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五章 生命线

第四十五章 生命线2017-11-9 13:6:11Ctrl+D 收藏本站

    第532节    第四十五章      生命线

    能够让十几家权威媒体蜂拥洛水的人很多,但有胆量这样做的人,却寥寥无几,接到信息后,王思宇马上怀疑到了两个人,一位就是洛水市新任市委书记的人选尹兆奇,另一位,就是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蓄势待发的省委组织部长陈启明。

    尹兆奇的嫌疑很快就被排除,理由很简单,支持他来洛水的,恰恰是省委书记梁鸿达,而梁书记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不会把事情闹大,况且,尹兆奇的屁股还没到位,板子先打过来,也不合情理,容易犯了众怒,至于陈启明,倒有这方面的动机,可能想做些文章,把水搅得更混一些。

    虽然一旦出现重大伤亡事故,上面进行行政问责,承担责任的,多半是市政府下面的分管领导,但这样的事情,会直接影响到上面对洛水市委班子的看法,若是处理不当,作为市委主要领导,无论是唐卫国,还是王思宇自己,都会丢去很多分数。

    毕竟,他们不同于普通的地方干部,而是各自派系的新锐领军人物,洛水有事,高层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两人,至于其他市委领导,分量就差得太过悬殊了。

    正因为如此,两人都不敢怠慢,对于这次的突发事件,要小心应对,同心协力,度过难关,并且,王思宇到了事发现场,也是一种信号,假如他们两人保持了一致,即便出现最坏的情况,某些人也会投鼠忌器,不会把事情闹得太大。

    正沉思间,手机铃声响起,王思宇看了号码,见是省委书记梁鸿达打来的,赶忙接通,轻声道:“梁书记,您好!”

    梁鸿达显然火了,在电话里拍了桌子,大发雷霆道:“王书记,怎么搞的嘛,我上次去西线工程考察,专门强调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你们都当成了耳边风?”

    王思宇微微皱眉,没有吭声,过了半晌,才轻声道:“梁书记,这次是突发事件,事先很难预见,目前当务之急,是先把下面的受困工人解救出来,然后才能调查事故原因。”

    梁鸿达铁青着脸,哼了一声,皱眉道:“现场的进展怎么样?”

    王思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进度不快,坍塌面积很大,在清理过程中,还不时有碎石掉落,为了避免再次出现险情,只能采取保守救援方案,按照现在的推进速度,最快也要四十八小时!”

    “四十八小时?”梁鸿达沉默了,良久,才轻吁了口气,缓和了语气,沉稳地道:“王书记,省委对这次的事情高度重视,希望你们能想尽一切办法,把问题及时解决。”说完之后,把手机挂断,重重地丢在茶几上。

    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声,王思宇的心情愈发沉重起来,常务副市长石崇山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轻声问道:“是梁书记?”

    王思宇点点头,苦笑道:“是啊,发了一通火。”

    石崇山脸上露出愠怒之色,嘴一歪,忿忿地道:“发火?他发什么火!要不是他过来催命,哪会出事?”

    王思宇皱起眉头,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不能这样讲,这个时候,更应该冷静,要沉住气,不能闹情绪。”

    石崇山也意识到了刚才的莽撞,就叹了口气,有些沮丧地道:“王书记,专家们的预测比较悲观,里面的人凶多吉少。”

    王思宇摆摆手,语气沉稳地道:“只要没见到尸体,就要当他们都活着,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尽一切办法,了解到里面的情况。”

    石崇山站了起来,背着手踱了几步,转过身子,轻声道:“王书记,电信系统的技术人员已经到了,半个小时前,他们在入口处,紧急搭建开通微蜂窝cdma通信抢险,可经过测试,坍塌的土层太厚了,无线信号根本没办法穿透覆盖,现在只能采取第二套方案,从远处把通讯电缆拉过来,但难点在于,必须提前打通生命线。”

    “可没有联系,这生命线也很难打通啊!”王思宇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前面的墙边,看着上面标注的救援工作示意图,招手叫来专家组的程工,指着图纸,关切地道:“程工,你刚才曾经讲过,能否顺利实施救援,打通生命线是关键,这要求极高的精度,我琢磨着,如果在外面多放上几台机械,同时作业,成功率会不会高些?”

    程工的目光穿透厚厚的镜片,落在图纸上,轻声道:“王书记,理论上是可行的,但这种专业设备,市里只有两台,需要外调,但事实上,据我们估计,应该是没有必要了,塌方面积这么大,除非……”

    王思宇摆摆手,打断他的话,皱眉道:“程工,设备方面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现在的问题是,现场需要增加几台,才能保证成功率,为救援工作赢得时间。”

    程工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下,终于又回到桌边,和几位专家商量了一番,又到外面进行了实地考察,二十几分钟后,才返了回来,肯定地道:“六台同时工作,效果应该会好些,假如人员比较分散,总会有某个点能起到作用,太多了也没必要,作业空间不够。”

    王思宇摸起手机,给财叔拨了过去,把情况说了一下,请他协调,调派设备支援,挂断电话后,又咨询了几个问题,便在石崇山梁坤等人的陪同下,到现场查看进度。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隧道附近拉上了几排临时照明灯,近百人在各处紧张地忙碌着,而几十米外,各式小车工程车辆电信抢修车辆电视台采访车医院的救护车都一字排开,均把大灯打开,射向隧道洞口的方向。

