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三章 搓麻识女人

第四十三章 搓麻识女人2017-11-9 13:6:8Ctrl+D 收藏本站

    第530节    第四十三章      搓麻识女人

    来到楼上,张倩影敲响了房门,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房门被推开,胡可儿俏生生地立在门边,她穿着一件银白色无袖旗袍,领口处镶着黑边,左胸上横着两枚别致的凤凰尾盘扣,独特的剪裁,让她秀美的锁骨和瓷器般光洁的玉臂,都露在外面,这身旗袍极为合体,衬托着她的身段格外修长苗条,曲美动人。

    张倩影眼睛一亮,忙走了过去,拉着胡可儿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亲昵地道:“可儿,这身旗袍太漂亮了,在哪里做的?”

    胡可儿抿嘴一笑,腼腆地道:“结婚前,在瑞蚨祥订做了二十几套,好多都没穿过,你要是喜欢,一会选几件吧,咱俩儿身材差不多。”

    “那可差太多了,我的腰哪有你这样细啊,做姑娘时都比不上。”张倩影谦虚了一句,转过身子,柔声道:“可儿,这位就不用介绍了吧?璇美人可是咱们京城台的当红主持人了。”

    目光落在李青璇的俏脸上,胡可儿含笑点头,优雅地伸出手,客气地道:“青璇妹妹,总听小影姐姐念叨你,很高兴能来家里做客。”

    李青璇嫣然一笑,和她握了手,甜甜地道:“可儿姐姐,我是你的忠实歌迷,你的所有歌曲,我都会唱,也特别喜欢,这次是特意来要签名照的。”

    “妹妹说笑了,快请进吧。”寒暄了几句,胡可儿侧过身子,笑吟吟地把三人让进屋里,麻利地沏了上好的龙井,又取了果盘摆上,还特意在茶几上放了一包黄鹤楼1916,柔声道:“宇少,前些日子整理房间,翻出十几条烟来,走时你直接带上好了,家里很少来客人,也用不上。”

    王思宇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望着端庄淑雅的胡可儿,见她肤光如雪,双腮带晕,精气神大为好转,娇艳妩媚之处,更胜往昔,不禁暗自称奇,点头道:“好的,嫂子,你现在的气色不错,比前些日子好多了。”

    胡可儿叹了口气,转身坐到侧面的沙发上,用手摸着光洁的发髻,柔声道:“多亏了小影姐姐经常开导,现在是想开了,生活总要继续,不能再难为自己了。”

    王思宇把身子向后一仰,跷起二郎腿,含笑道:“是啊,这样想就对了,再难也要挺过去,想过复出吗?”

    胡可儿轻轻摇头,满面笑容地道:“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人啊,只要一闲下来,就不愿再出去打拼了。”

    张倩影侧了侧身,在旁边接话道:“那太可惜了,我们这些忠实歌迷,还想再听你的新歌呢!”

    胡可儿以手掩唇,窃笑道:“估计是听不到了,过段时间,要专心照顾酒吧的生意了,小影姐姐青璇妹妹,有空要多去酒吧捧场啊。”

    “可儿姐,我俩倒是想去,就是怕有人不肯呢!”李青璇莞尔一笑,脱口说出这句话,斜眼乜了王思宇,脸上露出娇憨之态。

    胡可儿微微一怔,随即瞟了张倩影一眼,见她面色如常,不禁抿嘴笑道:“宇少,真是好福气呢,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听她这样一说,李青璇倒不自在起来,忙羞怯地站起身子,走到墙边,欣赏着一只绣着金丝的手袋,讪讪地道:“可儿姐,这手袋的样式真好。”

    张倩影也红了脸,凑了过去,伸手摘下手袋,把玩着道:“是啊,可儿,在哪买的?做工真是精细!”

