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二章 借题发挥

第四十二章 借题发挥2017-11-9 13:6:7Ctrl+D 收藏本站

    第529节    第四十二章    借题发挥

    出租车停在城堡花园外面,王思宇付了款,推开车门,缓缓下了车,信步进了小区,却见两位美人,正倚在车边,亲昵地交谈,偶尔,眸光会飘向自己这边,眼中闪过狡黠的笑意,似乎颇为得意,显然,公然冷落了自己,已经成了两个漂亮女人,彼此炫耀的资本,这就是小女人的虚荣心在作祟了。

    王思宇板着面孔,慢悠悠地走了过去,走到两人身边七八米后,却突然停下脚步,转了方向,直接向六号楼走去,故意对两人不理不睬,心里暗自琢磨着:“一定要打掉这股歪风邪气,不能让她们占了上风,若是养成了习惯,被女人拿捏住,以后必定家无宁日!”

    尼采曾经说过,要到女人那里去,请不要忘记带上皮鞭!这句话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对女人的轻慢,意思是不能太过骄纵,必要时应加以惩罚;另外一种解释,则显得浪漫得多,意思是把皮鞭交给女人,让心爱的女人鞭策自己。

    王思宇并不赞成尼采的说法,但是,不得不承认,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情,有时就是一种战争,作为同时介入几场战争的男人来说,保持适当的强势还是极为必要的,否则,女人就会变成宠坏的猫咪,偶尔会伸出它温柔的爪子,在不经意间,抓破你的面皮。

    “真没想到,他和胡可儿还是叔嫂关系呢!”酸溜溜地说完这句话,李青璇拂了下秀发,抬起头,望着王思宇高大挺拔的背影,微微蹙眉,她敏感地察觉到,男人生气了,而且,自己刚才的行为,也确实过分了些,想到这里,那颗心就像挂了无形的钩子,飘飘忽忽地被提到了嗓子眼。

    其实,从内心深处,李青璇还是很畏惧王思宇的,那种畏惧是建立在爱与依赖的基础上,在他看来,这个男人改变了自己一生的轨迹,若不是他在关键时刻及时出现,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她是很难想象的,也许,已经堕落得不像样子了吧?

    而且,在潜意识中,她始终认为,是自己主动勾引王思宇的,那种爱慕之意,从魏天那个蛮不讲理的家伙,被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得狼狈不堪时,就已经悄然滋生了,她曾经无数次拿江涛来比较,假如当时,站在魏天面前人的是江涛,恐怕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当然,用江涛来和王思宇做比较,是极为不公平的,无论从各方面来讲,这种差距都是巨大的,甚至无法用后天的努力来弥补,就好像,再勤奋的绵羊,也无法成为狮子,那种骨子里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

    绝大多数女人,在成熟之后,都会欣赏强势的成功男人,而不是青涩懵懂的小男生,李青璇自然也不例外,随着两人感情的日益加深,她也愈来愈感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王思宇了,甚至在潜意识中认定,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他才能真正保护自己,关心自己,而依偎在他的怀中,所生出的安全感幸福感,更是无可替代的。

    尽管,有时也会感到委屈,可她抗议的方式,大都是用眼泪作为武器,进行感化,而那泪水里面,似乎也有撒娇的成分,每当男人放下身段,温柔地擦去她腮边的泪痕时,她都会很没出息地生出一种满足感。

    “青璇妹妹,小宇不喜欢谈论那些事情,千万不要提起。”张倩影也有些惴惴不安,似乎刚才的举动,伤到了王思宇的自尊心,这让她有有些惭愧和不安,男人平日工作已经够辛苦的了,回到京城,假如为了女人间的勾心斗角,搞得一团乱麻,那就太不应该了。

    “放心好了,我会注意的。”李青璇把玩着一缕秀发,蹙起眉头,有些心虚地道:“小影姐姐,他不会是真生气了吧?”

    张倩影叹了口气,悄声埋怨道:“走吧,过去看看,你也真是的,哪能不让他上车呢!”

    “我哪知道,他没有带车钥匙,居然要打车过来。”李青璇撅起小嘴,在心里嘟囔了一句,却没有吭声,而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在张倩影的身后,也向六单元走去,此时,心里的醋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也没了先前的争雌之心,只是隐隐有些担忧,若是当着张倩影的面,被男人劈头盖脸地呵斥一顿,那可真是无地自容了。

    两人上了楼梯,进了302室,房间里没有清理,角落堆满了各式板材和工具,靠近墙根的地方,堆起一人高的木屑,王思宇已经上了二楼,正倚在栏杆上,低头不语,手里的半截香烟,飘起袅袅的青烟,似乎预示着此刻心情不佳。

    两人站在门边,面面相觑,都没了主意,半晌,张倩影叹了口气,拿手推了推兀自发呆的李青璇,悄声道:“看起来,火气不小,还不快去哄哄。”

    李青璇向前走了几步,犹豫了下,就转身绕了回来,伸手攀住张倩影的肩头,苦着脸央求道:“小影姐姐,还是你去吧,小宇平时最听你的话了,我怕挨骂。”

    “好吧。”张倩影瞟了她一眼,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拉了拉旗袍下摆,摇曳生姿地上了楼,来到王思宇身边,停下脚步,双手扶着雕花围栏,柔声道:“小宇,不会是真生气了吧?青璇妹妹刚才是闹着玩的,她已经知道错了。”

    王思宇抬起头,皱眉望了她一眼,抱起双肩,没有吭声,表情却变得越发严厉起来,这种刻意释放出来的杀气,即便是在下属面前,也很少使用,但是对付张倩影,也只能放出大杀器了,否则,她是不会畏惧的。

    果然,张倩影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变得越发局促不安起来,她下意识地拂了下秀发,又向前挪了一步,小心翼翼地道:“别生气了,她还小,难免会犯错。”这句话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变得悄不可闻。

    王思宇酝酿好情绪,就摆了摆手,表情严肃地道:“别转移话题,说自己的事!”

