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章 情歌

第四十章 情歌2017-11-9 13:6:5Ctrl+D 收藏本站

    第527节    第四十章      情歌

    “讨厌,老公,哪有你这样的啊,气死人啦!”李青璇跪在床头,忙了好一会儿,才把被子扯下来,双手勾起王思宇的脖子,用力地摇晃着,连声抱怨道。

    王思宇微微一笑,捏着她尖尖的下颌,柔声道:“好啦,宝贝,是老公的错,我也不想的,谁叫你那么风骚,醉酒后的样子,太勾魂了,让人看了心里痒痒的。”

    “什么叫风骚啊,真难听!”李青璇哼了一声,重新钻回被窝,躺在他的怀里,拍了拍胸脯,长吁了一口气,喃喃地道:“还以为进了贼,被你吓死了!”

    王思宇怀抱美人,嘿嘿地笑了起来,用下颌磨蹭着她的脸颊,轻声道:“宝贝,不是告诉你了么,晚点会回来,怎么还一惊一乍的。”

    李青璇伸出白皙的小手,拂了下秀发,揉着光洁的额头,有些娇慵地道:“晚上喝得太多,脑子里晕乎乎的,电话里的事情,全都忘记了。”

    王思宇叹了口气,温柔地注视着她,微笑道:“怎么,宝贝,又喝了一肚子醋回来?”

    李青璇点点头,目光变得黯淡下来,粉唇微动,悄不可闻地道:“老公,她太漂亮了,就像是画里的仙子,气质还那么好,你一定很疼她吧?”

    王思宇淡淡一笑,在她娇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轻声道:“璇,你也是一样的漂亮,我会一碗水端平的。”

    李青璇却蹙起眉头,撇了撇嘴,翻过身子,气鼓鼓地道:“哪里一碗水端平了,分明就是偏心,不公平!”

    王思宇微愕,忙伸出双手,扳过她的香肩,好奇地道:“宝贝,哪里不公平了?”

    李青璇却像小猫一样,钻到被子下面,蜷缩着身子,幽幽地道:“算了,就当我没说,免得你不开心!”

    王思宇呵呵一笑,也钻到下面,捧着她那张发烧的小脸,亲了几口,笑着道:“好啦,别难为情了,感觉受了委屈,就直说好了,如果是老公错了,我一定改正。”

    李青璇迟疑了下,呐呐地道:“要是说了,你不许生气,也不许笑人家!”

    王思宇点点头,柔声道:“好的,说吧。”

    李青璇咬了粉唇,沉默半晌,忽地哑着嗓子,极为委屈地道:“老公,你给廖姐姐买了别墅,给小影姐姐买了大跃层,却没有想到我……我心里不舒服,这不是钱的事儿,就是不平衡。”

    王思宇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地笑了起来,笑着道:“宝贝,你这想法,就是不患穷而患不均了!”

    李青璇又羞又恼,抬手敲了他一记,心里一酸,竟然抽噎起来,哽咽着道:“还好意思笑呢,再怎么样,人家也把白生生的身子交给你了,哪有这样做的啊,太不公平了,呜呜呜…….”

    王思宇顿时慌了神,赶忙抱紧了她,轻声哄道:“好了,宝贝,买,买更大的房子,别哭了!”

    李青璇掀开被子,霍地坐起,用手敲着床头柜,拉长声音喊道:“王思宇,我跟你讲过了,这根本不是房子的事,我是说,你心里压根就没我!”

    见她一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王思宇是真心疼了,忙从旁边抽出纸巾,凑了过去,擦着她脸上的斑斑泪痕,笑着哄道:“好啦,宝贝,是老公疏忽啦,这就向你道歉,好了吧?”

    “别碰我,烦着呢!”李青璇正在气头上,瞪了他一眼,一把抢过纸巾,转了身子,把脸上的泪痕擦净,又低下头,双手捧了脸,耸动着双肩,委委屈屈地道:“想我姐了,我想回青羊,不想在京城了,二.奶还当得那么委屈,真是失败……”

    王思宇哑然失笑,从后面凑过去,搂住她的小蛮腰,柔声道:“小宝贝,别说气话,回去以后,又想老公了,那时该怎么办啊?”