    胡可儿抿嘴一笑,站在两人身后,轻声道:“这是以前去缅甸演出,赶上他们的泼水节,在集市上买到的,制作手袋的那位老奶奶,已经七十多岁了。”

    “真的啊?手可真巧!”三个女人凑在一起,你一言她一语,聊得热乎起来。

    王思宇也走了过去,打算鉴赏一番,未曾想,刚刚来到跟前,胡可儿恰巧转身,两人的面颊险些贴在一起,登时吃了一惊,都下意识地侧身回避。

    仓促之间,王思宇的右胳膊肘一抬,却顶在她高耸的胸脯上,刹那间,一股电流般的异样感觉通过,电得半条胳膊都麻酥.酥的,他心里突地一跳,赶忙抱起双肩,若无其事地道:“不错,真不错。”

    胡可儿的感觉就更强烈了些,娇躯一颤,伸手抚胸,臊得满面绯红,一颗心怦怦直跳,她慌忙转过身子,走到楼梯口,才恢复了镇定,回头笑道:“楼上还有一只手袋,比这个还要漂亮,我这就去拿。”

    王思宇站在两人身后,只看了几眼,就回到沙发边坐下,伸手摸起那包黄鹤楼,拆了包装,熟练地弹出一根烟,点上后,优哉游哉地吸了起来。

    上次因为看了艳照,所以内心之中,生出了许多想法,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这次虽然有了意外的身体接触,他的表现倒坦然了许多,除了那一瞬间,感到强烈的刺激外,倒没有生出半点绮念。

    倒是张倩影心里装着事情,在与李青璇闲聊时,偶尔会眉眼如风地瞟过来,探查他的表现。

    过了好久,胡可儿才从楼上下来,她手里捧着一条漂亮的手袋,上面竟然还镶嵌了几枚宝石,放着碧蓝的光芒,极为漂亮,另外两人见了,忙走了过去,爱不释手地摆弄起来,女人对于这些东西的喜爱,实在是很难让人理解。

    十几分钟后,三人才兴尽而归,重新坐回沙发,胡可儿剥了一粒葡萄,放进口中,柔声道:“小影姐姐,前段时间,不是听说霜儿回京城了嘛,改天把她也请过来吧,许久没见,倒有些惦念。”

    张倩影把手一摆,笑吟吟地道:“别提了,霜丫头在外面闯了祸,被他爷爷赶回沈阳了,搞不好,要关禁闭呢!”

    胡可儿吃了一惊,咋舌道:“真的呀,会有那么严重?”

    张倩影叹了口气,轻声道:“可不是嘛,前几天通过一次电话,她心情很糟糕,只聊了几句,就把手机挂断了。”

    胡可儿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道:“怪不得,昨儿打电话也没人接,发短信都没回,怕真是关起来了吧,以前听佑民说过,宁霜的爷爷脾气暴躁,很容易发火的。”

    张倩影点点头,轻笑道:“我也听说过,就连部队里的那些将军,都经常被骂得无地自容。”

    王思宇也来了兴趣,竖起耳朵,听得入神,他想多问几句,却怕被张倩影取笑,也就没有开口,而是皱起了眉头,深吸了一口烟,把半截烟头熄掉,丢在烟灰缸里,走到窗前,极目远眺。

    想起和陈启明之间的赌约,王思宇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说实话,能否驯服那个悍妞,他心里也是没底。

    宁霜的身手应该是很棒的,他那英雄三招,在人家眼里,也许就成了三脚猫的功夫,根本拿不出手,当然了,要是有机会使出杀手锏,只怕仙女都会沉沦,不要说霜丫头了。

    午饭过后,众人去了楼上,胡可儿取出翡翠麻将,摆在桌上,四人依次坐了,开始洗牌,看着牌桌上六只白莹莹的小手,王思宇心情大好,暗自琢磨着,对面坐的要是廖姐姐,那这麻将就更加有趣了。

    为了安抚女人,他盯着三位美女的牌面,刻意把一手牌打滥,供着三家吃吃碰碰,让她们轮流胡牌,倒也心情舒畅,如饮甘霖。

    三位美女在牌桌上的表现各异,张倩影是极为麻利,出手如风,打牌是如此,抢钱时也是如此;胡可儿却是闲适恬淡,无论摸牌打牌,都是一样的温柔恬淡,就连收取钞票,也是一副不胜娇慵的模样。

    而三人之中,李青璇的牌技最差,偏偏心思还不用在牌桌上,一只小脚总在王思宇的腿边碰来碰去,那双水汪汪的眸子,也不时瞟向他,经常吃了一地牌,却始终无法上听,让王思宇也有些哭笑不得,想让她胡牌,难度之高,实在是难以想象。