    “我怎么了,你要是觉着我碍眼,我回青州好了,免得你见了心烦!”张倩影也来了脾气,顶撞了几句,就扭过身子,噼里啪啦地掉起了眼泪,一时间也是满腹委屈。

    她之所以会生气,也是在于,既然昨晚就到了京城,为什么不提前打招呼?而李青璇也有些不懂事理,早晨的电话,应该她打才对,尽管自己一向宽宏大量,可眼里也揉不得沙子,不能容忍两人的轻慢。

    王思宇有些招架不住了,这些女人都是跟一个师傅学的,上来就掉眼泪,同时祭出回娘家的法宝,若是依照以往的习惯,他早就高举双手,乖乖投降了。

    但为了以后不被搞得焦头烂额,他还是硬起了心肠,低声呵斥道:“不许哭,在渭北被搞得心烦意乱,回到京城,本想放松一下,可你们两个呢?却争风吃醋,勾心斗角,一点都不让我省心。”

    “我没有,臭小宇,你少诬赖人!”张倩影转过身子,眼泪汪汪地注视着他,不肯轻易认输。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把目光转向别处,以退为进地道:“好啦,我知道,是我不好,不该吃了碗里的,还占着锅里的,你们两个心里都不满意,干脆这样吧,给你们自由,都去找男人吧,这次看准了,别再跟个花心的。”

    张倩影愣住了,这些年来,还是男人第一次放出狠话,她有些害怕了,默默地流了半天眼泪,就伸出双手,抱了他的胳膊,可怜兮兮地道:“臭小宇,别生气了,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会让着她的。”

    王思宇见好就收,赶忙伸出手,擦了她的眼泪,柔声道:“好啦,小影,其实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不过,我还是担心,你们不能融洽相处,那样怎么办呢,不是想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张倩影‘扑哧’一声,破涕为笑,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臭小宇,别说的那么可怜,你的心思,哪里能瞒得过我,不过是在借题发挥罢了,还不是借机要挟?”

    “要挟什么?”王思宇微微一怔,不解地问道。

    张倩影白了他一眼,俏脸绯红,气哼哼地道:“别装糊涂,你心里知道。”

    王思宇脸上露出讶然之色,皱眉吸了口烟,心中如有所悟,不禁喜上眉梢,悄悄地道:“那你是同意了?”

    张倩影瞟了他一眼,柔声道:“你啊,倒不用来为难我,我是一直任由你胡闹的,只是楼下那位小美人,不见得会听话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轻声道:“你同意就好,她要是不肯,我立时……休了她!”

    “神经!”张倩影眼波如水,向楼下瞄了一眼,就偷偷凑了过来,在王思宇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悄声道:“好啦,别耍威风了,我去叫她上来。”

    王思宇轻轻点头,叹了口气,虽然一万个不情愿,但还是要把握机会,将两位美人驯服得听话些,免得日后百般纠结。

    张倩影下了楼,默默地来到李青璇身前,抹了下眼泪,有些委屈地道:“到你了,小宇正在气头上,小心些,别再惹他不开心了。”

    李青璇见她脸上泪痕斑斑,心里就更加慌乱起来,茫然地点了点头,忐忑不安地上了楼,走到王思宇身边,结结巴巴地道:“老公,你千万别生气,我再也不敢耍小性子了。”

    王思宇铁青着脸,扫了她一眼,沉声道:“还敢不敢争风吃醋了?”

    “不敢了!”李青璇如同犯了错的孩子,束手而立,声音小的,连她自己都有些听不清,一句话刚刚说完,睫毛上就挂了泪珠,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夺眶而出,顺着腮边滑落,顷刻间,已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王思宇把烟头丢下,用力碾了一脚,轻声道:“璇,这次就这样算了,下不为例,晚上,小影也要过去,你有没有意见?”

    “没有啦,只要你喜欢,怎么都好!”李青璇心头一轻,虽然感到难为情,还是哽咽着回道。

    “不许哭!”王思宇的心肠也软到了极点,**地丢下这句话,就拿手帮她擦了眼泪,又指了指脸颊,轻声道:“老婆,乖,亲下。”

    “噢!”李青璇凑了过来,将粉唇落在他的脸颊上,温柔地亲了一口,又乖巧地补充道:“老公,原谅我,我真的很小,总是耍小孩子脾气,不懂事……”

    “好啦。”王思宇长出了口气,牵了她的小手,缓缓地下了楼梯,来到张倩影身边,目光在两人的俏脸上扫过,柔声道:“老婆,以后,你们两人要像亲姐妹一样,谁都不许使小性子,知道吗?”

    “知道啦,老公!”两位美女异口同声地回答道,随后对视一眼,默默地垂下头,脸上都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