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六章 浑水

第三十六章 浑水2017-11-9 13:6:0Ctrl+D 收藏本站

    第523节    第三十六章    浑水

    床笫之欢,其乐无穷,男人可以没有权力没有金钱没有工作,但不能没有性.生活,这是最原始的乐趣,也是最本源的**之一。

    身体的各部位里,嘴巴可以尝尽人间美食,眼睛可以阅尽人间美色,唯独下面的物件最吃亏,稍有不轨之举,往往会招来无数白眼。

    当然,王思宇倒没有这方面的烦恼,接连几天,他与廖姐姐颠.鸾倒凤,逍遥快活,如同陷进甜蜜的温柔乡中,难以自拔。

    这天早晨,来到办公室,喝了杯茶水,王思宇心情大好,在桌上铺了宣纸,磨墨挥毫,写下‘**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手握狼毫笔,望着这行草书,回味着早起偷食的旖旎香艳,乐得有些何不拢嘴,又落笔题下‘媚眼随羞合,丹唇逐笑分’几个大字,沉吟半晌,竟有些痴了。

    把墨宝收拾好,翻了当天的报纸,王思宇在渭北晨报上看到一则转载的消息,因涉嫌伪造税证,骗取预扣款,公安机关与地税局稽查部门联手出击,将京城某地产商从家中带走,若是案件金额属实,该商人有可能会被判处五年以上徒刑。

    抖了抖手中的报纸,王思宇轻吁了口气,他清楚,京城那边的地雷已经提前引爆了,由于是自己动手,影响已被降到最低,没什么危险性可言,这是自己到洛水任职以来,最大的一个收获,利用唐陈两家的分歧,废掉了唐家手中的一张底牌。

    十几分钟后,财叔打来电话,向他通报了京城那边的动作,证实了王思宇的判断,财叔委婉地暗示,通过这件事情,无论是春雷书记,还是于系内部的一些重要成员,对王思宇的评价很高,也对他给予了很大的期望,希望渭北这边,能够有新的惊喜。

    “新的惊喜?”挂断电话后,王思宇哑然失笑,对方也太看得起自己,渭北现在是一团浑水,局势究竟向哪个方向发展,很难说得清楚,远的不说,梁鸿达这位省委书记,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就已经让人难以琢磨了。

    王思宇现在的心思,还是在华中方如镜的事情上,黄部长昨儿晚上回到京城,去三号首长那边探听虚实,到此时还没有消息反馈回来,事情办得似乎不太顺利,他也为方如镜捏了一把汗。

    这是方如镜的关键期,或扶摇直上,或从此走向下坡路,这一上一下,就是仕途的分水岭,关系重大,实在是容不得半点疏忽。

    而黄乐凯虽然因为身份特殊,甚至可以直入中南海,但在政治方面,是没有太大发言权的,三号首长能否卖他这个人情,还是个未知数。

    “问题的关键,还是缺少一块敲门砖。”王思宇点了一颗烟,站在窗前,默默地想着。

    三十分钟后,座机响起,王思宇摸起话筒,里面传来秘书长庞元低沉的声音:“王书记,到省委这边来下吧,梁书记要见你。”

    “好的,秘书长,我这就准备一下。”王思宇微微皱眉,搞不清梁书记见自己的原因,却不好直接发问。

    庞元呵呵一笑,轻声道:“应该是好事,和省路桥公司的合同敲定下来了,梁书记心情很好,刚夸过你,脑子活泛,点子多,能解决棘手的问题。”

    王思宇笑了笑,简单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带上秘书林岳,坐车赶往省委大院。

    梁鸿达的心情果然很好,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注视着王思宇,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缓缓道:“怎么样,这段时间,工作上没有遇到什么难处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有些矜持地道:“没有,按照您的要求,和卫国市长配合的很好。”

    “那就好!”梁鸿达的眉头一挑,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水,又慢条斯理地道:“不光是卫国市长,和陈部长也要多走动,多沟通,我们都老了,将来的事业,还要靠你们这些人挑大梁。”

    “梁书记说笑了,我们还都年轻,经验不足,可挑不了太重的担子。”王思宇嘴里谦虚着,心中却一片狐疑,按道理,作为封疆大吏,如非特别必要,对方是不可能单独约见自己这个市委副书记的,除非,有什么事情,要透过自己的嘴巴,向于系传递。

    梁鸿达却并不着急,眯着眼睛,把身子仰在皮椅上,转动了一会,才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对洛水这边的工作,有什么想法吗?”

