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九章 心结

第三十九章 心结2017-11-9 13:6:4Ctrl+D 收藏本站

    第526节    第三十九章      心结

    方淼很难缠,一口一个姐夫,软磨硬泡地要到渭北,却被王思宇婉言拒绝,不过,他还是做出补偿,下午,带着这对小姐妹去了商场,疯狂购物。

    方晶的情绪也逐渐好了起来,有些事情,一旦点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王思宇之前的忐忑不安,只是低估了方晶对自己的感情。

    不过,这也让王思宇感到内疚,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照顾好她,尽可能加倍地弥补,这样单纯的女孩子,不该受到伤害。

    在商场里四处闲逛的时候,收到了廖景卿发来的短信,说一个叫李青璇的女孩子,好像是京城电视台的一位知名主持人,已经来到家里了,正在客厅喝茶。

    王思宇不禁大为头痛,这倒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这边刚刚安抚好,那里又要出现问题,看起来,花花公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要想后宫和谐,这种难度,不亚于建立和谐社会,挑战性极高,当然,为了长治久安的性.福生活,就算再难,也要知难而进的。

    不过,在女人们融洽相处之前,恐怕会顾此失彼,要狼狈一段时间了。

    找了个借口,快步溜进洗手间,王思宇掏出手机,拨了号码,电话接通后,悄声道:“璇,怎么来之前没有打电话?”

    “老公啊,本来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却扑了个空。”李青璇的声音温柔甜美,语气里没有一丝的醋意,这让王思宇的心情稍稍松弛下来,赶忙轻声解释了一番,正在京城处理重要事宜,要晚些时候才能去看她。

    李青璇拂动了秀发,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善解人意地道:“还是工作要紧,老公,你先忙吧,不用着急,我和姐姐说会话,晚些时候就回去了,最近台里的事情太多,可能没时间过来陪你,要记得少吸烟,少喝酒,加强运动,别睡得太晚……”

    说完之后,便匆匆挂断电话,望着对面那张清绝的俏脸,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神情渐渐黯淡下来。

    听着耳边传来的滴滴声,王思宇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把手机放回上衣口袋里,走到池边洗了手,怔怔地发了会呆,就叹了口气,又收拾了心情,神色自若地走了出去。

    晚上七点半钟,吃过西餐之后,三人来到宾馆,方如镜却没有回来,一直等到九点半钟,这位华中省常务副省长,才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宾馆房间。

    方如镜身子有些发福,但威严依旧,先是把方淼教训了一番,又和方晶唠起了家常,鼓励了她一番,并把从华中带来的几样珍贵礼物,交给方晶,方淼在旁边看了,撅着嘴巴嚷嚷了半天,大喊不公平。

    方如镜呵呵一笑,摆手道:“淼淼,你要是像小晶那样听话,爸爸就不必这样头疼了。”

    方晶打开粉红色的首饰盒,把一串精致的白金项链戴在脖子上,拉了王思宇的手,美滋滋地道:“小宇哥哥,你瞧瞧,好看吗?”

    “好看极了。”王思宇放下茶杯,温柔地注视着她,眼里带着无限的爱怜。

    方如镜见了,心情大好,笑吟吟地望着两人,眼里满是慈祥,半晌,他呷了口茶水,轻声道:“小晶,带着淼淼去外面吧,我和你的小宇哥哥单独聊会。”

    “好的,二叔,你们先聊。”方晶站了起来,拉着妹妹走了出去,轻轻带上房门。

    王思宇站了起来,拿起方如镜的茶杯,续了杯浓茶,便坐回沙发,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在他心里,一直把方如镜当做老师的,对方的官场笔记,给了他很多的启迪和帮助。

    方如镜望着面前的年轻人,心里也有些不平静,虽然对王思宇的第一印象就极好,当初就曾认定,此子将有番作为,但对方的崛起速度,还是令他着实吃了一惊。

    轻轻啜了口茶水,把玩着杯子,方如镜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眼角的皱纹都舒展开,语气沉稳地道:“怎么样,小宇,在渭北干得还好吧?”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近期遇到的难题讲了一遍,尤其是左右之争带来的困惑,对现行发展模式造成的分配不公情况,一股脑地说了出来,随后掏出烟盒,点了一颗烟,准备聆听教诲。

    方如镜轻轻点头,目光和蔼地注视着他,微笑道:“左右之争,是你反应过度了,不要想得太多,总要有两条腿走路嘛,左右力量互相牵制,总会达成平衡的。”

    王思宇微微一笑,皱眉吸了口烟,轻声道:“也许吧,不过,总有些担心。”

    方如镜摆摆手,打开公文包,从里面翻出一份材料,丢了过来,淡淡地道:“没有必要,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要集中精力解决民生问题,这是大势所趋,过去欠账太多了,再不抓紧补回来,不利于社会的稳定。”

    王思宇点点头,接过材料,翻看起来,这是一份关于人口状况与经济运行方面的分析报告,受到泡沫经济的影响,刘易斯拐点提前到来,预示着人口红利将渐渐消失,依赖劳动力供给量大,来刺激经济增长的优势条件将逐渐丧失,如果受困于内政外交,无法实施有效调整,经济增速或许会在某一时段,掉头向下。

    方如镜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继续解释道:“如果不能在上升期,把民生问题解决掉,一旦经济增速变缓,甚至出现硬着陆,无法顺利越过刘易斯和库兹涅茨两大拐点,以前积累的各种社会矛盾都有可能激化,因此,无论向左转,还是向右去,都会把解决民生问题当做头等大事来抓,这是毋庸置疑的,最好的局面就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同心协力,把问题解决掉。”

