计。

    末了,王思宇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似是不经意地问道:“黄部长,三号怎么会对方省长有看法呢?”

    黄乐凯哈哈一笑,摆手道:“你这小子,倒有耐性,直到现在才问。”

    王思宇面色一窘,尴尬地笑了起来,轻声道:“方省长对我有知遇之恩,即便没有亲戚关系,也要适当帮忙。”

    黄乐凯轻轻点头,沉吟道:“这个忙不太好帮,应该是一位老干部的事情,搞得三号很不高兴,要想把问题解决了,方如镜还要下番功夫。”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多谢黄部长,只要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切就有回旋余地。”

    黄乐凯淡淡一笑,摆手道:“佑宇,在黄伯伯这里,就不必客气了,这样吧,既然也不是外人,找机会,我带他去认认门,看看能否有转机,三号也是戏迷,我们算是票友了。”

    王思宇喜出望外,赶忙道谢,心里总算踏实了些,对面前的这位慈祥长者,就更尊敬了些,只是,当秦凤岚端着果盘走进来的时候,王思宇还是有些担心,唯恐对方再借机提亲,吃了两牙西瓜之后,就起身告辞,驾车离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