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七章 争夫

第三十七章 争夫2017-11-9 13:6:1Ctrl+D 收藏本站

    第524节      第三十七章      争夫

    周五的晚上,公安大学附近的一所公寓里,黑色的真皮沙发上,王思宇双手捧着脸,嘴里叼着一管签字笔,皱眉望着茶几上的稿纸,满脸无辜地道:“小晶妹妹,真没什么可交代的,我这些年的感情经历,那可真是……纯洁如纸啊!”

    “不可能!”方晶抱着一大丛火红的玫瑰花,深吸了一口浓郁的香气,吐了下小舌头,脸上露出极为满足的笑意。

    她将玫瑰插到花瓶里,转身走了过来,把签字笔拔了下来,丢在茶几上,剥了一瓣香蕉,送进王思宇的嘴巴里,笑眯眯地道:“小宇哥哥,其实,我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这么多年在外面,难免会孤独寂寞,有几个红粉知己,再正常不过了,好哥哥,你就老实交代吧,我保证既往不咎。”

    王思宇嚼着香蕉,望着她清纯可人的模样,脑海里却回荡着方淼的提醒:“匹妇一怒,血溅五步!”

    “好吧,我交代!”王思宇叹了口气,提笔写了十几个‘方晶’,在末尾又加了四个字:“只爱方晶!”

    把签字笔丢到旁边,他双手捧起交代材料,郑重地递了过去,嘿嘿笑道:“怎么样,方警官,这回满意了吧?”

    方晶把稿纸丢下,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坐到王思宇的膝盖上,伸手勾了他的脖子,愁眉苦脸地道:“小宇哥哥,我们可是要做一辈子夫妻的,你那些秘密,究竟要瞒上多久啊!”

    这种事情,自然是瞒不住的,早晚都会败露,王思宇思忖良久,把心一横,故意板着面孔,试探着道:“小晶,既然不信任,咱们就分手好了!”

    方晶睁大了眼睛,瞪着王思宇,挥起粉拳,敲打着他的胸脯,哼哼唧唧地道:“讨厌,小宇哥哥,你说什么呢,想始乱终弃吗?”

    王思宇心中一软,叹了口气,搂了她的纤腰,轻声道:“小晶妹妹,问你个严肃的问题,假如我真是花花公子,在外面沾花惹草了,你会离开我吗?”

    方晶愣住了,迟疑半晌,才咬了嘴唇,摇头道:“不会,但我一定要誓死捍卫爱情,把那些女人赶得远远的。”

    王思宇心里一沉,苦笑着道:“小晶妹妹,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有些闹不明白,你怎么忽然就喜欢了我,还陷得这样深!”

    方晶咯咯地笑了起来,用头磨蹭着他的下颌,乖巧地道:“傻哥哥,这就是一见钟情了,你不懂的,感情上的事情,哪有那么多理由呢!”

    “一见钟情?”王思宇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沉吟半晌,才轻声道:“别说,还真有几样事情要交代一下。”

    方晶登时来了精神,眼巴巴地望着王思宇,柔声道:“说吧,只要说了,我一定会原谅你的,小宇哥哥,要相信我。”

    王思宇笑了笑,心情却变得有些沉重,轻声道:“先说好,不许发脾气,否则,我晚上就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等等!”方晶身子微颤,脸色变得如同白纸一样,她深吸了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王思宇的对面,拉了椅子坐下,神色紧张地道:“小宇哥哥,你说吧,我……我有心理准备了。”

    “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王思宇斟酌着字句,半真半假地编起了故事,把几个可怜女人的经历讲了出来,从张倩影柳媚儿一直讲到廖景卿。

    方晶是极有同情心的,也单纯得很,听了一会儿,就开始抹眼泪,哽咽着道:“小影姐姐就不用说了,心肠那么好,没想到那样命苦,媚儿也是怪可怜的,和我差不多,只不过,我失去的是母亲,她失去的是父亲,不过,她更惨。”

    半个小时后,王思宇停顿下来,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有所保留,不能和盘托出,于是点了一颗烟,皱眉吸了几口,有些为难地道:“媚儿,情况就是这样,小蕾阿姨小影姐在照顾着我的生意,景卿姐姐在料理我的生活,她们原本都是极可怜的女人,现在是我得力的帮手,你若是能接受她们,就能成为我的妻子,要是不肯,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去老师那里负荆请罪了。”

    方晶双手捧了脸,泪眼婆娑地望着王思宇,委屈地道:“小宇哥哥,你这是在摊牌吗?”

    王思宇摆了摆手,苦笑着道:“哪有,不过,我以前发过誓言,要照顾她们;可又答应过老师,要保护你一辈子,我很为难,小晶。”

    方晶低了头,心情变得异常复杂,哽咽半晌,才抬起头,眼泪汪汪地道:“小宇哥哥,你和她们都发生过关系吗?”

    王思宇有些于心不忍,就轻轻摇头,悄声道:“没有。”

    方晶咯咯地笑了起来,眼泪却扑簌地落下,她走到梳妆台边,照着镜子,喃喃地道:“真是不该问,自讨苦吃呢,小宇哥哥,你送的玫瑰花真好看,我很喜欢!”

    “小晶……”王思宇站了起来,欲言又止。

    方晶慌了手脚,赶忙转过身子,可怜巴巴地望着王思宇,双手拉扯着睡袍,粉唇微动,呓语般地哀求道:“好了,小宇哥哥,别说了,没发生关系就好,我已经知道了。”

    王思宇犹豫半晌,有些无奈地坐了下去,闷头吸了几口烟,叹息道:“小晶妹妹,外面有很多优秀的男孩子,你应该再考虑一下。”

    “他们优秀不优秀,和我有什么关系!”方晶抽出纸巾,擦了眼角,走到沙发边,坐在王思宇的腿上,小鸟依人般温柔,讨好地道:“好啦,小宇哥哥,你都答应了爸爸,要保护我一辈子,就不许反悔,知道吗?”