    几圈牌下来后,胡可儿打出一张‘幺鸡’,就又把牌放下,笑吟吟地望着王思宇,柔声道:“宇少,适可而止,这次不要再放炮了,嫂子都不好意思胡了。”

    “那就自摸好了!”张倩影摸起一张牌,放了进去,信手抽出一张‘三万’,敲了出去,嘴角浮起暧昧的笑意。

    王思宇微微一笑,拿脚碰了碰她,随即伸手摸了牌,懒洋洋地道:“不行了,今儿状态不好,嫂子,咱本来也是常胜将军,可惜啊,这虎牢关前,三英战吕布,功夫再好也是白搭,总是招架不住了。”

    一句话说完,左右两只脚都被踩住了,他嘿嘿地笑了起来,呲牙咧嘴地打出一张‘七筒’,轻声道:“既然说好了,就不准用我的,只许自摸。”

    胡可儿冰雪聪明,早已听出了话里的机锋,俏脸微红,把牌立起,向前一推,娇声道:“绝张都能打出来,想不胡都难了。”

    李青璇兀自伸手,摸了张牌,轻轻摩挲着,有些惋惜地道:“可惜了,这把牌还不错呢!”

    王思宇哈哈一笑,点了钱丢过去,柔声道:“不急,很快就能胡了。”

    张倩影把牌推倒,抿嘴一笑,轻声道:“小宇,不许放水,总那样就没意思了。”

    王思宇点了颗烟,单手洗牌,微笑道:“总要有点绅士风度吧,不然,就我自己胡牌,来个‘三归一’,那就更不好了。”

    胡可儿把牌码完,手里捏着骰子,别过俏脸,笑而不语。

    张倩影白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道:“想得美,你的牌气已经打烂了,估计到后半夜都翻不了身。”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笑着道:“不见得,要不这样吧,咱们加注,下面三把牌,要是我赢了,在座的三位女士,都要表演个节目,怎么样?”

    李青璇立时来了兴趣,娇声道:“好啊,我也想听可儿姐姐唱歌呢,放心,有我帮忙,你肯定能赢。”

    胡可儿却轻轻摇头,把骰子丢了出去,柔声道:“不能比,宇少的牌技很好,我们肯定不是对手的。”

    张倩影转过头,好奇地道:“可儿,你怎么那样肯定?”

    胡可儿探过头去,把粉唇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有一次,为了让青璇妹妹胡牌,他打过三次八万。”

    张倩影微微一笑,轻声道:“那怎么了?”

    胡可儿叹了口气,柔声道:“没怎么,我手里还捏着一对八万呢!”

    “好啊,臭小宇,居然敢偷牌!”张倩影恍然大悟,笑嘻嘻伸出粉拳,在他肩头敲了几记。

    王思宇摆了摆手,笑着道:“偷没偷,要当场捉到才算数,不然,空口白牙的,讲不清楚。”

    李青璇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坏蛋,又在拐弯抹角说混账话。”

    张倩影却抓住机会,笑嘻嘻地道:“青璇妹妹,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混账法?”

    李青璇‘扑哧’一笑,满面绯红,不肯吭声,半晌,才抬起头,望了胡可儿,娇声道:“可儿姐姐,电视台有个访谈节目,是我一个姐妹在主持,她很想邀请你去做一期节目,放心,不会问敏感问题的。”

    胡可儿迟疑了下,就点点头,柔声道:“也好,既然青璇妹妹开口了,那就去吧,全当散心了。”

    “谢谢可儿姐。”李青璇抿嘴笑了起来,转过头,得意地向王思宇眨了下眼睛。

    王思宇刚刚摸起一张牌,没等放下,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慢悠悠地掏出手机,看了号码,赶忙做出手势,示意大家安静。

    接通后,只皱眉听了几句,他脸色陡然一变,霍地站起,吃惊地道:“什么,隧道坍塌?三十人生死不明?嗯,嗯,我马上过去!”

    -------------

    嗯,章节名有点标题党了,这是第一更,第二更会在凌晨,要是没有,那就是小区突然停电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