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四章 情况不妙

第四十四章 情况不妙2017-11-9 13:6:10Ctrl+D 收藏本站

    第531节    第四十四章      情况不妙

    发生坍塌的隧道,就在西线工程的三号路段,恰恰是省委梁书记带队考察的那个隧道,而当时隧道里没有施工人员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因为在施工过程中,曾经出现安全隐患,在隧道最深处,壁面出现挤压变形,构件支撑间隙有逐渐变大的异常情况。

    问题反映上去后,建筑公司内部,对于原来的施工方案,出现了一些争议,重新检讨方案,因而暂停施工,但是,这样的事情,施工单位方面,因为某种原因,把情况隐瞒了下来,没有及时向市里通报。

    而当梁书记对进度感到不满,在现场发火之后,市政府的一干领导感到压力极大,在西线工程指挥部里,经过讨论,制定了一系列方案,确保施工进度能够提前完成,给省委以满意的答卷,在会后,又多次向施工单位施压,敦促请他们加快进度。

    为了确保提前完成工程,施工单位采取了折中的方案,进行相对保守的作业方式,但加大了人力的投入,从山头的两端,向中间打通隧道,而作业人员分三班倒,机器不停,加班加点,昼夜奋战在第一线,即便是周末,也没有休息,搞得人困马乏。

    就在安检员回到工棚,打算小憩一觉时,隧道毫无征兆地坍塌了,现场作业加上在隧道中临时休息的人员,共计三十人,现在情况不明,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市长唐卫国当即作出决定,召开紧急常委会议,商讨应对方案。

    高速公路上,小车如风驰电掣般地向前驶去,王思宇握着方向盘,表情依然显得沉稳镇定,这些年来,类似的事情经常发生,往往会在睡梦中,因为突然情况被叫醒,而风风火火地赶往现场,对此,他早已习惯了,但这次,一颗心还是悬了起来,那可是三十条人命。

    车子还没有下高速,就接到了市委秘书长梁坤打来的电话,两人约定在高速路口见面,二十分钟后,车子出了收费站,靠在路边停下,秘书长梁坤司机老马,秘书林岳就快步走了过来,王思宇推开车门,跳了下来,沉声道:“梁秘书长,现在情况怎么样,有最新进展吗?”

    梁坤叹了口气,拍了拍腋下的公文包,轻声道:“王书记,常委会已经开完了,会议记录在我这里,唐市长在赶往现场的路上,被庄省长喊了去,我们要马上过去。”

    王思宇点点头,拉开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梁坤也上了车,把车门重重地关上,林岳上了副驾驶位,老马不敢迟疑,发动车子,向西线驶去。

    梁坤打开公文包,从里面翻出一份材料,递了过来,轻声道:“王书记,这是会议纪要。”

    王思宇认真地翻看了起来,见里面各项安排井井有条,详细的救援部署和善后措施,都落实到具体的人头上面,几乎没有疏漏之处,也不禁有些佩服唐卫国,此人心思细密,对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很强,就点点头,轻声道:“方案很好,现在需要的就是实施,还有运气。”

    梁坤脸色极为沉重,把嘴巴凑到王思宇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凶多吉少,往里面打了很多次电话,没有一个能接通。”

    王思宇皱了皱眉,心里也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迟疑道:“老梁,会不会是信号出了问题?”

    梁坤点点头,表情严肃地向前方望了一眼,就又探过头,轻声道:“也有这种可能,不过,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公安干警半个小时前就过去了,在事故地点戒严,除了救援人员,一律不准接近。”

    顿了顿,他又悄声道:“王书记,会上还定了一条,没有写在材料里,外面要统一口径,隧道里只有十人,若是全部遇难,就报三人,其他的在医院抢救,三天后,再加上一人,其余的善后事宜,由石崇山同志亲自去安排,全力做好家属的赔偿工作。”

    王思宇叹了口气,默然半晌,闭上了眼睛,这种事情,已经是约定俗成的处理办法了,各地在面对突然发生的工程事故时,都会采取这种方式,逃避责任,而上级领导也希望,事情能够在可控之内,而不是搞得舆论哗然。

    因此,只要把家属的工作做好,上面基本上,也不会太过追究,这个紧要关头,就是一边救人,一边防范媒体了,而每到此时,都会有一些记者闻风而至,有些人是为了追踪报道热点新闻,有些人则是奔着数额不菲的封口费来的,不过,以他们两人的背景,应该不会有媒体,胆敢过来找麻烦。

    车子在路上颠簸了许久,直到天快擦黑时,才赶到事发现场,见车辆人员设备,正在隧道口有条不紊地运转着,隧道外破败的工棚里,已经变成了事故救援前线指挥部,常务副市长石崇山先赶到了这里,正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指挥着救援工作,见王思宇等人进来,赶忙走了过来,把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下。

    现在距离事发已经有五个多钟头了,救援工作进展缓慢,坍塌地段,基本已经被碎石和泥土填满,救援队和武警消防救援人员,用生命探测仪和红外线探测仪,在外围多个地点进行了探测,但都没有找到生命的迹象。

    而更加糟糕的是,坍塌极有可能会扩大,造成次生灾害,安全起见,救援人员已经撤离出来,在混凝土加固拱打好之前,不能冒险进入,这也就意味着,救援时间又被推迟了数个钟头,而每延误一个小时,可能就意味着,里面的生命离死神就更近了一步。

    王思宇的心忽悠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却镇定地点点头,走到前面,看了施工图,又向旁边的专家组组长咨询道:“程工,如果按照现在的救援方案,要多久才能完成救援工作?”

    那位工程师摘下眼镜,用袖口擦了半晌,才轻声道:“破坏面积比较大,初步估算,最快也要四十八小时,如果进展不顺利,可能还要更久。”

    “四十八小时?”王思宇心里凉了半截,目光盯着图纸,叹了口气,轻声道:“太慢了,这样的救援速度,生还的希望就更小了啊!”

    程工戴上眼镜,拿手指着施工图纸,仔细地介绍了起来,经过几种方案对比,现在这样的方案,已经是最为稳妥的了,其他的方法,都具有较大的危险性,一旦出现意外,很可能,连救援队员都走不出来。

    王思宇下意识地摸出烟,塞到嘴里,点燃后,皱眉吸了一口,沉吟半晌,轻轻摇头,走到用木板铺成的床榻前,坐在潮湿的褥子上,脸上露出无奈之色,这种情况下,人力是渺小的,也许,只能寄托于奇迹出现了。

    四十分钟后,他突然收到唐卫国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佑宇兄,情况不妙,有人捅上去了,明天早上,新华社央视中新社等十几家媒体记者,都要赶到洛水,进行跟踪报道,我在这里应付,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那边就全交给你了。”

    王思宇愣了半晌,才叹了口气,按动键盘,发出沉甸甸的两个字:“收到!”

    -------------

    少了点,发出来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