    王思宇把烟头熄灭,丢在烟灰缸里,苦笑着道:“小晶,你这又是何苦呢?”

    方晶把头埋在他的怀里,默默地流泪,泪水很快湿透了王思宇的前襟,半晌,她才抬起头,可怜兮兮地道:“小宇哥哥,你是不是铁了心思,想要抛弃我了?”

    王思宇轻轻摇头,拍着她的后背,缓缓道:“没有,怎么会呢!”

    方晶轻吁了口气,喃喃地道:“那就好,小宇哥哥,你要记住了,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咱们两个永远在一起,谁都不许抛弃对方!”

    王思宇沉默下来,望着梳妆台边,花瓶里那丛红艳艳的玫瑰,柔声道:“好的,小晶妹妹,我都听你的。”

    方晶不再吭声,而是独自流泪,或许因为伤心过度,太过疲倦,没过多久,竟然睡了过去。

    王思宇抱了她起来,走进卧室,把她放在被子里,掖好被角,刚要转身离开,手臂却被拉住,方晶抬起头,红着眼圈道:“小宇哥哥,不许走!我不让你走!”

    王思宇微微一笑,向外努努嘴,轻声道:“去洗澡,身上臭臭的,你会不喜欢的。”

    方晶却嘟起小嘴,死命地拉着他的胳膊,固执地道:“就是不许走,你要敢离开半步,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

    无奈之下,王思宇只好坐回床边,脱了衣服,钻进被窝,笑着道:“好了,不走啦。”

    方晶却叹了口气,伸手推开他,柔声道:“小宇哥哥,去洗澡吧,光着身子去,我就不怕了。”

    王思宇登时无语,又有些内疚,俯下身子,在她白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就钻出被子,进了浴室,洗了澡后,裹着浴巾走出来,进了卧室,却见方晶怀里抱着枕头,倚在床头,怔怔地发呆。

    “小晶,在想什么?”王思宇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侧过身子,轻声问道。

    方晶摇了摇头,重新躺下,勾着他的脖子,悄声道:“小宇哥哥,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不是,那些事情,都是小宇哥哥的错。”

    方晶伸出白皙的小手,捂了他的嘴,哽咽道:“雪滢阿姨都说过了,像我这样刁蛮任性的公主脾气,再不改改,会吃苦头的。”

    “别哭啦,小晶,你这个样子,让我……”王思宇仰头望着棚顶,伸手抚摸着方晶的后背,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后半句话停在嘴边,却没有办法说完。

    方晶抹了眼泪,撅嘴道:“其实,我很想发脾气的,可是,我不敢,怕你生气以后,就不要我了。”

    “发吧,发吧,小宇哥哥不怪你!”王思宇拉开被子,露出前胸,苦笑着道。

    方晶抹了眼泪,坐起来,伸出一双粉拳,晃了晃,凶巴巴地道:“这可是你说的啊!”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没关系,出出气吧,打哪都成。”

    方晶呆坐半晌,捏着粉拳,在王思宇的面前晃了半晌,咬了几次牙,却始终没有动手,几分钟后,她幽幽地叹了口气,拉起被子,又钻回被窝,有些泄气地道:“不行,我舍不得!”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她揽在怀中,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悄声道:“你啊,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方晶‘噢’了一声,伸手勾了王思宇的脖子,颤声道:“小宇哥哥,我知道,自己有很多缺点,你要是不喜欢,就告诉我,我一定能改好的。”

    王思宇的心里像被扎了钢针,钻心地疼,沉默半晌,才叹了口气,伸手从床头柜上摸了烟盒,弹出一根烟,拿起打火机,‘啪’地一声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把打火机丢了出去,吐着烟圈道:“小晶,都是小宇哥哥的错,其实,我不是个合格的丈夫,你要想清楚,千万别犯糊涂。”

    方晶咳咳地咳嗽了几声,拿手揉着精致的鼻子,瘪嘴道:“早就想清楚啦,小宇哥哥,无论你耍什么花招,都别想抛弃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到时我们就结婚,生一大堆孩子,我会当好贤妻良母的,要是哪做的不好,你就打我屁股,我不生气,一定乖乖的,讨你喜欢……”

    王思宇抬手搓了搓脸,轻声道:“小晶,你是几时起疑心的?”

    方晶翻过身子,望着棚顶,幽幽地道:“在qq上,认识了个华西的小姑娘,我们聊得很投机,还一起玩游戏,交往了快两年了,前些天,她突然提出了个很奇怪的要求,要花钱买‘潮男小宇’的号,我不同意,就大吵了一架,她突然提出,花钱买我现实里的男朋友,只要我同意,多少钱她都肯出,而且提前打到账号里,这样,才让我警觉起来。”

    王思宇愕然,掸了掸烟灰,皱眉道:“小晶,她叫什么名字?”

    方晶叹了口气,悄声道:“qq昵称是‘媚眼如丝’,现实里的名字叫‘刘梅’,游戏里的名字叫‘伤心的伴娘’。”

    “是媚儿。”王思宇皱起眉头,深吸了口烟,轻声道:“知道啦,睡吧。”

    方晶‘嗯’了一声,抱着王思宇的手臂,悄声道:“小宇哥哥,答应我,咱俩好一辈子。”

    “傻丫头,我答应了。”王思宇侧过身,把烟头熄灭,丢了出去,随手关上壁灯,在黑暗中,眼前晃动着两张青春靓丽的面孔,一会是方晶,一会又变成了柳媚儿,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在想着什么,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才睡了过去。

    ----------

    这应该是……第一更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