    王思宇聚精会神地听完,心里亮堂了许多,微笑道:“方省长,盯紧了这一点,就是找到了解决矛盾的牛鼻子。”

    方如镜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轻轻点头,背着手站起,走到窗边,沉声道:“至于分配方面的问题,也可以从经济学上来解释,简单来说,在从传统农业向工业化社会的转型过程中,居民收入分配的差距会呈现先恶化,后改善的趋势,前期就像现在所呈现的,穷者越穷,富者越富,必须通过政策和市场来进行调节,越过库兹涅茨拐点以后,问题会得到改善,有些不公正的东西,都会慢慢得到调整,这需要时间和耐心。”

    王思宇耐心地听着,对于方如镜的博学多识,深感佩服,也感觉到,自己在经济学方面的欠账太多,以后有机会,还要抓紧补课,否则,很难再提高,经过方如镜的一番点拨,他生出茅塞顿开之感,前段时间积郁的心结,都有种迎刃而解的感觉。

    解答了王思宇提出的几项疑惑,方如镜转过身子,轻声道:“小宇,渭北靠近京城,一直是各方很重视的省份,你现在处于劣势,宜韬光养晦,周旋在几方势力之间,市委副书记这个位置还是很有利的,能够回避很多矛盾,送你几个字,要牢记,‘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

    王思宇心领神会,轻声道:“明白了,二叔。”

    方如镜点点头,叹了口气,坐回沙发,缓缓地道:“对小晶好点,前些天,和大哥通过电话,他的身体每况日下,如果再恶化下去,可能……”说到这里,他停顿下来,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伤感之色。

    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他和方如海也通过几次电话,倒没有听出什么异常,或许,只有兄弟之间,才能透露这样的消息吧,沉吟半晌,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放心,我会对小晶好的。”

    方如镜含笑望着他,摆弄着手指的茶杯,轻声道:“其实官场里面,就是人鬼兽在唱大戏,人性里面,也都有这三种因素,只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会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过,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积极乐观,绝对不能被负面情绪所影响,这是成功者必备的品质。”

    王思宇轻轻点头,烟雾缭绕中,体会着方如镜的讲话,感觉受益良多。

    闲聊了一会儿,王思宇转入正题,把周一的详细安排讲了下,并当着他的面,给黄乐凯挂了电话,进行最后确认,借机牵线搭桥,让方如镜与黄乐凯直接对话,那两位都是成熟的政客,虽是初次交谈,却言谈甚欢,海阔天空地聊了十几分钟,才挂断电话。

    因为喝了酒,方如镜有些乏,早早地睡下了,王思宇却被方晶姐妹拉着,到楼下的ktv唱了歌,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和方晶在楼下分手,打车离开宾馆,直奔李青璇的住处。

    上了楼,敲了半晌的房门,都没有反应,王思宇找出钥匙,打开房门,进了客厅,把灯打开,却发现,茶几上一片凌乱,上面丢了四五个洋酒瓶子,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小美女到洛水之后,心情不佳,竟然借酒浇愁,想必已经喝多了。

    推开卧室的房门,悄悄走了进去,打开台灯,却见李青璇面色潮.红,穿着轻如薄纱的蕾丝睡衣,斜躺在大床上,被子已经被踢到旁边,身体分成了大字型,极为不雅,王思宇微微一笑,帮她把枕头垫上,又拉上被子,这才去了浴室。

    脱光衣服,洗了澡,躺在浴缸里,想起方如镜之前的话,心里担忧,又摸着手机,给方如海发了封短信,提醒老爷子多运动,锻炼身体,如有必要,可以出国诊治,无论花费多少,都可以直言,由自己来解决。

    几分钟后,手机上传来滴滴的响声,他翻出短信,却见上面写着:“小宇,如海已经睡下了,感谢你的关心,你的建议,我会考虑,如有需要,会和你联系,至于他的病情,还请保密,不要让小晶知道,免得她过于担心。”

    “知道了,雪滢阿姨,你也多保重。”虽然心中感慨万千,可握着手机,也只能打出这几个字,短信发送出去后,久久没有回音。

    王思宇叹了口气,关掉手机,从浴缸里走了出来,擦净身体,光着身子回到卧室,躺到李青璇身边,伸出手指,拨弄着她精致的鼻梁,又把手掌探进她的前襟里,揉捏了起来,李青璇醉得不省人事,任凭他如何调戏,全无反应。

    王思宇童心大起,又起来偷吃的念头,就蒙了大被,一脸坏笑地溜到下面,捣鼓了一番,没过多久,大床就开始晃动起来,虽然醉得厉害,李青璇却也起了反应,下意识地配合着,粉唇抖动着,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即便仍在睡梦之中,依然香汗淋漓,娇.喘连连,扭动着身子,婉转承欢,极尽妍态。

    激情过后,抱着怀中佳人,王思宇香甜地睡了过去,可到了早晨,天光还未放亮,耳边就传来一声尖叫,他猛然惊醒,转头望去,却见李青璇赤着身子跳下床,双手掩面,大呼小叫地喊道:“天啊!天啊!你是谁,谁……”

    “老公!”王思宇哈哈一笑,怪叫一声,就把被子蒙上,缩成一团,任凭外面雨点般的粉拳袭来,他自稳如泰山,岿然不动,心里暗自叹道:“还是偷吃的味道好啊!”

    --------

    这章可能都不太喜欢,但还是决定揉进点东西,确实,一些读者的建议很好,不能浮躁,应该耐心把故事讲好,少吐槽,今天就一更了,偶尔会两更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