    “哪个会想你,别自作多情了。”李青璇抹了眼泪,挣扎着推开王思宇,穿上睡衣,光脚下了床,拉开床头柜的下面抽屉,从里面翻出一个棕色的小药瓶,打开后,将两粒白色的药片抖落在掌心里,离开卧室,来到客厅的饮水机旁,接了水,把药片服下,兀自觉得有些伤心,把纸杯随手丢在地上,用力地踩了几下。

    “这些女人啊,个个都是杀.精高手。”王思宇翻了白眼,拉上被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情绪变得有些低落。

    李青璇回到卧室,倚在门边生了会气,就扬起俏脸,气呼呼地道:“喂!”

    王思宇没有吭声,而是转过身子,拉起被子,把头蒙上。

    李青璇哼了一声,走到床边,掀开被子,伸手推了推他,把粉唇凑到王思宇的耳边,悄声道:“生气了?”

    “有点!”王思宇挪动下身体,眼中闪过促狭的笑意,声音淡漠地道。

    李青璇撇了撇嘴,把玩着一绺秀发,小声嘟囔道:“还大男人呢,动不动就生气,人家本来不想说的,是你故作量大,非让人讲出来,现在呢,你倒火了,我可警告你,引蛇出洞那套把戏,别用在家里,我特烦那一套!”

    “哟,懂的还不少!”王思宇乐了,翻身坐起,笑眯眯地望着她,叹息道:“宝贝,不是为你说话而生气,而是你刚才吃了药,一想起我那苦命的孩子,我这胸口就堵得慌。”

    李青璇‘扑哧’一笑,白了他一眼,红着脸啐道:“傻样,昨晚喝醉了,万一是酒精儿童,智商受到影响,到时你哭都来不及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大言不惭地道:“再受影响,也差不到哪去,打个五折,还能当精英。”

    “去你的!”李青璇推了他一把,也有些乐不可支,心头的火气已经消了大半,用手摸了王思宇的大腿,美滋滋地道:“老公,咱们将来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王思宇顿时来了精神,披上被子,伸出右手的两根手指,晃了晃,笑着道:“烟来!”

    李青璇笑靥如花,拿过烟盒,抽出一根大中华,架了上去,笑嘻嘻地道:“快说啊!”

    王思宇却卖起关子,伸了个懒腰,望着面前那张白里透红的俏脸,又晃了晃手指,得寸进尺地道:“燃之!”

    “神经!”李青璇咕嘟一句,却听话地取了打火机,捧到他手边,‘啪’地打着火,为他点了烟。

    惬意地吸了一口,嘴里吐出几个淡淡的眼圈,王思宇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无限神往的表情,悠然道:“要是男孩,就叫瓜瓜;要是女孩,就叫豆豆。”

    “王瓜瓜?”李青璇怒了,竖起柳眉,伸手推搡着王思宇,大声嚷嚷道:“讨厌,说正经的呢,不许开玩笑!”

    王思宇耸耸肩,一脸认真地道:“哪个开玩笑了,这名字挺好的啊,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嘛。”

    “太俗了,简直是俗不可耐!”李青璇满脸的不高兴,撅嘴抱怨道。

    王思宇哈哈一笑,掸了掸烟灰,耐心解释道:“宝贝,这你就不懂了,大俗就是大雅,与其取那些生僻拗口的名字,不如就叫这个。”

    李青璇撇了撇嘴,扭过身子,悻悻地道:“不同意,到时你让孩子怎么出门啊!”

    王思宇又吸了口烟,笑着道:“成,那就把冠名权交给老婆大人,这样总行了吧?”