    此时,人们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为里面的人捏了一把汗,十几分钟后,英华集团的奶槽车也开了过来,晃晃悠悠地停了下来,他们运来半吨熟牛奶,准备生命线打通之后,用软管将牛奶输进去,为受困人员提供食物。

    查看了现场作业情况,众人回到工棚,围坐在桌边,简单吃了些东西,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桌边聚集了十几位烟民,众人同时吸烟时,房间里烟雾弥漫,很快变得乌烟瘴气,空气太过污浊,已经有些透不过气。

    打通生命线的工作果然异常困难,接连三次,全都打歪了,而隧道清理推进的工作也异常缓慢,急得王思宇直跺脚,却无计可施。

    到了凌晨时分,援兵终于赶来,京城的两只专业救援队伍带着先进的设备赶到现场,在经过现场勘测,与专家们商议后,重新修订了救援方案,同时,集中六台设备,争取早些打通生命线。

    四个小时后,在秘书林岳的坚持下,王思宇离开了现场,回到小车上,披了一件崭新的军大衣,打了个盹,睡到早晨七点半。

    醒来后,得到了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就在一个钟头前,救援队成功打通了一条线,确定里面有幸存者,已经顺利将牛奶和液体营养药物投送进去。

    现在,电信部门的员工正在紧急工作,将有线电话通过生命线管道,送到被困者手中,而由于京城两只救援队伍的加入,正面作业的进展也比昨晚快了许多。

    王思宇正在工棚里,听取专家组的汇报,林岳跑了过来,拉开车门,急声道:“王书记,好了,电信部门已经调试完毕,要尝试和里面的受困人员通话,石市长请您过去。”

    王思宇心里忽悠一下,又变得紧张起来,赶忙跳下车,跟着他来到洞口,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洛水市电视台的记者,新闻栏目的主持人也已经到位,准备进行录制,既然事情无法遮掩住,市里也就只能主动一些,进行正面报道。

    众人让开一条路,石崇山从技术人员手里接过有线电话,递给王思宇,手里拿了一份材料,背着双手,站在他的身边,身边一众领导,也都摆好了姿势,摄像记者就把镜头给了过来。

    王思宇抿了嘴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把电话拨打过去,接通后,耳边传来清晰的声音:“喂,喂,是公司的人吗?”

    王思宇目视远方,语气平稳地道:“喂,你好,我是洛水市市委副书记王思宇,现在正在外面,和石市长一起组织救援工作,请讲一下里面的情况!”

    里面那人激动起来,语无伦次地喊道:“是王书记,是政府的人……喂,喂,我们这里有十几个人,死了两个,伤了四个,王书记,你们一定要快点啊,老刘也快不行了,他流了好多血,一阵清醒一阵糊涂的,快撑不住了!”

    王思宇点点头,语气坚定地道:“请放心,我们这边正在加紧作业,争取用最快的时间把你们救出来,现在请你讲讲,其他人的状况,有没有失踪人员?”

    那边的人大声喊了起来:“王书记,我们这里有三十个人,出事的时候,有几个没跑出来,剩下的人被隔开了,昨晚两边在敲石头,听他们那边敲了八下,应该有八个人活着,他们的位置在西北侧,距离这条管线应该有十六米左右,在1107和1108之间……”

    王思宇总算长出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大声道:“这样,现在我把电话给石市长,由他来跟讲具体的事宜,要想顺利完成救援工作,需要你们在里面配合。”

    说罢,他把有线电话交给身边的石崇山,擦了下额头的冷汗,分开人群,领了专家组成员,又到现场勘测了一番,根据隧道里人员提供的线索,确定了第二条生命线的位置,调集两台机器过来,同时作业。

    忙碌了一番,王思宇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工棚,摸出手机,给唐卫国打了过去,将最新的情况讲了下,又向省委梁书记做了汇报,两人都很振奋,毕竟,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解救出来,这一振奋的消息,也通过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公布。

    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里,王思宇坚守现场,与石崇山一起,协调各方,相继解决了几个棘手难题,直到凌晨四点多钟,总算打通了最后的通道,救援队伍顺利抵达隧道深处。

    按照事先拟定好的安排,先将五位遇难者的尸体,三位重伤者,悄悄运送出去,其他的人,在经过简单处理后,补充了营养,在隧道的安全地带,原地休息。

    早上八点钟,省长庒孝儒一行人,在市长唐卫国的陪同下,来到事故现场,十几家媒体的记者悉数到场,将镜头齐刷刷地对准隧道口,来见证这一振奋人心的时刻。

    随着欢呼声响起,庄省长面带笑容,亲自将一位被扶出隧道的工人抬上担架,紧接着,二十几位受困者陆续被救出,抬上了救护车,被送往医院治疗。

    隧道口,庄省长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唐卫国站在他的身边,脸上始终带着从容不迫的笑容,而就在此时,一辆小车缓缓地行使在公路上,王思宇身上盖了条毯子,脑袋歪在茶色的车窗上,睡得正香。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