    王思宇思考了几分钟,谨慎地道:“梁书记,卫国同志非常有能力,洛水的各方面工作也很有成效,现在的问题,就是摊子铺得大了些。”

    “是啊,是啊,我也是担心这点。”梁鸿达摩挲着头发,皱起眉头,从烟盒里抽出一颗烟,点上后深吸了一口,淡淡地道:“怀臣同志病的不是时候啊,你们两个虽然很能干,但毕竟太年轻了,洛水这边,还是应该做些调整,这次找你来,也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王思宇心中笃定,绕来绕去,还是落在市委书记的人选问题上了,这方面既然已经有了对策,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轻声敷衍道:“梁书记,我到洛水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情况,不过,重要的人事调整问题,总归还要省委领导来拍板,无论是我,还是卫国市长,都会服从梁书记的决定。”

    “哦?”梁鸿达眯起眼睛,瞥了他一眼,掸掸手中的烟灰,沉声道:“原来的设想,是让陈部长下去,你们三人搭班子,可能效果会更好些,但这个方案刚刚提出来,就遭到了几位常委的强烈反对,这些天,一直有人在通过各种渠道,向省委施加压力。”

    说到这里,他端起杯子,抿了口茶水,收起笑容,目光凌厉地注视着王思宇,不再吭声。

    王思宇心里怦怦地跳个不停,一时紧张到了极点,对方可是手握重权的封疆大吏,若真因为此事,耿耿于怀,恐怕今后一段时间,无论唐卫国,还是自己,都会变得非常被动。

    沉吟半晌,王思宇抬起头,表情严肃地道:“梁书记,我还是那句话,无论压力有多大,洛水市委班子,都会坚决支持省委作出的决定。”

    梁鸿达淡淡一笑,缓和了语气,轻声道:“其实,组织部那边的工作也很重要,陈部长正在深化干部选拔改革,暂时离开,也是一大损失,因此,经过审慎考虑,我给中组部的领导打了电话,征求他们的意见,最后商议,从他们那边下派干部,拟定由尹兆奇同志到洛水来主持工作……”

    王思宇默默地听着,心里却颇不宁静,梁书记下得一手好棋,这个所谓的第二套方案,应该是早就准备好的,只不过忌惮唐陈两家的阻拦,所以先抛出陈启明,投石问路,顺便激化两家的矛盾,随后才把真实的人选拿出来讨论,这样一来,就显得合情合理,也平衡了各家的利益,顺利通过的几率就要大上许多。

    通过这件事情,似乎可以察觉到,梁鸿达的背后,的确有一只手,在换届之前,小心翼翼地进行着人事布局,也在想方设法,制造障碍,撕裂三家的关系,从这方面来看,陈启明的嗅觉是极为灵敏的,通过那次晚会上三人的集体亮相,给了对方一个清晰的信号。

    想到这里,王思宇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渭北的棋盘上,远不是三家那么简单,还有人在背后虎视眈眈,那位即将空降下来的尹书记,王思宇也有所耳闻,也是近期极为强势的一位干部,刚从中央党校学习归来,在中组部过渡了不到半年,就将到洛水赴任,可见卡位之战,在无声无息之间,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半晌,梁鸿达把烟头熄灭,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笑眯眯地道:“王书记,你刚才的表态很好,没有辜负省委的期望,卫国同志在这方面,可能会有些抵触情绪,需要再做做工作,你们都是年轻人,好沟通,希望他能尽快转过弯来,服务大局,继续把工作干好。”

    “放心,梁书记,找机会,我会和卫国市长沟通。”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按照正常程序,不可能先让王思宇先得到消息,再去做唐卫国的工作,很显然,梁鸿达这种异乎寻常的举动,无疑是对两人的一次严重警告,区别只在于,对自己的态度,要显得相对温和一些。

    梁鸿达满意地一笑,拉开抽屉,把一封信丢在办公桌上,含蓄地道:“最新的方案,明天下午才能上会讨论,要注意保密,免得节外生枝,这封信你拿去看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王思宇微微一怔,起身走了过去,拿起信封,见梁书记已经摸起电话,含笑地望着他,就点点头,把信封放进公文包里,悄悄走了出去,径直敲开了秘书长庞元的办公室,把刚才的谈话内容简单地说了一遍。

    庞元也有些意外,伸出右手五根手指,夸张地晃了一下,随后捏了一根拇指,向上一顶,意味深长地道:“这下热闹了,尹书记是那位的得力大将,他对渭北,也重视起来了。”

    王思宇心领神会,叹了口气,轻声道:“是啊,敏感时期,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顿了顿,他喝了口茶水,压低声音道:“秘书长,这个消息,由我和卫国市长谈,不太合适,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庞元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签字笔,含笑道:“没关系,你不用管了,由我来说。”

    “那样最好。”既然对方喜欢摇摆,王思宇也不介意送个顺水人情,如果那位尹书记来到渭北,渭北的各方势力很可能会重新进行排列组合,不确定的因素就更多了。

    把事情谈完,王思宇坐进小车里,看了那封匿名举报信,不禁哂然一笑,信中的内容,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根本不值得一提,不过,他还是给程刚发了封短消息,让对方在省纪委多留意些关于自己的负面消息,如果可能,把躲在暗处放冷箭的人查出来,及时解决掉。

    程刚是一枚隐藏的棋子,不到关键时刻,不能启用,所以,到了渭北之后,他很少和对方见面,但每隔一段时间,双方都会用短信进行沟通。

    午饭过后,终于接到了黄乐凯打来的电话,事情办得还算顺利,下周一就可以安排见面,不过,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这个条件已经苛刻到了极点,但王思宇在得到消息后,还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重要的不是时间长短,而是态度的松动,冥冥中,似乎有种预感,方如镜的春天就要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