    李青璇白了他一眼,伸手抢过烟,捏着半截烟头,在烟灰缸里轻巧地点了点,蹙眉道:“抽两口过过瘾就好啦,别没完没了的,早点戒了吧。”

    王思宇摆摆手,苦笑道:“不能戒,一个人要是连烟都能戒掉,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李青璇捂了嘴,怯怯地笑了半晌,便倚在他的怀里,喃喃地道:“老公,我喜欢女孩,乖巧可人,你呢?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王思宇挪动下身子,把手探进她的衣襟里,揉捏着滑腻而富有弹性的乳.房,一脸坏笑地道:“还是男孩吧,做男人的快乐,你们女人永远不懂。”

    李青璇红了脸,撇嘴道:“到时我一定要管好他,不能像他爸爸这样花心。”

    王思宇讪讪地笑了起来,没有吭声,半晌,才轻声道:“不行,管得太严了也不好,到时把他送到国外去,上贵族学校,让他享受全世界最好的教育,泡最漂亮的洋妞,完成他老爸未了的心……呀,呀!”

    李青璇瞟了他一眼,把手指松开,从王思宇的大腿.根上移开,凑到唇边,轻轻吹了口气,恨恨地道:“讨厌,不许胡说,我不喜欢外国女人呢!”

    王思宇哼了一声,用手揉着大腿,懒洋洋地道:“你喜不喜欢无所谓的,孩子喜欢就好了。”

    李青璇抿了嘴,怯怯地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又幽幽地道:“老公,咱俩的孩子,以后也要从政,当大官,对吧?”

    王思宇摆摆手,叹了口气,轻声道:“不行,我决心已下,坚决不搞世袭,以后的孩子,只准经商,不许当官!”

    李青璇蹙起眉头,摇着身子嚷嚷道:“凭什么啊,咱们不搞,别人也会搞,太吃亏了。”

    王思宇笑笑,抚摸着她光滑柔嫩的脸蛋,轻声道:“宝贝,我们这些人后退一小步,社会就能前进一大步。”

    李青璇犹豫了半晌,终于点点头,叹息道:“听你的吧!”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伸出右手,轻声道:“机来!”

    李青璇胳膊已经探了出去,却又收回来,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自己去拿,我是你老婆,又不是使唤丫头!”

    王思宇嘿嘿一笑,探过身子,摸过手机,开机后,发了几条短信,就把手机丢到旁边,把玩着李青璇的秀发,轻声道:“宝贝,早点要个小孩吧。”

    李青璇俏脸绯红,悄声道:“不呢,老公,在等等吧,现在工作也忙,没精力带小孩。”

    王思宇皱起眉头,耐心地商量道:“宝贝,可以请保姆,也可以让青梅过来帮着带,不会耽误事的。”

    李青璇瞥了眼旁边的手机,撅起小嘴,摇头道:“不生孩子,只生气,当着我的面,还在和别的女人发短信**,太过分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弯下腰,含了她的耳垂,悄声道:“误会啦,是让那边打点钱过来,让我家的宝贝心理平衡。”

    李青璇有些难为情了,耳根红透,捉了他的胳膊,柔声道:“老公,不用了,我真不是为了钱,就是在吃醋,想找借口和你吵架,发泄一下。”

    王思宇点点头,用手指梳理着她的秀发,微笑道:“知道啦,不过男人赚钱,总是要让女人过得舒服些,过两天,钱到了,买套大房子,装修得漂亮些,浴缸啊,床啊,都要用最好的,但要低调些,别搞得满城风雨。”

    李青璇转过身子,勾了他的脖子,呐呐地道:“老公,你真好,刚才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

    王思宇呵呵一笑,仰头躺了下去,把身体摆成一个‘太’字型,得意洋洋地道:“宝贝,既然知道错了,就要给点补偿,观音.坐莲怎么样?”

    “补偿你个头,坐你个头!”李青璇推了他一把,红着脸走了出去,几分钟后,客厅里响起柔美动听的华西小调:“哥哥哟,哥哥哟,茶花开满山,溪水绕村前,妹妹羞红了脸,你可看得见?”

    王思宇霍地坐起,双手握了拳头,扯着脖子吼道:“妹妹哟,妹妹哟,山茶花就是你的脸,红艳艳,溪水就是哥的思念,情意绵绵……”

    ----------------

    有书友问,书名是色戒,为什么只见色,不见戒?怎么说呢,当时起名时也没太在意,就是挺顺口的,不过书名有时就是那么回事,别太在意,张麻子的脸上不见得就有麻子,当然了,我会控制住,不把色.戒写成色.魔,这是第一更,有没有第二更,我也不知道,要看红票的数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